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6章 就差一点-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636章 就差一点

    九江,第十一军司令部。

    第十一军所属的六个半师团已经全部进入攻击位置,只要总攻时间一到,这六个师团就会同时从四个方向朝武汉发起向心攻击,距凌晨的总攻时间还有十几个小时,身为第十一军参谋长的冈村宁次却反而变得无事可做。

    因为所有能够想到的都已经想到了,想不到的现在再想到也没什么用了,因为总攻命令已经下达,作战行动已经是箭在弦上了。

    所以,冈村宁次就索性去了朱家埂,去参加竹野和牛养殖场的奠基仪式。

    而理由也是冠冕堂皇的,身为华中派谴军第十一军的司令官,关心一下治下日侨也是应当应分的,当然了,很少有人知道,冈村宁次这次去朱家埂,却是为了打消竹野田矶心中的疑虑,让他放心大胆的去种植鸦片。

    不过,第十一军参谋长吉本贞一却没去朱更埂。

    上午九diǎn刚过,司令部的电话突然间响了起来。

    吉本贞一顺手抄起话筒,对着话筒喊道:“麻西麻西?”

    电话的另一头立刻传来一个焦急的声音:“麻西麻西,是冈村桑吗?”

    吉本贞一听出电话对面是畑俊六的声音,当即挺身立正再顿首应道:“大将阁下,司令官阁下刚刚出去了。”

    “出去了?”畑俊六道,“他干什么去了?”

    吉本贞一说道:“今天有一家帝国侨民开设的和牛养殖场奠基开建,司令官阁下他应邀参加奠基仪式去了。”

    “和牛养殖场奠基仪式?”畑俊六怒道,“八嘎,马上把他找回来!”

    不等吉本贞一发问,畑俊六又接着咆哮道:“根据可靠情报,徐锐已经带着他的狼牙部队去了九江,冈村桑正处在危险之中,快把他找回来!”

    “哈依!”吉本贞一闻言,屁都快吓出来了,当即重重顿首挂断电话。

    挂断了电话,吉本贞一忽然感到背脊凉嗖嗖的,就这片刻功夫,他的后背居然就已经被冷汗浸透了,正所谓人的名树的影,经过大梅山全歼第十师团一役,徐锐和他的狼牙已经闯下赫赫威名,放眼整个华中派谴军,已经再没人敢轻视。

    这次冈村司令参加竹野养殖场的奠基仪式,就很可能是个陷阱!

    既便这不是陷阱,也必须尽早将冈村司令接回来,以免遭不测!

    吉本贞一抹了把额头上的冷汗,抬头大吼:“命令,警备部队紧急集合!”

    紧接着,第十一军司令部的大院里便响起了尖锐的啸子声,过了几秒钟,一队队全副武装的鬼子兵便从营房里头汹涌而出,再过片刻,停泊在停车场上的装甲战车、卡车还有边三轮摩托车便纷纷开始发动起来。

    等吉本贞一从司令部出来,两个中队的鬼子已经集结完毕。

    “上车!”吉本贞一猛的一挥手,队列而立的鬼子便纷纷上车,吉本贞一也弯腰钻进了车队中唯一的一辆维克斯战车,然后对着驾驶员猛的一挥手,喝道,“开路!”

唯一的星光

    驾驶员猛的一踩油门,维克斯战车的排汽管便猛的喷出一股黑烟,然后吭噗吭噗的向前开出,之后的卡车还有边三轮也纷纷跟了上来,两个中队的鬼子,大约有一半上了车,还剩下一车没有卡车可以乘坐,便只能够跑步跟进。

    (分割线)

    乌石山上,从小桃红和银花婆婆的狙击diǎn,已经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前方公路上浩浩荡荡开过来的车队,这支车队总计有一辆装甲战车,四辆载重卡车以及六辆边三轮摩托车,其中六辆边三轮摩托车打头,装甲战车居中,四辆载重卡车在后。

    小桃红一边调整望远镜的倍率,一边说道:“婆婆,这么大的阵仗,多半就是冈村宁次这个老鬼子了。”然后又甜甜的笑着说道,“姑爷可真是厉害,略施小计,冈村宁次这老鬼子就乖乖上当了,嘻嘻嘻。”

    银花婆婆听了之后却直翻白眼。

    那是冈村宁次太蠢,可不是因为徐锐厉害。

    说话之间,整个车队已经在公路边停下来,不再往前走,因为再往前没有公路了,要想参加奠基仪式,必须步行前往五百米外的场地。

    这也是徐锐刻意安排好的流程,为的就是让冈村宁次远离整个车队。

    车队停下,那辆装甲战车的车门却没有马上打开,而是四辆卡车上的鬼子先下来,并且迅速四散开来,对奠基场地方圆五百米的范围进行了地毯式的仔细搜索,确定安全后,那辆装甲车的车门终于打开,然后一个鬼子军官首先走了出来。

    银花婆婆立刻问道:“小桃红,看清这鬼子的长相了吗?”

    小桃红调整了一个焦距,却不是看不清那鬼子的长相,当下摇头说:“看不清,距离还是有些远,不过应该不是冈村宁次,因为冈村宁次戴眼镜,这小鬼子却没有戴眼镜,估计是冈村宁次的副官或者勤务兵之类的。”

    银花婆婆便又松开了压在扳机上的右手食指。

    接着,又从那辆装甲车上面下来了一个鬼子。

    小桃红便立刻低叫起来:“有眼镜,这小鬼子有眼镜,应该就是冈村宁次了!”

    “还真来了!”银花婆婆立刻精神一振,低声说,“测定距离,风速以及风向。”

    小桃红的望远镜并没有测距功能,当即放下望远镜,伸直右臂再竖起大拇指,选定了参照系之后,先闭左眼,再闭右眼,然后根据参照系估计算出距离,约一千五百米,再从怀里掏出一小片棉絮抛飞到空中,根据棉絮的飘飞测出风速以及风向。

    很快,小桃红就低声说:“距离一千五百米,风速十米每秒,风向西北偏西,而且风速变化较大,不具备狙击条件。”

    银花婆婆便再次松开手指。

    (分割线)

    几乎同一时间,站在奠基场边的徐锐也看到了冈村宁次。

    冈村宁次看上去比照片上还要显瘦,身上军装也松松垮垮的,丝毫没有身为一个集团军总司令应有的形象,不过徐锐却很清楚,越是这种看上去很邋遢、不修边幅的家伙,才越是危险,那些总是把个人形象打理得一丝不苟的家伙,未必就厉害。至尊面具:逆世来袭

    此时,刚从装甲车上下来的冈村宁次距离奠基场还有五百米。

    徐锐摸了下藏在后腰的勃朗宁手枪,五百米远,他就是枪法再好,也不可能凭借一把勃郎宁手枪击毙目标!

    所以,必须要想办法接近冈村宁次。

    徐锐未必一定要亲手击杀冈村宁次,但是及早靠近冈村宁次,确保冈村宁次处在他的控制之下却是必要的,徐锐有足够的自信,只要让他接近到冈村宁次五十米内,那么就是小鹿原俊泗的特战大队,也是救不了他命了。

    当下徐锐便侧过头对竹野田矶说道:“竹野桑,我们迎迎司令官阁下吧?”

    “哈依。”竹野田矶也觉得他们确实应该去迎接一下冈村宁次,当即又扭头向站在他身边的一众伪政府的官员做了个请的手势。

    一众伪政府官员则连连谦让,非让竹野田矶和徐锐走在最前面。

    竹野田矶也就不再谦让,当先而行,徐锐紧接着跟上,然后才是伪政府的一众官员。

    然而,一行人往前走了不到五十米,便被前方负责警戒的鬼子兵拦住了,并不是之前派来维持秩序的宪兵,而是刚刚跟冈村宁次一起过来的卫兵,很显然,这些卫兵不打算让竹野田矶他们前去迎接,而只允许他们原地等候。

    徐锐无可奈何,只能耐着性子原地等候。

    徐锐估计了下,这个时候如果暴起杀人,杀掉冈村宁次的机会绝不会超过一成,然后他本人却是必死无疑!因为附近一千米范围内,就只有乌石山这么一座小山包,此外就尽是无遮无掩的开阔地带,如果行动失败,他肯定会被小鬼子打成筛子。

    当初选择这里,是为了保证冈村宁次进入陷阱之后无路可逃。

    但是如果由徐锐亲自实施刺杀,这里也同会成为徐锐的终diǎn!

    前方五百米外,冈村宁次在十几个卫兵的簇拥下大步走向前。

    冈村宁次丝毫没有意识到,前方等待着他的是一个死亡陷阱,此时的冈村宁次,权把这次外出参加奠基仪式当成踏青,藉以缓解一下因为连续工作而变得疲惫不堪的精神,最近这五天,为制定总攻的作战计划,他是真的累坏了。

    冈村宁次走的其实并不慢,但是在徐锐眼里,却是慢如蜗牛。

    在徐锐期待的目光注视下,冈村宁次一步步的向着奠基场走了过来,距离也在一diǎndiǎn缩短,五百米,四百米,三百米……很快,冈村宁次距离徐锐就已经只剩不足两百米,只要再往前一百米,进入到百米之内,徐锐就至少有五成把握了。

    差一diǎn,就只差一diǎndiǎn了,快走啊,快走!徐锐的心开始悬了起来。

    而在八百米外的乌石山上,小桃红还有银花婆婆的心也同样悬起来。

    “距离一千一百,风速八米每秒,风向西南偏西,风向变幻不定,不适狙击。”小桃红急得都产生了尿意了,一边小声嘀咕,“真是活见鬼了,今天这风向是怎么回事啊,一会西北风,一会又西南风,能不能别捣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