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2章 狡兔-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652章 狡兔

    看到鸡屎墩上腾起的巨大烟尘,吉本贞一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狞笑。

    “哟西。”吉本贞一狞笑着说道,“干得漂亮,支那军死啦死啦的!”

    说完了,吉本贞一又扭头大吼道:“命令,步兵第四中队立刻出击,告诉长田,如果这次还是拿不下鸡屎墩,他就准备切腹以谢天皇吧!”

    “哈依。”通迅兵重重一顿首,转身飞奔去了。

    吉本贞一也是急眼了,一次就投入了一个步兵中队!

    不片刻,一个中队一百五十多鬼子步兵就沿着鸡屎墩下的山坡展开,端着明晃晃的刺刀扑向了山dǐng,鬼子一个标准的步兵中队一百八十四人,但是有时候会配备独立炮兵小队以及重机枪小队,这样一来,总兵力就会超过两百五十人。

    不过这个时候鬼子的步兵中队并没有遂行独立的作战任务,自然也就不会配备独立炮兵小队或者重机枪小队,而且在之前的两次进攻之中,长田中队损失了将近半个小队,所以现在只剩一百五十余人。

    但既便只剩一百五十人,在狭窄的山道上仍显得有些拥挤。

    在山脚下的时候,散兵线可以完全的展开,还感觉不出来,但是上到山腰之后,由于灌木丛以及荆棘丛阻挡,鬼子就被迫聚拢到上山的唯一的山道上,立刻就显得拥挤了,吉本贞一在山脚看到这一幕,一对浓眉便立刻蹙紧了。

    作为一名指挥官,吉本贞一一眼就看出了问题,长田中队这样拥挤在一起,很容易就会遭到机枪火力的杀伤,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川军构筑在鸡屎墩上的重机枪工事已经被航空兵摧毁,如若不然长田中队还真就攻不上去。

    为防万一,吉本贞一下令将所有的重机枪都集中起来,将射界锁定鸡屎墩,以便川军残部实施反击时,能以重机枪实施火力压制,从山脚到山dǐng,直线距离超过千米,超出了歪把子轻机枪的有效射程,只有九二式重机枪才能够有效压制。

    不过,最终的事实却证明,吉本贞一的担心是多余的。

    直到长田中队冲上鸡屎墩,川军残部都没有再出现过。

    转眼之间,就有至少一个小队的鬼子已经冲上鸡屎墩。

    “哟西。”看到长田中队成功的上到鸡屎墩,吉本贞一终于松了口气,因为根据当地向导的口述,鸡屎墩跟鸡公岭主峰的高度几乎一样,长田中队拿下了鸡屎墩,也就意味着山上的川军残部再无险可守,只剩下被皇军全部消灭一个结局。

    然而,吉本贞一的这一声“哟西”还没说完,山dǐng突然间响起密集的枪声。

    吉本贞一也是老兵,也曾经参加过日德战争,所以对于马克沁重机枪的枪声印象可谓十分之深刻,一听这枪声,吉本贞一就立刻判断出是马克沁重机枪,而且还是至少三挺马克沁重机枪的齐射,所以吉本贞一的脸色一下就变了。

    下一霎那,刚刚冲上鸡屎墩的鬼子兵便纷纷扑倒在地,然后像滚地葫芦般,顺着山道滚落了下来,把那些正顺着山道往上冲的鬼子兵也纷纷撞倒,整条山道上的鬼子,立刻就乱成了一锅粥,慌乱中甚至还有鬼子走火误伤自己人。[快穿]宅男攻略游戏系统

    吉本贞一的嘴角便立刻不受控制的抽搐起来,他只能看到鸡屎墩边缘部位,只能看到刚刚冲上鸡屎墩的日军将士被机枪火力摞倒,但是在他视野看不到的山体棱线外,最先冲上去的那至少一个小队的日军将士,多半已惨遭不幸。

    吉本贞一的判断很快就得到印证,因为紧接着从山dǐng上扔下来一排手榴弹。

    这一排手榴弹彻底宣告之前冲上山dǐng的步兵小队已惨遭不幸,因为但凡这个步兵小队还剩下几人,川军就不能冲到山体棱线,往棱线下扔手榴弹。

    连续不断的爆炸中,堪堪接近山dǐng的鬼子纷纷被炸翻。

    然而,山脚下的日军重机枪却还无法反击,因为山dǐng的川军根本就没冒头。

    至此,长田中队的攻势已经是彻底被瓦解,来不及将阵亡的鬼子尸体背回,剩下不足五十个鬼子匆匆逃了回去。

    打仗,就是这样子充满了戏剧化。

    许多国民军军官觉得小鬼子厉害,打不赢,那是他们指挥不得力!

    小鬼子身体矮壮,体格普遍比中国兵强壮,训练普遍比中国兵好,这是不争的事实,然而打仗并不是简单的身体素质的比较,更不是简单的训练水平的切磋,而是充满了诡诈,充满了各种各样的变数,这其中尤其以指挥官的指挥能力影响最大。

    一个优秀指挥官,借助有利地形,就可以极大的弥补战斗力差距!

    比如现在,徐锐利用狭窄的山道,以及鸡屎墩的山体棱线,就成功的将小鬼子的重机枪火力挡在山下,而川军的重机枪火力却发挥得淋漓尽致,所以,长田中队会遭到重创可以说一diǎn都不奇怪,这根本就是情理之中。

    但李四斤、侯志刚他们没尝过这种甜头,一个个都乐坏了。

    “狗曰的,小鬼子的攻势就这样被瓦解了索?”李四斤道,“这也太轻松了吧?”

    侯志刚也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眼睛,茫然的道:“二哥,我没看错索?一个中队的鬼子就这样让咱们给打垮了索?还干掉了至少两个小队!”

    “可不是。”李四斤嘿然道,“小鬼子怎么变得不经打了索?”

    “不经打?”一个声音忽然响起,“你们把问题想太简单了,不是鬼子不经打,而是徐团长指挥厉害,之前叫你们两个放弃鸡屎墩,把防线后撤一百米,你们还非不相信,到现在总该相信了吧?现在你们知道厉害了吧?”

    “厉害,确实厉害。”李四斤、侯志刚连连diǎn头。

    赵百石叹息一声说:“徐团长这一手,其实跟淞沪会战中小鬼子的侧射火力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以前在大场镇,我们可以说吃够了小鬼子侧射火力的苦头,更死了不少弟兄,今天总算是把这口恶气出喽,狗曰的小鬼子。”

    李四斤连连diǎn头说:“大哥,接下来啷个办?”冥夫来了,别说话

    “接下来小鬼子知道了我们的安排,就不能再像刚才那样放那么多小鬼子上来了,接下来就用机枪火力彻底锁死鸡屎墩,不让鬼子冒头。”赵百石说道,“只要锁死了鸡屎墩,小鬼子冒不了头,也就没办法架小炮,就打不掉我们的机枪,这仗就好打多了。”

    “大哥,万一小鬼子的飞机再来炸,啷个办?”想到刚才鬼子轰炸机在鸡屎墩上面投下的重磅航弹,侯志刚一直到现在都还是心有余悸,要不是徐团长提醒及时,要是他们没有从鸡屎墩撤离,他们只怕早被炸成肉泥了。

    “莫事,鬼子飞机动静大,听到响声再跑也来得及。”赵百石摆手说道,“再说喽,再过一个钟头这天就要黑了,鬼子的飞机来了也看不清地面,没得事。”

    李四斤又小声问道:“大哥,天黑之后呢?天黑之后又啷个办?”

    “天黑之后?”赵百石的眼面前立刻就浮现起了刚才他跟徐锐间的对话。

    刚才赵百石也同样问徐锐说:“徐团长,天黑之后咱们又该怎么突围索?”

    徐锐侧过头,冲着东边方向呶了呶嘴,说道:“东边的山崖下面不是没发现鬼子么。”

    “东边山崖?”赵百石瞠目结舌的说,“徐团长,你可能不晓得,东边山崖连最矮的地方都有十多米高,而且下了山崖之后也不能直接上大路,还得穿过好远的荆棘灌木丛,这黑灯瞎火的,先不说能不能走出去,就算最后走出去了,小鬼子也早就绕到了我们前头,把我们堵住喽,最后还不得死路一条?”

    徐锐微笑说:“赵连长,我先跟你讲个故事吧。”

    “啥子,讲故事?”赵百石有心想说我不听,却终归张不开这口。

    徐锐却恍若不觉,自顾自说:“那还是我儿时,有一次上山玩耍,我在山道上发现了一只兔子,我想抓活的,奋起直追,那是一段下坡路,兔子的后腿长而前腿短,跑不快,眼看就要被我追上时,山路正好拐弯。”

    赵百石来了兴致,急声问道:“然后呢?”

    徐锐接着说:“然后兔子一拐就拐到山体背面,我没多想就跟着拐了个弯,然后顺着山路继续往前直追,但是这个时候,我却发现山道上已经失去了那只兔子的身影,我又往前追了一段然后停下,然后回顾身后。”

    “果不其然,那只狡猾的兔子就蹲在山道一侧的土块中间。”

    “等我回头,那只兔子也转过身往回跑,这次却是上坡路,我再追不上它,就这样,这只狡猾的兔子就从我手里溜走了。”

    赵百石diǎn头,很快又摇头说:“不过徐团长,你说的这故事跟突围有关系吗?”

    “没关系吗?”徐锐看着赵百石,笑着问道,“赵连长,你好好想想,真的没关系吗?”

    赵百石略一思忖之后恍若大悟道:“明白了,徐团长,你的意思是说,我们可以效仿那只兔子脱困之法,从鸡公岭突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