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8章 拿下车站-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668章 拿下车站

    九江车站,吉野理央已经焦头烂额。

    “报告队长,第七小队的阵地失守!”

    “报告队长,第四中队的龟田中队长玉碎!”

    “报告队长,第三中队的稻叶中队长要求增援!”

    “报告队长,第八小队报告,对面支那军中有狙击手助阵,他们的伤亡很大,请求大队部紧急战术指导!”

    传令兵将车站各方向的战况,流水般的报上来。

    吉野理央却已经近乎麻木了,除了让手下的宪兵队dǐng住外,他再没别的对策,因为他手里早已经没有一兵一卒的预备队,早在十分钟之前,他攥在手里的最后一个小队的预备队就已经投入到战斗,并且很快就消耗殆尽。

    吉野理央已经意识到,九江车站怕是守不住了。

    围攻九江车站的国民军虽然不算多,dǐng多也就一个团一千多人,要是按照当下的国民军与日军的战斗力,日军只需一个步兵中队就可以跟他们打旗鼓相当,有两个中队,日军就能反过来战胜他们,而吉野理央手下原本有两个中队。

    可不幸的是,围攻九江车站的国民军并不是正面战场的国民军。

    正面战场的国民军大多数都是征时征召的壮丁,队列都走不齐,枪都不会使,而眼下正在围攻九江车站的这支国民军,却是清一色的老兵,在出四川之前,他们的大部分人就参加了至少四年的川中军阀的混战。

    出川之后,这些老兵更是先后参加了淞沪会战、南京保卫战,以及德安会战,残酷的战斗就跟大浪淘沙似的,他们能够从好几次残酷的大战中幸存下来,岂是泛泛之辈?一个个基本都是战场的老油子,要干掉他们实在太难!

    所以,吉野理央的宪兵队才会如此被动!

    何况,对面国民军中还有狼牙的狙击手,这就更加没法打了!

    “八……嘎!”吉野理央恨恨的跺了跺脚,大步走到通讯兵身边,厉声问道,“还是联系不上参谋长阁下?”

    吉野理央话音才刚落,通讯兵突然兴奋的叫起来:“联系上了!”

    吉野理央便一把推开通讯兵,上前夺过听筒话筒,然后对着话筒高声大喊道:“麻西麻西,是参谋长阁下吗?我是吉野!”

    步话机对面立刻传过来吉本贞一的声音:“吉野桑,九江现在是一个什么情况?”

    吉野理央惨然道:“参谋长,九江的情形非常不好,军火库已遭到支那军炸毁,城区已经全部失守,皇协军守备旅遭到支那军全歼,宪兵队主力也遭受重创,卑职仅剩不到两个中队残部退守九江车站,眼下正遭支那军围攻。”

    “纳尼?”步话机对面的吉本贞一大惊道,“来援的海军陆战队呢?”

    “海军陆战队都是一群废物。”吉野理央道,“他们被挡在北门外了。”

    “八嘎!”吉本贞一怒骂一声,又道,“吉野桑,无论如何也要守住车站,车站,我们已经过了赛阳,最多再有一个小时就能够赶回九江了!”

    吉野理央惨然道:“参谋长,很抱歉,已经守不住了!”

    因为就在通话的这会功夫,外围的国民军又迫近了至少四五十米,宪兵队的整个防线已经被冲击得支离破碎,这会儿,就是再没有眼力的人也能够看得出来,九江宪兵队已经是回天乏力,九江车站的失守已经不可避免了。

    吉野理央又说道:“参谋长,现在只能够炸掉车站了!”

    “八嘎!”吉本贞一怒骂道,“吉野桑,不能炸掉车站,不能炸掉物资,给我撑住,一定给我撑住啊,等我们回来,撑住!”

    吉野理央已经不想听吉本贞一的咆哮,随手扔了听筒。

    再回头,吉野理央就大喝道:“小野桑,汽油准备好了吗?”

    “哈依!”一个勤务兵便拎着两壶汽油,站到吉野理央面前。

    吉野理央接过其中一壶汽油,打开盖子,然后毫不犹豫的将汽油浇到身边堆积如山的军需物资上面,名叫小野的勤务兵也有样学样,跟着打开另一壶汽油的盖子,也将汽油浇到了军需物资上,空气中立刻弥漫起刺鼻的汽油味。

    “吉野桑,吉野桑?撑住啊,一定要撑住!”

    步话机的听筒里却依然传出吉本贞一的咆哮。

    吉野理央一脚将听筒踢到远处,然后摸出一盒烟,先分给勤务兵一支,再往自己嘴里叼了支,然后说:“小野桑,好好享受这一支烟吧,这恐怕是你我在这世界上所享受的最后一支烟,最后的一段时光了。”

    “哈依。”小野神情惨然的顿首,再将烟叼进嘴里。

    吉野理央一边说,一边从裤兜里摸出打火机,叮的一声打着,先给自己diǎn上,又给小野diǎn上,然后深吸一口,一边感受着浓烟在肺里翻滚带来的辛辣感,一边环顾四周,这时宪兵队的最后一道防线也已经被国民军突破了。

    轻轻叹息了一声,吉野理央猛一扬手,就要掷出手中打火机。

    可就在这个时候,吉野理央陡然感到手腕一疼,握手里的打火机便掉落在地,吉野理央有些错愕的扭头看时,只见右手手腕已经多了个洞,中国狙击手?!猛一个激灵,吉野理央又弯腰去捡掉在地上的打火机。

    紧接着又是噗的一声闷响,吉野理央便感到身体猛的变麻木,刚刚弯到一半的身躯竟然再弯不下去,这时候,落在地上的打火机距离他的指尖只有两寸,可这最后的两寸却成了他永远无法跨过的鸿沟,中枪了!而且还是心脏部位!

    “噗!”吉野理央重重的歪倒在地,眼睛依旧死盯着打火机。

    再然后,吉野理央就像受伤的野兽,咆哮起来:“小野桑,火!”

    勤务兵小野一个激灵,扔掉了香烟,然后弯腰去捡地上打火机。

    下一刻,又一颗子弹高速旋转着呼啸而至,噗的一声就穿过小野的脑袋,血液纷飞,小野就像一段被锯倒的木头,直挺挺歪倒,就这么一瞬间,原本充满神采的一双眼睛就已经变成了死鱼眼,空洞的仰望着头dǐng的苍穹。

    再然后,吉野理央就看到一个健壮的中国兵走过来。

    吉野理央注意到,那个中国兵手里端着一支毛瑟枪,不过这不是一支普通的毛瑟枪,因为加装了一具瞄准镜,枪口位置还加了类似套筒的配件,弥留之际,吉野理央隐隐看到,那个中国兵忽然蹲下来,从他的上衣口袋把烟盒给摸走了。

    再然后,无边无际的黑暗就将吉野理央彻底吞没了。

    钻山豹弯下腰从倒地的鬼子军官口袋里摸出了烟盒。

    好家伙,还是一只不锈钢烟盒,表面还镂刻着精美的菊花图纹,此物多半不是凡品,钻山豹再低头看血泊之中的鬼子军官,居然还是一个大佐,打开烟盒,里面放着一排香烟,不过钻山豹看不懂上面的日文,但是估计也不是什么凡品。

    又从地上捡起了打火机,钻山豹diǎn燃了一颗烟,开始吞云吐雾。

    这时候,车站的另一个方向突然响起一阵枪声,钻山豹便立刻叼住香烟,然后将不锈钢盒跟打火机随便往兜里一装,就端着改装过的毛瑟98狙击步枪,向着枪声传来的方向,飞奔而去,不过等钻山豹赶到,负隅顽抗的鬼子早让川军给干掉了。

    刚刚晋升上校团长的赵百石意气风发,正在大声吆喝:“弟兄们,快加紧打扫战场,不要遗漏任何一个角落,不要放过任何一个鬼子。”

    说完,赵百石又从堆积如山的物资上跳下来,李四斤、侯志刚还有薛老幺几个营连长便立刻围了过来,一个个都是两眼放光,神情激动。

    “大哥,发财了,这回发大财了!”李四斤道。

    侯志刚也无比兴奋的说:“这么多的武器弹药,这么多的粮食被服,还有这么多的罐头啥的,足够武装一个军都还有多余的,真的发财了!哈哈!”

    薛老幺也不知道从哪弄来一罐头,一边用刺刀撬一边说:“大哥嗳,这回咱们七九九团可是不用再饿肚子了。”

    赵百石几个便重重diǎn头。

    刚出川那会,他们川军的日子过得是真苦,简直比乞丐都还要不如。

    国民政府原本都说好了,只要出川,就会给他们新军装、新式武器,每个月还有五块法币的军饷拿,可是出川之后,国民政府却跟他们说,川军一应给养悉由当地政府负责,当地政府又纷纷跑路,人都不见,结果他们只能穿草鞋,饿着肚子跟鬼子打。

    回想起那段不堪的日子,赵百石他们都还是一肚子委屈,那真的不是人过的日子,现在有了这么多物资,他们七九九团终于是不用再亏待自己个了。

    “快快。”赵百石连声说,“老二、老三还有老幺,你们赶紧带人去城里把那些二鬼子押过来,让他们帮咱们搬军需,把车站的物资都搬进九江城里,藏好喽,可别等会鬼子的飞机一到,把这些物资都给炸喽!”

    赵百石白担心了,鬼子的飞机都去轰炸武汉去了。

    不过李四斤他们不知道,赶紧召集人手进城去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