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2章 侧射火力-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672章 侧射火力

    鬼子中队长高举军刀,仰天咆哮:“涛次改……”

    听到鬼子中队的命令,原本半蹲在地或者趴在地上射击的鬼子步兵便纷纷起身,端着明晃晃的刺刀,向着七九九团一营的前沿阵地猛扑过来,负责引导掩护的维克斯战车,也将马力开到最大,一边猛烈开火一边引导着步兵往前突进。

    对面阵地的川军被战车火力压制得头都抬不起来,更别提火力反制了。

    在维克斯战车的两挺车载重机枪的火力压制之下,鬼岛中队的将近两百名鬼子,很容易就突进到了川军的阵地前,距离还剩下大约五十米时,冲在最前面的大约一个小队的鬼子扔出一排手雷,然后开始了最后的冲刺。

    片刻后,呲呲冒烟的五十几颗甜瓜手雷,便纷纷落入到七九九团一营的战壕内。

    这时候,冷铁锋让川军挖的避弹坑发挥出了作用,就近的川军老兵纷纷伸出脚,将呲呲冒烟的手雷踢进了避弹坑,下一霎那,五十多颗手雷便纷纷滚入半米多深的避弹坑,紧接着便轰然爆炸,一营阵地瞬间就被浓郁的硝烟彻底笼罩。

    这一排手雷的大爆炸,实际并未造成太大的杀伤。

    手雷的杀伤,主要通过破片实现,然而落入避弹坑之后,手雷爆炸后所产生的破片,都被两侧的土墙所抵挡吸收,藏在战壕内的川军,仅仅只是被爆炸产生的气浪所波及而已,再就是爆炸产生的滚烫砂土,烫伤了一部分川军,也就这些了。

    这就是避弹坑的作用,一个小小的设施,顺手就挖好了,关键时刻却能够救命。

    不过五十米外的小鬼子并不知道,他们还道藏身在战壕内的川军老兵已经遭受了致命的杀伤,当下一个个兴奋的嗷嗷叫起来,脚下的步伐也变得越发的快,几乎是风卷残云一般冲上来,眨眼之间已经迫近到三十米内!

    三十米,中日双方的官兵甚至已经看清楚对方的五管了!

    川军老兵可以看清楚鬼子狰狞的面目,鬼子也能看到川军老兵仇恨的目光!

    正常情况下,守在阵地上的川军老兵就该反突击,跟鬼子拼刺刀了,但是。

    “快撤,撤!”川军连长一声令下,一百多个川军老兵便迅速向两侧散开,争相进入到了两侧的交通壕,撤往第二条主战壕,第二条战壕距离第一条战壕不到五十米,就在一连后撤的同时,二连、三连的将近三百名川军老兵已经无声无息上来,潜伏在壕内。

    跟着将近三百川军老兵一起上来的,还有两挺仿捷克轻机枪,外加四挺歪把子,遵照冷铁锋的命令,赵百石几乎将整个一营所有的轻机枪都集中了起来,不为别的,就只为配合一号、二号阵地的侧射火力,给小鬼子一个大大的惊喜。

    鬼子风卷残云般杀到,不过迎接他们的却是空荡荡的主战壕。

    “八嘎,支那人跑了!”带队的鬼岛中队长想也没想,便再次扬起了军刀,“追,继续追击,杀光支那人,杀光支那人……”

    此时的鬼岛,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对面的中国狙击手所锁定!

    一百米开外,冷铁锋冷酷的扣下了毛瑟98狙击步枪的扳机。

    下一个霎那,鬼岛中队长的左前额突然间绽放起了一朵血花。

    再接着,鬼岛中队长的右半个头盖骨便整个被掀开来,破碎的骨骼碎片、脑浆组织还有殷红的血液,顷刻间幻化成一朵凄艳夺目的血花,呈放射状猛烈的喷涌而出,再然后,可怜的鬼岛中尉,便只剩下了半个头颅,往后直挺挺的倒下来。

    再然后,阵地两侧的一号、二号阵地上的侧射火力也开火了。

    再然后,藏身第二条主战壕内的两百多个川军老兵纷纷起身,猛烈开火,其中包括两挺仿捷克还有四挺歪把子轻机枪。

    四挺重机枪,六挺轻机枪外加两百多条步枪,从三个不同的角度同时猛烈火力,顷刻间构织成了一片毫无死角的火网,毫无防备的鬼子,就像被割倒的麦子般一片片倒下,只片刻功夫,突前的一个步兵小队便全部倒在了血泊中!

    剩下的鬼子见状不妙,转身欲撤却来不及了!

    巨大的火网延伸过来,迅速将后续跟进的鬼子大队包裹其中,就连负责引导掩护的维克斯战车也不例外,无数子弹打在战车的钢铁装甲,又纷纷弹开来,发出叮叮的声响,面对如此突然又如此迅猛的火力,鬼子的战车也有些懵。

    过了十几秒,鬼子的战车才终于镇定了下来,开始火力反制。

    不过这时候,还能站着的鬼子已经所剩无几了,出击的一百八十多个鬼子兵,就这么片刻功夫,就基本被摞倒在地了,战争就是这么残酷,再是装备精良,再训练有素,可只要落入了对方的陷阱,转眼间就会灰飞烟灭!

    看到这一幕,赵百石顾不上屁股疼,从掩蔽所冲出来,挥舞着手枪大声怒吼:“把那铁王八给老子炸喽,把那铁王八给老子炸喽!”

    当即便有好几个川军老兵,抱着成捆的手榴弹冲上前。

    维克斯战车的车载重机枪拼命的拦截,侥幸未死的鬼子步兵也拼命开火,试图阻止川军爆破手接近战车,但是这一切都是徒劳的,失去了步兵保护的战车或者坦克,根本就是一具具笨重的铁棺材,除了被动挨打别无选择。

    转眼间,其中一个川军老兵便冲到了维克斯战车近前,然后拉着导火索,将呲呲冒烟的集束手榴弹从瞭望孔塞了进去,不过川军老兵才刚一转身,那捆手榴弹便被战车内的鬼子兵给推了出来,川军老兵赶紧捡起集束手榴弹又塞回到车内。

    这次才刚塞进去手榴弹就轰的爆炸了,六颗手榴弹同时爆炸生产的气浪,瞬间将薄铁皮打造的维克斯战车从dǐng部掀开,川军老兵也被气浪所波及,被撞得昏死过去,躲在战车内的三个鬼子更是瞬间就丧失意识。

    看到小鬼子的战车被炸毁,赵百石立刻仰天大笑起来。

    狗曰的小鬼子,没了战车,看你们还拿什么跟老子玩!

    (分割线)

    前方千米开外,吉本贞一的脸肌开始剧烈的抽搐起来。

    侧射火力?居然是侧射火力?!该死的中国人,居然在主阵地两侧的山体上构筑了侧射火力,鬼岛中队懵然不察,结果一头扎进了中国人的陷阱,毫不夸张的说,这完全是吉本贞一指挥的失误,要不是他,鬼岛中队不会集体玉碎!

    现在,不仅鬼岛中队集体玉碎,甚至连仅有的一辆维克斯战车也毁了!

    “八嘎牙鲁!”吉本贞一从牙缝里崩出一句日本国骂,又往前走了两步。

    勤务兵便立刻抢上前,拿自己身体挡在吉本贞一前面,然后关切的说:“参谋长,当心支那人的狙击手!”

    吉本贞一闷哼了一声,却终究没有推开勤务兵。

    对面那个中国狙击手的枪法可真不是开玩笑的,尽管现在他所在的方位距离对面中国人的阵地足有上千米的距离,但是对于高水平的狙击手来说,这diǎn距离并不能保证安全,也还是存在着被狙杀的可能性。

    “命令!”吉本贞一当然不可能就此轻易放弃,咬牙说,“步兵第二大队从左迂回,步兵第三大队往右包抄,告诉户田还有香川,我只给他们半个小时的时间,半个小时之内,必须拿下公路两侧的两个高diǎn!”

    吉本贞一并未蠢到家,他已经发现,在没解决掉公路两侧的两个侧射火力diǎn之前,要想突破川军的防线绝无可能,而想要端掉公路两侧的那两个侧射火力diǎn,就必须首先拿下那两个山头,因为川军的侧射火力构筑在山体反斜面上,有效的规避了炮兵的打击。

    要是晴天,还可以出动航空兵进行轰炸,可现在正下着绵绵秋雨,能见度十分低,这种天气出动航空兵进行低空轰炸,风险太大了!毕竟,九江附近可不是一马平川的平原,而是有着大大小小数量极多的山头。

    所以,现在摆在日军面前的路已经只剩下一条,那就是迂回侧击!

    很快,便有两个步兵大队从鬼子大部队中分出,离开了公路,顺着田埂上的小路,很快消失在公路两侧的茂密丛林中。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两个大队的鬼子步兵消失在公路两侧的丛林中,吉本贞一心中却忽然间涌起一股不安,他的选择,真的正确吗?要知道对面可有狼牙助战,在丛林地形,狼牙的威胁将成倍增加,户田大队还有香川大队,能行吗?

    远处,掩蔽所里的冷铁锋看到了这一幕,嘴角立刻绽放出一抹狰狞的冷笑。

    很好,小鬼子终于还是按着他的预想,开始迂回侧击了,不过,小鬼子想要首先拿下两侧的山头,只怕是大不易,因为,钻山豹、韩锋、东北虎兵分两路,正在半路的丛林之中等着他们呢,而且,他冷铁锋也将会加入到这场狩猎行动之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