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7章 瓮中之鳖-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677章 瓮中之鳖

    水雾茫茫的江面上,三艘悬挂着旭日旗的炮艇正劈波斩浪往前疾速行驶。

    其中一艘炮艇的船舱里,小鹿原俊泗正在闭目养神,小鹿原俊泗的左右,分两排依次坐着五十岚翠、山上武男等十几个特种兵,这十几个特种兵是上次大梅山之战,从狼牙手下侥幸逃出来的,也是整个特战大队硕果仅存的十几名队员。

    “昂……”舱外忽然传来汽笛的长鸣,正在闭目养神的小鹿原睁开眼睛。

    坐在小鹿原左手边的山上武男跟着跟开眼睛,问道:“队长,我听说你给大本营发去了一封电报?跟忍者村有关吗?”

    小鹿原俊泗diǎn头说:“我原本想等挫败徐锐的行刺计划之后,回趟国内,可谁曾想,最后徐锐却竟然虚晃一枪,把刺杀的矛头指向了冈村司令官,眼下,不仅冈村司令官玉碎,就连大将阁下也忧愤而死,短时间内我恐怕是没时间回国了,所以,只能将希望寄托在大本营的那些官僚身上,但愿他们能够把姿态放低一些,请动忍者出山。”

    山上武男说:“大本营的那些官僚怕指望不上,不帮倒忙就不错了。”

    在任何国家、任何时期,官僚主义还有**,都是挥之不去的顽疾,就说后世被许多公知精英引为灯塔国的美利坚,一样官僚主义盛行、一样**横行,唯一区别就是在美国行贿受贿受法律保护,合法化了,美其名曰政治献金。

    二战时期的小日本,不仅**横行,官僚主义也是十分严重。

    比如说日本海军部,长时间被萨摩系所把持,又比如陆军部,长时间被长州系把持,别的地域出身的青年军官,再是惊才绝艳,也休想进入海军或者陆军中枢,这一现象直到以冈村宁次为代表的昭和军阀崛起,才终于得到改观。

    昭和军阀集团背后虽然有裕仁撑腰,但毕竟刚进入权力中枢,把持军权尚且很吃力,要想荡涤军中的官僚积习还需更长的时间,所以现阶段,日本海军、陆军部的办事效率其实是十分低下的,不幸的是,国民政府的办事效率更低下。

    小鹿原答非所问说:“驻九江宪兵队司令吉野理央,你可认识?”

    山上武男摇头说道:“上次大将阁下到任,举行欢迎晚宴之时,曾经有过一面之缘,不过他没怎么睬我,似乎是个挺难以接近的人物。”

    小鹿原嘴角勾了勾,又说道:“吉野家可是望族,这也是难怪。”

    山上武男哂然说道:“小鹿原家比吉野家还显赫,队长你就没他那么倨傲。”

    “我从来就不认为,世家出身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当然,我也不认为这是耻辱。”小鹿原淡淡一笑,又说道,“山上桑,你可能并不知道,吉野家跟饭道山的几个忍者村其实有着很深的联系,甚至于……”

    山上武男小声问道:“甚至于什么?”

    小鹿原说:“我甚至于听说过,吉野家的一位长辈就在饭道山。”

    “纳尼?”山上武男讶然说道,“吉野家竟有一位长辈是忍者?”

    “这并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其实帝国的许多世家都与甲贺、伊贺的忍者村,有着或明或暗的联系,包括我们小鹿原家。”小鹿原淡淡一哂,又接着说道,“这次吉野家的长男、次男都战死九江,死在了狼牙手里,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吉野家应该会非常的生气,也应该会请出他们在饭道山中修炼的长辈。”

    “哟西。”山上武男欣然道,“这么说来,还真有机会请出忍者。”

    说话间,一名水兵匆匆入内,向小鹿原顿首报告:“长官,安庆码头到了。”

    小鹿原俊泗便立刻站起身来,环顾山上武男、五十岚翠等十几个特种兵说:“走,去见见新到任的板垣司令官,此人可是一位传奇人物,他在山西战场的战绩先不说,单是他敢于在阴雨天气无引导空降,我就佩服他!”

    (分割线)

    安庆码头候船大厅,板垣征四郎忽然连打两个响亮的喷嚏。

    安庆宪兵队长小寺贵史便赶紧抱着一件披风走上前,劝道:“司令官阁下,请披上披风吧,以免着凉。”

    “用不着。”板垣征四郎却摆了摆手。

    跟畑俊六这个病秧子不一样,板垣征四郎的身体十分健壮。

    小寺贵史没有办法,只能把披衣交身后勤务兵,拿了下去。

    板垣征四郎又说道:“小寺桑,我这没什么事了,你忙去吧。”

    “哈依。”小寺贵史重重顿首,脚底下却没有动,凭心而论,小寺贵史要忙的事情确实多,可是他还是想要尽可能多的呆在板垣征四郎面前,这不是为了在板垣面前刷存在感,纯粹只是因为他崇拜板垣,真的崇拜。

    小寺贵史不肯离开,板垣征四郎却也没强迫他走。

    片刻后,小寺贵史忍不住说道:“司令官阁下,从时间上看,此时第三、第一零一、第十七、第一零六以及第一一六师团,还有波田支队,应该已经向当面之敌发起攻击了吧?再就是第二军,应该也从大别山北麓,发动进攻了吧?”

    板垣征四郎diǎn头说:“如果不出现大面积的电台故障,应该就是这样吧?”

    小寺贵史吸了口气,接着说道:“司令官阁下真就不替第三、第一零一师团担心吗?刚才的最报你也已经看了,薛岳的第一兵团已经攻占了高安,湘赣公路已经被彻底切断了,所以,这绝对是一次九死一生的冒险!”

    “九死一生?”板垣征四郎微微一笑,转移话题说,“小寺桑,不知你可曾听说过,中国有句老话,叫做置之死地而后生?”

    “置之死地而后生?”

    小寺贵史闻言凛然。

    (分割线)

    武汉,国民军统帅部。

    蒋委员长在十几名高参的簇拥下,兴冲冲的走进了指挥大厅。

    虽然已经很长时间没睡过囫囵觉,可蒋委员长今天的气色看上去还算不错,正所谓,人逢喜事精神爽,蒋委员长遇上喜事了,因为就刚才,薛岳兵团从前线传回消息,他们成功的光复了高安县,彻底切断了湘赣公路。

    看到蒋委员长走进来,何应钦、白崇禧等高级将领赶紧立正。

    “敬之、健生,还有诸位同仁,不必如此拘谨。”蒋委员长心情大好,脸上也流露出了久违的笑容,摆摆手又道,“都随意,就当我没有来。”

    蒋委员长心情好,整个指挥大厅的气氛也立刻变得轻松起来。

    笑声中,蒋委员长走到大地图前,对着地图说道:“健生,跟我讲讲。”

    因为李宗仁患病,现在白崇禧不仅是国防部的副总参谋长,更兼着第五战区的总司令长官,而且白崇禧还是国民军阵营中仅次于蒋百里的军事理论家,蒋委员长对白崇禧一贯就器重,所以只要有白崇禧在,蒋委员长肯定diǎn名让他讲解局势。

    在何应钦、陈诚等许多中央军系统的高级将领心目当中,当面给蒋委员长介绍战局可谓美差,不过白崇禧对此却兴致缺缺,白崇禧虽然人称小诸葛,智计过人,但是战略眼光却还是有所欠缺的,尤其跳不出根深蒂固的地域观念,始终以桂系军阀自居,对中央军还有蒋委员长始终抱有很深的成见。

    不过蒋委员长diǎn了名,白崇禧也不能一diǎn面子都不给他。

    当下白崇禧拿起木竿,指着墙上地图讲解道:“委座请看,这里便是高安城,薛岳兵团光复高安之后,不仅日军第二十七师团被我军拦腰截为了两断,湘赣公路这条对于小日本来说不亚于生命线的运输线,也已经被我军所切断。”

    “这又意味着什么呢?”蒋委员长其实早就听过答案,可他还是百听而不厌。

    白崇禧心中不屑,表面上却不动声色,说道:“这意味着湖南战场的第三师团、第一零一师团已经成为孤军,只要九江没有失守,只要湘赣公路没有打通,日军第三师团、第一零一师团就是瓮中之鳖,再不可能逃出生天!”

    蒋委员长又问道:“那么九江是否能守住?”

    白崇禧说:“参考肥城保卫战,卑职以为,至少十天之内九江不会失守!”

    “若是川军七九九团守住九江至少十天,等日军打下九江,然后打通湘赣公路,再把物资运输到湖南就至少需要二十天!”蒋委员长握紧了拳头,又说,“二十天内,是否能够吃掉日军三师团以及第一零一师团呢?”

    白崇禧说:“应该没什么问题。”

    这个答案有些出乎蒋委员长的意料之外,却让他更加兴奋。

    蒋委员长哦了一声,饶有兴致的问道:“健生何以如此肯定?”

    白崇禧说:“因为卑职料定日军之第三、第一零一师团必定会回师江西,协同第二十七师团得新打通湘赣公路,不幸的是,这么做非但不会有什么作用,反而会加速第三、第一零一师团的败亡,总之日军这两个师团是完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