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8章 提前动手-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638章 提前动手

    话分两头,朱家埂。

    仅仅片刻,但在徐锐的感觉中却像过了几个小时般漫长。

    冈村宁次已经进入到两百米之内,只要再往前走一百米,徐锐就有五成把握干掉他。

    一百米的距离,虽然同样超出了勃郎宁手枪的有效射程,勃郎宁手枪的有效射程只有五六十米,百米开外就是神仙也很难保证命中率,但是就在离徐锐不到十米远处就站着两个鬼子宪兵,这两个鬼子宪兵可是端着三八大盖呢。

    只要冈村宁次进入到一百米之内,徐锐就可以夺下鬼子宪兵的三八大盖,将冈村宁次毙杀当场,但是如果距离超过了两百米,冈村宁次的十几个警卫就会成为障碍,他们就是当肉盾,也足以保证冈村宁次逃回车队的庇护范围内。

    只要冈村宁次逃回到车队范围内,徐锐再想杀他就难了。

    “往前走,快往前走啊!”徐锐的双手不禁意间握紧了。

    徐锐心理素质极其出众,两世为人,几乎鲜少有什么事情能够使他感到紧张,但是此时此刻,徐锐却罕见的感觉到了紧张。

    竹野田矶无意中一扭头,看到徐锐面目狰狞,便吓了一跳。

    “西村桑。”竹野田矶走到徐锐面前,满脸关切的问道,“你怎么了?”

    徐锐闻言如梦方醒,赶紧缓和表情,摇头说:“没有什么,就是有些紧张了。”

    竹野田矶还道徐锐是迫于冈村宁次的身份才感受到了压力,当下摇头微笑说:“西村桑,你用不着紧张,冈村宁司令官其实很和蔼的,你跟他接触过就知道了,真的,他其实是个很好说话的人。”

    “哈依。”徐锐微微顿首。

    看到徐锐并不愿意多说,竹野田矶便转过头去,继续耐心的等待。

    在徐锐紧张而又期待的目光注视下,冈村宁次不疾不徐的往这边走了过来,很快双方相距就只剩下一百五十米,可就在这个时候,冈村宁次却忽然间停了下来,跟身边的副官对着乌石山指指diǎndiǎn,仿佛在说着什么。

    徐锐见状顿时间心头一凛,小桃红和银花婆婆可就埋伏在乌石山上,该不会是这老鬼子发现了瞄准镜的反光吧?

    不过,就在徐锐忍不住想要回头看乌石山时,却立刻又反应过来了。

    眼下还是上午,太阳是从东边升起的,而乌石山在东北方向,所以,小桃红和银花婆婆的瞄准镜既便发出反光,也反不到这边来。

    除了瞄准镜的反光,徐锐就想不出小桃红她们还有哪里会暴露目标。

    如果说冈村宁次能够在一千米外识破小桃红还有银花婆婆身上伪装,那么这个老鬼子就不是人而是神仙了。

    唯一让徐锐感到担心的是,今天的气流十分不稳定,一会儿东南风,一会儿西南风,再过一会又成了西北风,而且风速也是变幻不定,这样的气流条件,小桃红她们远在一千米开我的乌石山上,是不具备狙击条件的。

    不过,既便小桃红她们没有办法实施狙杀,也还有他徐锐在。荒村鬼事

    只要冈村宁次再往前五十米,徐锐就至少有五成把握干掉他。

    “走,接着往前走啊,走啊!”徐锐在心里默默念着,祈祷着。

    然后,徐锐的祈祷竟应验了,冈村宁次在停顿了小片刻之后,竟真的又接着往这边走过来,而且脚步也明显加快,不到片刻就又往前走了三十米,距离徐锐所在的方位已经只剩下一百多米!

    然而,徐锐的好运也仅止于此了!

    就在这个节骨眼上,远处九江城方向却突然传来了一声巨响。

    徐锐急忙抬头看时,便看到九江方向居然腾起了一团巨大的蘑菇云,看到这团腾空而起的巨大的蘑菇云,徐锐就知道他不能再等了,因为不管九江发生了什么事情,冈村宁次都绝对不可能再留下来参加这奠基仪式了。

    只能够提前动手了,尽管冈村宁次还在一百米开外,成功的几率不会超过四成,但是徐锐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现在动手至少还有三四成机会,可是如果再不动手,只怕是就连万分之一的机会都没有了。

    而且,错过了今天,将来说不定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干了,干死狗曰的!徐锐当即一声不吭的扑向了左前方的那个鬼子宪兵。

    这个时候,包括冈村宁次在内,几乎所有鬼子都被九江方向传来的巨大爆炸声所吸引,都下意识的回头去看,徐锐抓住了这稍纵即逝的机会,闪电般欺近到了左侧那个鬼子宪兵跟前,曲肘一击,便击碎了那个鬼子宪兵的喉骨。

    那鬼子宪兵喉骨遭受重击,剧烈的疼爱顷刻间使他丧失所有意识,身体顷刻间就往后软软的瘫倒下去,原本端在手里的三八大盖也失手掉下来。

    徐锐伸手一捞,便捞住了鬼子宪兵掉落的三八大盖,再顺势突刺。

    鬼子宪兵的三八大盖是早好了刺刀的,徐锐这一刺,立刻就将右侧的那个鬼子宪兵的咽喉刺了个对穿,剩下那个鬼子宪兵骤然间遭受致命伤害,身体抖了抖,很快也丧失意识,一头栽倒在地上。

    就这片刻功夫,徐锐便干脆俐落的干掉了两个鬼子。

    不过就在这时,留在原地的竹野田矶还有那些伪政府官员也发现了徐锐的动作,一时间都傻在那里,那些伪政府官员全都懵了,这是什么情况?

    好好的,日本人怎么开始自相残杀起来?是疯了么?

    竹野田矶更是失声惊叫起来:“西村桑,你疯了?!”

    竹野田矶的这一声惊叫,立刻惊动了周围的鬼子宪兵。

    下一个霎那,周围警戒的十几个鬼子宪兵便纷纷转身,看清楚现场的情况之后,立刻向着徐锐举起手中的三八大盖,准备开枪射击。

    徐锐咒骂一声,一边做出连续的战术规避动作,一边连续开枪。

    五声枪声响过,五个鬼子宪兵便立毙当场,五枪过后,徐锐来不及重新给三八大盖装填子弹,便只能够掏出腰间的勃郎宁手枪,继续开枪。湘城往事

    短短不到五秒,徐锐便连开七枪,将剩下七个鬼子宪兵毙杀当场。

    这时候,徐锐周围百米之内已经再没一个鬼子的宪兵,徐锐终于有时间抓起鬼子宪兵尸体上面的子弹盒,给手中的三八大盖重新装填子弹。

    但是就在徐锐装填子弹的这功夫,那边冈村宁次已经转身往回跑。

    这边枪声一响,那边冈村宁次和他身边十几个警卫就立刻被惊动,这十几个警卫的表现就要比东久迩捻彦的侍卫老辣多了,他们并没有贸然向前出击,来杀徐锐,而是坚定不移的执行了保护冈村宁次的使命,簇拥着冈村宁次往后撤退。

    这十几个警卫甚至都没有冲徐锐开枪,因为开枪需要瞄准,瞄准就需要停顿,这就会耽搁他们时间,他们的最高使命就是保证司令官阁下的生命安全,为了这个,别的他们全都不在乎,不在乎自己的生命,也不在乎所谓的战功。

    徐锐以最快的速度重新装填好子弹,然后单膝跪地再次举枪射击。

    “兵戈!兵戈!兵戈!兵戈!兵戈!”连续五声枪声响过,前方护着冈村宁次后撤的十几个警卫就倒下了六个,其中一枪竟是打穿了两个鬼子,六个鬼子全都是一枪爆头,毙命当场,这些可怜的小鬼子,甚至连受伤倒地后的反击机会都没有。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前方五百米开外的鬼子车队也被惊动,并且纷纷掉转车头,对准了徐锐所在的方位,卡车、摩托车以及装甲车上的机枪猛烈开火。

    密集的子弹顷刻间像雨diǎn般向着徐锐这边猛扑过来,架在卡车和边三轮上的歪把子轻机枪也就罢了,弹道散布面积很大,对徐锐的威胁不大,但是装甲车上的两挺车载重机枪弹道却十分稳定,对徐锐的威胁却是极大。

    转眼间,徐锐便已经身披三弹,好在都只是皮外伤。

    但是徐锐知道,他如果还要蹲着射击,接下来只怕就没那好运了。

    当下迫不得已,徐锐只能够趴伏在地,尽管这样会影响他的射击,因为高度缘故尤其会严重影响他的射界,但是相应的,卧倒后他的被弹面积也会极大缩小,五百米外的鬼子的轻重机枪要想命中他,难度会大得多。

    尽可能保全自己,才会有杀敌的机会,这个道理,徐锐懂。

    腾出宝贵的时间,徐锐拖了两具鬼子宪兵的尸体挡在跟前,权当肉盾,然后又以最快的速度将身边的两支三八大盖的弹仓全压满,现在冈村宁次身边的警卫已经只剩不到十个,十发子弹已经足够了。

    不过这个时候,冈村宁次已经在剩下七八个警卫的簇拥下,跑到了两百米外。

    前方车队也冲出几十个鬼子,准备上前接应冈村宁次,两者相距已经只剩不到百米,一旦让这两伙鬼子汇成一股,冈村宁次就会有足够的肉盾挡子弹,到那时候,徐锐再想狙杀冈村宁次就不可能了。

    深吸了一口气,徐锐左右手同时端起三八大盖,搁在面前的尸体之上。

    稍稍瞄准了下,徐锐便左右手同时扣下了扳机,只听兵戈的一声枪响,前方冈村宁次身后的警卫又倒下俩,现在只剩下五个警卫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