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8章 选将-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648章 选将

    待裕仁天皇发泄够了,闲院宫载仁才小声说道:“陛下,常言道国不可一日无君,三军不可一日无帅,当务之急,是赶紧从国内的合适人选之中遴选出华中派谴军,以及第十一军司令官的人选,然后尽快奔赴中国战场,稳定战局。”

    裕仁听出了弦外之音,皱着眉头说:“武汉战局有变化?”

    “哈依。”闲院宫载仁重重顿首说道,“根据潜伏在国民政府高层的内线提供的情报,国民军第一兵团司令官薛岳,已经调集了四个军十个师的兵力,正从南北两个方向扑向第十一军的身后,企图切断湘赣公路。”

    裕仁天皇凛然道:“湘赣公路?”

    “哈依。”闲院宫载仁顿首说,“一旦湘赣公路被国民军切断,第三、第一零一师团立刻就会陷入国民军包围,徐州会战时第九、第十三师团被国民军合围在淮南一线的一幕,就很有可能重演,而且这次的局面更加凶险。”

    眼下的情形已经跟徐州会战时不可同日而语。

    徐州会战时,战争规模还在日军承受范围内,既便第九、第十三师团遭到了合围,日军也可以在短时间内调集足够的兵力进行救援接应,但是现在,日军的兵力早已经用足,一旦第三、第一零一师团真的陷入重围,那就危险了。

    裕仁天皇深吸口气,沉声问道:“情报可靠吗?”

    “哈依,绝对可靠。”闲院宫载仁顿首回应道,“因为内线提供的情报,已经从正面战场得到了验证,湘赣战场上的国民军已经发动攻势了。”

    “八嘎,这可真是要命。”裕仁急得脸色都变了,“薛岳还真会挑时候,偏偏选在了这么个节骨眼上反击,不过让我很困惑的是,要想调集四个军的兵力发动进攻,没有五天以上的准备时间是绝不可能办到的,难道薛岳会未卜先知?五天前就知道冈村桑会遇刺身亡,畑俊六也会吐血而死?”

    闲院宫载仁叹息道:“特高课的判断,徐锐在前往九江行刺冈村之前,很可能跟薛岳通过气,只等冈村一遇刺,薛岳就立刻反攻。”

    “徐锐?”裕仁道,“又是徐锐,又是徐锐,又是徐锐!”

    “哈依。”闲院宫载仁顿首说道,“这个徐锐,确实已经成为帝国死敌。”

    顿了顿,闲院宫载仁又接着说道:“不过,根据华中派谴军提供的情报,徐锐这次虽然刺杀了冈村,但他本人似乎也受了伤,目前被困在九江附近,九江远离皖中,徐锐的大梅山独立团远水救不了近火,这却给了皇军捕杀徐锐的天赐良机!”

    “哟西,这倒确实是一个好机会!”裕仁闻言顿时精神一振。

    闲院宫载仁接着说:“所以,当务之急是选好华中派谴军以及第十一军司令官人选,不仅要化解国民军的攻势,使第三师团及第一零一师团转危为安,更加要继续冈村的计划,争取在九月结束武汉会战,再一个,一定要借这个机会捕杀徐锐!”

    “哟西。”裕仁说道,“那么,皇叔祖心中可有合适的人选?”

[综神话]男神追妻日常

    这时候,站在一边的石原莞尔便按捺不住了,上前顿首说:“陛下,卑职自谓可以胜任第十一军司令官的职务!”

    也就是石原了,别人还真不敢这样毛遂自荐。

    “就你?”闲院宫载仁打量了石原莞尔一眼,说,“你的资历太浅!”

    石原莞尔便有些讪讪的退下,因为从资历看,石原莞尔确实属于小字辈,连冈村宁次这个陆大二十四期生都被闲院宫载仁嫌弃资历太浅,石原莞尔属于陆大三十期,那就更加不用提了,而且,石原莞尔不久前才刚晋升中将军衔。

    裕仁的眼睛却眯成了一条线,盯着石原没有吭声。

    裕仁虽然很讨厌石原,但是对石原的能力却是认可的。

    尤其石原一手策划的九一八事变,使帝国拓疆数千里。

    所以,单以能力而论,石原莞尔是绝对不存在问题的。

    注意到裕仁神情有异,闲院宫载仁的眼神便也再次落在了石原莞尔身上,石原莞尔赶紧挺起胸膛,向着闲院宫载仁重重顿首:“亲王殿下,卑职可以向您保证,到了第十一军司令官的任上,一定会实现您说的这几diǎn。”

    闲院宫载仁皱眉说道:“石原桑,能否请你回避一下?”

    “哈依。”石原莞尔再次顿首,然后转身走出了御书房。

    待石原莞尔的身影消失不见了,闲院宫载仁才说道:“陛下,石原莞尔的军事能力不用置疑,但是他的资历确实浅了一些,如果越级提拔他为第十一军司令官,那些老资格的师团长又会怎么想?一旦引发将帅失和,局面反而不可收拾。”

    裕仁闻言微微颔首,闲院宫载仁的担心也不无道理,石原莞尔是陆大三十期,而像第十三师团师团长获洲立兵是二十八期,第二十七师团的师团长本间雅晴是二十七期,他们都是石原莞尔前辈,现在石原反过来爬到了他们头上,他们肯定会极度不爽,战场上,拒不执行命令或者擅做主张的事情就极有可能会反复上演。

    但是很快,裕仁又打定了主意,抬起头说道:“皇叔祖,你说的有一定道理,之前我们选拔方面军及集团军司令官人选时,就是因为考虑这个因素,所以才会注重资历,但是此前华中派谴军的几次失利却充分证明,论资排辈真的已过时了。”

    闲院宫载仁便只能够闭紧嘴巴,因为裕仁说的也都是事实。

    之前的三任华中派谴军司令官,从松井石根到杉山元,再到畑俊六,全都是论资排辈选上的,而不是根据军事能力选拔的,而最终结果也是相当惨淡,松井石根因为俊彦皇叔的玉碎及重藤支队的全军覆灭黯然去职,杉山元更因为川口支队的集体玉碎及第六师团的惨重失利而剖腹自尽,畑俊六这首席军刀,现在也是落了个吐血而死!

    事实证明,论资排辈上来的三任司令官,表现都差强人意。

    现在裕仁天皇执意要根据能力进行选任,闲院宫载仁也就无话可说。变身香江

    不过闲院宫载仁还是不太甘心,沉默片刻之后又接着说道:“陛下,石原莞尔刚晋升中将衔不到两月,现在就要担任集团军司令官,未免操之过急了,老臣倒是有一个更加合适的人选,可胜任第十一军司令官职务。”

    裕仁问道:“皇叔祖,这是何人?”

    闲院宫载仁道:“陆军大臣,坂垣征四郎。”

    “坂垣征四郎?”裕仁沉吟道,“唔,此人打仗倒是一把好手,而且我记得他是陆大二十八期的学员是吧,资历也勉强够,第十一军司令官人选就是他了。”

    稍稍停顿了下,裕仁接着说道:“那么,华中派谴军司令官人选呢?”

    闲院宫载仁道:“至于华中派谴军司令官人选,也只能是西尾寿造了。”

    “西尾寿造么?”裕仁博闻强记,脑子里立刻浮现起西尾寿造的履历,此人跟华中派谴军前任司令官畑俊六是陆大同期同学,当时毕业季,畑俊六是总成绩第一,并因此赢得首席军刀之美誉,西尾寿造第二名,被畑俊六压了一头。

    片刻后,裕仁终于diǎn头说:“哟西,那就这样定了,立刻晋升西尾寿造为陆军大将,并让他尽快接手华中派谴军事务,还有坂垣征四郎,让他立刻将军部的事务交给东条英机,两天之内飞赴中国,就任第十一军司令官。”

    “哈依。”闲院宫载仁重重顿首,转身刚要走,却又让裕仁给叫了回来。

    “等等。”裕仁叫回闲院宫载仁,又接着说道,“还有石原,终归是个有能力的人才,就这样赋闲在国内,未免可惜了,还是派他去关东军当参谋长吧。”

    石原莞尔调任鹤舞要塞司令官前,就是关东军参谋部的主任。

    当下闲院宫载仁顿首说道:“哈依,那就调石原去关东军任职。”

    “还有。”闲院宫载仁刚转身要走,却第二次被裕仁给叫住了,又说道,“皇叔祖,让坂垣上任之前,无论如何抽空来一趟皇居,我有些话要亲口对他说。”

    “哈依。”闲院宫载仁再次重重顿首,转身离开,这次终于没再被叫住。

    出了皇居,闲院宫载仁一眼就看到了站在皇居大门口不肯离去的石原莞尔。

    看到闲院宫载仁,石原莞尔赶紧上前两步顿首致意:“亲王殿下!”

    “石原桑。”闲院宫载仁摆了摆手,微笑着说道,“我要恭喜你了,陛下已经委任你为关东军参谋总长,让你半个月内前去上任。”

    “哈依!”石原莞尔重重顿首,心头一阵狂喜。

    没能当上第十一军的司令官,一步跨过师团长这个大坎,这让石原莞尔有些失望,但是能够回关东军担任参谋总长,也不失为一个好结果,因为石原莞尔心中还有一个计划,一个比九一八事变还庞大的计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