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6章 板垣的选择-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666章 板垣的选择

    “是吗?”板垣征四郎盯着地图,不置可否。

    冈部直三郎听出板垣征四郎不太认同,便说:“莫非司令官阁下另有高见?”

    “高见谈不上。”板垣征四郎摆了摆手,目光也终于从地图上移开,然后盯着冈部直三郎的眼睛说,“倒是有一diǎn愚见,想跟冈部前辈探讨一下。”

    板垣征四郎终于要发表见解,安达武志和几个参谋顿时间神情一振。

    冈部直三郎却赶紧收脚立正,顿首说:“不敢当司令官阁下前辈称呼。”

    板垣征四郎说:“冈部桑,在徐锐突袭九江前,第十一军所属各师团皆已经做好了总攻的准备,这没错吧?”

    “哈依。”冈部直三郎重重顿首。

    板垣征四郎又道:“这也就是说,包括第三师团、第一零一师团在内,第十一军所属各师团已经备足半个月所需的军需补给,我说的没错吧?”

    冈部直三郎答道:“第二十二师团、第二十七师团、第一零六师团、第一一六师团以及波田支队已备足半个月所需之军需补给,但是第三师团、第一零一师团由于道路遥远,运力不足,只补充了七日所需,剩下的一半还放在九江车站,未及运出。”

    这也是当初日军得出结论说,九江三天不夺回,湖南日军就会陷入困境,九江十天不能夺回,湖南日军就会弹尽粮绝的判断依据,因为三天夺回九江,等物资运到湖南至少也得七天后,十天夺回九江,物资运到湖南就得半个月后!

    关于这些,刚才冈部直三郎其实已经向板垣征四郎汇报过。

    板垣征四郎又说:“哟西,这也就是说,除了第三师团、第一零一师团只能够维持七天攻势作战以外,其余四个半师团至少能够维持半个月的作战,我没有说错吧?”

    冈部直三郎只是沉默的盯着板垣征四郎,因为这个问题并不需要他的回答。

    停顿了下,板垣征四郎又说道:“有了将近半个月的时间,差不多应该够了。”

    “差不多应该够了?”冈部直三郎、安达武志还有几个作战参谋听了个满头雾水。

    片刻之后,还是安达武志最先反应过来,悚然道:“司令官阁下,你该不会认为,皇军能够先于第三、第一零一师团被围歼之前,攻占武汉吧?”

    “纳尼?”冈部直三郎和几个作战参谋闻言勃然色变。

    “司令官阁下,这是不可能的!”冈部直三郎更是失态的大叫起来,“恕我直言,皇军几乎没有可能在国民军吃掉第三师团、第一零一师团之前攻占武汉,武汉若是这么容易就能够攻克,也不会从七月一直拖到现在!”

    安达武志也道:“司令官阁下,师团长并没有危言悚听,因为卑职与参谋部的一干同僚们也曾经探讨过这一行动的可能性,并且就此进行过反复的兵棋推演,可最终结果,却无一例外均以失败告终。”

    “哦,是吗?”板垣征四郎扬了扬眉毛,说,“你们能够给我重复一遍推演吗?”

    “哈依。”安达武汉重重顿首,当即将随行的几个作战参谋叫过来,就在安庆宪兵队司令部的会议室里面开始了兵棋推演。

    半个小时之后,兵棋推演结束,结果也如安达武志所说的那样,日军遭到惨败,不仅第三师团、第一零一师团遭到国民军全歼,攻占武汉的目标也告落空,国民军甚至还由战略退却转入了战略反攻,当然,很快就遭到日军挫败。

    冈部直三郎接着说道:“司令官阁下,国民军已经吸取了南京保卫战以及徐州会战的经验教训,不再陈兵于武汉近畿,以谋求在狭窄战场的兵力优势,而是将兵力散布于外围之广阔战场,这导致皇军兵力分散,很难集中起足够兵力发动大规模的歼灭战,这也是第二军至今未能消灭国民军主力并攻占武汉的主要原因。”

    冈部直三郎其实还有句话没有说出来,他的言外之意就是,冈村宁次那么厉害,在武汉外围跟薛岳苦战了将近三个月,都没能逮住并消灭国民军主力,你这才来几个小时,居然就敢妄想在半个月之内攻占武汉?

    面对冈部直三郎的质疑,板垣征四郎既没辩解,也没发怒。

    板垣征四郎反而提到了另外一场看似毫不相干的战斗——忻口会战。

    板垣征四郎说道:“忻口会战期间,第五师团遭到支那军三十一个师的顽强抵抗,战局陷入胶着,短时间之内毫无破局之希望,樱田桑建议我收缩兵力,固守待援,等待援军到达之后再向国民军出击,师团部的所有的作战参谋也都赞同樱田桑的意见,认为第五师团应该收缩兵力,固守待援。”

    “然而,我最终并未采纳樱田桑的建议,而是从原本就兵力十分紧张的忻口战场抽调一个步兵大队,转攻娘子关,最终的结果你们也都看到了,娘子关失守后,忻口正面的三十一个国民军主力师土崩瓦解、溃不成军。”

    此时距忻口会战结束已经将近一年时间,板垣征四郎感觉上却仿佛就在昨日。

    安达武志和几个年轻参谋也是听得心潮澎湃,因为忻口会战绝对称得上是一场以寡击众的经典战役,板垣司令官指挥的第五师团以半个师团的兵力打垮了国民军三十一个师,创造了中日战争全面爆发以来,最为悬殊的战绩。

    正是因为忻口会战的大胜,第五师团才赢得“钢军”的美誉,板垣司令官也赢得了陆军之胆的美誉,并因此登上了陆军大臣的高位,据来自国内的消息,忻口会战甚至已经编入了陆军大学最新一期的教程,供陆大学员观摩学习。

    冈部直三郎很佩服板垣征四郎,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就没有自己的主见。

    冈部直三郎沉声说道:“司令官阁下,您指挥的忻口会战确实堪称古往今来之经典,既便放眼世界,也值得称道,但是我要提醒您的是,山西战场之国民军由中央军、晋绥军以及八路军组成,指挥混乱且互不信任,而武汉战场的国民军并不存在这样的问题。”

    顿了顿,冈部直三郎又接着说:“更重要的是,山西战场之国民军不过二十余万人,而且装备低劣,而武汉战场之国民军却有一百余万人,并且还刚刚接收了大批的苏联装备,这两者之间完全没有可比性。”

    板垣征四郎淡淡的说:“所以呢?”

    冈部直三郎顿首说道:“请恕我直言,司令官阁下如果想要在武汉战场复制山西战场的奇迹,最后恐怕只能收获失望。”

    “是吗?”板垣征四郎仍是一副不置可否的样子。

    不过下一霎那,板垣征四郎却神情一厉,沉声说:“但是,我却不这么认为!”

    冈部直三郎皱了皱眉头,沉声说:“请恕卑职愚钝,还请司令官阁下解我疑惑。”

    板垣征四郎说:“冈部桑,你刚才所说的都是事实,但是,我想要告诉你的是,这些并不是决定一场战役胜负的关键,真正决定一场战役胜负的是这!”指了指自己脑袋,然后又指了指自己的心脏,“还有这里!”

    安达武志说道:“智慧还有胆量?”

    “对,智慧还有胆量!”板垣征四郎沉声说道,“智慧能帮助你找到敌人的弱diǎn,而胆量则可以帮助你下定决心,去作别人所不敢作的事情!”

    说完,板垣征四郎又盯着冈部直三郎的眼睛说:“分兵攻击娘子关之前,樱田桑也向我罗列了一堆的不利因素,我却通过自己的眼睛发现,山西的国民军存在致命的弱diǎn,那就是他们缺乏主动出击的勇气,但是,国民军缺乏主动出击的勇气,并不意味着他们就一定不会出击,所以,下定决心从忻口战场抽走兵力,需要极大的胆量!”

    “但是,我做到了,我力排众议从忻口抽调一个大队转攻娘子关!而最终,我的胆量也为第五师团、也为皇军、为大日本帝国赢得丰厚回报。”

    冈部直三郎沉声说:“司令官阁下是说,武汉战场的国民军也存在致命的弱diǎn?”

    “是的。”板垣征四郎沉声说,“冈部桑,你刚才说,国民军吸取了南京保卫战以及徐州会战的教训,不再陈兵于武汉近郊,而是将兵力分散于广阔的外围战场,却不知道,这既是国民军强diǎn,同时也是他们最为致命的弱diǎn!”

    “纳尼?”冈部直三郎瞠目结舌的说道,“陈兵外围竟是致命的弱diǎn?”

    旁边的安达武志和几个年轻参谋也是面面相觑,完全跟不上板垣的思维。

    板垣征四郎又问道:“冈部桑,娘子关失守之时,忻口战场的国民军其实并没有遭受决定性的失败,可他们却还是在一夜之间宣告土崩瓦解,你知道是因为什么吗?”

    冈部直三郎回答道:“因为他们心理上已经崩溃了,他们丧失了抵抗意志。”

    “哟西。”板垣征四郎换然道,“你说到了最关键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