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7章 示警-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637章 示警

    九江,大和旅社。

    钻山豹和韩锋已经在六层的六零三房间守候了整整三天。

    这三天来,钻山豹和锋子两人轮班,每天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守候在窗前,以守株待兔的笨办法等待着冈村宁次的出现,虽然他们知道,这种可能性非常之小,但正是出发之前徐锐说的,万一冈村宁次从大门口出现了呢?

    万一,只要万一,只要万分之一的几率,冈村宁次就死定了。

    韩锋长长的打了个呵欠,有些昏昏欲睡,一天两班倒的守候,还是很累的,不过很快韩锋又打起精神,继续通过狙击步枪上的瞄准镜锁定对面司令部的大门口,忽然,视野中的铁门打开,遂即一辆接一辆的边三轮摩托车驶了出来。

    十几辆边三轮摩托车之后,紧接着就是一辆庞大的铁甲战车。

    有情况!韩锋便立刻精神一振,扭头低叫道:“豹子哥,豹子哥!”

    正在床上酣睡的钻山豹便立刻翻身坐起,问道:“锋子,什么情况?”

    韩锋一边通过瞄准镜继续观察,一边小声说道:“又有一队鬼子从司令部出来了,阵容比清晨时分离开的那队鬼子还要庞大。”

    冈村宁次将会在今天上午前往朱家埂,参加和牛养殖场的奠基仪式,徐锐已经及时将这个消息传递给韩锋、钻山豹,不过,徐锐并没有命令两人撤离大和旅社,徐锐也是留了步后手,万一朱家埂失手,大和旅社这边至少还有唯一的机会。

    同样的道理,化妆成乞丐埋伏在街角的东北虎也没有撤离。

    钻山豹闻言一个激泠,翻身下床再一个滑步就来到了窗前。

    将窗户右角的窗帘掀起一个角,然后钻山豹便举起手中的狙击步枪,同样拿瞄准镜锁定了对面鬼子司令部的大门口,果然看到一辆维克斯战车缓缓驶出,不过驶离大门口不到五十米,这辆维克斯装甲车便忽然停住了。

    看到维克斯装甲车停住,韩锋和钻山豹便立刻兴奋了起来。

    “豹子哥,你说冈村宁次会不会在装甲车里面?”韩锋说着,右手食指就已经悄然搭上了扳机,接着又说道,“还是在上支车队里?”

    “鬼知道,等车里的鬼子下来不就知道了。”钻山豹的右手食指同样也搭上了狙击步枪的扳机,一边小声说,“下来,快下来,车里的小鬼子们,快diǎn下来吧,爷爷这里有好吃的给你们,快diǎn下来吧……”

    (分割线)

    命令停车的是吉本贞一。

    看到吉本贞一命令停车,同车随行的副官问道:“参谋长,怎么了?”

    吉本贞一闻言摆了摆手,沉声问道:“司令官阁下离开司令部有多长时间了?”

    副官掏出怀表看看时间,顿首答道:“司令官阁下是早上七diǎn离开的司令部,到现在已经有两个小时零十分。”

    “八嘎。”吉本贞一闻言脸色微变,咬牙骂道,“从司令部到朱家埂不过二十里,既便全都是颠簸不平的泥土公路,两个小时差不多也该到了,这时候我们再追却来不及了,不等我们赶到,朱家埂那边只怕早就已经动手了。”皇上请驾崩

    吉本贞一还有句话没说出来,如果朱家埂那边的奠基仪式真是狼牙设下的陷阱,那么不等他率领警卫部队赶到,冈村司令只怕就已经死在狼牙的枪口下了,不行,必须得先想个办法提醒冈村司令。

    副官也说道:“参谋长,要不然派骑兵前去吧?”

    这个时代的公路很糟糕,所以车速就慢,骑兵确实跑得比汽车要快得多。

    “骑兵只怕也来不及了。”吉本贞一摇了摇头,沉声说道,“事态紧急,只能够采取这个办法了。”

    副官顿首问:“什么办法?”

    吉本贞一道:“命令辎重队,将携带的弹药分出一半,分堆引爆!”

    “引爆弹药?”副官讶然道,“参谋长,这是为什么,为什么要引爆弹药。”

    “八嘎牙鲁,你就不能开动你的脑子想想吗?”吉本贞一怒骂道,“这个时候能够跑得比骑兵还快的,就只剩下声音了!只要我们这一引爆弹药,几十秒之后,司令官阁下那边就能听到,只要听到爆炸声,司令官阁下就会认为九江这边有危险,然后他就会放弃奠基仪式,紧急赶回司令部,这样他就安全了。”

    “索嘎!”副官恍然大悟道,“卑职这就下车去安排。”

    (分割线)

    看到装甲车门打开,钻山豹、韩锋便越发的兴奋起来。

    “豹子哥,开门了,开门了!”韩锋低叫道,“车内的鬼子要下来了。”

    钻山豹的嘴角绽起一抹杀机,低低的狞笑道:“冈村宁次,冈村宁次!”

    然而,让两人感到失望的是,下来的却是一个年轻的鬼子,跟冈村宁次的形象有天壤之别,更重要的是,这小鬼子肩章上的军衔仅只是个大尉,跟冈村宁次的中将军衔差了整整五个缘别,根本不是。

    “也许他是冈村宁次的副官,老鬼子在后头!”

    很快,钻山豹和韩锋便调整好了心情,继续拿枪口锁定装甲车的铁门。

    然而,让两人失望的是,装甲车的铁门虽然敞开着,却再没有鬼子从车里下来,两人便立刻变得有些焦虑了,赶紧下来吧,还等什么呢?赶紧下来,然后就完事了,老鬼子你回东瀛去重新投胎,我们也就可以回大梅山了。

    然而,两人的祈祷始终没有应验,车内的鬼子始终都没有下来。

    倒是之前下车来的那个鬼子大尉,却带了不少鬼子,搬来许多弹药,然后在司令部大门口的大街上,堆放成了好几堆。

    看到鬼子大尉带着几十个鬼子在那里堆放弹药,韩锋和钻山豹懵了。

    “豹子哥,这些小鬼子在干吗呢?”韩锋问道,“把弹药堆起来干吗?难道说要把他们司令部的大门给炸了?”开外挂的大BOSS

    “扯淡。”钻山豹说道,“真要炸大门,直接把弹药堆大门口就行了,干吗远远的堆放到大街上?看这样子,倒有些像在销毁弹药,难道这些弹药是假的,或者,小鬼子富得流油了,弹药多到没处放?”

    “这咋可能?”韩锋摇头如拨浪鼓,“团长可是说过,小日本就是个小岛国,各种资源极度匮乏,中日战争打到现在,他们国内的物资已经十分紧张了,我听说,就连他们士官学校、陆军大学的教学用枪都被派到中国来了。”

    “那就怪了。”钻山豹皱眉说道,“小鬼子这唱的是哪出啊?”

    两人说话间,那鬼子大尉已经带人码放好了足足六堆的弹药,然后十几个鬼子便齐刷刷四散开来,那鬼子大尉却通过导火索将六堆弹药连到一起,diǎn燃导火索后,又急吼吼的躲进装甲车,再接着装甲车又倒进了司令部的大铁门里。

    与此同时,原本守在司令部大门口的几十个鬼子也早不见了。

    看到瞄准镜里正在呲呲冒烟的导火索,韩锋脑子里忽然有一道闪电一闪而过,当即就大叫起来:“豹子哥,我知道小鬼子要干什么了?”

    钻山豹道:“真的假的?那你倒说说,小鬼子想要干吗?”

    “小鬼子这是在示警啊!”韩锋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今天清早出去的那个鬼子车队,应该就是冈村宁次的车队,老鬼子一准是去朱家埂,参加竹野和牛养殖场的奠基仪式去了,然后不知道出了什么状况,留守司令部的鬼子知道不对了,赶去通知怕是来不及了,所以才想出这么一个法子,通过爆炸声来给老鬼子示警!”

    不得不说,韩锋这小子还挺会推理的,他的这番推理竟与事实真相分毫不差。

    钻山豹仔细一想,也觉得韩锋说的很有道理,当即就说:“他娘的,这么说,等示警过后,司令部的鬼子只怕还会去朱家埂增援,咱们可不能放他过去。”

    “没说的。”韩锋重重diǎn头道,“就算是死,也要拖住这伙小鬼子。”

    说话之间,前方五百米外大街上的六堆军火就轰的炸了,原本沉寂的大街上一下就腾起六团巨大的红光,从翻卷的红光中又涌起滚滚的浓烟,扶摇而上,顷刻间就在九江城的上空形成了一团巨大的蘑菇云。

    不等爆炸产生的硝烟散尽,鬼子司令部的大铁门便再次打开。

    紧接着,之前躲进去的装甲车、边三轮还有卡车便鱼贯而出,径直向着大和旅社所在方向缓缓行驶过来,因为另一个方向的街道已经被炸出大坑,车队没法通行,所以只能从大笔旅社这边绕行了。

    只片刻,第一辆打头的边三轮摩托车便从浓烟之中驶了出来。

    “小鬼子,受死吧!”钻山豹狞笑一声,毫不犹豫的扣下扳机。

    只听噗的一声闷响,一发7.92口径的毛瑟弹便已经呼啸而出,不到半秒,就飞越了四百多米的虚空,准确的命中了边三轮驾驶员的眉头,那鬼子驾驶员便立刻头一歪气绝身亡,胯下的边三轮也猛的拐个弯,撞上街边建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