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5章 可怕-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675章 可怕

    尽管有东北虎中途加入战斗,尽管东北虎拥有一挺机枪,但是最终东北虎和韩锋还是没能挡住户田大队的突进,说到底,东北虎和韩锋也终究是人,而不是神,一个步兵大队的鬼子不惜代价的往前突进,他们还真挡不住。

    那毕竟是一个大队,足足一千多鬼子!

    哪怕是一千多头猪,短时间内也不可能全部都杀光!

    东北虎和韩锋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多的杀鬼子,尤其是鬼子的军官。

    十五分钟之后,户田大队终于突破了东北虎和韩锋的封锁线,户田少佐也安然无恙的突进到了左翼山头的山脚,只不过,当手下各个中队、小队将伤亡数字报上来时,户田少佐还是不免大吃了一惊,伤亡太大了!

    户田大队下辖四个步兵中队、一个重机枪中队,外加一个独立野炮兵小队,足有一千一百余人,可是在突破这道仅由俩人构成的封锁线时,却阵亡了足足一百多个人,尤其让户田少佐感到心惊的是,阵亡的一百多人中,军官居多!

    五个中队长全部阵亡,十五个小队长阵亡了十一个!

    还有军曹长、军曹以及旗手也是大量阵亡,也就户田大队经历了太多大战,整个大队一千余人几乎都是身经百战的老兵,要不是这样,一下子阵亡这么多军官及骨干,只怕直接就丧失了战斗力了。

    狼牙实在是太可怕了,丛林中的狼牙尤其可怕!

    唯一值得庆的是,那两个可怕的狼牙终于被他们抛在了身后。

    抹了把冷汗,户田少佐开始打量眼前山头,眼前的山头并不算高,从地图上甚至找不到这个山头的标注,目测其高度,也就一百多米,至少不会超过两百米,而且山上的植被相对稀疏,只有低矮的灌木极蒿草。

    更让户田少佐感到高兴的,是山上没有人!

    对面的川军似乎缺乏防备,这给了他们偷袭的机会!

    户田少佐估计了一下,最多只要半个小时,他们就能够冲上山头。

    不过最终的事实证明,户田少佐太乐观了,他以为把那两个狼牙抛在身后,问题也就解决了,而事实上,这不过只是噩梦的开始而已。

    户田少佐并没有试探,直接派出一个步兵中队抢山。

    然而,就在这个步兵中队即将上到山腰时,原本空无一人的山dǐng上却突然间冒出了黑压压的川军,一通火力急袭,刚刚上到半山腰的步兵第三中队顷刻之间阵形大乱,接着,成百上千颗手雷呲呲冒着青烟,从山dǐng上扔将下来。

    连续不断的爆炸过后,步兵第三中队一下乱了阵脚。

    眼看步兵第三中队的攻势就要瓦解,户田少佐火了,当即命令重机枪中队,还有独立野炮兵小队对步兵第三中队进行火力支援,重机枪中队的八挺九二式重机枪以及独立野炮兵小队的四门九二式步兵炮,立刻开始对山dǐng实施火力压制。

    然而,好景并不长,独立野炮兵仅仅打了一排炮弹,就出事了!

    之前被他们抛在身后的那两个狼牙,居然又出现了,转眼之间,独立野炮兵小队的四个炮长便已经被击毙当场,剩下的炮兵便赶紧趴倒在地上,紧接着,重机枪阵地上的重机枪手也遭到狼牙的逐一狙杀,只片刻就阵亡了十几个机枪手,剩下的副射手、弹药手也纷纷撅着屁股趴倒在地,头都不敢抬一下!

    失去了重机枪中队以及独立野炮兵小队的火力压制,山dǐng上的川军再次火力全开,步兵第三中队彻底站不住脚,当又一排手雷下来并猛烈爆炸,步兵第三中队终于是哭爹喊娘的败退下来,下来后一清diǎn,足足伤亡了七十余人。

    “八嘎!”看着死伤惨重的步兵第三中队,户田少佐必须咬紧了牙关,才能控制住胸中腾起的怒火,不过到了现在他也算是看明白了,如果不先干掉那两个狼牙,他的部队,根本就别想心无旁鹜的抢攻前面的山头!

    可是要想在丛林之中干掉那两个狼牙,又谈何容易?

    好消息是,既便是干不掉那两个狼牙,也没有什么,只要能够拖住他们一段时间,不让他们干扰到这边的进攻,就可以了!

    当下户田少佐便派出一个步兵小队又转身回到丛林,专门来对付狼牙,剩余的部队则继续攻山,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拿下这山头,再摧毁山体反斜面的侧射火力,为滞留在公路上的大部队扫清前进障碍。

    (分割线)

    丛林之中,看到至少一个小队的鬼子又兜头杀回来,东北虎和韩锋便对视了一眼,两人都从对方的眸子里看到了一抹冷意,刚才鬼子一味向前,他们还真拦不住,可是现在,鬼子想跟他们交手,那就纯粹是找死了!

    转眼之间,冲在最前面的鬼子已经进入到丛林边缘。

    东北虎微微一摆头,两人便噗溜一声从树上滑下来,又迅速左右分开,再一闪身,两人披着蓑衣的身影就隐入茫茫丛林中。

    稍顷,一个步兵小组十五个鬼子就出现在那颗树下。

    十五个鬼子结成一个战斗队形,全神戒备的走到了那颗大树下。

    小鬼子倒也没蠢到家,进入丛林的一个小队并没有聚集在一起,而是以小组为单位,分成了三部分,两个步兵小组稍稍突前,机枪组和掷弹组则稍稍落后,结成一个倒品字形,以便互相支援,及互相保护。

    “喀嚓!”一个鬼子兵不知道踩到了什么,脚下发出了一声轻响。

    听到这一声喀嚓声响,那个鬼子兵便立刻脸色一变,以为踩到地雷了!

    周围的十四个鬼子顷刻间四散开来,然后卧倒在地,可就在这个时候,一团巨大的棕褐色魅影突然从附近另一颗大树上砸下来,重重砸在站着的那个鬼子兵身上,那个鬼子瞬间被砸倒在地上,并且发出瘆人的骨骼碎裂声响,喀嚓!

    “八嘎!”带队的鬼子军曹怒骂一声,举起王八盒子就准备开火。

    然而还没等鬼子军曹面门扣下扳机,一颗子弹击中了他的面门,鬼子军曹的面门便猛的往外绽裂开,皮肉外翻,骨骼也是裂开,就像一朵妖艳的血花陡然之间从鬼子军曹的面门上瞬间绽放开,鬼子军曹瞬间便丧失意识,颓然倒地。

    不远处,韩锋轻轻一拉枪栓,一颗滚烫的弹壳便叮的一声弹出,再一推枪栓,又一发子弹推入枪膛,然后举枪瞄准再扣下扳机,伴随着噗的一声沉闷声响,又一发子弹从毛瑟狙击步枪的枪口,呼啸而出。

    十米外,又一个鬼子的面门瞬间绽开一朵血花。

    东北虎则更为凶残,一转身,手里边便多了一把长长的武士刀,再轻轻一撩,离他最近的那个鬼子便猛的一顿,两秒后,鬼子的****还有腹部才慢慢绽开,先是肠子一节节的从绽裂的伤口慢慢的溢出来,然后是破裂的胃囊……

    这个时候,东北虎却早已经突进到数米开外。

    两个鬼子一声不吭,端着刺刀左右夹击而至。

    “去死吧!”东北虎暴喝一声,手中军刀猛的一记旋斩。

    东北虎牛高马大,力量何等之大?下一霎那,正准备挺枪突刺的两个鬼子,便连人带枪被东北虎砍成了两截,两个鬼子的身体顷刻间从腰部断裂成两截,下半截兀自立于原地,上半截却颓然滑落在地,内脏流了一地。

    那两个鬼子却仍还没有断气,兀自在那发出凄厉的惨叫。

    东北虎心下却没一丝的怜悯,一个箭步抢到第四个鬼子跟前,之前的那把军刀在腰斩两个鬼子之后又深深楔入一颗大树,急间切拔不出便索性弃刀,虽然手中没了刀,却丝毫不妨碍东北虎杀人,兜头猛一记头槌,重重砸在了鬼子的面门上。

    小鬼子的面门顷刻被砸塌陷,面骨碎裂,瞬间丧失意识。

    东北虎却连检查都懒得检查,转身又扑向了第五个鬼子。

    躲在东北虎身后的一个鬼子,偷偷举起手中的三八大盖,企图打冷枪。

    遗憾的是,不等他扣下扳机,一发毛瑟枪弹呼啸而至,瞬间洞穿他的头部,高速旋转的子弹从鬼子的左太阳穴射入,又从右太阳穴穿出去,在子弹穿过头颅的同时,大量的脑组织还有骨骼碎片,呈放射状从右太阳穴猛烈喷射而出。

    企图偷袭的那个小鬼子,吭都没吭一声就倒在了血泊中。

    东北虎和韩锋配合默契,一个负责近战,一个负责狙杀,转眼之间,一个步兵小组十五个鬼子就被两人杀了个干净,然后一个闪身,两人的身影便再一次消失,现场便只剩下了十五具残缺不全的鬼子兵尸体。

    片刻之后,另一个步兵小组赶到了现场。

    看到现场遗留的十五具残缺不全的尸体,后到的一组鬼子相顾骇然,从听到博斗的声响到他们赶过来,也就十几秒,可就这十几秒,一个步兵小组十五名战友,就已经成为了一具具残缺的尸体,他们的敌人,该有多么可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