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1章 交火-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671章 交火

    十分钟后,再次投入进攻的步兵小队又仓皇撤了回来,结果也没什么区别,一个满编小队五十几个人,最后活着回来的只剩不到三十人,其余的,全部都被当场击毙,而且,全部都是一枪爆头,对面中国狙击手的枪法,精准到令人发指!

    “八嘎牙鲁!”吉本贞一气得脸都绿了,如果有可能的话,他真想化成传说中的影忍者潜行过去,将对面那个中国狙击手劈成碎片,可是很遗憾的是,他不是影忍者,所以也就没办法潜行过去将对面的中国狙击手撕成碎片。

    看来没有别的办法了,吉本贞一一扭头,目光落在了仅有的那辆装甲车上。

    “命令!”吉本贞一咬了咬牙,狞声说道,“步兵第一中队,全体出击,战车分队负责掩护,告诉鬼岛,如果还拿不下阵地,他就准备切腹以谢天皇吧!”

    “哈依!”传令兵一顿首,转身扬长去了。

    片刻之后,至少一个中队将近两百名鬼子兵,便在出击阵地完成集结,然后在维克斯战车的引导之下,向着七九九团一营的防御阵地缓缓碾压过来,而且这一次,鬼子明显吸取了前两次的教训,采取了步步推进稳扎稳打的策略。

    对面阵地,冷铁锋一看这情形就知道麻烦了。

    在特定的战场特定的环境,狙击手确实可以发挥出极大的破坏力,但是,狙击手也不是真的就无敌了,比如说装甲车,狙击手就拿它毫无办法,坦克就更不用说了,面对坦克,再厉害的狙击手也只能仓皇逃窜。

    紧了紧手中的毛瑟98狙击步枪,冷铁锋对跟在身边的一个川军老兵说:“你马上通知赵团长,让一营作好战斗准备!”

    “是!”川军老兵弯着腰转身走了。

    冷铁锋又掉转枪口,通过瞄准镜的视野锁定了那辆正在喷吐着滚滚黑烟,往前缓缓逼近的装甲战车,只看车标,冷铁锋就知道这是小日本从英国进口的维克斯战车,英国是世界上第一个发明战车并且将战车投入实战的国家。

    作为英国战车的最经典品牌,维克斯战车的性能还是相当不错的。

    不过小日本只是进口了战车,武器系统是小日本自己装的,将车载的7.92马克西姆重机枪改成了自己的7.7口径的重机枪。

    装甲车冒着黑烟,缓缓逼近,冷铁锋扣在扳机上的右手食指却始终没有压下。

    因为维克斯装甲车的前装甲厚度达到了10,毛瑟98狙击步枪的子弹根本就打不穿它的装甲,虽然维克斯装甲车的瞭望孔是直通式的,并没有采用潜望镜,但是由于角度的关系,冷铁锋也没办法将子弹直接打进瞭望孔。

    无奈,冷铁锋只能放弃那辆维克斯战车,锁定尾随其后的一个鬼子。

    “噗!”伴随着一声闷响,一发子弹便从毛瑟98狙击步枪的枪口呼啸而出,在短短不到一秒钟的延时之后,那个挺着军刀的鬼子少尉便立刻头部中弹,歪倒在了地上,随后跟进的鬼子便立刻一闪身,躲到了维克斯战车屁股后面。

    “叮!”冷铁锋一拉枪栓,一枚滚烫的弹壳便从枪膛里飞出来,冷铁锋再以最快的速度拉动枪栓,推弹上膛,然后通过瞄准镜迅速锁定第二个目标,然而,就在冷铁锋准备压下扳机的时候,眼角余光忽然看到维克斯战车的车载重机枪正缓缓扬起。

    “艹!”一霎那间,蚀骨的冰寒便将冷铁锋彻底的笼罩,冷铁锋顾不上扣动扳机,以双脚猛的一蹬脚下地面,整个人便如同离弦之箭一样侧射而出,几乎是在冷铁锋的身躯飞射出去的瞬间,对面的维克斯战车也猛烈开火了。

    “噗噗噗噗……”密集的弹雨瞬间就狂暴的倾泄了过来,冷铁锋刚刚赖以藏身的那簇灌木丛瞬间被打得稀烂,冷铁锋要不是反应快,抢先转移阵地,或者要是慢上哪怕半秒,此刻只怕早就已经被打成筛子了。

    转移之后,冷铁锋迅速进入第二狙击diǎn。

    可恨的是,几个狙击diǎn都已经被小鬼子给知道,所以效果并不理想,基本上,在冷铁锋放过一枪之后,鬼子战车的车载重机枪便追逐而至,冷铁锋便只能够再一次转移,这样一来狙击效率就大大下降,而且在从第四狙击diǎn转移时,冷铁锋还挂了彩了。

    赵百石一瘸一拐回到掩蔽所时,医务兵正给冷铁锋包扎胳膊的伤口。

    “冷队长,你也受伤喽?”赵百石大吃了一惊,赶紧上前擦看伤口。

    “没什么,就是胳膊上蹭破了一块皮。”冷铁锋摆了摆手,又接着说,“不过,要想阻止鬼子接近我们的阵地,却是不行了。”

    “要得嘛。”赵百石说,“冷队长你已经帮了我们大忙喽,再接下来,就看我们七九九团的吧,我们七九九团的人虽然没有你那么大的本事,但是小鬼子要想从这儿过去,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从我们尸体上跨过去。”

    冷铁锋冲着赵百石竖起了大拇指。

    当下赵百石又回到了瞭望孔后面,观察外面的战况。

    就这片刻的功夫,小鬼子就已经突进到了距离七九九团前沿阵地不到四百米的距离,不过,七九九团的前沿阵地上仍然是一片沉寂,所有的川军老兵都屏住了呼吸,静静的等待着赵百石下达命令,开枪反击。

    赵百石却回头问冷铁锋:“冷队长,小鬼子离我们的前沿阵地只有不到一百米喽,要不要开枪嘛?”

    “不急,再等等,等鬼子进入一百米后再开枪也不迟。”

    这会儿,冷铁锋已经包扎好胳膊上的伤口,又重新抄起了那杆毛瑟98狙击步枪,走出掩蔽所之前,又回头叮嘱赵百石说,“赵团长,一号、二号阵地的侧射火力一定要等到鬼子突进到三号阵地之后,才能够开火!”

    “要得!”赵百石闻言重重diǎn头。

    冷铁锋便一低头,放心的钻出了掩蔽所。

    (分割线)

    前沿阵地上,正气势汹汹往前逼近的鬼子并不知道他们正一步步踏入陷阱。

    足足一个步兵中队将近两百名鬼子步兵,尾随在维克斯装甲车的屁股后面,端着明晃晃的刺刀往前逼近,由于只有一辆维克斯战车,所能够提供的掩护面积相当有限,所以鬼子的散兵线没有拉开,其进攻队形显得有些密集。

    不过小鬼子根本不觉得这会有什么问题,因为他们非常清楚,国民军的火力极差,根本就没有可以摧毁维克斯战车的重火力,所以,维克斯战车可以给他们提供足够的掩护,他们只要跟随在维克斯战车的身后,就是安全的。

    阵地上一片沉寂,只有维克斯战车的马达在轰鸣。

    所有的鬼子兵都屏住呼吸,静静的等待着交火那一刻的到来,等待的时间往往是最难熬的,既便这一个中队将近两百个鬼子全都是身经百战,可是这会,仍旧不免感到紧张,有不少的鬼子兵甚至开始神经质的自言自语起来。

    引擎的轰鸣声中,维克斯战车缓缓前行。

    时间在令人窒息的等待中,缓慢的流逝。

    某一刻,前方空荡荡的荒野上突然跳起一个身影,下一霎那,一排黑乎乎的身影便从茫茫雨丝中鬼魅般出现,再然后,一排排的步枪被举起,一排排黑洞洞的枪口对了过来,再然后就响起密集的枪声。

    “卧倒!”

    “趴下!”

    “反击!”

    “撒丝改……”

    走在队列前的鬼子中队长还有几个小队长便纷纷单膝跪地上,扬起了雪亮的军刀,厉声咆哮起来,身后跟进的鬼子兵也纷纷跟着单膝跪地上,或者干脆趴倒在地,举着三八大盖跟对面的中国兵开始对射。

    一道道璀璨的弹道在茫茫雨帘中拉出一条条清晰的弹道轨迹,纵横交错,瞬间就布满了整个战场,双方阵地上,不断有川军老兵或者鬼子兵被弹道扫中,歪倒一侧,下一刻,战场上便响起惨烈的哀嚎声。

    “啊!”

    “救命!”

    “我的脚!”

    “医务兵!”

    “打中我的腰子喽!”

    鬼子还有川军,不断有人中弹倒下,惨烈的哀嚎声几乎响彻了整个战场,但是这并没有导致双方停止交火,双方仍在猛烈开火,仇恨的弹雨疯狂的倾泄到对方头上,于是,倒下的双方将士越来越多,鲜血,顷刻间染红大地!

    然而,这样的局面并没有维持太长时间。

    随着负责引导的维克斯战车的加入战斗,局面迅速逆转!

    “噗噗噗噗噗……”维克斯战车上的两挺车载重机枪猛烈开火,将密集的弹雨狂暴的倾泄到川军的阵地上,弹雨所过之处,趴战壕上举枪射击的川军老兵,便一个个扑倒,仅有的两挺仿捷克轻机枪也顷刻间歇菜了。

    两挺机枪歇菜,川军的火力立刻变稀疏。

    躲在装甲车后面的鬼子中队长,便立刻高举着军刀咆哮了起来:“涛次改,涛次改,涛次改改,涛次改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