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0章 狙击手-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670章 狙击手

    冷铁锋再一拉枪栓,伴随着丁的一声轻响,一发滚烫的黄铜弹壳便从枪膛跳出,崩出大约半米远然后掉落在地,冷铁锋接着一推枪栓,又一发毛瑟弹便已经被dǐng入到枪膛,然后迅速通过瞄准镜锁定了第二个目标。

    冷铁锋的第二个猎物是鬼子一个少尉军官。

    “死吧!”冷铁锋嘴角绽起一抹冷冽的笑意,再次轻轻压下扳机。

    伴随着“噗”的一声闷响,又一发7.92口径的毛瑟弹呼啸而出,视野之中,那个单膝跪地举着军刀的鬼子少尉便头一歪倒在地上,当他倒下之后,冷铁锋清楚的看到,他的头盖骨的后半片整个都被掀开了。

    7.92口径毛瑟弹的威力还是非常大的。

    冷铁锋再拉枪栓,又一发滚烫的黄铜弹壳便当的一声跳出。

    “第三个!”冷铁锋狰狞一笑,再次推弹上膛,通过瞄准镜锁定了第三个猎物,他的第三个猎物是一个身材矮壮的机枪手。

    “噗!”又是一声闷响,鬼子机枪手应声倒地。

    转眼之间,已经有三个鬼子死在冷铁锋的枪口下,不远处,躲在掩蔽所里正通过望远镜往外张望的赵百石忍不住击节叫好,这样的枪法也真是没谁了,叫完了又有些感叹,这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不过小鬼子也确实不简单。

    尤其是在经历了这么多次大战的锻炼之后,一个个的战斗经验都已经极其丰富,在被冷铁锋连续击毙了旗手、小队长以及机枪手之后,接替指挥的一个军曹长立刻从毙命的三个鬼子身上的弹着diǎn判断出冷铁锋大致的藏身方位。

    “支那枪手藏身在九diǎn钟方位的巨石之下……”鬼子军曹长来不及喊出撒丝改,又一发尖头毛瑟弹呼啸而至,准确命中他的眉心部位,高速旋转的弹头在穿透额骨的时候,发生了偏转,瞬间将鬼子军曹长颅腔里的脑组织搅成碎片,余势未竭之下,还把鬼子军曹长的头盖骨从后脑勺部位掀开,形成了一个完美的解剖范例。

    一枪爆头,鬼子军曹长甚至都来不及惨叫一声,就一头倒下来。

    “八嘎!”另一个鬼子军曹长咒骂一声,立刻接替了小队的指挥,反手抽出军刀向着前方九diǎn钟方向的巨石怒吼起来,“九diǎn方向,巨石,支那狙击手就藏身在下面灌木丛中,撒丝改,撒丝改改……”

    接到命令的四十多个鬼子兵便立刻掉转枪口,小队配属的两挺歪把子轻机枪也架起,对着六百米外、冷铁锋藏身的灌木丛猛烈开火,不过在六百米的距离上,歪把子机枪的弹道散布面积实在太大,命中率根本就不可能保证。

    三八大盖的命中率倒是有保障,但射速太低。

    事实上,在鬼子步枪火力倾泄过来之前,冷铁锋就已经转移阵地。

    只一个翻身,冷铁锋就从巨石下的灌木丛滑行到了右后方的战壕,借着战壕的掩护,弯腰往前疾行十米,又进入到了第二个狙击位,这个狙击位是一个涵洞,如果不注意观察,只会以为这只是个普通的涵洞,而不会想到涵洞下方隐藏了一个狙击手。

    在刚才转移的空隙当中,冷铁锋重新往枪膛里压填了三发步枪弹。

    进入到第二狙击位之后,冷铁锋已经没有了特定的目标,也就无需从四十几个鬼子中间去搜寻,所以射速明显加快,几乎是在连续射击了,伴随着“噗噗噗噗噗”的五声闷响,五发毛瑟弹便已经向着前方六百米外的鬼子呼啸而去。

    打完五发子弹,趁小鬼子还没发现第二狙击位,冷铁锋又以最快的速度将枪栓拉开,再往里压了一个桥夹,然后把枪栓合上,再推弹上膛,又是连开五枪,又击毙了四个鬼子,然后抱着毛瑟98狙击步枪毫不犹豫的再一次转移。

    等鬼子的报复火力跟过来,冷铁锋早已经不见。

    掩蔽所里,赵百石已经眼珠子快要掉到地上了。

    龟儿子滴,这要不是亲眼所见,赵百石绝不敢相信这一切居然是真的,就一个人,一条枪,居然在六百米的距离上生生压制住了鬼子的一个步兵小队?就刚才这片刻的功夫,就已经有超过十个小鬼子被击毙了。

    这还没完,冷铁锋的狙击表演还在继续。

    转移到第三个狙击diǎn之后,冷铁锋又连续五枪,再次击毙了四个鬼子。

    然后是第四狙击diǎn、第五狙击diǎn,当冷铁锋将五个狙击diǎn轮流完一遍,前方一个小队的鬼子已经阵亡二十四个,接近半数了!剩下的三十个鬼子终于是彻底胆寒,纷纷掉头,逃也似的撤了回去,在后撤的途中,又让冷铁锋摞倒六个。

    所以最后撤回去的小鬼子,只有不到半个小队了。

    吉本贞一从装甲车上下来,看着眼面前神情凄皇的二十多个日军将士,简直就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个步兵小队,五十四人,全员出击,可是最后,不要说摸排清楚敌军的兵力部署以及火力配置了,甚至连敌军阵地的边都没挨,就在六百米的距离,让对方的一个狙击手给干败了,错非亲眼看见,吉本贞一绝不敢相信这会是真的!

    在此之前,吉本贞一早就听说过狼牙的狙击手十分厉害,他也听说过,第十师团之所以会在大梅山中集体玉碎,就是因为大梅山独立团的狼牙太过于厉害,可那毕竟只是耳闻,吉本贞一并没有实际概念。

    可是现在,吉本贞一却终于是见识了。

    “八嘎……牙鲁!”吉本贞一的咒骂几乎是从牙缝里崩出来的。

    只不过,除了咒骂,吉本贞一并没有更好的对策,因为他手下并没有能够与对面的狼牙狙击手相抗衡的神枪手,别无选择,吉本贞一只能跳过第一板斧,在没有摸清楚川军兵力部署及火力配置的情形下,先行炮击。

    “命令!”吉本贞一咬牙低吼道,“炮兵中队,炮火准备!”

    “哈依!”传令兵重重一顿首,然后往后跑到几十米开外,拿起手中红篮两色小旗,向着后方的炮兵阵地打出一连串旗语,看到了传令兵的旗语之后,炮兵阵地上的鬼子炮兵,便纷纷摇动绞轮,将一门门七五山炮、九二步兵炮的炮口摇起来。

    不过,在奋力摇动绞轮的同时,鬼子炮兵也是十分的困惑,因为既不知道对面国民军的兵力部署,更不知道对方火力配置,此时炮击就显得十分盲目,但是既然参谋长下了令,他们当然得执行,于是只能进行大范围的炮火覆盖。

    鬼子炮兵锁定了,以刚才冷铁锋藏身的五个狙击diǎn为中心,的方圆一两公里的范围,在象征性一发试射之后,就开始了集群炮击,于是,一排排的炮弹便带着长长的绝色尾焰,向着前方国民军的疑似阵地呼啸而去。

    (分割线)

    在鬼子炮击之前,赵百石就躲进了防炮洞里。

    掩蔽所的dǐng部虽然加盖了原木,但并不牢固,如果直接被炮弹命中,结果也是堪忧,所以掩蔽所的底下还是加挖了防炮洞,掩蔽所的战壕深度足足超过了两米,所以从侧壁挖开的防炮洞也比较大,足可以容纳两人。

    跟赵百石躲在一起的,还有一营的一个排长。

    听到炮弹的吱吱尖啸又远又长,这排长说道:“团座,小鬼子的炮一向都打得挺准,可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只听爆炸声,却不见有炮弹落到咱们的阵地上来?”

    “你个瓜娃,你以为小鬼子的炮兵都是仙人?”赵百石没好气的道,“小鬼子的炮兵打得准,那是因为他们有步兵在趟路,可这次小鬼子的步兵连咱们阵地的边都没能够挨上,鬼子炮兵啷个晓得咱们的阵地在哪里?”

    排长却挠头说:“可也不至于一发都打不中吧?”

    两人正说话之间,头dǐng突然响起一阵短促的尖啸。

    遂即一发炮弹直接落在掩蔽所dǐng部,又轰的炸开,巨大的爆炸顷刻间掩蔽所dǐng部的几根木梁炸断,飞舞的弹片伴随着木头碎屑,四下里乱飞,其中一片还无巧不巧的命中了赵百石往外撅着的屁股蛋了,幸好是屁股朝外,要不然直接就是头部中弹喽。

    屁股中弹,赵百石便立刻嗷的惨叫起来,一边却骂身边那个排长:“你个瓜娃,瞧你这张乌鸦嘴,说啥子不至于一发都打不中,这不就把鬼子的炮弹招来喽?老子的屁股,嗳哟老子的屁股蛋子中弹喽,你个龟儿子的……”

    十分钟后,鬼子炮击结束,排长赶紧叫医务兵过来给赵百石包扎。

    当赵百石包扎好,再次进入掩蔽所,通过瞭望孔往外看时,只见鬼子又投入了大约一个步兵小队,而且已经展开波浪形散兵线,端着明晃晃的刺刀猛扑过来,不过这一次,鬼子的突进速度就要快多了,很显然,小鬼子是想拼速度了。

    已经再次进入狙击位的冷铁锋看到这一幕,却是冷冷一笑。

    小鬼子跑得再快,还能跑得比子弹还要快?果断推弹上膛,通过瞄准镜的视野,冷铁锋迅速锁定第一个猎物,然后轻轻压下步枪扳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