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6章 薛老幺(为盟主雪山老妖加更)-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656章 薛老幺(为盟主雪山老妖加更)

    赵百石刚想问小桃红有什么办法,小桃红却已经轻盈如燕子般往前而去,行进间,小桃红便举起了手中的毛瑟98狙击步枪,对着前方的战俘营就是“噗”的一枪,小桃红的狙击步枪加了消音器,不仅有消声的功能,还能抑制枪口焰。

    赵百石急抬头看时,只见前方战俘营的环形街垒内,守在重机枪后面的一个鬼子已经头部中弹,往后倒了下去。

    “好枪法!”赵百石忍不住低赞一声。

    四百米开外,而且是夜间,一枪爆头!这枪法也真是没谁了。

    面对突如其来的伤亡,战俘营的鬼子还有伪军一下子全懵了,因为他们根本没有听到枪响,而且没有看到枪口焰,但刚刚还站在重机枪后面的鬼子军曹,刚刚还跟他的同伴有说有笑,这会却已经头部中弹,已经倒地身亡。

    就在鬼子伪军愣神时,又一个鬼子头部中弹,伴随着“噗”的一声响,那个小鬼子的脑后便立刻绽放出一团血雾,然后也像刚才中弹的鬼子军曹,往后倒了下去,前后不过喘口气的功夫,两个鬼子就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

    周围的鬼子还有伪军,这才如梦方醒。

    “敌袭!”

    “支那军!”

    “狙击手!”

    下一刻,剩下的几个鬼子还有二十多个伪军全都躲进了掩体,因为反应慢没能躲进掩体的也赶紧趴倒在地上,并且尽可能的将身体紧紧贴住地面,然后,无论鬼子还是伪军,都举枪对着四周胡乱开枪,枪声立刻响成一片。

    四百米开外,小桃红却兀自半蹲在地,通过瞄准镜的视野继续搜索目标。

    很快,小桃红便又锁定了第三个目标,那个鬼子已经足够小心,躲在街垒后面只露出了半个脑袋,正用一对小眼睛往四下里搜索,试图找出刚才开枪的那个狙击手,只可惜,四周一片漆黑,根本就什么都看不见。

    “死!”小桃红轻哼一声,扣下了扳机。

    “噗!”伴随着一声闷响,一发7.92口径的尖头毛瑟弹便已经从枪口射出来,高速的旋转着,射向四百米外的目标,短短半秒钟的延时过后,从街垒后面往外偷窥的鬼子便眉头部中弹,脑后猛的绽放出血雾。

    “要得,这枪法,硬是要得!”

    要不是担心暴露方位,赵百石真想大声喝彩。

    接下来,小桃红又连开两枪,击毙了两个鬼子!

    前后还不到片刻功夫,小桃红便已经击毙了五个鬼子,当小桃红拉开枪栓,重新往枪膛里压子弹时,剩下几个鬼子还有伪军终于如梦方醒。

    “关灯!快把灯关了!”一个鬼子厉声大吼起来。

    另一个鬼子便立刻从藏身处跳起来,企图去关灯。

    这时候,小桃红却已经重新装完弹,抬手只一枪,刚从藏身处跳起的鬼子便立刻头部中弹,然后在惯性的作用下往前跑了两步,才颓然倒地。

    潜伏在黑暗中的狙击手如此之厉害,剩下几个鬼子便再不敢轻动。

    还是伪军连长有急智,躲在街垒后面抬手只一枪,就将悬挂在辕门上的吊灯给打灭,大门附近便立刻陷入黑暗中。

    小桃红看不清大门附近的鬼子伪军,便只能转移目标。

    紧接着,守在四周岗楼上的鬼子哨兵便成了新的目标。

    不过这时候小鬼子也学乖了,又被小桃经击毙了两个鬼子哨兵后,守在各处岗楼上的鬼子哨兵还有伪军也纷纷打灭电灯,甚至连战俘营内部的路灯也都关了,这下,整座战俘营都陷入到了无尽的黑暗之中。

    小桃红这才走回赵百石面前,说道:“赵连长,接下来看你们的了。”

    “姑娘你就放心吧,都已经这样了,我们要是还是拿不下战俘营,干脆买块豆腐一头撞死算球喽。”赵百石说完,又扭头吩咐李四斤和侯志刚,“老二、老三,带着弟兄们悄悄从两侧摸上去,先把粤军弟兄放出来。”

    “是!”李四斤和侯志刚答应一声,分头去了。

    赵百石则带着剩下的一个排,直扑战俘营前门而来。

    趁着天黑,李四斤和侯志刚各带领着一个排,很快就摸到了战俘营的围墙外。

    侯志刚曾经远远的看过一眼战俘营,知道四周的围墙很高,而且还拉了电网,翻墙而过根本就不可能,所以川军压根就没有打算要翻墙。

    拿出从鬼子那缴获的工兵镐,很快就在围墙下挖出一个洞。

    然后将早就准备好的集束手榴弹塞进地洞里,拉着导火索,几秒钟的延时后,伴随着轰轰的两声巨响,战俘营南北两侧的围墙就被炸开了两个大缺口,还没等烟尘散开,李四斤和侯志刚就各率领一个排冲了进去。

    这个时候,战俘营里剩下的伪军已经被惊醒,正从营房往外冲。

    不过这些伪军在被收编之前大多是民团地痞,欺负欺负老百姓还行,真的让他们拉开阵仗跟正规军干,立刻就尿了,交火还不到五分钟,这些伪军就撑不住了,这些家伙之所以数典忘祖当汉奸,不过是为了混口饭吃,又哪会为了鬼子跟人拼命?

    一个胆小的伪军率先扔掉步枪趴倒在地,凄厉的高喊:“投降,我投降了!”

    有了带头的,便立刻有效仿的,不片刻,三百多伪军便争先恐后扔掉武器,撅着屁股趴倒在地,嘴里则不停的高喊:“投降,别打了,我们投降了!”

    伪军一趴下,原本混在伪军中间的鬼子便立刻暴露出来了。

    剩下不到十个鬼子立刻成了川军连的目标,一通火力急袭,不到十个鬼子就被杀了个干干净净,李四斤、侯志刚带着两个排的川军嗷嗷的冲进战俘营,先将跪地投降的伪军都驱赶到一起,然后打开了关押战俘的牢房。

    让李四斤和侯志刚感到意外的是,从第一间牢房涌出来的居然是川军战俘。

    “龟儿子的,你们是一三三师的?”最先从牢房里冲出来的是个身材高大的战俘,却操着一口浓重的四川广安口音,“是夏师长派你们来救我们的嗦?”

    李四斤闻言便愣了一下,这声音,听着怎么这么的耳熟呢?

    再仔细看时,李四斤便大叫起来:“骚鸡公,你是骚鸡公?”

    “十八子?狗曰的,你不是淹死在长江了嘛,咋个还活着?”

    “你妈才淹死了呢,你全家都淹死在长江了,老子可还活得好好的呢。”

    两人各自叫骂一句,然后用力的搂抱在一起,那肉麻劲,就差亲个嘴了。

    敢情骚鸡公跟李四斤他们是一个团一个营的,不过李四斤是步兵排排长,骚鸡公则是警卫排的排长,两人关系极好,安庆失守时,杨森第二十军完全被打得散了架,两人所在的川军一三五师打的尤其惨,被鬼子赶到江边淹死了不少人。

    所以骚鸡公才会误以为李四斤他们被淹死在了长江。

    顺便说一句,骚鸡公名叫薛老幺,别看现在蓬头垢面的,其实长的很俊,在家乡广安也是出了名的后生,因为极招女娃稀罕,这小子又不懂得节制,到处拈花惹草,所以才得了一个骚鸡公的绰号,薛老幺却不以为耻,反以为是对他的褒奖。

    但是常言道,夜路走多了终会遇见鬼,最后薛老幺招惹了县里王老财的十二房小妾,王老财虽七老八十,可他的儿子却是个营长,结果派兵回来把薛老幺逮了起来,王老财的营长儿子给了薛老幺两条路选,要么跟他出川,抗曰打鬼子,要么就骟了他卵蛋。

    结果就这样,薛老幺跟着王营长出川,再然后又因为会武术,枪法又好,当上了王营长的警卫排长,再然后就受伤被鬼子俘虏了。

    寒暄过后,李四斤又拉着薛老幺问道:“骚鸡公,营长呢?”

    “别提了。”薛老幺的脸色立刻黯下去,叹息说,“殉国喽。”

    “不仅营长,团长还有团副也殉国喽。”李四斤也叹息一声,不过很快又振作起来,拍拍薛老幺肩膀说,“不过没得关系,只要咱还没死绝,七九九团就在,一三五师就还在,川军也就仍然还在。”

    “对头,川军仍然在。”

    “说的是撒,咱川军还没完。”

    “只要咱四川佬还没得死绝,小曰本就休想占了中国。”

    这时候,越来越多的川军战俘从牢房里面涌出来,纷纷大声附和。

    更让李四斤欣喜不已的却是,这些川军战俘居然都是一三五师的,而且一多半都是七九九团的弟兄,都是一个团的弟兄,足足有七八百号人!

    片刻后,赵百石也解决了战俘营大门口的鬼子兵,带着一排赶到。

    再然后,听到满院子的乡音,看到这么多熟面孔,赵百石也是高兴坏了。

    李四斤、侯志刚更是和薛老幺涌到赵百石的面前,笑着说:“大哥,看这架势,你是要当起团长喽。”

    “闭嘴,什么团长。”赵百石赶紧制止,不过眉宇间的喜色却怎么也抑制不住。

    没说的,这次真是赌对了,有了这么多弟兄,他就真的敢去碰一碰九江城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