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9章 一枪爆头-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639章 一枪爆头

    “兵戈!”

    “兵戈!”

    又是连续两声枪响,冈村宁次身后的警卫又倒下了四个。

    这下仍能够跟在冈村宁次身后的,就只剩下他的副官了。

    这个副官却也是个狠角色,知道再这样护着冈村宁次跑已经没机会了,当下对冈村宁次喊了一声“司令官阁下你快走!”然后这副官就转身再回头,张开了手脚,整个人呈大字形挡在了冈村宁次的身后。

    不仅如此,这鬼子副官还毫无规律的摆动脑袋。

    看到这一幕,徐锐便忍不住骂了一声:“八嘎!”

    因为鬼子副官的意图非常明显,他企图用自己的身体遮挡徐锐的射界,因为三diǎn一线的缘故,冈村宁次的身影会被留在原地的副官完全遮挡,徐锐的射界也就被他死死的挡住了,至于无规律摆动脑袋,却是为了避免被徐锐一枪爆头。

    只要不被一枪爆头,这小鬼子既便胸口中弹,只要意志够顽强,也仍能支撑个十几二十秒钟,有了这十几二十秒钟,就足够那边的人冲上来护住冈村宁次,这样一来,冈村宁次也就得以逃脱了。

    徐锐见状便扔了左手三八大盖,双手持枪瞄准了那个鬼子副官。

    “我让你挡!”徐锐狞笑一声,对准鬼子副官的左腿扣下扳机,两百米的距离,对于徐锐来说毫无难度,基本就是指哪打哪,几乎是徐锐扣下扳机的同时,前方鬼子副官的右大腿便猛的绽开一朵血花。

    鬼子副官便发出啊的一声惨叫,矮壮的身体也猛的踉跄了一下。

    不过下一刻,这鬼子副官就咬牙撑住了,接着又重新挺直胸膛,一颗脑袋则继续无规律摆动,尽量避免被徐锐给一枪爆头。

    尽管被遮挡住了视线,但是借着刚才鬼子副官踉跄的瞬间,徐锐仍能看到,冈村宁次又往前跑了好几十米,距离车队那边过来接应的鬼子已经只剩不到三十米,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这个时候,从周围猛扑过来的鬼子宪兵,还有车队的鬼子,距离也更近了,这些鬼子全都对着徐锐所在方位猛烈开火,不求杀徐锐,只求火力的压制,密集的弹雨顷刻间将徐锐跟前的两具鬼子宪兵尸体打得血肉飞溅。

    这些鬼子几乎都疯了,都拼了命想要阻止徐锐。

    (分割线)

    乌石山上,小桃红还有银花婆婆也已经开火了。

    就在徐锐开枪之后没多久,两人就同时开火了,她们的狙击目标是散布在奠基场四周负责警戒的鬼子宪兵,这也是她们唯一能做的,至于对面,对徐锐威胁最大的那辆装甲车还有卡车摩托车,她们却是无能为力。

    “姑爷!姑爷,你一定不能有事,你一定不能有事!”

    小桃红一边连续开枪,一连却流下了泪水,看着徐锐趴伏处被鬼子的弹雨打得烟尘四溅,看到徐锐面前用来接子弹的两具鬼子尸体被打得血肉飞溅,小桃红感觉到自己的心都被撕扯开,一阵阵痛入骨髓。

    这一刻,小桃红直恨不得以身相替。

    “丫头,冷静!”银花婆婆这个时候也顾不上说徐锐的坏话了,反而破天荒说起了徐锐好话,“徐团长身手了得,他不会有事的!”爱情进化史:融化冰山王子

    “嗯呐。”小桃红重重diǎn头,眼泪却还是不争气的往下直流。

    (分割线)

    这时候,徐锐已经被逼到了悬崖之上。

    “可恶!”徐锐咬了咬牙,没办法了,只能拼死一博了!

    下一霎那,徐锐将搁在旁边的另一支三八大盖也捞手里,先用左手枪搁在鬼子宪兵的尸体之上,瞄准那鬼子副官的小腹开了一枪,下一霎那,徐锐整个人便毫不犹豫的往上窜起来,离地足有三尺!

    徐锐离地之前先开的一枪,准确的击中了鬼子副官的小腹,铅弹在洞穿鬼子副官的腹部的同时,也被巨大的冲击力撞得完全变形,在变成一块花瓣状的铅坨的同时,也开始在鬼子副官的腹腔里剧烈的翻滚。

    铅弹的剧烈翻滚,霎那间将鬼子副官的膀胱搅成碎片,膀胱的碎裂顷刻间带给鬼子副官难以忍受的剧烈疼痛,鬼子副官立刻发出一声惨叫,整个人像虾米似的蜷缩成了一团,他这一蜷缩,立刻就把背后的冈村宁次暴露出来。

    加上徐锐已经跳起空中,冈村宁次的头部便整个暴露在徐锐的视野中。

    尽管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但是对于徐锐这样的高手而言,却是足够了!

    徐锐起跳,到达最高diǎn,鬼子副官因为腹部中弹而蜷缩,冈村宁次头部暴露,这一切只在转瞬之间,说时迟那时快,徐锐已经扬起三八大盖,举枪的同时,徐锐整个人便已经进入一种玄妙状态。

    倏忽之间,风停了,云住了,整个世界都仿佛凝滞住了。

    下一霎那,徐锐便轻轻扣下扳机,抵在肩胶上的枪托微微的震动了下,旋即一发子弹便已高速旋转着,从枪口喷射而出,向着前方两百米开外,正在往前狂奔的冈村宁次的后脑勺呼啸而去。

    然而,徐锐的起跳,也不可避免的加大了他的被弹面积。

    几乎是在徐锐扣下扳机的同时,徐锐身上也同时绽放起了几朵血花,徐锐虽然是身体强度远胜常人的超级兵王,却也终究是血肉之躯,也一样会被子弹击穿,一旦命中要害也一样会死。

    徐锐身中数弹,从空中颓然摔下。

    背对着徐锐正往前跑的冈村宁次却并没有意识到危险,依然在向前飞奔。

    然而,从车队过来接应以及四周举枪射击的鬼子宪兵却都意识到了危险,因为从刚才的短暂交火中,他们已经见识了徐锐惊人的枪法,这家伙简直就不是人,他们就从没见过如此可怕的枪手,就是士官学校的射击教官也远远不如他。

    所以,当他们看到徐锐纵身起跳,在空中向冈村宁次打出致命一枪之时,一个个顷刻之间肝胆俱裂。

    “司令官阁下,趴下!”

    “司令官阁下,卧倒!”

    “司令官阁下,小心!”

    “司令官阁下,快躲!”

    几十个小鬼子,几乎是同声怒吼起来。

    冈村宁次虽然看不到背后起跳的徐锐,但是前方迎上来的几十个卫兵却在他的视野之中,几十个警卫突然间变得面目狰狞,纷纷对着他大喊大叫,这让冈村宁次感到有些懵,遗憾的是,人多口杂,他根本听不清他的卫兵在喊什么。外挂也疯狂

    于是,冈村宁次只能够借着惯性,满脸茫然的继续往前飞奔。

    下一刻,冈村宁次便突然间感到脑后嗡的一声,似有什么重物重重的撞击在他的后脑勺部位,再然后,冈村宁次便感觉到身体一轻,就像羽毛似的飘了起来,恍惚中,他竟然看到了自己的“身体”,依然在往前飞奔。

    只不过,他的意识的飞行,却比他的身体还快。

    所以在冈村宁次的感觉中,他的身体很快就被拉下了。

    冈村宁次感到了一阵骇然,他的意识竟然跟身体分离了?这是灵魂出窍了?

    更令冈村宁次感到惊骇莫名的是,他分明看到,他的那具身体的头部的额头部位,分明多了一个血洞,一个拳头大的血洞,透过绽裂的洞口,正不断有红白相间的脑组织以及骨骼碎片汩汩的涌出。

    我这是,被一枪爆头了么?

    冈村宁次感觉到一阵茫然。

    下一刻,无尽的黑暗像潮水般袭来,一下将冈村宁次彻底吞噬。

    而在前方蜂拥而来以及四周警戒的鬼子宪兵眼里,却分明看到,他们的司令官阁下被中国枪手一枪打爆了头颅,整个身体在惯性的作用下往前飞奔了几步,然后颓然摔倒在地上,抽搐两下之后就再无动静。

    霎那间,四周就变得死一般的寂静!

    不过片刻之后,四周的鬼子便再次猛烈喧嚣起来。

    “司令官阁下?!”从前方飞奔而至的几十个鬼子终于冲到了冈村宁次身边,终于用他们的身体将冈村宁次护在了中间,可不幸的是,冈村宁次已经躺在了地上,而且额头部位多了个拳头大血洞,就是天照大神降下神迹也救不活了。

    意识到冈村宁次已被击毙,蜂拥过来的几十个鬼子便顷刻间发出野兽般的嚎叫,然后端着三八大盖涌向了徐锐,冈村宁次遇刺杀身亡,他们身为警卫也是活不成了,但是在切腹自杀前,他们一定要杀了刺客!

    (分割线)

    八百米开外,乌石山上。

    小桃红透过瞄准镜的视野,清晰的看到了徐锐身上绽起的血花。

    小桃红根本就不关心冈村宁次的死活,她唯一关心的就是徐锐!

    看到徐锐身上绽放的那一朵朵的血花,小桃红感到自己的心都碎了,几乎是下意识的,小桃红就从潜伏的狙击diǎn跳起身来,端着狙击步枪就顺着并不算陡峭的山坡往下冲,转眼之间就冲出了几十米开外。

    “丫头,你给我回来!”银花婆婆想要阻止,却慢了半拍。

    “婆婆,我要去救姑爷!”小桃红摞下一句,头也不回的冲下了乌石山。

    银花婆婆见无法阻止,只能端着狙击步枪起身,跟着小桃红往山脚下冲。

    小桃红一边连续开枪,一边飞奔下山,嘴里却不停的呢喃着,也祈祷着:“姑爷,起来,快起来,起来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