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5章 战俘营-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655章 战俘营

    李四斤咽了口唾沫,说:“既便只剩一个步兵大队,也有一千多鬼子嗦,兵力差不多是我们的十倍,这仗咋打?”

    “这只是最坏情况。”徐锐说道,“但是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们,眼下九江城内的鬼子守军绝对不到一个大队,充其量也就是两个中队,而且,这两个中队的鬼子,既要守第十一军的司令部,又要守军火库,还要分兵把守城门,几乎已经没有机动兵力了!这也意味着鬼子只能处于被动挨打的窘境,而无法向我们反击!”

    赵百石将信将疑的问道:“徐团长何以如此肯定?”

    “是的,我就这么肯定。”徐锐说道,“因为九江城内,潜伏了四个狼牙!”

    之前为了确保杀掉冈村,徐锐将随行的狼牙分成四拨,钻山豹和韩锋潜伏在大和旅社的六层,东北虎则乔妆成乞丐,冷铁锋则蹲守在竹野炭烤店,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四人肯定还在九江城,并且一定跟小鬼子打起来了。

    因为行动之前,他们可是有过约定的!

    只要一处动手,其余三个就全力支援!

    鬼子既要分兵把守各处,还要围剿钻山豹他们三个,兵力就更加捉襟见肘。

    在今天的刺杀行动之中,徐锐之所以闹了个灰头土脸,银花婆婆所以战死,完全是因为地形的缘故,要不是奠基场处在开阔地带,要换成是巷战,不要说是一个大队,鬼子就来一个步兵联队,也休想伤着他徐锐一根汗毛。

    因为这,徐锐一diǎn不担心冷铁锋他们的安全。

    九江城内建筑密集,甚至还有钢筋混凝建筑,钻山豹和韩锋就是凭借大和旅社,也足可以跟小鬼子耗上一整天,冷铁锋就更加不用说了,而且一天激战下来,死在冷铁锋他们枪口下的鬼子绝对不在少数,这几人可都是狼牙精锐!

    所以徐锐可以肯定,此刻九江城的鬼子最多也就两个中队。

    赵百石却还是摇头,说道:“徐团长,不是我长鬼子志气,灭自家威风,既便是九江城内只有两个中队的鬼子,我们只怕也是毫无胜算,你是不晓得,我们带的弹药不多,根本支撑不了太久,何况鬼子还有炮,有铁王八,还有好多好多飞机。”

    赵百石将脑袋摇成拨浪鼓,绝不认为川军连有打九江的实力。

    这时候,一直没怎么说话的侯志刚忽然说道:“大哥,或者真的可以试试!”

    “老三?你跟着起什么哄?”赵百石皱眉道,“试什么试,我绝不能拿一百多号弟兄的身家性命当儿戏,绝对不能够。”

    侯志刚说道:“咱们人是少,但可以找援军啊!”

    “援军?”赵百石哂然说道,“这九江附近不是鬼子就是伪军,哪来援军?莫不是那些二鬼子伪军还能帮着咱们打鬼子?”

    旁边李四斤听了也是摇头,觉得这是个馊主意。

    徐锐听了之后却眼前一亮,只有他听明白了侯志刚的言外之意。

    “二鬼子当然是不会帮咱们。”侯志刚摇头说,“但是粤军会啊。”

    “粤军?”赵百石摇头说道,“薛长官的粤军早被小鬼子打垮喽,就算没垮的,也都撤退到湖南还有广东去了,这九江哪里还有什么粤军?”顿了顿又说道,“慢说九江,就是整个江西境内,恐怕也找不到一支成建制的粤军来喽。”

    侯志刚却嘿然说道:“战场上找不着,就到战俘营找啊!”

    “战俘营?”赵百石这下终于是反应过来了,“战俘营?!”

    “对,战俘营!”侯志刚嘿然说道,“大哥,你还记得我跟你讲过,上次我化妆潜入九江城时遇到了什么吗?”

    “怎么不记得?”赵百石说道,“你在九江东门外的甘棠湖畔看到一个战俘营,里边关押了不少粤军战俘。”

    侯志刚沉声说:“至少有一个营的粤军战俘!只要我们打下战俘营,把这一个营的粤军兄弟放出来,咱们立刻就有了足够的兵力了,唯一的麻烦就是没武器,总不能让粤军兄弟赤手空拳的去跟小鬼子拼命吧?”

    “武器不是问题,打下军火库就可以了。”徐锐说道。

    “打军火库?”赵百石有些犹豫,军火库又岂是那么好打的?不过跟刚才相比,赵百石却已经有些动心,不管怎样,如果真有机会打下九江城,他还是很想试试的,万一真要是让他们打下了九江,那可真是平地惊雷。

    凭借这战功,他赵百石升团长都足够了。

    侯志刚说道:“大哥,徐团长刚才说了,再往前走很有可能一头撞进鬼子怀里,眼目下的情形就是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左右都是个死,为啥子就不跟小鬼子拼命?万一拼下了九江,万一赢了呢?”

    李四斤也道:“大哥,要不然就拼一把?”

    赵百石终于下定决心,重重跺脚说:“干,那就拼了!”

    徐锐微笑说:“赵连长,你下了一个无比英明的决策。”

    “但愿吧。”赵百石苦笑摇头,心下终究还是没有底。

    (分割线)

    侯志刚的情报有误。

    侯志刚上次进九江,是半个多月前的事情了,而就在三天前,九江宪兵司令吉野理央又从安庆调来了一批战俘,这却是批川军战俘,就是在安庆被俘虏的杨森第二十军的战俘,而且足足有一个团的战俘。

    因为闹别扭,杨森在安庆就没怎么抵抗。

    结果在撤退时遭到鬼子追击,部队一下就垮了,不少川军就当了俘虏。

    这批战俘原本被关押在安庆,吉野理央之所以把他们调来九江,原本是为了到即将建成的竹野和牛养殖场去种植鸦片的,因为竹野和牛养殖场才刚刚奠基,关押俘虏的营房还没落成,所以暂时安置在甘棠战俘营。

    结果就出事了,现在暂时没人管这批战俘了。

    甘棠战俘营原本只关押了一个营的粤军战俘,所以只有一个鬼子小组外加伪军一个连负责看守,后来川军战俘关进来后,吉野理央又往战俘营调来了一个小队的鬼子外加一个营的二鬼子,但是中午时分这个鬼子小队又被调走了。

    现在留守甘棠战俘营的守军,只有伪军四个连,加鬼子一个班。

    因为关押在战俘营里的粤军战俘以及川军战俘基本都是大头兵,既便有少量军官,也都是排以下基层军官,没有了主官,也就没有了组织,两千多战俘分成大小十几个山头,尤其是粤军和川军战俘这两大群体间,更加是水火不容。

    鬼子为了省事,也是有意在粤军战俘和川军战俘之间制造矛盾。

    因为内斗不休,战俘之间就很难实现统一行动,鬼子压力就小。

    今天上午冈村宁次遇刺身亡,九江城内的枪声又响了整整一天,甘棠战俘营的鬼子伪军也是如临大敌,往常时候他们早躲营房里睡觉去了,可今天都已经过了零diǎn了,战俘营的大门以及各处岗哨都还是人头攒动。

    三个连的伪军三班倒,二十四小时不间断值守。

    十五个小鬼子更是如临大敌,一刻也不敢休息。

    一千多川军战俘还有四百多粤军战俘也被分开关押,非常时期,鬼子也害怕川军战俘和粤军战俘闹事。

    赵百石带着川军连赶到九江东门外的甘棠战俘营时,已经是凌晨两diǎn多。

    远远看去,只见战俘营的大门及四周岗哨灯火通明,荷枪实弹的哨兵像标枪般挺立在各个岗哨上,大门口的街垒后面,更架起了黑乎乎的机枪。

    看到这,赵百石便有些虚,不会是小鬼子察觉了吧?

    当下赵百石扭头喊道:“徐团长,快把徐团长抬上来。”

    不片刻,两名川军便用担架把徐锐抬到了赵百石面前。

    不过这个时候,徐锐已经发起高烧,人的意识也开始变得模糊不清,赵百石问了几句徐锐根本就毫无反应。

    徐锐终究不是铁打的金刚,终究也是血肉之躯。

    赵百石便问小桃红说:“姑娘,徐团长怎么了?”

    小桃红忧心忡忡的说:“应该是伤口被感染了。”

    “啥子,伤口感染了?”赵百石闻言心头一凛。

    这缺医少药的,伤口感染那就是要命的节奏啊。

    小桃红diǎndiǎn头,再低下头拿自己俏脸贴紧徐锐的额头,竟烫得吓人,小桃红的美目里便立刻浮起盈盈泪光,这样子的高烧要是持续个一天,就算是最后退烧了,人也烧坏了,想到这小桃红便不禁心如刀绞,泪水更是断线的珍珠般掉下来。

    徐锐偏偏在这个时候发起高烧,可把赵百石给愁坏了。

    赵百石正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时,小桃红却端着毛瑟98狙击步枪走上来,说道:“赵大哥你别担心,这个战俘营鬼子不多,只要干掉这些小鬼子,那些二鬼子自己就垮了,我会帮你干掉鬼子,我就求您一件事,一定要打进九江城!”

    不打进九江城,就拿不到药品,没有药品徐锐就没救了。

    女人就是这样,大多数时候看起来都很柔弱,可真要到了关键时刻,她们却会变得比大多数男人更加坚强,小桃红就是这样,因为她非常清楚,她如果不坚强,不振作起来,她最心爱的男人就没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