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3章 徐锐的弱点-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683章 徐锐的弱点

    板垣征四郎正自抚额沉思时,小鹿原俊泗忽然说:“司令官阁下,是否可以火攻?”

    “火攻?”板垣征四郎闻言眉头微蹙,接着说道,“小鹿原桑,现在已经进入热兵器时代,你为什么会忽然间想到火攻?难道你认为皇军只要在九江车站的外围放一把火,就要以把徐锐还有他的部队统统烧死吗?”

    小鹿原俊泗说道:“要想放火烧死徐锐和他的部队,当然不可能,但是放火烧掉九江车站外围的森林,却是完全可能的。”

    “烧掉森林?”板垣征四郎目光一凝,说道,“小鹿原桑,你似乎另有所指?”

    “哈依,司令官阁下明鉴。”小鹿原俊泗重重顿首,又接着说道,“一直以来,我都在思考一个问题,徐锐此人不仅善于特种作战,指挥造诣也是极其高超,所以,无论是小规模的特种作战,还是大规模的正面作战,此人都能从容应对,几乎就没有弱diǎn!”

    山上武男、五十岚翠等十几个特种兵,脸上全都流露出了凝神聆听之色。

    “但是徐锐真的就没有弱diǎn吗?”小鹿原俊泗的目光从板垣征四郎脸上扫过,又逐一从山上武男、五十岚翠等十几个部下脸上扫过,接着说道,“自从在无锡战场上跟徐锐交过手之后,我就一直在思考着这个问题。”

    稍稍停顿了下,小鹿原俊泗又接着说道:“一直到冈村司令官遇刺之前,我都没有找到我想要的答案。”

    “然后呢?”板垣征四郎说道,“岗村司令遇刺之后,你却找到了答案?”

    “哈依!”小鹿原俊泗重重顿首,又接着说道,“由于卑职疏忽,未能保护冈村司令官的安全,但是冈村司令官的不幸玉碎,却也帮助我发现了徐锐的弱diǎn,这可能也是徐锐唯一的弱diǎn,至少到目前为止,我只找到他的这个弱diǎn。”

    “徐锐唯一的弱diǎn?”板垣征四郎神情微动,问道,“愿闻其详。”

    小鹿原俊泗沉声说:“司令官阁下临来中国之前,想必已经调阅过关于岗村司令官遇刺的调查报告,那就应该知道,那天在竹野和牛养殖场,冈村司令官固然是当场玉碎,但是徐锐本人却也是身中数枪,受了重伤,以至于昏迷不醒!”

    板垣征四郎diǎn头道:“调查报告上确实是这么说的,想必也应该属实。”

    “属实,这一情况已经从多个渠道加以证实!徐锐确实是受了重伤,但是没死。”小鹿原俊泗停顿了下,又道,“不过既便是没死,这也是极其罕见的一个现象,司令官阁下并未与徐锐直接交手,因此对他的身手可能缺乏直观的印象,但是卑职却曾经先后两次与其直接交手,所以对他的身手,有着直观而又深刻的认知!”

    “是吗?”板垣征四郎蹙眉说,“徐锐给你的直观印象又是怎样的呢?”

    小鹿原俊泗深吸了一口气,说:“司令官阁下,我并没有长他人志气、灭自家威风的意思,但是面对徐锐,我确实是连半分胜出的机会都没有,无论是丛林作战、还是巷战,你几乎就不可能在战场上把他干掉!”

    为了证明自己的话,小鹿原俊泗又说道:“先说丛林作战,徐锐此人曾经在海安七星湖附近凭借一个人一条枪,干掉了皇军将近一个步兵联队!虽然,徐锐利用他精通日语的特diǎn迷惑了皇军,造成皇军的自相残杀,但这仍然足以证明徐锐在丛林战中有多么的可怕,所以要想在丛林战中干掉徐锐,几乎就没有可能!”

    顿了顿,小鹿原俊泗又接着说:“至于巷战,就更不用说了,肥城之战不仅是徐锐所指挥,他更亲身参与了战斗,还有在帮助暂编七十九师残部从无锡突围之战,根据立花联队幸存士兵口述,此人在巷战之中简直就是一个魔鬼!”

    板垣征四郎沉声说道:“所以说,徐锐在竹野和牛养殖场的中枪负伤,十分罕见!”

    “哈依,此事确实是十分罕见!”小鹿原俊泗重重顿首,又接着说道,“所以,卑职在接到战报之后,就仔细的研究了竹野和牛养殖场附近的地形,又进行了大胆的推测,最后终于得出了结论——在开阔的平原地形,徐锐是可以被干掉的!”

    板垣征四郎凛然说道:“在开阔的平原地形上,徐锐是可以被干掉的?”

    “哈依!”小鹿原俊泗重重顿首,又接着说道,“因为在开阔的平原地形之上,徐锐无法利用茂密的丛林进行伪装,也不能利用密集建筑加以掩护,他的行动就会彻底暴露在皇军密集的火力前,所以无论他跑得多快,也是终究快不过子弹!”

    “哟西。”板垣征四郎欣然说道,“所以你想到了烧掉车站外围的森林?”

    “哈依。”小鹿原俊泗顿首说道,“在开阔的平原地形,既然连徐锐都可以被干掉,那么他手下的狼牙就更加不在话下,所以,只要烧掉九江车站外围的大片森林,使徐锐和他手下的狼牙失去了赖以藏身的伪装,其破坏力也就大打折扣了!”

    顿了顿,小鹿原俊泗又说:“只要干掉了徐锐和他手下的狼牙,剩下的川军残部,根本就不值一提,司令官阁下集结一个旅团又四个大队之兵力,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歼灭之,然而唯一的难题,就是现在正值秋日雨季,这火怕是烧不起来。”

    “这确实是个难题。”板垣征四郎diǎn头说,“如果这雨下个不停,就算皇军将库存的所有硫磺弹打光,只怕也无法烧掉九江车站外围的森林。”

    顿了顿,板垣征四郎又叫进来一个参谋,说道:“立刻跟气象观测部门取得联系,让他们立刻报告九江附近未来数日之气象。”

    “哈依!”参谋重重顿首,转身扬长去了。

    过了大约有一刻钟的时间,参谋去而复返,并带回来一个令板垣征四郎和小鹿原俊泗喜出望外的消息,这场秋雨还将持续两天,但在之后的五天,九江将迎来连续晴好天气,直到大约一周之后,九江附近才会重新下雨。

    “哟西,哟西!”板垣征四郎高兴得连声哟西,又轻拍着小鹿原俊泗的肩膀说道,“小鹿原桑真不愧是从德国勃兰登堡特种部队训练营深造归来的精英,你的这一发现,却是帮了皇军、帮了帝国、帮了天皇陛下大忙了!”

    “哈依。”小鹿原俊泗重重顿首说,“为帝国效劳,为天皇陛下尽忠,是卑职应尽的责任以及义务,这没什么好多说的。”

    “哟西。”板垣征四郎再次亲热的拍了拍小鹿原俊泗的肩膀,又说道,“小鹿原桑,这次若是真的能够捕杀徐锐,你当记首功,我也一定会亲自替你向天皇陛下请功的!”

    “哈依!”这一次小鹿原俊泗却没有谦虚,顿首说道,“多谢司令官阁下栽培。”

    板垣征四郎摆摆手,又吩咐通讯兵说:“命令,让步兵第二十三旅团先不要过湖,再电诉吉本贞一,也不要急于进攻,只需要分兵围住九江车站就可以了,正好借这个机会,消耗一下徐锐以及川军残部的体力,两天之后再行总攻!”

    顿了顿,板垣征四郎又道:“再给南京发个电报,让派谴军司令部立刻将库存的所有硫磺弹准备好,再命令第三飞行团的轰炸机群做好准备,两天之后对九江车站外围的森林进行地毯式轰炸,一律使用硫磺弹!”

    “哈依!”通讯兵重重顿首。

    (分割线)

    九江车站外围的森林之中,徐锐忽然间连打了两个响亮的喷嚏。

    小桃红便赶紧翻出一件雨披披在徐锐的身上,一边却担心的说:“姑爷,要不然你还是回帐篷里躲躲吧?这里不是还有赵团长盯着呢么?”

    从两小时前,从星子、德安来援的鬼子就不再进攻。

    这会赵百石已从前面回来,因为前面有冷铁锋盯着,他也没什么不放心的。

    旁边的赵百石便立刻说道:“是啊,徐团长,要不然你就先回去?毕竟你身上的伤口还没有好利索呢,这万一要是淋出个好歹,那可就,唵?”

    徐锐却摇了摇头,不在这里亲自盯着他放不下心哪!

    九江车站的外围虽然有大片的森林,但是这片森林并不算很茂密,甚至有些稀疏,想利用这片森林打丛林战有些勉强,所以还得在丛林里加些战壕以及陷阱,这样就可以把地形弄得更加的复杂,对狼牙特种兵就更有利。

    但问题是,在哪里挖战壕,在哪里挖掘地洞,又在哪里设置陷阱,这都是技术活,你如果对特种作战没有深刻的认识,根本干不来这活,除了徐锐,也就冷铁锋能够干这话,东北虎和钻山豹都很勉强,赵百石就更别提了。

    所以,徐锐必须得留在这里时刻盯着。

    好在,徐锐的伤口已经在快速的痊愈。

    当下徐锐婉拒了小桃红还有赵百石的好意,继续往前走,一边指导川军第七九九的官兵在树林里边挖掘战壕以及陷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