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5章 如丧考妣-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645章 如丧考妣

    就在宫本与河边正三通话之时,吉本贞一已经率部赶到刺杀现场。

    钻山豹、韩锋的拼死阻击并没能拖住吉本贞一太长时间,吉本贞一留下一个中队负责清剿大和旅社,然后率另外一个警卫中队从小巷绕过大和旅社,步行赶往城外,不过吉本贞一在出城之前,让通讯员给九江的守备联队下了命令。

    当吉本贞一出城之后,守备联队派来的一个步兵大队很快也赶到了。

    所以跟随吉本贞一一起赶到现场的,除了司令部的一个警卫中队外,还有九江驻军派来的一个大队,总兵力有一千多人。

    遗憾的是,这一切都不足以挽回冈村宁次的命运了。

    早在吉本贞一赶到之前两个半小时,冈村宁次就已经死了。

    看着静静的躺在担架上的冈村宁次,吉本贞一突然感到眼前一黑,险些当场昏厥。

    紧赶慢赶,甚至于还在出城之前制造了一场大爆炸,为的就是能够及时示警,以尽可能的避免司令官阁下被人刺杀,然而,终究还是慢了半拍,司令官阁下终究还是遇刺了,并且身亡了,这一刻,吉本贞一真想拔出军刀切腹自尽算了。

    身为第十一军的参谋长,吉本贞一并不负责冈村宁次的人身安全,所以按照军规,既便冈村宁次遇刺身亡,吉本贞一也无需通过切腹自尽来维护自己的荣誉,但是,身为第十一军的其中一员,司令官的遇刺,对他来说绝对是极大羞辱。

    咬咬牙,吉本贞一极力使自己镇定下来,现在还不到沮丧的时候。

    转过身,吉本贞一劈手揪住现场一名大尉军官衣襟,厉声大吼道:“刺客呢,刺杀司令官阁下的刺客抓住没有?”

    那大尉军官回头一招手,便有宪兵押着两人上前来。

    一个是日本人,他就是竹野炭烤的老板,竹野田矶。

    另外一个却是个中国人,而且还是个披头散发、浑身是血的老妪。

    大尉军官指着竹野说道:“参谋长,刺客就是跟他一起的那个西村!”

    “西村小次郎?!”吉本贞一虽然并不知道和牛养殖场的具体内幕,却也在竹野炭烤见过西村小次郎一面,知道这家伙是从东京来的落魄武士,万万没有想到,这个让人丝毫生不出怀疑的落魄武士,竟然是人冒充的!

    而且,冒充的还是狼牙部队的人!

    吉本贞一很怀疑,西村小次郎就是徐锐本人!

    因为根据特高课所提供的情报,徐锐能说流利的日语!

    吉本贞一怒道:“西村小次郎在哪?他在哪,他在哪?!”

    噗嗵,竹野田矶吓得跪倒在地上,惶然道:“长官,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我真的不知道西村桑为什么要刺杀冈村司令官,更不知道西村桑在哪,我真不知道哇!”

    吉本贞一怒道:“八嘎,什么西村小次郎,是假的,他是奸细,他是中国人!”

    “纳尼,西村桑是中国人?”竹野田矶茫然道,“西村桑是中国人?不能吧?”最强杀手系统

    可怜的竹野田矶,他是真的不知道其中的内情,可是吉本贞一却根本不相信他。

    “把他带下去,严加审问,看是否还有别的同伙。”吉本贞一闷哼一声,挥手示意宪兵将竹野田矶押下去,然后凶狠的目光便落在了另一个老妪的身上,阴声说道,“这个中国老太婆又是怎么回事?”

    大尉顿首答道:“这老太婆跟那刺客是一伙的!负责半道接应。”

    “是吗?”吉本贞一便刷的抽出军刀,拿锋利的刀尖抵在老妪的咽喉上,狞声道,“行刺司令官阁下的人是不是徐锐?他去哪了?”

    这个老妪不是别人,就是留下断后的银花婆婆。

    在之前的战斗之中,银花婆婆打死了好几十个鬼子,在被俘之前,她完全有机会用最后一颗子弹结束自己生命,但是稍一犹豫之后,她便用最后一颗子弹又打死了一个鬼子,然后还在身受重伤的情形下,徒手格杀了好几个鬼子兵。

    最后,银花婆婆体力耗尽,才落入鬼子的手里。

    说起来真是可惜了,要不是因为地形极端不利,银花婆婆又哪有这么容易被擒住?

    银花婆婆虽然听不懂日语,但也知道绝没好话,当下很不屑的瞥了吉本贞一一眼,然后往吉本贞一的脸上噗的吐了一口带血的血痰。

    “八嘎!”吉本贞一大怒,手中军刀顺势往前一送,便刺进了银花婆婆的咽喉处。

    银花婆婆的身体剧烈的抽搐了几下,原本高高昂起的脑袋,终于颓然耷拉了下来。

    纵横肥西将近一个甲子的巾帼英雄,就此落下了人生帷幕,不过中华民族的英烈谱上将永远铭刻下她的大名!古老的中华民族,正是因为有千千万万像银花婆婆这样的人在,几千年来才永远不被征服,我们可以被打败,但是永远不会被征服!

    吉本贞一收刀回鞘,又掏出手绢擦去脸上的血痰,犹不解恨,接着又用脚恨恨的在银花婆婆的遗体上踹了两脚。

    大尉军官上前说道:“参谋长放心,刺客跑不了的。”

    “哦,是吗?”吉本贞一这才发现之前跟着冈村宁次一起来的警卫部队全都不在,留在现场的宪兵也是没几个,想必这些部队追杀刺客去了,当下急声说,“对了,黑木呢?还有司令官阁下的警卫部队到哪去了?”

    黑木就是冈村宁次的侍从副官。

    大尉顿首说:“黑木长官已经玉碎,遗体就在那边。”

    指了指前边,大尉又接着顿首说道:“不过,吉野长官已经带着剩下的警卫部队追杀那两个逃跑的刺客去了。”

    吉野就是吉野理央,九江宪兵队长。

    大尉话音才刚落,一辆边三轮摩托就从前方公路上疾驰而来。

    飞驰到了吉本贞一面前,摩托车驾驶员猛的一打方向,边三轮摩托便猛的一个甩尾,急停在吉本贞一的面前,然后坐在边斗上的军曹长跳下车来,向吉本贞一顿首致敬。最强外星妈妈

    不等军曹长发话,吉本贞一便抢着问道:“吉野呢?刺杀司令官阁下的凶手呢?”

    军曹长顿首说道:“报告参谋长,两个刺客已经被鸡公岭的国民军残部接应走,吉野长官已经率部包围了鸡公岭,不过宪兵队兵力有限,不足以完全包围鸡公岭,所以请求参谋长从九江警备联队紧急调兵前去增援。”

    “纳尼,鸡公岭的国民军残部?!”吉本贞一脑门上立刻浮起两条黑线,鸡公岭上盘踞着一股国民军的残兵,这个小鬼子是知情的,不过由于这股国民军兵力很少,而且日军又忙于跟国民军主力作战,所以一直腾不出精力去收拾他们。

    却万万没有想到,这股国民军残部居然敢这个时候跳出来!

    “哈依!”回来报告的军曹长又顿首说道,“不过,参谋长,行刺司令官阁下的凶手已经是受了重伤,虽然逃回了鸡公岭,只怕也很难活命了。”

    “八嘎。”吉本贞一劈手扇了那个军曹长一个耳光,厉声怒骂道,“没有见着尸体,就一切皆有可能!”

    “哈依。”军曹长重重顿首。

    吉本贞一又喝道:“命令,立刻向鸡公岭方向进发!”

    吉本贞一一声令下,随行的一个大队又两个中队的鬼子兵便立刻转向,向着鸡公岭方向浩浩荡荡进发。

    再回过头,看向冈村宁次的尸体时,吉本贞一的脸色却立刻垮了下来。

    冈村司令官遇刺身亡,不仅是第十一军全体将士的耻辱,更意味着刚刚准备好的总攻又要横生枝节了,而且这事,他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去向派谴军司令部报告,不过有一diǎn他却是无比的肯定,大将阁下闻讯之后必定会气得暴跳如雷。

    不过很快,吉本贞一就不用纠结了,因为司令部来人了。

    参谋部主任参谋宫本接到河边正三的电话后,不敢怠慢,亲自乘车赶来奠基场,于是吉本贞一便将“报丧”的光荣使命交给了宫本参谋,而他自己则脱身赶往鸡公岭,亲自指挥剿灭国民军残部的战斗去了。

    宫本看到冈村宁次的尸体后,顿时如丧考妣。

    宫本跟冈村宁次差了十多岁,隔了一个时代。

    畑俊六虽然不喜欢冈村宁次,但是像宫本这样的少壮军官,却十分佩服甚至崇拜冈村宁次,冈村宁次指挥的第二次德安会战,则更是被宫本这样的少壮军官奉为经典,几乎每次军官聚会,都会被翻出来加以剖析学习。

    所以,冈村宁次的遇刺身亡,对宫本的打击是十分沉重的。

    “司令官阁下!”宫本噗的跪倒在冈村宁次的尸体前,以头顿地嚎啕大哭。

    足足半小时后,宫本才终于起身,神情黯淡的对通讯兵说:“小野桑,立刻给派谴军司令部回电,冈村司令官于两个小时前,在九江近郊乌石山附近,遭遇狼牙刺杀,随行之警卫保护不力,以致司令官阁下当场玉碎。”

    “哈依。”通讯兵神情沮丧的去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