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4章 九江之殇-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684章 九江之殇

    其实,川军七九九团的官兵只是监工,真正干活的还是一千多伪军战俘。

    在川军七九九团攻破九江城防,杀进九江城之后,九江的“皇协军警备旅”几乎是一枪未发就投降了,伪军九江警备旅是由原国民政府的九江保安团改编的,当时由于九江失守得太快,保安团来不及撤离就成了鬼子战俘。

    之后冈村宁次就将保安团改编成了皇协军警备旅。

    国民政府的地方保安团,战斗意志纯粹就是渣渣,所以城一破就投降了。

    对于伪军来说,投降小鬼子是投降,投降国民军也是投降,一次都投降了,再投降一次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大不了鬼子打过来,他们再投降一次便是,反正只要吃饭的家伙什还留在自己个的脖子上,那就一切好说。

    战壕挖到一半,苟立贵就累得不行,偷偷开起小差。

    九江沦陷之前,苟立贵就是保安团的团长,后来九江沦陷,这小子就摇身一变成了皇协军九江警备旅旅长,可惜好日子过了没几个月,作为日军第十一军司令官所在地的九江却居然让川军给攻陷了,害得苟立贵又成为了战俘。

    苟立贵觉得他今年一定犯了太岁,流年不利,要不然怎么连做了两次俘虏?

    让手下的两个伪军连长挡在前面,苟立贵却蹲在已经挖到半人深的战壕里,从裤兜里摸出一只不锈钢烟盒,然后从烟盒里摸出一根香烟,也不敢diǎn燃,要不然那烟雾肯定会被不远处站岗的川军哨兵给发现,苟立贵只敢拿香烟放在鼻际闻下味。

    一个伪军连长扭头看了眼九江城的方向,有些担心的说道:“大哥,之前九江城里响了一下午的枪声,到了刚才,甚至还起了大火,我怎么觉着有些不太对劲?你说,家里该不会出什么事情吧?”

    “混球话。”苟立贵说,“川巴子都已经让皇军逐出城外了,还能出什么事?”

    “这正是让人感到奇怪的地方。”伪军连长却摇了摇头说道,“川巴子都已经被逐出九江城了,皇军都已经进城了,可城里为什么还打枪?还有人放火?”

    另一个伪军连长说道:“大哥,该不会是皇军在城里杀人放火吧?”

    苟立贵和之前那个伪军连长闻言便愣了一下,遂即苟立贵便把脸拉了下来,说:“你小子给我闭嘴吧,皇军自打岗村司令官下了告民书,军纪就一贯不错,不要说杀人放火,就连强买强卖都从来没发生过,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那你说城里到底是怎么回事?又打枪又放火的?”

    “是啊大哥,让小七这么一说,我这心里也不托底了。”

    “行了,少说两句吧,还是想个法子趁早逃离这个鬼地方才是正经。”苟立贵将香烟收回到烟盒里,又将精致的不锈钢烟盒收回裤兜里,正要起身,耳畔却隐隐约约听到有个声音从前面传来,而且听起来有些熟悉,好像是他一个很熟的人。

    苟立贵便问道:“小六、小七,你们听听,好像有人在哭丧?”

    两个伪军连长便停住了,侧过耳朵聆听,片刻之后其中一个伪军连长小声说:“好像是太爷的声音,大哥,是太爷!”

    “什么,我爹?”苟立贵一听顿时急了。

    苟立贵为人虽然没骨气,但却是个孝子。

    这也跟中国的文化有关,在儒家文化中,忠孝是天大的信仰,西方世界总是别有用心的说中国人没有信仰,这却是彻头彻尾的污蔑,中国人其实有信仰,而且中国人的信仰不知道比西方的宗教信仰强多少倍。

    因为中国人的信仰就是忠孝。

    只不过,忠字有些大而且空,除了读书人群体崇尚忠孝两全,升斗小民对于为国家为君王尽忠,其实并没有太大的概念,但是孝道,在经过了长达两千年的持之以恒的潜移默化之后,却已经融入了每一个中国人的骨髓之中。

    所以抗战时期,出现了许多汉奸,但这些汉奸大多都是孝子!

    苟立贵原本其实也不想当汉奸的,但是他爹苟达富却是个铁杆汉奸,出于孝道,苟立贵也只能跟着当汉奸。

    一听说老爹在嚎哭,苟立贵立刻就急了。

    “爹?爹,是你吗?”苟立贵立刻冲出战壕,高声大喊。

    附近监工的两个川军老兵立刻端着刺刀过来,厉声喝道:“闭嘴嗦,嚎啥子嚎?”

    苟立贵却充耳不闻,一边手搭凉篷四处张望,一边高声大喊:“爹,爹你在哪?”

    见苟立贵理都不理,一个川军老兵立刻大怒,抡圆了三八大盖就照着苟立贵的肩背上砸了一枪托,苟立贵吃疼,便立刻惨叫着摔跌在地,两个伪军连长看到了,便立刻冲上来跟两个川军老兵扭打在一起。

    然后,更多的川军老兵便怒冲冲的冲了过来,将苟立贵和两个伪军连长摁地上,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毒打,直到徐锐和赵百石闻讯赶过来,才终于制止了处于暴怒中的川军,这时候苟立贵和两个伪军连长早就已经被揍得鼻青脸肿。

    苟立贵却恍然不觉,被摁在地上还一个劲喊:“爹,我爹呢?爹啊?”

    徐锐闻言目光一闪,当即扭头对身后川军说:“把那个狗汉奸带过来。”

    刚才还真有个人过来川军的阵地上找他儿子,而且这个人不是别人,就是之前在九江城里公然喊出“我爱国,国爱我吗”的那个苟达富,正是因为有苟达富这样的汉奸在,而且人数颇为不少,所以徐锐才果断放弃了九江。

    因为徐锐不能不担心,万一再留在九江城内,等鬼子打进来与他们展开巷战时,这些心向鬼子的“苟达富们”会在暗中使坏,身为一名从未来穿越过来的穿越众,徐锐比这个时代的大多数人都更清楚,群众的力量有多么的恐怖。

    弱小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之所以能够在三年内战中消灭八百万装备精良的国民军,就是因为他们的背后有亿万群众的鼎力支持,尤其决定国共两党命运的淮海战役,几乎可以说是中原地区一百多万百姓用独轮小车推出来的。

    在撤出九江城时,徐锐对苟达富说过,在日本人眼里,他们狗都不如。

    徐锐却没有想到,他说完这句话还不到半天,居然立刻就变成了现实!

    片刻后,灰头土脸的苟达富就被人带了过来,一看到苟达富,苟立贵便立刻抢上前来跟苟达富抱在一起,一边嚎啕大哭:“爹啊,你这是怎么的了?”

    苟达富也心疼的搂着苟立贵,哀嚎说:“儿子,你这是怎么了?”

    “爹,你别管我。”苟立贵说,“你这是怎么了,家里出啥事了?”

    一听到这话,苟达富便立刻拍着双手,哭天抢地的哀嚎了起来:“儿啊,儿啊,你爹没法活了呀,你爹没有脸见人了呀,那些天杀的鬼子,他们就不是人,是畜生,这些狗曰的就是畜生啊,他们把你的三个姨娘,还有你妹子全都给糟蹋了呀,嗷,你妹子,你妹子一气之下就投了井,你妹子投了进了呀,嗷嗷嗷……”

    “什么?”苟立贵两眼圆睁,嘶声说,“秀儿她,还有姨娘她们?!”

    “儿啊,你可一定要给你妹子报仇啊。”苟达富揪着苟立贵衣襟哭喊道,“你可一定要给你的三个姨娘报仇啊,把这些天杀的小鬼子都给杀了,爹这是瞎了眼,你爹真是瞎了眼,居然还想着迎这些鬼子,爹不是人,爹不是人啊,嗷嗷。”

    看着苟立贵、苟达富父子俩在那抱头痛哭,之前那两个伪军连长立刻感到大事不妙。

    一个伪军连长当即跪下来问苟达富说:“太爷,老太爷,这么说城里真出事了?我娘,还有我妹子媳妇,她们没啥事吧?”

    “你是小六?小六啊,你家也出事了,你娘你妹子,还有你媳妇,全都让狗曰的小鬼子给糟蹋了,你娘还有你媳妇都已经投井了。”苟达富说完又扭头对另一个伪军连长说,“还有小七你家,你家也出事了,你爹为了救你妹子,让鬼子给打死了。”

    “爹啊!”

    “娘啊!”

    “媳妇!”

    “妹子!”

    听到苟达富这话,两个伪军连长立刻瘫倒在地上。

    不得不说,九江这次真的是遭了殃了,由于之前冈村宁次推行的对中日两国人民一视同仁的政策,给九江的市民造成一种严重的错觉,以为日本人都是文明的,讲理的,结果当鬼子的海军陆战队进城时,城里的大姑娘小媳妇,非但不避讳,甚至还敢上街欢迎,结果就酿成了灾难性的惨烈后果。

    指望小鬼子讲文明?图样图森破!

    别说这次进九江的是海军陆战队,就算是第十八师团的步兵第二十三旅团,情况也绝对好不到哪去,因为冈村宁次已经死了,冈村宁次这一死,他所推行的一视同仁政策也就跟着烟消云散了,鬼子又岂不能大开杀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