第629章 踏破铁鞋无觅处-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629章 踏破铁鞋无觅处

    寒暄过后,竹野田矶表示一定要请徐锐和冷铁锋吃饭。

    一路交谈,徐锐才知道竹野田矶现在已经不再经营洋灰生意了。

    说起来竹野田矶这小鬼子也是挺悲催,上次洋灰厂设备被抢后,他在徐锐“营救”下虽然成功脱了险,却也丢失了他所有的财产,被江防支队救起来之后,他就流落到了南京,可因为身无分文,甚至沦落到了讨饭的境地。

    好在凭着日本人的身份,竹野田矶还可以到处吃霸王餐,倒也不至于饿死。

    就这样在南京过了俩月,竹野田矶这小鬼子终于转运了,有次在街上闲诳,居然被一辆卡车拦住去路,然后从卡车上下来了一位少佐军官,竹野田矶惊喜无比的发现,这个少佐军官居然是他同村的一个老乡,两家的关系还挺近的。

    这位老乡却是第十一军的高级参谋,东乡浩太。

    然后在东乡浩太的关照下,竹野田矶来到九江,开了家烤肉店。

    说话之间,三人便来到了一条非常热闹的街上,而让人印象深刻的是,这条街上日本人和中国人都有,而且相处得还十分融洽,身穿和服的日本浪人不仅买东西付钱,而且还会主动给中国小贩的手推车让行。

    竹野田矶看出了徐锐神色间的异样,便解释说:“西村桑,冈村司令官曾下过命令,严禁皇军将士和帝国侨民欺负当地中国人,一旦犯事,不管是皇军将士,还是帝国的侨民,一律都交由当地的警察局处理。”

    “纳尼?”徐锐大怒道,“让中国人处理我们?”

    竹野田矶便赶紧的示意徐锐小diǎn声,然后说道:“西村桑,冈村司令是个有远见的,一开始我也不太明白他这么做的用意何在,但是几个月治理下来,这么做的好处就显现了,现在九江城内的商业非常繁荣,尤其风俗业特别繁荣。”

    说到最后,竹野田矶脸上就流露出贱兮兮的笑容。

    冷铁锋不太清楚什么是风俗业,徐锐却是知道的,其实就是皮肉生意。

    说话之间,三人就来到街角一家门口挂有“竹野炭烤”幌子的门店前,只看这招牌,就知道定是竹野田矶的烤肉店,竹野炭烤的服务定位还是精准的,面向的都是有一定的经济能力的鬼子军官,出入大门的,就没有少尉以下的士官。

    由此也足可以得出结论,竹野的那个老乡还是挺有地位的。

    进门之后,立刻就有一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日本女人上前招呼,徐锐为了身份需要,免不了调笑几句,竹野田矶便神秘兮兮的对徐锐说:“西村桑,幸子小姐最是崇拜英雄了,你只要跟她讲讲你在大梅山历险的故事,准保她爬到你床上去。”

    徐锐说道:“那还是算了,那哪算是什么英雄事迹,不过倒霉经历罢了。”

    竹野田矶便哈哈一笑,对那名叫幸子的女人说道:“幸子,先上三盘和牛烤肉,外加三壶菊正宗清酒到一号包厢。”

    “哈依,马上就好。”幸子深深鞠躬,又踩着小碎步去了。[综]反派Boss拯救末世

    不过在临转身之前,这个幸子居然还飞了徐锐一记媚眼,显然,她对于高大英俊、浓眉大眼的徐锐非常有好感。

    竹野田矶把徐野和冷铁锋请进了二楼左边的第一个包厢。

    坐定之后,隔壁还有走廊对面的包厢里立刻便传过来一阵阵极其不堪的异样声音,甚至还有啪啪啪的撞击声响,徐锐这才知道刚才在街上时竹野田矶为什么特意提到风俗业,敢情这小鬼子的烤肉店还兼着皮肉营生。

    竹野田矶似乎看出徐锐的不屑,便解释说:“西村桑你不知道,竹野炭烤刚开时,我其实并不打算兼营风俗业,实在是生意太差,我被逼得没辙了,才从本土还有朝鲜招了一批年轻姑娘过来兼营风俗业,生意这才好起来。”

    停顿了下,竹野田矶又接着说:“不过现在好了,现在我们竹野炭烤的炭烤牛肉,已经完全打出品牌,现在就连冈村司令官也会经常光顾我们小店,第十一军司令部的那些参谋就更加不用提了,基本上每天都有不少人来我们的店里。”

    徐锐闻言心头一动,小声问道:“冈村司令也经营光顾这里?”

    “哈依。”竹野田矶浑然没有意识到他正在泄露致命的机密,有些得意的顿首说,“冈村司令昨天才刚刚光顾过,因为开会,冈村司令去南京好几天时间,昨天回到九江之后,他先不回司令部,直接就来了我们店里。”

    说到这,竹野田矶又嘿嘿问道:“西村桑,你知道因为什么吗?”

    “为什么?”徐锐一边说,一边扭头跟冷铁锋交换了一个眼神,这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如果冈村宁次真的经常光顾竹野炭烤,那他们只需在竹野炭烤附近找个合适的狙击diǎn蹲diǎn就可以了。

    说话间,包厢门被人轻轻移开,幸子和另外一个身穿和服的朝鲜女人碎步走进来,将三盘炭烤牛肉还有三壶菊正宗清酒摆在三人案头,为什么说那是个朝鲜女人?因为那女人生了一张扁平的大柿子饼脸,一看就知道是朝鲜人。

    为了与身份相符合,徐锐免不了将手探进幸子的和服里面,上下其手。

    直到幸子春水泛滥,眸子里都快流出水来,徐锐才伸手在她的肥臀上扇了一巴掌,幸子便十分识趣的躬身退出,日本女人就是这diǎn好,很是善解人意,至少在人前是这样子,至于真正娶回家之后会怎样,就难讲了。

    竹野田矶便继续刚才的话题说:“西村桑,冈村司令之所以一回到九江,便直奔我们竹野炭烤而来,那是因为他馋牛肉了!我们竹野炭烤的和牛肉可是正宗的和牛,专程从九州岛海运过来的,价格虽贵,口味却真。”

    徐锐盯着面前的一盆炭烤牛肉,说:“这真是和牛肉?”

    “当然是正宗和牛,不然生意能有那么好?”竹野田矶嘿嘿一笑,遂即脸上又流露出肉疼的神色来,小声说道,“不过从本土往这里海运和牛是真贵啊,所以我打算在九江附近寻找一块地建一个养殖场,专门养殖和牛。”

    徐锐说:“这主意好,不仅能供应正宗的和牛肉,还可以节省一大笔运费。”[综]一言不合就晒船

    “可不是么。”竹野田矶一拍大腿,紧接着又说,“不过现在有个难题就是,要建养殖场就得有个负责人,可我在这并没有熟人,聘用陌生人,又不放心。”说到这里,竹野田矶终于亮出真正目的,“西村桑,不知道你可有合适的去处?”

    徐锐当然不可能留下来给竹野田矶养牛,但又不能够断了竹野田矶这条线,当下便对竹野田矶说道:“竹野桑,我因为是刚刚脱困,还不知道接下来做什么比较合适,所以还想到处走走看看,所以实在是不好意思。”

    竹野田矶的脸上便流露出遗憾之色,这小鬼子是真希望徐锐能留下来帮他养牛。

    不过竹野田矶很快就调整好了情绪,说:“既然这样,西村桑你们就住在我们竹野炭烤好了,我们这里不但经营吃食,还兼营住宿,不仅是现在,将来西村桑你只要来了九江,就只管来我们竹野炭烤,一应食宿全免费。”

    徐锐是正中下怀,假意说:“这样会不会太叼扰你了?”

    “西村你这话就太见外了。”竹野田矶说,“您可是我的救命恩人,当初在江心洲上,要不是你舍舒相救,我早没命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区区食费又算得什么?今后在九江城,西村桑只管拿我们竹野炭烤当作自己家。”

    “哈依。”徐锐微微顿首,说,“那我们可就不客气了。”

    竹野田矶又给徐锐、冷铁锋倒了酒,笑说:“西村桑,永田桑,请。”

    宾主尽欢,吃过午饭之后,徐锐和冷铁锋便将随身行李放在竹野炭烤,然后空手上街继续在城内踩diǎn,虽说竹野田矶给他们提供了一个重要情报,就是冈村宁次会经常光顾竹野炭烤店,但是徐锐绝不会把希望寄托这一条线上。

    毕竟他们时间有限,不可能长久留在九江。

    万一冈村宁次这段时间实在是太忙,没有时间出来呢?难不成他们一直等下去?所以得准备多套方案,绝不能在一颗树上吊死。

    出了竹野炭烤,顺着大街往前走了没多远,便看到了第十一军司令部。

    当初竹野田矶将炭烤店开设在这里,就是因为距离第十一军司令部近。

    冈村宁次的第十一军司令部,选择的是之前国民政府的九江市政公署,不过四周的围墙被加高了不少,上面还拉了电网,每隔五十米还设有岗楼,司令部的大门口两侧更是砌起了两个环形街垒,还有钢板焊的重机枪巢。

    必须承认,戒备还是十分之森严的。

    便是徐锐,也不敢说一定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渗透进去。

    就算进去,也不敢说就一定能够找到并杀了冈村宁次。

    ps:推荐骨灰级老作者瑞根的新书《烽皇》,瑞根也是剑客很欣赏的一个老作者,从《江山美人志》到《弄潮》,再到《官道无疆》,剑客一直追更,对作品质量要求较高的读者,千万不要错过本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