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9章 阵地战-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669章 阵地战

    李四斤、侯志刚还有薛老幺各带着一个排,监视伪军战俘搬运、储存物资,川军团主力却没有时间帮着搬运物资,因为他们得赶紧在车站的外围构筑防线,准备迎接鬼子大部队的反扑,毕竟,车站这么多物资不可能很快搬完。

    南浔公路和南浔铁路几乎是并行的,考虑到鬼子有大炮、汽车以及装甲车,所以一定会沿公路进攻,所以七九九团将防御重diǎn放在了南浔公路方向,不仅前出了五里,而且还在正面阵地摆放了足足一个营。

    冷铁锋成了一营顾问,负责实际上的指挥。

    赵百石之所以派李四斤、侯志刚、薛老幺这三个营长去监督伪军搬运物资,其实也是为了体面的把他们三个给调开,因为赵百石比谁都更清楚他这三个把兄弟的能力,叫他们当个排长冲锋陷阵这绝对没问题,可叫他们指挥一个营跟鬼子打阵地战那还是免了,否则不仅害了他们自己,还会连累一个营的弟兄。

    冷铁锋那就不一样了,人家正儿八经是美国西diǎn军校留学回来的,虽说美国陆军在当时世界不算强,甚至给德军提鞋都不配,但是西diǎn军校还是有diǎn水准的,也很是培养了一批名将并还在二战期间取得了不俗的战线。

    更何况,冷铁锋在大梅山独立团的战绩摆在那。

    赵百石毫不犹豫的将一营的指挥交给了冷铁锋,其实按赵百石的本意,是希望由徐锐直接指挥一营,但眼下徐锐才刚刚苏醒,总不能让他带伤指挥,所以只能退而求其次,把一营的指挥交给从西diǎn军校毕业的冷铁锋。

    冷铁锋也没客气,有啥好客气的,眼下他们几个跟川军七九九团就好比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九江若是守不住,七九九团一千多川军老兵固然是必死无疑,他们几个也不见得能够跑掉,尤其是现在徐锐还身受重伤,行动不便,想要突围那就更难。

    所以,救川军团就是救自己,关于这diǎn冷铁锋还是拎得清的。

    川军七九九团一千多人都是老兵这没错,个个战斗经验丰富,这也没错,但是要说他们有多么善于打阵地战,那就有些言过其实了,他们的阵地战造诣,不要说跟独立团比,就是跟中央军相比也明显差了一大截。

    所以,冷铁锋得从挖战壕手把手的教起。

    “挖战壕挖出来的土不要撒得到处都是,要堆到战壕的前沿,并且夯实,这样呢,只要挖一米深的战壕,就能够提供一米二的掩护!”

    “避弹坑呢?战壕前缘一定要挖避弹坑!”

    “不挖避弹坑,等到小鬼子的手雷扔进来,你们就知厉害了。”

    “防炮洞不是这么挖的,挖这么高这么宽,鬼子一炮就把你轰塌了。”

    “谁让你们把重机枪工事修在这儿的?小鬼子的小炮打得贼准,你们把重机枪工事修在这儿,这不是给鬼子送菜么?推倒重来过,修建重机枪工事一定不要贪图射界的开阔,一定要确保自身的安全,明白不?”

    “怎么确保自身安全?问到diǎn子上了。”

    “你们都过来,过来,我跟你们简单讲讲侧射火力diǎn的构造。”

    “所谓侧射火力,是跟正面火力相对的,正面火力是从正面打击敌人,而侧射火力是从侧面打击敌人,侧射火力因为是避开了正面,虽然损失了相当宽度的射界,但是同时,也避免了遭到敌军炮兵支援火力的杀伤。”

    “如果我们拥有优势炮兵或者优势的航空兵,当然可以不用侧射火力。”

    “如果我们拥有足够的钢筋混凝土机枪掩体,当然也用不着侧射火力。”

    “问题是,我们既没有航空兵,也没有炮兵,更没有钢筋混凝土掩护,所以人们只能够依赖侧射火力,别无选择。”

    “侧射火力,由于牺牲了射界,所以很容易遭到敌军步兵的抵近爆破,所以就需要互相之间的火力保护,看见前面的那两个小山头没有,重机枪阵地就构筑在山体反斜面上,正好可以互相间保护,又可以有效避开鬼子炮兵威胁。”

    在冷铁锋手把手的教导下,一营的工事终于修得像那么回事了。

    当吉本贞一率领的九江日军主力出现在公路上时,七九九团一营的防御工事已经基本上修建成形,总共前后三条战壕,横断了南浔公路,并一直延伸到了公路两侧的山体上,战壕内防炮洞、避弹坑都一应俱全,还修建了掩蔽所。

    这会,冷铁锋和赵百石就趴在掩蔽所里,正通过瞭望孔往外看。

    茫茫雨丝中,只见由几十辆边三轮摩托、卡车还有装甲车组成了一支庞大的车队,正沿着公路往前开进,在这支车队身后,跟有黑压压的鬼子步兵在跟进,远远看去,只见小鬼子的长龙在公路上,一眼都看不到头。

    看到这一幕,赵百石便难免有些紧张了。

    “龟儿子滴。”赵百石的喉结抽动了一下,说,“小鬼子好大的阵仗哟。”

    冷铁锋却淡淡的说:“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充其量也就是四个步兵大队。”

    “四个步兵大队嗦?”赵百石却越发的紧张起来,“那就是一个半步兵联队嗦!徐团长之前不是说,整个九江也就一个步兵联队嗦?”

    冷铁锋说道:“怕是连星子、德安的鬼子都过来了。”

    赵百石说道:“那可啷个办,咱们就一个团的兵力,咋个打得过鬼子一个联队嘛?”

    冷铁锋说道:“都这时候了,打得过要打,打不过也得打,难道赵团长还想放弃九江带着部队撤离不成?”

    “那不存在。”赵百石连连摇头,“没得这回事。”

    停顿了一下,赵百石又解释说:“我就是问下,这仗该咋个打?”

    冷铁锋说道:“无非就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淹,没什么大不了的。”

    两人说话间,鬼子的先头车队已经到了千米内,这时候鬼子也发现了阵地上的川军,于是便不再往前进,片刻后,鬼子便聚集了大约一个步兵小队的兵力,端着明晃晃的刺刀,气势汹汹的向着七九九团一营阵地扑过来。

    “小鬼子还是老一套。”赵百石见状便心神大定。

    从淞沪会战开始,赵百石跟鬼子交战不下十次,对鬼子的攻击路数也是相当熟悉了,鬼子在开始正式进攻前,一定会投入小规模的步兵进行试探性的佯攻,先摸清楚国民军的火力配置及兵力部署情况,然后进行大规模的炮击。

    大规模炮击之后,鬼子才会投入步兵主力,发动大规模的进攻。

    而如果攻击失败,鬼子又会进行再次炮击,然后再次投入步兵,发动第二波的进攻,如此第二波进攻又失败,鬼子就不会再继续强攻,而会派出小股部队往国民军的两翼迂回,准备抄截国民军的身后,截断其退路以及补给线。

    鬼子的进攻套路就是这三板斧,但在实战中却还是相当管用的,尤其是两翼迂回的这第三板斧,更屡试不爽。

    冷铁锋却狞笑说:“赵团长你放心,有我们狼牙在,小鬼子别想轻易摸清楚,我们的兵力部署以及火力配置。”

    说完,冷铁锋便抱着改装过的毛瑟98狙击步枪走出了掩蔽所。

    出了掩蔽所没多远,便是冷铁锋事先选定的第一狙击diǎn,这个狙击diǎn隐藏在一块几吨重的巨石下,前方有灌木,可谓十分隐蔽。

    冷铁锋趴倒在地上,用狙击步枪稍稍分开前方的灌木丛。

    很快,前方沿着公路往前逼近的鬼子便进入到他的视野。

    这会,大约一个小队五十多个鬼子兵已经拉开了散兵线,互相之间保持着大约十多米的间隔距离,正端着刺刀,弯着腰,小心翼翼的往前慢慢前进,按步兵操典的规定,鬼子在进入一百米的距离前是不会冲锋的。

    冷铁锋通过瞄准镜的视野,很快就锁定了一个刺刀上挑着膏药旗的鬼子旗手。

    军旗往往是一支军队的灵魂,所以旗手也跟指挥官一样,都是优先狙击目标!

    冷铁锋首先估计了一下距离,大约有六百米,这个距离,子弹的弹道会受到气流的一定影响,但在可控范围内,冷铁锋再用眼角余光观察了一下灌木丛枝叶的摇晃幅度,再将步枪的枪口往左移动了些许,然后轻轻的压下了扳机。

    板机压到一定幅度,dǐng在肩膀上的步枪便猛的震动了下,同时,伴随着噗的一声响,一发7.92口径的毛瑟枪弹已经高速旋转着飞出,向前方六百米外的鬼子旗手呼啸而去,大约四分之三个秒钟之后,视野中正弯腰前进的鬼子旗手的额头上,便突然间多了个血洞,脑后也猛然间喷溅出一大团的血雾。

    下一刻,鬼子旗手便一声不吭的往后倒下来。

    鬼子旗手的突然倒地立刻惊动了附近的鬼子,受到惊吓的鬼子便纷纷卧倒或者蹲下,举着三八大盖,对着前方胡乱射击,只能胡乱射击,因为冷铁锋用的是装了消音器的步枪,小鬼子既听不到枪声来自于何方,也看不到枪口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