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8章 鬼子要完-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678章 鬼子要完

    总而言之,日军这两个师团已经要完了!

    当着蒋委员长和诸多国民军高级将领面,白崇禧言之凿凿、信誓旦旦,举止间颇有些挥斥方遒的意味,在场不少高级将领和高参也纷纷向白崇禧投去佩服的眼神,至少他们就不敢下这样的断言,也只有健公敢下这样的断语。

    听了白崇禧的话,蒋委员长也十分高兴,因为这话他爱听。

    从淞沪会战开始,国民军前前后后吃了多少败仗?又损失了多少军队?徐州会战、德安会战好不容易打赢了,可最后又是先胜后败,国民军就没痛痛快快的赢过,尤其让蒋委员长感到恼火的是,这两次先胜后败都跟他有关。

    所以,蒋委员长比任何人都更加盼望着,能有一场酣畅淋漓的大胜仗。

    蒋委员长大笑说:“既然健生都这么说了,小日本的第三师团、第一零一师团多半是在劫难逃了,诸位放心,这次我蒋某人绝对不再妄加干涉,一定彻底放权给前线的薛岳,叫他给我打一个酣畅淋漓的大胜仗。”

    然而,蒋委员长的美好愿望却注定要落空。

    蒋委员长话音才刚落,一个少校参谋便匆匆走进来。

    “报告!”少校参谋啪的立正,敬礼,然后说道,“常德急电!”

    “常德急电?”何应钦微微蹙眉,正要伸手去电报时,又一个少校参谋匆匆入内,立正敬礼,“报告,岳阳急电!”

    “报告,霍山急电!”

    “报告,商城急电!”

    “报告,田家镇急电!”

    “报告,富池口急电!”

    紧接着,六七个通讯参谋就跟商量好似的,纷纷进来。

    看到这么多的通讯参谋一下涌进指挥大厅,在场的十几个高级将领便立刻变了脸色,蒋委员长也是脸色微微一变。

    什么情况,这么多方向同时出现紧急状况?

    “不要急,一个个来。”何应钦强自镇定,伸手接过第一封电报。

    匆匆看完,何应钦的脸色立刻凝重了几分,然后接过第二封电报,等这封电报看完,何应钦的脸色就变得很难堪,然后是第三封电报、第四封电报、第五封……等何应钦看完全部六封电报之后,脸色已经黑得像锅底了。

    “敬之,什么情况?”蒋委员长蹙眉问道。

    何应钦深吸了口气,强自镇定说:“委座,就在不久之前,日军第十一军所属各师团以及第二军所属各个师团,同时向华容、安乡、霍山、金寨、田家镇、富池口等六个方向发动了猛烈进攻,尤其安乡方向的日军第三师团攻势十分凌厉,半天之内连克草尾、茅草街、三仙湖、青树嘴等四个镇,兵锋直逼安乡县城。”

    “什么?!”

    “第三师团?”

    “小鬼子疯了不成?”

    “好大胆子,非但不回师自救,居然还敢抢攻?”

    何应钦话音才刚落,整个指挥大厅立刻就炸了锅。

    不过最激动的却非白崇禧莫属,因为他刚刚还言之凿凿的说日军第三师团、第一零一师团一定会回师攻击江西,协同第二十七师团重新打通湘赣公路,可是言犹在耳,常德方面守军就发来了电报,第三师团居然像尖刀一样猛插过来!

    “这不可能!”白崇禧很是失态的大叫起来,“鬼子疯了么?”

    “鬼子没疯,这是要跟我们拼命了!”一个声音冷不丁的响起。

    众人急回头,便看到蒋百里拄着拐杖颤巍巍的走进了指挥大厅。

    看到蒋百里,在场的诸多高级将领还有高级参谋纷纷立正敬礼,因为蒋百里不仅是国民军中声望卓著的军事理论家,更是陆军大学的校长,是他们的老师,便是蒋委员长,也向着蒋百里微微侧首,表示敬意。

    “百公刚才所言是何意?”白崇禧却还是不信,皱着眉头说道,“鬼子想拼命?现在九江失守、湘赣公路也被切断,鬼子还有拼命的资格?”

    “自然有的。”蒋百里颤巍巍走上前,拿起木竿,然后对着大地图画了个箭头,语气沉重的说,“诸位请看,如果日军第三师团、第一零一师团非但不后退,反而大踏步的向前穿插,兵锋直指华容,局面又将如何呢?”

    “嘶……”白崇禧立刻倒吸了一口冷气。

    何应钦、陈诚等高级将领也是勃然色变。

    便是蒋委员长,脸色也顷刻之间变得十分难堪。

    蒋委员长的军事水平其实是十分有限的,可是现在却也看出来了,如果日军第三、第一零一师团非但不退,反而大踏步的向前穿插,并攻陷华容,这样一来,从武汉撤往重庆的水陆交通就会被彻底切断,后果将是灾难性的!

    蒋百里又放下木竿,语气急切的说:“之前在广西,我连续向统帅部发出三封急电,提醒诸位加强华容之防务,以防鬼子情急之下与我军拼命,却不知道统帅部往华容方向增派了几个师?可曾将四十六师调上去?”

    四十六师是由中央军校教导总队改编的,战力还行。

    面对蒋百里的询问,何应钦、白崇禧却是目光闪烁。

    之前不仅是蒋百里,甚至连延安的共党,还有大梅山独立团都纷纷发来电报,提醒国民军防备小鬼子狗急跳墙,可何应钦、白崇禧他们根本就不相信日军敢于铤而走险,所以根本没有把蒋百里等人的劝告当一回事。

    可现在,鬼子真的铤而走险了!

    这一刻,何应钦和白崇禧真是肠子都悔青了!

    “没派?”看到何白两人表情,蒋百里就什么都知道了,当下长叹一声说道,“这下恐怕就麻烦了,麻烦大了!”

    “无妨。”白崇禧却强自镇定道,“小鬼子这不过是狗急跳墙罢了,无论如何,鬼子的第三师团还有第一零一师团都已经成了没有后援的孤军,只要挡住他们的前三板斧,他们的攻势很快会变得后继乏力,无以为继。”

    “对对,健生所言极是。”何应钦也是连声附和道,“日军第三师团、第一零一师团的铤而走险,只会加速他们的灭亡,原本我还担心,日军第三、一零一师团抱团死守,现在却是再没有这个担心了,鬼子要完,鬼子这是要完!”

    “鬼子要完?”蒋百里闻言只能够摇头苦笑。

    蒋委员长没有因为何应钦、白崇禧的一番话就放下心,皱着眉问道:“敬之,健生,你们就实话告诉我,有没有把握?”

    白崇禧感到浑身有些燥热,掏出手绢擦了擦额头汗水,说道:“委座,眼下之局面,其实好比是下围棋,我方和日方的两条大龙已经纠缠在一起,就看谁的气长,谁就能够笑到最后并且满盘皆赢,而卑职以为,我军坐拥地利,又有三湘荆楚百姓之支援,而日军第三、第一零一师团则不仅是劳师袭远,深入敌国腹地,而且补给线也被我军切断,所以,笑到最后的一定会是我军,而不是日军!”

    何应钦也道:“没错,一定是我军!”

    “我晓得了。”蒋委员长diǎn了diǎn头,又说道,“那么,一切就都拜托给你们了,另外再替我转告薛岳一声,让他放开手脚去打,不要有什么顾虑,部队打没了我给他补充,武器弹药不够了,我会给他输送,让他只管放开手脚去打。”

    “是!”白崇禧、何应钦还有一干高级将领纷纷立正。

    蒋委员长又跟蒋百里diǎndiǎn头,然后转身出了指挥大厅。

    临出大门之时,蒋委员长却一脚踢在门槛上,险些摔个狗吃屎。

    侍卫长王世和眼疾手快,赶紧抢上前来搀住,然后说:“委座小心。”

    蒋委员长摆了摆手,说:“世和哪,武汉行营现在还剩下多少物资?”

    “那可就多了。”王世和小声说道,“苏联援助的第一批军需物资眼下全在武汉,还有之前从四川、陕西以及广西运来的粮食,也都囤在汉口码头,哦,对了,还有从山东、河北以及河南运回来的许多物资也都还在呢。”

    说话间,蒋委员长的专车已经过来。

    王世和抢前一步打开车门,又用右手小心的护住门楣。

    蒋委员长弯腰钻进后车座,等王世和关上后车门再坐进副驾驶座,蒋委员长才又叮嘱王世和说:“马上通知铁路局还有船务局,立刻启运所有物资,将所有物资转运重庆,记住一定要快,一定要快!”

    “转运物资?”王世和讶然道,“委座,这些军需物资可都是用来保障第五、第九战区各个参战部队的,如果物资运走了,这仗还怎么打?”

    蒋委员长闻言立刻哑了,是啊,物资都运走了,这仗还怎么打?

    一霎那之间,蒋委员长就陷入了巨大的挣扎中,一方面他想要运走这些物资,因为这些物资对于中国来说太重要了,可是另一方面,他又不敢把物资运走,没有了物资,第五、第九战区四大兵团,很快就会陷入弹尽粮绝的困境中。

    好半晌之后,蒋委员长叹息说:“那就再说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