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2章 我们是川军-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642章 我们是川军

    天刚亮的时候,川军连就已经埋伏在乌石山后的树林里。

    照徐锐的意思,赵百石将川军连的三个排分别布置在树林的三个角,每个排各配备一挺马克沁重机枪外加两挺仿捷克轻机枪,这样一来,整个川军连就形成了一个覆盖范围超过千米方圆的大型倒三角伏击阵。

    不过在徐锐和赵百石的预期之中,其实并不打算消灭多少鬼子。

    赵百石其实只是单纯的想打鬼子,而徐锐只是想送份战功而已。

    上午九diǎn刚过,乌石山的对面就响起了枪声,而且越来越激烈。

    随着时间推移,埋伏在树林里的川军连将士开始逐渐沉不住气。

    李四斤首先找到了赵百石,说道:“大哥,山那边的枪声响半天了,却始终不见徐团长领着小鬼子转过来,会不会出什么事?”

    赵百石没吭声,他心里其实也同样不托底。

    虽说坊间传扬的关于徐锐和大梅山独立团的抗战事迹很多,而且一个比一个神奇,可他毕竟没有亲身经历,所以无法证实这些传闻是真还是假。

    李四斤话音才刚落,带人埋伏在另一角的侯志刚也跑过来了。

    看到李四斤也在,侯志刚先跟李四斤打过招呼,然后询问赵百石道:“大哥,山那边已经打半天了,要不然,我们过去看看?”

    李四斤和侯志刚都是这意见,赵百石便也有些动摇。

    当下赵百石diǎn头说:“也行,那老三你带几个弟兄先过去看看……”

    然而,赵百石话音还没落,爬在一颗树梢上负责瞭望的哨兵忽然大叫了起来:“连长,鬼子来了,小鬼子来了,有好多卡车!”

    “卡车?”赵百石闻言心头一凛,急抬头往前看时,却发现前方山道空荡荡的,连个人影都是没有,哪来卡车?可是下一刻,树梢上的哨兵再次大叫起来,“连长,不在前边,在两边,小鬼子是从两边过来的,左右两边都有卡车!”

    “两边?”赵百石闻言赶紧扭头,李四斤和侯志刚也扭头侧望。

    还真是,只见乌石山左右两侧的窄土路上都有烟尘扬起,扬起的烟尘下,左右两侧各有好五六辆边三轮领着好几辆卡车气势汹汹的扑过来,在每辆边三轮的边斗里,还有每辆卡车的驾驶室dǐng,都架起了歪把子。

    卡车的车厢虽然盖着帆布,但是用脚指头都能想象得到,里边必定坐满了鬼子。

    李四斤略一估计,顿时脸色大变,说道:“大哥,这跟徐团长之前说的不一样,之前徐团长说鬼子最多也就一百多人,只要进了咱们伏击圈,问题就不大,可眼下从两侧过来的鬼子却足足有两个中队三四百人。”

    侯志刚也沉声说:“而且徐团长还没说鬼子有卡车!”

    赵百石微微diǎn头:“嗯,这跟徐团长说的确实不同。”

    就在这时候,树梢上的哨兵再次大叫起来:“连长,前面有情况!”悦来客栈

    “嗯?”赵百石闻言急抬头往前看,便看到乌石山下的小路上出现了两个身影,只是因为距离远,所以看不清那两个人的面目,当下赵百石便举起了望远镜,借助望远镜,赵百石终于看清楚了从小路上过来的那两个人。

    看清这两人之后,赵百石顿时间吓了一声。

    “吓,竟然是徐团长还有他的那个小丫头!”赵百石失声惊叫起来。

    “大哥给我瞅瞅。”李四斤说完就从赵百石手里夺过了望远镜,一看之下也紧跟着失声惊叫起来,“是索是索,还真是徐团长和他的那个小丫头,而且徐团长好像还伤喽,都没法子走道喽,是他的小丫头扶着他呢,后头还有好多鬼子在追。”

    “啥,徐团长受伤喽?”侯志刚道,“这么说行动失败喽。”

    李四斤道:“那是肯定的撒,徐团长肯定是刺杀不成,反而落入了鬼子的算计。”

    侯志刚道:“那我们啷个办?徐团长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可别连累到我们,大哥,要不然我们还是趁鬼子还没有发现,赶紧撤退?”

    李四斤道:“大哥,我觉得老三说的在理,咱们还是赶紧撤退吧。”

    赵百石却没有答应,沉声说:“老二老三,你们还记得当初出川时,在巫峡口有个老画师拦住了我们,送了我们一幅画?”

    “记得记得,那画师年纪好大喽。”

    “啷个不记得,跟我们师长还是老熟人嘞。”

    赵百石又说道:“那你们可还记得画上画的啥子?”

    “记得。”李四斤和侯志刚再diǎn头,侯志刚说道,“画上画了个刑天,底下还有句诗,刑天舞干戚,猛志固常在。”

    “对,刑天舞干戚,猛志固常在。”赵百石说道,“这既是那个老画师对我们的期望,也是数千万川中父老对我们出川将士的殷切期许,他们希望我们出川将士能够像刑天一样,既便是脑袋落了地,也要誓死保家卫国。”

    李四斤和侯志刚闻言便立刻沉默了。

    停顿了一下,赵百石又接着说道:“当初在安庆,我们当了一回逃兵,这就已经很对不起川中的父老了,所以这回,咱们绝对不能够再跑了,别忘了我们是川军,更别忘了我们身上背负着数千万川中父老的殷切期许。”

    侯志刚的脸上涌起一抹羞愧之色,说道:“大哥,你说的对,先不说我们之前已经跟徐团长他约定好了,既便是没有约定好,徐团长有难了,我们也绝不能见死不救,大哥你下令吧,这仗怎么打?”

    李四斤也道:“对,大不了跟小鬼子拼了。”

    赵百石说道:“本来按照原定计划,我们只需在树林里等着伏击小鬼子就行,可现在情况却发生了变化,如果我们出手,徐团长和他的小丫头肯定会在逃进我们埋伏的这片树林之前被小鬼子追上,那时候就完喽。”

    停顿了一下,赵百石又说道:“这样,老二你带二排去左边,老三你带三排去右边,利用地形挡住从两侧迂回过来的鬼子车队,绝对不能让鬼子抄了咱们的身后,一排的弟兄,跟我去接应徐团长,走喽!”锦绣风华之第一农家女

    下一个霎那,三兄弟便各自带着一个排分头离去。

    李四斤和侯志刚负责阻击左右两侧迂回过来的鬼子车队,还可以借助树林作为掩护,但是赵百石的一排负责接应徐锐和小桃红,却必须从树林出来,赵百石带着四十多个川军将士刚从树林冲出来,对面的小桃红还有身后的鬼子就都发觉了。

    小桃红立刻向着赵百石高喊了起来:“赵大哥,快救我。”

    而在身后紧追不舍的鬼子兵也高声怒骂了起来,纷纷加快脚步。

    就在这时候,小桃红的右腿忽然中了一发流弹,一跤摔倒在地。

    赵百石便心头一跳,回过头大吼道:“弟兄们,快,快diǎn跟上!”

    小桃红一条腿中弹,如果是一个人,还能挣扎着往前走,可现在还带了徐锐,就只能拖着一条受伤的腿,拽着徐锐往前一寸一寸的挪动,看着身后的鬼子追兵越来越近,不时有子弹从耳畔飞过去,小桃红心里却很平静。

    “姑爷。”小桃红一边吃力的拖着徐锐往前挪,一边回眸笑着对徐锐柔声说道,“看来今天我们跑不掉了。”

    徐锐笑问道:“小桃红,你怕吗?”

    “不怕。”小桃红毫不犹豫的摇头,“有姑爷在,我不怕。”

    可是很快,小桃红的包子脸便又黯淡下来,又说道:“可小姐知道了之后,不知道会伤心成什么样子。”

    徐锐笑道:“你应该反过来想,应该替你姐活着而感到高兴。”

    “对对对,我应该感到高兴。”小桃红连连diǎn头说道,“不管怎样,这世界上,终归还有一个我最爱的人活着。”

    这个时候,徐锐却忽然笑道:“不过小桃红,我忽然不想这么早死。”

    徐锐已经看到赵百石带着几十个川军冲过来,心底便燃起了强烈的求生**。

    不过徐锐很清楚,如果再这样任由小桃红拖着他一寸一寸的往前挪,那么不等赵百石带着川军连赶到,鬼子就已经追上并且干掉他们了,要想捱到川军连赶到,他们必须得想办法挡住身后追兵,争取一到两分钟。

    小桃红讶然说道:“姑爷,你?”

    徐锐冲前方呶了呶嘴巴,说道:“看见前面那浅洼没有,把我放那里,再把你的那把勃郎宁手枪绑到我手上,然后你去左前方的大树后设立狙击diǎn,这样我们就能够建立一条最简陋的步兵防线,或许能够撑到川军连的弟兄赶到。”

    小桃红知道徐锐没有在开玩笑,当下掏出她的那支勃郎宁手枪绑到徐锐小臂上,又在扳机上面绑了一根头绳,另一头则让徐锐咬在嘴里,徐锐的双手已经完全失去了知觉,虽然勉强可以抬起来,手指头却无法动弹,所以只能用嘴巴扣扳机。

    做完这些,小桃红便立刻起身,以娴熟的战术动作突进到左前方不无的大树后,迅速设立一个狙击diǎn,开始狙击身后追兵,身后追杀过来的鬼子猝不及防,立刻被小桃红摞倒了好几个,不过剩下的鬼子兵立刻散开,从两侧包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