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2章 多管齐下-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632章 多管齐下

    跟吉野拓次也分开后,徐锐两人又回了竹野炭烤。

    徐锐向竹野田矶表示了他愿意管理和牛养殖场的意愿,竹野田矶闻言大喜过望。

    不过徐锐接下来的话,却使得竹野田矶当场石化:“竹野桑,请恕我直言,一家小小的炭烤店怕是赚不了几个钱,既便开一场和牛养殖场也赚不了大钱,所以,我们何不拿和牛养殖场做幌子,大规模的种植并提炼加工鸦片呢?”

    “纳尼。”竹野当场石化,好半天后才反应过来,“种植鸦片?”

    “哈依。”徐锐顿首说道,“种植鸦片,这可是一本万利的生意。”

    这时候,竹野田矶终于从巨大的震惊中回过神来,连连摇头说:“西村桑,你刚来九江不久,对九江的情况不了解,冈村司令官跟别的皇军司令官不一样,他对中国人很尊重,根本不会允许我们大规模的种植并提炼鸦片。”

    停顿了下,竹野田矶又道:“西村桑,你们也在九江诳了一下午了,难道就没发现,九江城内就连一家大烟馆都没有?难道是因为在九江开办大烟馆不赚钱吗?不是的,是因为所有的大烟馆都被冈村司令禁了!”

    徐锐微微一笑说:“那么竹野桑知不知道,帝国财政已经濒临崩溃的边缘?”

    “这个我也知道。”竹野田矶道,“因为中日战争规模的持续扩大,帝国已经连续四次发行了战争公债,不过最近一次发行的战争公债,认购者廖廖,这不是因为帝国子民不愿意帮助政府,而是因为帝国子民的财力也已经枯竭。”

    说到这里猛的停顿了一下,竹野田矶突然间反应过来了。

    竹野田矶沉声说:“西村桑,你的意思是说,冈村司令会因为经费匮乏而放行?”

    “肯定会的。”徐锐笃定的说道,“说到底,冈村司令官主张给予中国人以尊重,是为了恢复占领区秩序,而不是真要给中国人什么尊严,眼下帝国财政困难,华中派谴军的经费也是十分紧张,他又有什么理由拒绝大笔的进项呢?”

    竹野田矶皱眉道:“可这事太大了,我还是有些担心。”

    徐锐扭头跟冷铁锋对视一眼,说道:“竹野桑,要不然这样吧,我正好认识宪兵队长吉野理央的弟弟吉野拓次也,我先通过宪兵队跟冈村司令官暗中放风,然后再由你出面邀请冈村司令官出席养殖场的奠基仪式,如果冈村司令官答应出席,那就没问题了。”

    “哟西,这样的话就没问题了。”竹野田矶闻言大喜,这小鬼子虽然怕事,但是对于赚钱还是很热衷的,当下又让厨房上了两份炭烤和牛肉外加两壶菊正宗清酒,再次盛情款待徐锐和冷铁锋两人,直到日暮时分才作罢。

    太阳下山后,冷铁锋直接留在了竹野炭烤。

    徐锐却寻个借口回了鸡公岭,徐锐这是为了以防万一,万一在他们离开之后,冈村宁次忽然又去了竹野炭烤,岂不是就要错失一次机会?

    不过在临走之前,徐锐还特意叮嘱竹野田矶,种鸦片不能见光,所以不能对别人说,就连他的那个同村老乡,在司令部当高参的东乡浩太也不能透露半diǎn,竹野田矶连连diǎn头,表示他懂这个规则,有些事情能说不能做,但是有些事情能做不能说。猎心妻

    徐锐回到鸡公岭时,钻山豹他们正在跟川军连的官兵比试枪法。

    结果当然是不用说,钻山豹他们只是牛刀小试,就让川军连的官兵们惊为天人,赵百石他们心下就再没有怀疑。

    徐锐回来之后立刻召集几名狼牙队员开始开会。

    人员到齐,徐锐首先简单介绍了一下今天踩diǎn的情况,然后说:“第十一军司令部的安保等级比我预想中要高,渗透或者强攻的机会很小,经过慎重考虑,我已经重新拟定了一个新的行动方案。”

    说完之后,徐锐便把他的打算说了出来。

    徐锐将行动方案告诉大家,也是为了集思广益。

    虽然在座的五人不见得就能够提出什么建设性的意见,但是多听听大家的意思总是没错的,正所谓兼听则明,偏听则暗么。

    银花婆婆首先提出了质疑:“那吉野拓次也就那么好心?跟你素不相识,就愿意给你提供这么大帮助,还肯跟你合作进行鸦片种植?老话说的好,知人知面不知心,他就不怕你卷了他的钱跑路?或者就是在戏弄他?”

    “这不会。”徐锐摇了摇头,说,“站在民族的立场上,小日本乃是我们的敌人,我们必须得唾弃他们,但是公允的讲,日本人其实有很多的优diǎn,其中最大的优diǎn是团结,日本人在海外很团结,既便素不相识,也会尽最大努力帮助同胞。”

    徐锐说的是实话,因为在原先那个时空,有一句很形象的谚语来形容中国人和日本人之间的种族差别,这句谚语说道:一个中国人是条龙,一群中国人则是一群虫;一个日本人是条狗,一群日本人则是一群狼!

    意思是说,中国人善内斗,日本人则非常团结。

    正因为这,所以中国必须得拥有一个强大的中央集权,否则整个中华民族就会成为一盆散沙,历史上的汉唐盛世,中央政权都很强大。

    银花婆婆还是不相信,冷然说道:“小鬼子真就那么相信你?”

    徐锐嘿嘿一笑,说道:“婆婆,如果有个说着一口非常流利的皖中方言,并且还跟小桃红是好姐妹的女子,虽然跟你是初识,可你会怀疑她是日本人吗?”

    银花婆仔细的想了想,摇头说道:“那不会,日本人怎么会说皖中方言?”

    “同样的道理,日本人也不会怀疑我的身份。”徐锐微笑说道,“因为我能够说一口非常流利的关西腔日语。”

    银花婆婆轻哼了一声,不吭声了。

    徐锐接着说道:“婆婆的担心虽然多余,但是初衷却是没错的,我虽然一diǎn都不担心会被小鬼子识破身份,但是凡事小心则无大错,所以多留个心眼是绝对必要的,为了保证刺杀行动成功,我决定再增加两套备用方案。”

    徐锐的目光首先落在了钻山豹身上,说:“豹子,锋子,你们化妆成南京来的客商,携步枪入住我刚才说的大和旅社,一定要入住六层,因为六层的视野最开阔,从窗口位置,可以有效锁定鬼子司令部大门口。”天赐萌夫

    钻山豹嗯了一声,说:“团长放心,冈村这老鬼子不从大门口走也就罢了,他若是从大门口走,我一定取他狗命。”

    徐锐又对东北虎说道:“老虎,你化妆成乞丐,带着机枪连夜翻城墙进城,进城之后就在距离竹野炭烤不远的街角处乞讨,一旦大和旅社或者竹野炭烤有所风吹草动,你就立刻准备接应,如果有必要的话,还要及时补枪。”

    东北虎diǎndiǎn头,说道:“团长放心,保证完成任务。”

    徐锐扫视了三人一圈,又问道:“冈村宁次的长相都还记得吧?”

    三人不约而同的diǎn头,出发前,他们就看过报纸上刊载的冈村宁次的照片,冈村宁次戴着副圆框近视眼镜,脸长得瘦瘦的,神情也是阴阴的,比较好辨认,只要冈村宁次不刻意的寻找替身,应该不会认错。

    徐锐便又说道:“那行,你们先去准备吧。”

    韩锋,钻山豹还有东北虎便纷纷转身走了。

    徐锐又对小桃红说道:“小桃红,你立刻给青白团总部发电报,让陈二少转告第九战区副总司令长官,兼第一兵团司令薛岳,让薛岳将军做好反攻的准备,十日之内,大梅山电台将会以明码发送重大信息,那就是反攻的时候。”

    这也是题中应有之义,冈村宁次一旦被杀,必然会导致第十一军指挥絮乱,如果薛岳能够抓住机会发动一波反攻,既便不能从根本上逆转武汉会战的战局,至少也能收复相当一部分失地,极大的缓解战局。

    至于为什么不直接联络蒋委员长,而只转告薛岳,却是因为徐锐实在信不过蒋委员长的判断力,当然,青白团接到电报之后,不可能只转告薛岳而不上报给蒋委员长,到时候蒋委员长会不会阻止薛岳反击,薛岳能不能够dǐng住压力,他就管不了啦。

    之前因为徐锐的努力,导致武汉会战的局面比历史上更加恶劣,为此徐锐内心也是万分的愧疚,而这次刺杀行动,也是徐锐对之前造成的恶果的一次补救,但最后能够取得什么样的结果,那就不是他所能够决定的了。

    小桃红嗯一声,又说:“姑爷,要不要直接告诉他们刺杀冈村宁次的行动?毕竟这样更容易取信薛岳将军。”

    “不行。”徐锐断然说,“绝对不行。”

    徐锐不是信不过薛岳,而是信不过青白团的保密能力。

    一个残酷的事实就是,在中日战争全面爆发之前,日本政府就已经持续进行长达将近半个世纪的准备工作,在国民政府的方方面面都存在着日谍,如果将刺杀冈村宁次的行动告诉青白团,焉知就不会被潜伏的日谍侦知?

    如果让潜伏的日谍知道了这一消息,然后将计就计设下埋伏,那这次行动非但杀不了冈村宁次,他们自身的安全都会面临威胁。

    小桃红吐了吐小舌头,不再多说了。

    ps:推荐骨灰级老作者瑞根的新书《烽皇》,瑞根也是剑客很欣赏的一个老作者,从《江山美人志》到《弄潮》,再到《官道无疆》,剑客一直追更,对作品质量要求较高的读者,千万不要错过本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