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7章 石原莞尔-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647章 石原莞尔

    这时候,远在东京的裕仁天皇还不知道这件事情。

    裕仁天皇正因为一个消息而感到焦虑不已,这个消息是,英、法、德、意四个国家的政府首脑在慕尼黑开了个小会,在没有捷克斯洛伐克代表参与的前提下,强行将捷克斯洛伐克的苏台德地区割让给了德国。

    在得到苏台德地区之后,德国的政治、经济以及军事实力进一步增长,已经隐隐有了席卷欧洲之势,更让裕仁天皇羡慕不已的是,英、法两国为了将德国这股祸水引向苏联,对德国的种种行径居然一忍再忍。

    苏联识破了英、法两国的险恶用心,也私下与德国接触,打算要与德国签订互不侵犯条约,单从目前来看,德国在欧洲的形势不是一般的好,而是大好!德国的咄咄逼人非但没有招来邻居四面围攻,反而换来了几个强邻的争相示好。

    相比之下,日本在亚洲所面临的形势就严峻得多。

    一个是中日战争已经持续了两年多,中国政府始终不肯投降,在看得见的时间内,中国事变没有结束迹象,这导致日本的财政状况急剧恶化,首相近卫文磨已经好几次上奏,说是战争再继续打下去,内阁僚属只有去卖血筹集经费了。

    再一个是英国、法国对日本的敌意正在急剧增加,就连美国也受到影响,中止了与日本的大部分贸易,这其中尤其以废旧钢材、原油贸易的中断,让日本最为难受,因为钢铁与原油是战争物资,而日本国内却无法生产,苏联就不用说了,除了不惜血本援助国民政府对抗日本政府之外,甚至还在张鼓峰直接出兵对日本进行挑衅。

    两相对比,日本与德国的境遇差别,简直是天壤之别。

    同样是新生的强权挑战旧有的强权,为什么日本会处处碰壁,而德国却顺风顺水?

    这可真是货比货得扔,人比人得死,想到烦闷处,裕仁天皇真的很想爬上富士山,对着天空长吼几声。

    此时的裕仁天皇并不知道,又有一个坏消息正通过电波迅速传回到日本。

    到跑马场跑了几圈马,裕仁天皇终于感到舒服了一些,洗完澡再用过膳,裕仁准备到御书房召见他的首相,商谈一下再次发行国债的事宜。

    国库已经空了,如火如荼的战争却不能没有钱,总不能让正在中国战场上,浴血奋战的一百多万皇军勇士饿着肚子、赤手空拳的去战斗吧?所以,还得再发一次国债,将残剩的民间财富都聚集起来,帮助帝国渡过这段艰难的时光。

    然而,近卫文磨还没到,另外一个家伙却是不请自来。

    这个家伙就是鹤舞要塞司令官,石原莞尔,陆军大学第三十期的毕业学员。

    石原莞尔是日本陆军界的传奇,尤其是在关东军担任主任参谋期间,以下克上发动了九一八事变,帮助帝国开拓千里江山,更是被无数后进少壮军官引为榜样,如果在少壮军官最崇拜的将官中间搞一个排名,排第一的一定是石原,冈村也只能排第二。

    但是,裕仁天皇却不喜欢石原,非常的不喜欢,因为石原太聪明了。智齿gl

    甚至就连谈话,你才说第一句,石原就已经知道接下来你会怎么说,跟石原在一起,裕仁天皇总是会情不自禁的感到自卑,是的,说起来非常荒唐,非常可笑,但是这是事实,每当跟石原在一起时,裕仁总会自卑。

    “陛下,我听说海军部的那些蠢货正在叫嚣着什么南下?”

    见过礼,石原莞尔便单刀直入,把他的来意直接说了出来。

    “没有的事情,石原桑你是从哪听说的?”裕仁天皇矢口否认。

    事实上,裕仁天皇也不算撒谎,因为他也是刚看到关于南下政策的报告才不到两天,这份报告是他的另一位皇叔祖,军令部总长,伏见宫博恭转呈给他的,这只是海军内部的探讨性文件,并不是正式报告,更加不是国策。

    具体内容就是挥师南下,占领东南亚,夺取东南亚的橡胶原油。

    老实说,裕仁内心是认可这份报告的,因为东南亚的橡胶和原油都是日本政府急需的战争物资,如果占领了东南亚,日本政府就可以节省下一大笔用于购买橡胶、原油等战争物资的外汇,这样日本政府的财政状况就可以得到极大缓解。

    更加重要的是,一旦执行了南下政策,日本的海军也就有了用武之地。

    在中日战争中,日本海军除了在淞沪会战中发挥了一定的作用,后来的几次大型会战都只能在一边当看客,便是现在的武汉会战,也只能派出江防舰队袭扰一下,这对于拥有强大海军的日本来说,绝对是极大的战略浪费。

    因为日本海军的总排水量是世界第二,仅次于英国!

    更令海军部的人无法容忍的是,一旦采取北上政策,则日本海军从此只能作壁上观,就将错过这次波澜壮阔的大战,这对于那些急于为国拓疆、建功立业的海军少壮军官而言,绝对是不可以接受的。

    说白了,北上南下之争,其实就是陆军与海军之争。

    陆军一派坚决主张北上,与德国东西夹击苏联,从陆地上控制亚洲岛,而海军一派则坚决主张南下,先席卷东南亚,为帝国攥取到足够的橡胶、原油等战略物资,然后掉头向东与美国在太平洋进行战略决战。

    而石原,就是北上一派的代表。

    当然了,北上派现在并没有提出东西夹击苏联这茬。

    石原并没有轻信裕仁天皇的话,神情激动的争辩说:“陛下,你千万不要听信海军部那些蠢货的话,千万不要轻易招惹英法两国,尤其不要去招惹美国,美国海军的总排水当量虽然不如帝国,但是陛下你并不知道,美国的工业制造能力是帝国的十倍还多,而且美国还拥有近乎取之不竭的海量资源,美国的战争机器一旦开动,帝国是无论如何也招架不住的,既便依靠前期的速决战可以取得一些优势,但是从长期看,帝国一定会战败的!”

超级黄金指

    裕仁天皇皱着眉头没有吭声,他承认石原莞尔说的话有道理,但他很讨厌石原莞尔说话的这种态度,是,你石原莞尔确实优秀,懂的也非常多,但是拜托你能不能给予人尊重,不要把别人当成小学生,好吗?

    石原莞尔却根本没注意到他说话的方式存在问题,或者说既便注意到了,也根本不会考虑改变,因为这家伙压根不在乎别人怎么看他,从陆军士官学校到陆军大学,再到关东军一贯如此,从来都是我行我素,不顾及别人感受。

    石原莞尔并没有意识到裕仁的不快,接着说教道:“陛下,帝国的根本出路在大陆,而非海洋,几千年来,帝国唯一需要面对的陆上强权就只有中国,现在中国孱弱并且分裂,正是帝国将之逐步蚕食的大好时机,所以,在没有彻底占领并且消化中国之前,千万不可与英法两国开战,更不可与美国开战!”

    “行了,我知道了。”裕仁皱眉说,“我会考虑的。”

    石原莞尔其实还有话想要说,甚至还想向裕仁讨要一个师团长当当,眼下中日战争如火如荼,他何尝不想去中国战场一试身手?但看到裕仁天皇神情颇有不快,只能收住话头,怏怏不乐的准备起身告退。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陆军总参谋长闲院宫载仁气急败坏的走了进来。

    闲院宫载仁也不知道是急坏了还是气糊涂了,甚至没有注意到石原莞尔在场,就上前对裕仁天皇说道:“陛下,出大事了!”

    听说发生了大事,石原莞尔便打消了离开的念头,故意赖着不走了。

    裕仁天皇也被闲院宫载仁的样子给吓倒了,顾不上赶走石原莞尔,急声问道:“皇叔祖你别急,出什么事了?”

    闲院宫载仁深吸了口气,说:“陆军本部刚刚接到华中派谴军急电,说是第十一军司令官阁冈村宁次于几个小时前遇刺,并当场玉碎,华中派谴军司令官畑俊六闻讯之后惊怒交加,以致宿疾发作,于医院吐血而死!”

    “纳尼?!”裕仁天皇一下就傻了。

    赖在御书房没走的石原莞尔也懵了。

    冈村宁次遇刺身亡,畑俊六吐血而死?!

    这岂不是说,华中派谴军的四十万大军已经是群龙无首?

    片刻后,裕仁天皇从巨大的震惊中回过神来,当即抓起御案上的一方玉砚重重的摔在地上,光当一声碎裂开来,然后愤怒的咆哮了起来:“我就说嘛,我就说嘛,我就说一定要优先解决徐锐,一定要优先解决掉徐锐,他们不听,他们非不听,结果怎样,结果怎样?结果果然出事了,结果果然出事了吧?哈!”

    闲院宫载仁低着头,一声都不敢吭。

    裕仁就像一头困兽,在御书房来回踱步,一边继续在咆哮:“现在好了,冈村桑遇刺身亡,畑俊六也吐血而死,华中四十多万大军居然没有了指挥官,这仗怎么打,接下来还怎么打,皇叔祖,你告诉我,这仗接下来怎么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