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2章 塞翁失马-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682章 塞翁失马

    小桃红吐了吐小舌头,又有些不甘心的说道:“可是姑爷,我们真的就这样放弃了九江城?这也未免太可惜了吧?而且,没有了九江城,我们就没办法跟小鬼子打巷战了,这要是打野战,肯定会更加困难。”

    “那也未必。”徐锐说,“读过塞翁失马没有?”

    “小婢读过。”小桃红说道,“说是有个老头,有一天他养的马丢了,他的邻居就跑过来安慰他,让他不要太难过,老头却说,谁知道这是好事坏事呢?结果过了没几天,他的马就回来了,还带回来好几匹胡人的骏马。”

    “所以说喽。”徐锐微微一笑说,“丢了九江城,不见得就是坏事?”

    说完了,徐锐又环视着车站四周的防御工事说:“至少,川军弟兄已经在前面的两个山头上修建好了坚固的防御工事,我们以原有防御工事为依托,再在车站外围的树林子里挖几条战壕,很快就能够构筑起一条完整的防御工事链。”

    说话间,守在电台前的一个川军老兵忽然跑过来报告说,有信号进来了。

    小桃红便赶紧坐到电台前,戴上耳机,然后将电信号抄录下来再根据密码本转译成为文字,却是从大梅山转发过来的薛岳的命令。

    薛岳命令川军第七九九团至少守住九江五天。

    “姑爷,现在怎么办?”小桃红苦着脸说道,“九江已经丢了。”

    “没事,九江虽然丢了,可九江车站还在咱们手里,只要车站不丢,小鬼子就算夺回了九江也没用,他们的军需物资也一样运输不上去。”徐锐摆了摆手,又道,“立刻使用明码给薛将军回电,就说十天之内,鬼子休想从九江往湘赣前线输送一颗子弹,一粒米!”

    “明码?”小桃红有些犹疑的说,“这会不会不太好?”

    “没事,就用明码。”徐锐断然道。

    小桃红便不再多说什么。

    (分割线)

    这时候,日本海军江防舰队的炮艇已从安庆码头接到了板垣征四郎,小鹿原俊泗、山上武男等十几个特种兵也已经跟板垣征四郎汇合了。

    “司令官阁下。”小鹿原俊泗啪的收脚立正,顿首说,“华中派谴军直属特战大队,大队长小鹿原俊泗奉命向您报到!”

    小鹿原身后的山上武男、五十岚翠等人也都跟着顿首。

    板垣征四郎回了礼,笑着说:“哟西,都是帝国的精英哪!”

    “司令官阁下过奖。”小鹿原俊泗再次顿首,说,“卑职惭愧。”

    “以前的事就不再提了。”板垣征四郎拍了拍小鹿原的胳膊,又说道,“但是今后,就让我们共勉吧,总而言之,一定不能再让徐锐为所欲为,一定不能再让大日本皇军蒙羞,一定不能再让天皇陛下难堪,好吗?”

    “哈依!”小鹿原俊泗再次顿首。

    “报告!”一个通讯参谋忽然走进来,顿首报告说,“司令官阁下,上野阁下急电,步兵第二十三旅团已进至湖口待命!”

    “哟西。”板垣征四郎闻言欣然diǎn头。

    诚如徐锐所料,板垣征四郎并不打算从前线撤回部队去反攻九江,而是将原本驻扎在浙西警戒国民军第三战区的步兵第二十三旅团给调了过来。

    步兵第二十三旅团跟之前在肥城被独立团所重创的菊地旅团,同属于第十八师团,由于菊地旅团在肥城之战中伤亡太过惨重,所以武汉会战中,整个第十八师团都被排除在一线主攻任务之外,只担负皖南的警备任务。

    来到中国之前,板垣征四郎就已经研究过战场形势,认为只要留下一个步兵旅团,就足以保证皖南的安全,多出的一个步兵旅团正好反攻九江,所以板垣征四郎人还在日本,就给第十八师团的师团长牛岛贞雄下了令,命步兵第二十三旅团向西,从湖口渡过鄱阳湖,从正面攻击九江。

    板垣征四郎原本以为步兵第二十三旅团还要半天才能够赶到,却不想居然早到了,这下他心里就已经有底,也可以松口气了。

    “哟西。”板垣征四郎欣然diǎn头说,“这下夺回九江再无悬念。”

    小鹿原俊泗闻言微微皱了下眉头,说道:“司令官阁下,请恕卑职直言,现在就断言夺回九江再没有悬念,恐怕是为时过早。”

    小鹿原俊泗这话说的可以说是很不客气了。

    不过板垣征四郎却并没有流露出不喜之色。

    板垣征四郎反而饶有兴致的问:“何以见得呢?”

    小鹿原俊泗说:“因为徐锐此人,非常善于指挥巷战,肥城之战,徐锐以不到一千之国民军老兵外加两千多新兵,面对熊本师团,外加菊地旅团之连番猛攻,坚守十日不说,最后还以诡计重创了熊本师团,实在令人生畏。”

    “那是因为稻叶四郎太过无能!”板垣征四郎哂然说,“肥城之战的战报我也看过,我发现稻叶犯了个致命的错误,前期心存侥幸,不肯投入太多兵力总进攻,结果给了徐锐充足的练兵时间,后期再投入足够兵力总进攻时,徐锐的部队已经完成练兵,仗就不好打了,他如果从开始就投入足够兵力进行总攻,肥城之战的结果就将改写。”

    小鹿原无意与刚刚到任的司令官争辩,当即转移话题说道:“那么,敢问司令官阁下打算如何攻打九江呢?”

    板垣征四郎说:“我的策略很简单,就是一个字,快!”

    “纳尼?快?!”小鹿原俊泗脸上露出一丝茫然,这算是什么策略?

    “是的,快。”板垣征四郎沉声说,“就是抢时间,抢在徐锐还没有在九江站稳脚,还没有构筑起完整的防御工事,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发起进攻,而且绝对不搞添油战术,一旦打响就是总进攻,绝不给徐锐留下反应时间!”

    “索代斯奈。”小鹿原俊泗这下听明白了。

    小鹿原俊泗必需承认,板垣征四郎的对策或许是最优的,至少比他脑子里想到的,所有的策略都要更优,想到这,小鹿原俊泗心下便越发的佩服板垣征四郎,这位陆军之胆,不仅胆识过人,谋略也是过人,当真是名不虚传。

    两人说话间,又一个通讯参谋走了进来,顿首说:“报告,海军陆战队发来捷报,经过四个多小时苦战,国民军溃兵败走城西车站,九江城已经夺回!”

    “纳尼?!”

    “九江城已经夺回?!”

    “海军陆战队夺回了九江城?!”

    船舱里一下就炸了锅,小鹿原俊泗和十几个特种兵面面相觑。

    板垣征四郎也不免有些错愕,这是怎么说的,他的情绪都已经酝酿好了,他都已经准备好了大显身手了,结果徐锐的部队却让海军陆战队给逐出了九江?不说徐锐很厉害么,不是说徐锐指挥巷战很有一套?结果却打成这样?

    “渡边桑,你会不会译错了?”小鹿原俊泗上前一步,又道,“从马当要塞增援的海军陆战队不过区区半个大队,而九江的国民军却足有两千人,而且,还有徐锐负责指挥,结果却居然让海军陆战队逐出了九江?”

    “哈依。”渡边重重顿首,肯定的说,“电报绝对准确。”

    小鹿原俊泗得到肯定的回答,立刻把目光转向了板垣征四郎。

    “这下却是意外之喜。”板垣征四郎微微一笑,又说道,“地图。”

    小鹿原俊泗便赶紧命一个特种兵从随身挎包拿出地图,在小桌子上摊开,然后从地图上找到了九江,又找到了九江车站。

    “司令官阁下请看,这里便是九江车站。”小鹿原指着地图说道。

    板垣征四郎的目光,立刻落在了地图上,从地图上看,九江车站周围的地形远远谈不上有多险峻,可以说是易攻难守,唯一的难diǎn,就在车站西侧前出德安方向有两个互为犄角之势的山头,算得上是易守难攻。

    此外,车站的外围还有大片茂密的森林。

    这片森林恐将成为日军进攻的最大障碍。

    小鹿原俊泗皱着眉头说道:“司令官阁下,川军被逐出了九江城,这固然是好事,但是九江车站的地形也是较为复杂,附近不仅有纵横交错的河道网,还有大片茂密的森林,徐锐此人不仅善于指挥巷战,更善于指挥丛林战。”

    板垣征四郎diǎn头说:“我读过关于丛林战的理论著作,也知道丛林战不同于野战,决定丛林战胜负的主要因素,绝对不是兵力多寡,也不是装备优劣,而是取决于对战双方士兵的战斗经验,在这一方面,皇军确实比较欠缺。”

    小鹿原舒了一口气,顿首说:“司令官阁下英明。”

    板垣征四郎四摆了摆手,说:“这下有些麻烦了,川军七九九团已经在车站外围修好了防御工事,正因为这样,吉本桑的部队才会被挡在这两个小山头的西南方,不得寸进,对方已经有完整的防御工事,抢攻之策恐怕就不再适用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