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3章 薛岳反攻-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643章 薛岳反攻

    如果有足够的狙击位,再加上有合适的地形,凭小桃红的枪法,一个人一条枪,就足可以挡住鬼子至少一个中队,可遗憾的是,这里既没有足够的狙击位,地形也很恶劣,所以小桃红的枪法再好,在鬼子的火力前也是无能为力。

    连开了五枪,摞倒五个鬼子兵之后,剩下的鬼子立刻四散开来。

    趁小桃红重新装填子弹的短暂间隙,鬼子的支援火力迅速架起,密集的机枪火力顷刻间像雨diǎn般泼过来,将小桃红藏身的那颗半枯死的柳树打得碎木四溅,小桃红背靠着柳树一动都不敢动,因为稍有动作,就会被鬼子机枪扫到。

    借着这机会,十几个鬼子端着刺刀从两侧迂回过来。

    如果没有侧翼的保护,小桃红立刻就会陷入到绝境。

    好在徐锐就在小桃红的右翼,所以小桃红只需负责对付左侧迂回过来的七八个鬼子,至于右侧的小鬼子,交给徐锐就行。

    徐锐虽然是身负重伤,但是,正所谓虎死雄威犹在,既便是身负重伤,但是兵王终究还是兵王,长时间艰苦训练打下的底子犹在,还有远胜常人的强悍体魄犹在,当右侧迂回过来的小鬼子相距只剩不到五十米时,徐锐立刻举起了双臂,再用牙齿咬紧了一头栓住手枪扳机的头绳,下一刻,绑在徐锐小臂上的勃郎宁手枪便立刻发出噗噗噗的闷响。

    正端着刺刀往前冲锋的鬼子,便立刻倒下了六七个,最后剩下的两个见状不妙,赶紧一撅屁股趴倒在地,几乎同一时间,从左侧迂回的十几个鬼子也让小桃红摞倒了大半,剩下几个鬼子赶紧卧倒,举枪胡乱射击。

    这么一耽搁,赵百石已经带着一排赶到了。

    “来两个人,带上徐团长。”赵百石一声令下,立刻就有两个川军将士上前来,将徐锐搀扶起来,赵百石又扭头喝道,“一班掩护,撤退!”

    下一个霎那,四十多个川军中立刻分出十几个,翻身卧倒开始射击。

    这时候小桃红也撤了回来,赵百石见她腿上一直在流血,关切的问:“小姑娘,你的腿正在流血,还能不能走道?”

    小桃红说道:“我能行。”

    这时候徐锐忽然喊道:“小桃红。”

    小桃红便赶紧他到徐锐面前说:“姑爷,我在呢。”

    徐锐喘息道:“你先回鸡公岭给家里发报,就说任务完成,让小梁把我之前录好的广播演讲稿及时播出,要快,一定要快!”

    小桃红担心的说道:“可是姑爷,你的伤……”

    “我没事。”徐锐说,“这么多川军兄弟都在呢。”

    赵百石也大声说道:“姑娘放心,我们会保护好徐团长的。”

    小桃红咬了咬银牙,转身回头,向着鸡公岭方向飞奔而去。

    (分割线)

    薛岳已经将他的司令部从岳阳移到了铜鼓县,距离上高不过区区百余里,而上高眼下却是中日两军激烈争夺的最前线,此举可谓极冒险,第一兵团的参谋长吴逸志就再三相劝,不过薛岳却根本不予理会。总裁,情深99度

    刚刚清理出来的作战室里,薛岳正打量着地图久久不吭声。

    地图上,用红蓝两色箭头清楚的标注出了两军的攻防态势。

    冈村宁次确实厉害,在取得第二次德安会战的胜利之后,便立刻调集两个师团的兵力沿上高、宜春、萍乡一线直扑株洲,拿株洲之后又以迅速不及掩耳之势攻占了长沙,由于日军的动作太快,国民军甚至于来不及反应。

    这时候,国民军的形势就十分危急。

    因为随着长沙的失守,岳阳、常德一线就直接暴露在了日军兵锋之下,此时,日军如果继续北上攻占岳阳,武汉就会门户洞开,再无险可守,而且局面不仅如此,武汉一旦最终被攻占,那么据守长江以南的第一兵团就会被日军合围!

    而第一兵团若是被日军全歼,那整个抗战的局面将急转直下。

    因为此时的国民军,第一兵团已经是唯一能打仗的主力兵团!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此时蒋委员长终于又想起薛岳这员悍将。

    薛岳重新出山之后,迅速稳住战线,日军猛攻了两个月都始终无法越过岳阳,岳阳没有失守,第一兵团与武汉大后方的联络就始终没有中断,正因为这,第一兵团才能一直坚持到现在,始终让冈村宁次的第十一军犹如芒刺在背。

    而且,由于疟疾的突然暴发,给了国民军难得的两个月休整。

    说起来也真是侥幸,日军的医疗条件虽然更加好,但由于水土不服,再加江西、湖南的持续高温,导致日军爆发了大规模疟疾,国民军由于是本土作战,对高温也更适应,再加上中医预防,军中爆发的疟疾规模并不大。

    这样,国民军有了难得的休整机会。

    经过将近两个月的休整后,国民军已经恢复了一定的战斗力。

    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底气,薛岳才敢萌生出局部反攻的念头。

    薛岳选定的目标是从南昌,经高安、上高、宜春、萍乡直到株洲的鬼子交通线,只要切断了这条交通线,盘踞在长沙、岳阳以及常德一线的两个师团的日军就会成为孤军,就会反过来陷入国民军的包围,如果处理好了,极可能重演万家岭大捷。

    急促的脚步声从身后响起,不用回头,薛岳就知道是参谋长吴逸志到了。

    吴逸志大步走进作战室,立正敬礼说:“总座,刚刚接到前沿指挥部报告,李汉魂第六十四军、欧震第四军、叶肇第六十六军以及李觉第七十军已全部进入指定位置,前指请示是否立刻向日军发起攻击?”

    “不急。”薛岳摆摆手说,“还不到时候。”

    吴逸志微微一皱眉,说道:“总座,这么大规模的兵力调动,是很难长时间保密的,一旦让对面日军察觉到我军异动,攻击也就失去了突然性。”

    “这就不是一次突然袭击。”薛岳一拳砸在桌子上,沉声说,“能够骗过鬼子当然好,就算骗不过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综]女配逆袭日记

    吴逸志说道:“总座,为什么不趁鬼子还没有察觉,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呢?据各方面反馈回来的情报,上高、高安、樟树、新余的日军都没有察觉,这时候发起攻击,还是有很大把握拿下上高、高安,切断湘赣公路的。”

    薛岳皱眉说:“我说了,现在还不到进攻的时候。”

    吴逸志说道:“总座,卑职想冒昧问一句,您是否在等徐锐那所谓的重大变故?”

    薛岳募然回头,看着吴逸志皱紧了眉头,吴逸志却坚持说:“总座,请恕卑职直言,卑职真不认为徐锐能够弄出什么大名堂,如果总座真是在等徐锐,最后恐怕难免会失望的,畑俊六或者冈村宁次又岂是那么好杀的?”

    然而,吴逸志话音才刚落,薛岳的副官便兴冲冲进来报告:“总座,收到大梅山广播台的信号了,有紧急插播的徐锐的演讲!”

    薛岳神情一振,急声说道:“快打开收音机!”

    “是!”副官答应一声,当即上前打开收音机。

    吴逸志面露不屑之色,他从不认为徐锐真能闹出什么大动静。

    稍顷,收音机打开,里面立刻传出徐锐低沉而又沙哑的声音。

    “畑俊六,老鬼子,首先我得向你诚恳道歉,因为我骗了你。”

    “还记得上次我是怎么说的么?我跟你说过,让你洗干净脖子等着,十日之内,我必定取你项上狗头,但其实,我真正想杀的并不是你。”

    “畑俊六,你虽然是华中派谴军总司令,其实不过冢中枯骨。”

    “哦对了,老鬼子你没啥文化,想必听不懂什么叫冢中枯骨。”

    “我给你解释一下,冢中枯骨,就是说你不过是一个老废物。”

    “现在谜底已经揭晓了,我就实话告诉你吧,我真正想要杀的其实是冈村宁次,这小鬼子可比你这老废物厉害多了,所以我特意去了一趟九江,费了些手脚才把他给干掉,至于老鬼子你,其实活着反而更好,要不然你哪天死了,换一个更厉害的老鬼子过来,那对我们中国人来说才是最糟糕的事情。”

    “所以,畑俊六,你尽管把心放回到肚子里。”

    “我保证,你一定能长命百岁,这不是玩笑!”

    听完广揪,薛岳不由得摇头苦笑:“这个徐锐,不仅打仗厉害,一张嘴更厉害,真不知道畑俊六听到这番话后会是如何反应?反正,如果我是畑俊六的话,非被气死不可,如此这般赤果果藐视,天下有几人能受得了?”

    吴逸志说:“不过是徒逞口舌之利,于我无益,于鬼子也是无损。”

    “参谋长你这话可说错了,徐锐杀了冈村宁次,却是帮了我们大忙了!”薛岳说完又扭头吩咐副官道,“张副官,立刻传我命令,李汉魂第六十四军、欧震第四军、叶肇第六十六军以及李觉第七十军立刻向上高、高安、樟树、新余发起攻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