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3章 战术欺骗-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653章 战术欺骗

    长田中队遭到重创,天色也快黑了,而且经过整整一天的高强度作战,日军将士都已经精疲力竭,吉本贞一只能下令暂停进攻。

    不过,吉本贞一并未打算放弃进攻。

    一刻没有抓到或者击毙徐锐,吉本贞一就一刻不敢放松。

    休整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吉野理央派来的一个步兵大队就到了鸡公岭,同时到来的还有第十一军新任司令官坂垣征四郎的命令。

    在得到一整个步兵大队的援军之后,吉本贞一抖擞精神,再一次向鸡公岭发起进攻,而且,这次吉本贞一决定亲率敢死队进攻。

    吉本贞一从警卫队选了一百名老兵,组建了一支敢死队。

    很快,一百名敢死队员便集结完毕,吉本贞一挎着军刀走到了队列前,冷峻的目光像是刀子一样从一百名敢死队员的脸上扫过,沉声说:“司令官阁下遇刺身亡,身为警卫,等待你们的将是什么命运,不用我多说,想必你们都很清楚。”

    一百名敢死队员尽皆神情惨淡,冈村宁次遇刺身亡,他们身为警卫队,保护不力,等待他们的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切腹!

    而且,他们的切腹不同于别人。

    别人的切腹自杀,尚能维护自己的荣誉,而他们切腹却毫无荣誉可言。

    吉本贞一停了下,又接着说道:“但是我想告诉你们,此事并非毫无转机,只要你们能够拿下鸡公岭,生擒或者击毙徐锐,你们就都不用死!”

    听到这话,一百名敢死队员的眼睛便立刻生动起来。

    听参谋长这意思,他们不仅能够保住荣誉,还能够活命?

    吉本贞一又说道:“在这里,我想向你们通报一个消息,曾在满洲制造九一八事变,替帝国拓疆数千里,更曾在山西以半个师团打垮国民军三十多个师的坂垣将军,已经正式被大本营委任为第十一军新任司令官。”

    “而且,我刚刚接到了坂垣司令官的电令。”

    “坂垣司令官命令我们,不惜一切代价猎杀徐锐。”

    “坂垣司令官还说,只要我们能够生擒或者击毙徐锐,以往过失一概不予追究!”

    “但是,如果这次我们完不成使命,那就会两罪并罚,不仅你们的荣誉保不住,就连你们的族人也会受到牵连,成为帝国之耻!”

    百名敢死队员闻言凛然,祸及族人,这一手十分之狠。

    有些人,确实不太在乎自己的生死,但是这世上必然有他在乎的人或者事,或者是他的妻儿,或者是他的父母,或者家族名声,日本的岛国文明其实是儒家文明分支,社会统治基础就是宗族,几乎每个个体都背负着维护家族荣誉的使命。

    “所以,这是我们证明自己的最后机会,是像个懦夫拿刀结束自己的生命,还是像一个勇士去战斗,就看你们自己的选择了!”吉本贞一顿了顿,又厉声喝问道,“告诉我,你们想当一个懦夫,还是想当一个无所畏惧的勇士?”

    “勇士!”

    “勇士!”虚空征服者

    “勇士!”

    一百名敢死队员大声回应。

    “哟西。”吉本贞一欣然diǎn头,又缓缓抽出军刀,以锋利的刀尖遥指夜空下像巨兽般矗立的鸡公岭,然后大声咆哮起来,“涛次改,涛次改!”

    “坂载!”

    “天皇陛下,坂载!”

    “大日本帝国,坂载!”

    一百名敢死队员便立刻像野兽一般咆哮起来,然后端着明晃晃的刺刀涌上山道,争先恐后的冲上了鸡屎墩,吉本贞一身为一军之参谋长,竟也是不甘人后,大步流星,挺着军刀紧随大队人马的身后,冲上了鸡屎墩。

    冲上鸡屎墩的一瞬间,吉本贞一本能的弯了下腰。

    然而,预想中的火力急袭并没有到来,山头上竟然是一片沉寂。

    虽然情况诡异,但是已被吉本贞一diǎn燃斗志的敢死队员却并没有停下脚步,而是端着刺刀顺着山dǐng平坦的山道继续往前冲,很快就冲过百米的山道,涌进了前方山寨,吉本贞一也身不由己的跟着往前面冲,冲进了山寨里。

    只见,山寨正中的聚义厅和周围的十几间茅草屋已被炸成废墟,但是再外围还散布着不少茅草屋,但是所有的茅草屋都大门敞开,人影全无。

    山寨里竟是一片空寂,除了日军将士,竟连一个中国人都没有!

    鬼子打着火把四处打,但是找了个遍,还是没有找着一个人影!

    吉本贞一愣了小片刻,遂即反应过来:“八嘎,山崖,东边山崖!”

    说完,吉本贞一便猛然转身,飞一般奔向了东边山崖,敢死队员纷纷跟上。

    很快,吉本贞一就带着鬼子追到东边山崖边,果然发现山崖上悬了几十条绳索,还有几条绳索甚至还在不停的抖,应该是下边有人在爬,只可惜,山崖太高,天色又太暗,吉本贞一从山崖上探头往下方看,却是什么都看不清楚。

    “火把,扔火把!”吉本贞一声令下,便有鬼子扔了几枝火把下去。

    火把很快就落到崖下,借助火把散发的火光,吉本贞一勉强看清楚崖下有好几处木丛正在急剧摇晃,发出的簌簌声响在崖上都能够听到,吉本贞一命鬼子对准灌木丛开枪,结果崖下的簌簌声响更加的响了,似有很多人正在灌木丛中穿行。

    这时候,就是白痴也知道中国人确实从东边山崖跑了。

    “长官,我们赶紧追吧,要不然中国人就走远了!”一个鬼子少尉急了,想也不想就走到悬崖边上,抓住绳索就要下去,却让吉本贞一制止了。

    “八嘎!”吉本贞一骂道,“蠢货,你就只知道在中国人屁股后面追?”

    “纳尼?不在中国人身后追?”鬼子少尉茫然反问,“那应该怎么追?”

    “当然是绕到前面去拦截!”吉本贞一狞笑着说道,“难道你们白天的时候没有观察过附近的地形吗?鸡公岭东边的山崖下尽是茂密的灌木丛还有荆棘丛,通行十分困难,中国人想从这里溜走,却是打错了算盘。”妖风阵阵:宫主大人求放过

    顿了顿,吉本贞一又喝道:“命令,全队原路下山,绕到前面去截住中国人!”

    “哈依!”传令兵重重顿首,将吉本贞一的命令迅速传达下去,很快,一百名敢死队员便纷纷转身,又顺着原路下山,准备到前边抄截去了,鬼子走得很是干脆,甚至于都没有留下一个岗哨,吉本贞一也是觉得没必要。

    不过在临走之前,吉本贞一还是下令收走了绳索。

    这也是为了防止逃跑的中国兵再顺着绳索回山上。

    在鬼子离开大约两分钟后,山寨西北侧的一簇灌木丛忽然间无风自动,接着,这簇灌木丛便向着一侧移开,露出底下一个洞口,然后一个接一个身影从洞中钻出,最后却是两个川军将士从洞中抬出了一具担架。

    担架上躺着的,不是徐锐还有谁来?

    “龟儿子的。”李四斤抹了把额头上的冷汗,说道,“刚才吓死老子喽。”

    李四斤到现在还有些后怕,因为他们藏身的山洞其实算不上有多隐秘,洞口伪装的灌木丛也是临时安的,小鬼子只要仔细搜索,还是能识破的,好在吉人有天相,小鬼子居然被他们这蹩脚的伪装术给骗过去了。

    赵百石也是感到有些困惑,问徐锐:“徐团长,小鬼子咋个不搜山呢?”

    “对索,小鬼子为啥子不搜山呢?”李四斤和侯志刚也鸡啄米似的diǎn头。

    “原因非常简单,没时间!”徐锐淡淡的说道,“小鬼子根本没时间搜山,东边山崖下的两头猪还有十几只羊可在催呢。”

    说起来也是巧了,徐锐原本还打算牺牲十几个川军弟兄下崖充当诱饵的。

    但是有了两头猪外加十几只羊之后,就再没必要牺牲川军弟兄当诱饵了,因为只要将这两头猪还有十几只羊放下山崖,封住嘴,再在它们脚上缠一根数米长的绳索,绳索的一端再绑一根两尺长的木棍,事情就成了。

    猪和羊下崖之后,因为惊吓就会跑,一跑绑在它们腿上的短木棍就会卡进灌木丛,然后它们挣扎越厉害,灌木丛摇晃就越厉害,鬼子在十几米高的山崖上面往下看,就只能看到灌木丛摇晃而看不见中间的猪羊。

    然后,鬼子就会想当然的认为川军正在灌木丛中穿行。

    这一骗术很简单,但是小鬼子想不上当却几乎没可能!

    李四斤还是有些后怕,说:“徐团长,万一小鬼子顺着绳索下山崖察看呢?小鬼子只要下了山崖,一看到卡在灌木丛中的猪羊,不就什么都知了?”

    “没有万一。”徐锐却只是微微一笑,笃定的说,“小鬼子的军官大多上过士官学校以及陆军大学,还是挺厉害的,他们才不会傻乎乎的跟在我们的屁股后面钻灌木丛,他们一定会下山抢到我们前面去拦截,这个是肯定的。”

    这时候赵百石过来问:“徐团长,现在又啷个办?”

    徐锐微笑说:“赵连长,现在只管顺着山路下山,鬼子已经去了东边山崖,这边的山路已经没有鬼子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