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9章 止血-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649章 止血

    很快,坂垣征四郎就奉召来到了皇居。

    裕仁把坂垣召到皇居的用意只有一个,就是叮嘱坂垣征四郎,务必要不惜一切代价扼杀徐锐,绝对不能让这个帝国死敌成长起来,眼下徐锐不过一团长,还容易消灭,等将来他麾下的兵力达到一个军甚至一个集团军之时,再想把他消灭就难了。

    裕仁语重心长的说道:“坂垣桑,你知道你将要面对的是个什么样的敌人吗?”

    “哈依。”跪坐在裕仁面前的坂垣征四郎重重顿首,又说道,“臣知道,徐锐是一个极度危险的人物,从伏见宫俊彦殿下开始,迄今为止已经有好几个皇军高级将领栽在他手里,陛下称其为帝国死敌,可谓是实至名归。”

    裕仁沉声说道:“确切diǎn说,是十六个!”

    “纳尼?!”坂垣征四郎明显被这个数字吓了一跳,失声道,“十六个?!”

    裕仁便扳着手指头开始计数:“大将两个,杉山元,畑俊六;中将四个,俊彦皇叔、冈村宁次、稻叶四郎还有小猪义男;少将十个,立花庆雄、羽村秀一、牛岛满、川口平次、安达僚太、坂井德太郎、重藤千秋、龟田英一、冈田资还有濑谷启。”

    坂垣征四郎骇然,不经意间,居然已经有十六个高级将领折在徐锐手里!

    裕仁长出一口气,沉声说道:“坂垣桑,现在你该明白徐锐有多可怕了吧?眼下他还不过只是个小小的团长,麾下不过区区几千人,就已经如此可怕,再过一年半载,等徐锐晋升军长甚至集团军司令,就将成为皇军的噩梦!”

    “哈依。”坂垣征四郎顿首说,“此人确实不容小觑。”

    “岂止不容小觑,而是必须高度的重视!”裕仁冷笑道,“可笑畑俊六这个蠢货,空有首席军刀美誉,却连徐锐的威胁程度都看不清,被气死也是活该!坂垣桑,你到了第十一军司令任上之后,务必牢记我所说的,不惜一切代价首先铲除徐锐!”

    “哈依。”坂垣征四郎顿首说,“臣回头就以第十一军司令官的名义,给第十一军参谋长吉本贞一发一封电报,命令他暂不必理会薛岳第一兵团,务必调集兵力,不惜一切代价首先铲除掉徐锐。”

    “哟西。”裕仁满意的diǎndiǎn头。

    坂垣征四郎跪坐起身,沉声说:“陛下,如果您没有别的事,臣这就准备动身了。”

    “哟西。”裕仁起身将坂垣征四郎送出御书房,殷殷叮嘱说,“坂垣桑,那我就在东京静候你的佳音,我十分确信,你一定不会让我失望的。”

    “哈依。”坂垣征四郎重重顿首,转身扬长去了。

    (分割线)

    裕仁恨之入骨的徐锐,此刻正面临着生死危机。

    徐锐虽然成功的杀掉了冈村宁次,但是他所付出的代价也是十分惨重,身上总共有二十多处枪伤,外加三处刀伤。

    突围回鸡公岭的路上,徐锐又流失了大量血液。

    要不是徐锐体魄强悍,只怕早已经气绝多时了。女寝怪谭

    但既便这样,此刻徐锐也已经只剩下一口气了。

    侯志刚风风火火的走进聚义厅,向赵百石报告:“大哥,小鬼子把鸡公岭的北、西、南三个方向都围了,就剩下东边的山崖下还没有鬼子,但是从目前架势看,小鬼子早晚也会把东边山崖给围了,到时候咱们可就彻底走投无路了。”

    李四斤也道:“是啊大哥,咱还是赶紧突围吧。”

    “不行。”小桃红却说道,“姑爷必须立刻手术止血,否则就有危险。”

    赵百石看了眼担架上昏迷不醒的徐锐,眉头皱了下,徐锐的情况确实不容乐观,如果不止住伤口的失血,最多再过半小时,就会失血过多而死。

    咬咬牙,赵百石对李四斤、侯志刚说:“老二、老三,你们一定要守住鸡屎墩,不要让小鬼子杀上山来。”说完,赵百石又对小桃红说道,“姑娘,时间紧迫,你这就开始对徐团长手术止血吧。”

    小桃红轻嗯了一声,掏出了一把匕首,又让川军燃起了一堆篝火。

    由于缺乏药品以及医疗器械,小桃红只能用最原始的方法来止血。

    将匕首在火头上烧红了之后,小桃红选了徐锐右肋上最大的一处伤口,可试了几次都始终下不去手,小桃红在内心里爱极了徐锐,又哪里忍心拿烧红的匕首去烫徐锐身体,这烙铁烫下去,姑爷该多疼啊?

    赵百石立刻就急了,一把从小桃红手里夺过匕首,然后照着徐锐右肋烫了下去。

    只听呲的一声轻响,徐锐右肋的伤口部位便腾起一股淡淡的青烟,然后一股烤肉的香味便在聚义厅里弥漫开来。

    下一刻,原本昏迷不醒的徐锐却突然睁开了眼睛,凶狠的瞪着赵百石。

    赵百石便哆嗦了下,解释说:“徐团长,你别生气,我正给你止血呢。”

    徐锐便长舒一口气,非常虚弱的向着赵百石diǎn了diǎn头,示意赵百石继续。

    赵百石便嗳了一声,将匕首放回火头上重新烧得通红,然后再次摁到徐锐右肋的另外一处伤口,徐锐的嘴角便立刻微微抽搐了下,然后烤肉的香味就变得越发浓郁。

    小桃红走到徐锐面前,伸出小手紧紧握住徐锐的大手,心疼的说:“姑爷,你要是感觉到疼,就大声的喊出来吧,只要喊出来了,就不疼了。”担心徐锐不信,小桃红又解释说,“真的,我小时候肚子疼,喊出来就不疼了。”

    徐锐脸上便露出一抹微微的笑意,嘴唇嚅动了两下。

    小桃红赶紧将耳朵贴到徐锐嘴边,才听清徐锐在说:“傻丫头,姑爷不疼。”

    小桃红眼眶里的泪水便如珍珠般掉下来,泣声说道:“是的呢,姑爷最坚强了,这世上就没有比姑爷更坚强的人。”

    小桃红和徐锐絮絮叨叨说话之时,赵百石就没停过。

    足足一刻钟后,徐锐身上的二十多处枪伤外加三处刀伤终于全部被烫得八成熟,随着伤口烫熟,创口部位的毛细血管也全部遭到了粗暴的破坏,徐锐虽然受尽了炮烙酷刑,可是失血却终于是止住了,一条小命也暂时保住了。史上第一宠婚:慕少的娇妻

    赵百石抹了一把汗水,长长的舒了口气,心里却想,以前一直认为,那些受炮烙酷刑的犯人一定非常痛苦,却没有想到,行刑的刽子手居然也是如此之累,看来这刽子手的行当也不是那么容易当呢。

    小桃红又说道:“赵大哥,有没有红糖?”

    “红糖?有有,上次从李家庄弄来的半袋红糖好像还剩下一diǎn。”赵百石说完,又回头吩咐一名川军士兵,“瓜娃子,快去把剩下的半罐红糖全都拿过来撒。”

    那个川军士兵便匆匆离去,过了没一会,又抱着一个青花瓷罐回来。

    小桃红用火堆上烧开的开水泡了一大罐红糖水,全给徐锐灌了下去。

    一大罐红糖水喝进肚子里,徐锐的脸色终于不像之前那么的苍白了。

    “小桃红,害你担心了。”徐锐冲着小桃红微笑,问道,“锋子他们回来了吗?”

    “还没有呢。”小桃红摇了摇头,忧心忡忡的道,“也不知道现在锋子哥、豹子哥还有虎子哥他们怎样了。”

    “你别担心,锋子他们没事的。”徐锐宽慰小桃红一句,又扭头对赵百石说,“赵连长,这次多谢你们了,要不是你们,徐某人可真就交待在这里了。”

    赵百石说:“徐团长这是哪儿的话,区区小事何足挂齿?”

    徐锐笑笑,又接着问道:“赵连长,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赵百石的脸色便立刻垮了下来,说:“徐团长,情况很不妙,小鬼子已经包围了鸡公岭的北、西、南三个方向,正在猛攻不止,老二、老三正带着弟兄们守在鸡屎墩,不过小鬼子攻势很猛,再这样下去,咱们恐怕撑不了太久。”

    徐锐笑道:“赵连长,你别着急,天无绝人之路,再有两个小时天就黑了,到时候我们就利用鸡公岭的地形打鬼子一个伏击,然后趁机突围,至于这两个小时,也不要跟小鬼子硬拼了,尽管放鬼子上来,只要山寨别失守就行。”

    赵百石有些担心的说道:“徐团长,你的意思是,放弃鸡屎墩?”

    鸡屎墩是鸡公岭的大门,鸡屎墩一旦失守,鸡公岭就再无险可守了。

    徐锐却道:“赵连长,鸡屎墩地形虽然相对险峻,但三面悬空,川军弟兄守在上面,很容易遭到鬼子小炮还有机枪火力杀伤,反不如索性放弃鸡屎墩,这样小鬼子要想攻上山就必须从鸡屎墩过,我们就可以集中火力,大量杀伤鬼子。”

    赵百石人其实不傻,被徐锐一diǎn,立刻就反应过来。

    “哦对对,不是徐团长提醒,我还真想不到这一层。”赵百石如梦方醒,挥手叫来一个川军小兵,说,“快去通知李排长和侯排长,让他们马上放弃鸡屎墩退回来。”

    “是。”川军小兵答应一声,如飞去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