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5章 焉知非福?-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685章 焉知非福?

    两个伪军连长跪地嚎哭了一会,突然站起身就往前冲。

    维持秩序的川军老兵却不会让他们走,当即上前拦下。

    “给老子闪开!”刚刚还跟小绵羊似的两个伪军连长,转眼之间却成了两头狼,瞪着血红的眼睛盯着挡住去路的两个川军,吼道,“闪开!”

    那眼神那气势,仿佛不让开就要跟你拼命似的。

    受到两个伪军连长的气势压迫,两个川军老兵本能的后退一步。

    但是反应过来,那两个川军老兵便立刻恼羞成怒,当即抡起枪托就照着那两个伪军身上砸过去,不过,没等到那两个川军老兵的枪托砸下来,赵百石便闪身挡在两人面前,两个川军老兵便赶紧收枪,又恨恨的退下。

    赵百石回头瞪着两个伪军连长,问道:“你们想要造反啊?”

    “我们让我走!”一个伪军连长咆哮道,“我要进城给我爹报仇!”

    “我在给我媳妇报仇!”另一个伪军连长也大吼道,“我要杀鬼子!”

    “再算我一个!”苟立贵从地上站起身,咬着牙说,“老子要剥了小鬼子的皮!”

    “你们想走就能走啊,当这里是什么地方?”赵百石大怒道,“又当你们是什么人?不过是一群汉奸走狗,居然还敢瞪鼻子上脸?找死不是?”

    “那就动手吧。”苟立贵冷冷的说,“要么这就杀了我们,要么放我们走。”

    赵百石便用怪异的目光看着苟立贵还有这两个伪军连长,心下却感觉到有些不可思议,就在不久之前,这几个家伙都还懦弱得跟绵羊似的,简直就是软骨头,毫无男子气概可言,可是转眼之间,却一个个变成了狼一样凶悍的男人。

    这又是什么道理?一个人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大变样?

    赵百石读书不多,想不通其中的道理,徐锐却是知道其中缘由。

    这些伪军之所以甘愿当汉奸,是因为他们没什么文化,对国家民族缺乏基本的认同。

    事实上,直到新中国成立之前,中国的受教育人口都非常少,后世的许多公知大将民国年间的教育成就吹成了一朵花,甚至还有吹捧北洋军阀办学的,说什么吴佩孚挪用北洋军军费大力兴办教育云云,其实这都是屁话!

    一个不争的事实是,民国年间中国的文盲率高达90%!

    换句话说,当时四亿五千万中国人中,识字的只有四千多万,这四千多万人中还有相当数量的人只是识字而已,真正受过系统的初级教育的人少之又少,受过高等教育的就更是凤毛麟角,这个只要数一下民国年间的大学数量就能够知道。

    自北洋政府成立到抗战爆发,中国共创办国立大学十三所。

    抗战爆发之后,北平、天津、上海、南京、武汉先后沦陷,沦陷区师生内迁又在大后方创办了十二所大学,这两者相加,总共也就二十五所国立大学,而且当时的办学规模远不能跟后世的大学相比,在校师生超过万人的就一所清华大学。

    事实上,民国年间在校大学生的总数最多也就十三万!

    这十几万受过系统的高等教育的青年学生,国家、民族观念自然是很强的,这也是为什么每次国家有难时,最先站出来大声疾呼,最先站出来反抗的都是学生的原因,因为这些青年学生见不得自己的国家受欺负,见不得自己的民族受人欺凌。

    但是剩下的绝大多数中国人,国家、民族观念却非常薄弱,对这些人来说,为国家的存亡而战,为中华民族的生存而死,有些假大空,但是另一方面,这些人的家族观念却是十分强烈的,尤其是孝道,已经融入了他们的骨髓。

    既便是大字不识半个的庄稼汉,也懂得当一个孝子贤孙。

    所以,当他们的亲人遭受伤害,当他们的家园遭到摧毁,原本只是冷眼旁观的这批人就纷纷走上了反抗之路,这也是八路军、新四军挺进敌后之后,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发展壮大的主要原因,因为鬼子对沦陷区的百姓造成了极大的伤害,他们有了反抗的觉悟,所以**登高一呼,沦陷区百姓才会云集景从。

    苟立贵和他手下的两个伪军连长,就是这么一回事。

    这三个家伙心目中根本没什么国家观念,民族认同,在他们的眼里,国家、民族什么的跟他们没有半毛线的关系,在他们的观念里,被国民政府统治和被日本人统治,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所以谁能给他们好日子过,他们就听谁的。

    但是,你如果欺负了他们的亲族,那就不一样了。

    尤其不能够欺负他们的血亲长辈,不然立刻就是你死我活!

    “你们真想要给你们的亲人报仇?”徐锐上前两步,问道。

    才只一天时间,打了俩吊瓶之后,徐锐就可以直立行走了,复原真是神速。

    “想!”苟立贵重重diǎn头,狞声说,“小鬼子不给我们活路,我们也不会让他们好过,我们也不是好欺负的!”

    徐锐说道:“可你们赤手空拳的,怎么报仇?”

    “那也要报仇!大不了就是个死!”苟立贵目光一闪,又接着说,“当然了,如果长官信得过我们哥仨,愿意把武器还给我们,那是再好不过了。”

    徐锐又说:“就算我把武器还给你们,你们三个人又能杀几个鬼子?”

    苟立贵说:“能杀几个是几个,杀一个够本,杀俩就赚一个,杀仨就赚俩!”

    “可这终究是最笨的报仇法。”徐锐沉声说,“我这还有个更好的报仇法子,可以帮助你们杀光九江城内所有的鬼子!”

    “杀光城内所有的鬼子?”两个伪军连长面面相觑。

    苟立贵却似乎有些想明白了,说:“长官的意思是放我们回去?”

    “不,不是放,是趁我们不防备逃回去的。”徐锐摇摇头说道,“进城之后,鬼子一定会把你们编入到守军,协同防守九江城,再然后,我们就反攻九江城,等战斗最激烈时你们从背后捅小鬼子一刀,小鬼子就死定了!”

    “这是诈降啊?”两个伪军连长恍然大悟。

    苟立贵却说道:“长官,真就信得过我们?”

    “信不过。”徐锐却说,“所以你爹得留下。”

    苟达富立刻说:“儿子,你就答应了吧,我们可不能再当汉奸了,以前当汉奸不仅害了你姨娘,你妹子,还让乡亲们戳咱的脊梁骨,让咱们的祖宗也蒙羞啊,咱们可不能再糊涂下去了呀,儿子哪,你就答应了这位长官了吧。”

    老话说浪子回头金不换,这话还真是不假。

    这不,苟达富这狗汉奸一旦幡然醒悟,竟立刻成了坚定的爱国者!

    当然,这幡然醒悟的代价未免有些大,他的三个小妾还有女儿都让小鬼子给糟蹋了,他自个也让小鬼子毒打了一顿,要不是头上还dǐng着九江维持会长的头衔,没准直接就让小鬼子给枪毙了,哪还有机会出城向他儿子求援?

    苟立贵皱着眉头想了想,终于咬牙说:“成!”

    徐锐便立刻对赵百石说:“赵团长,放人吧,再把武器还给他们。”

    赵百石却还是有些担心,小声说:“徐团长,要不然咱们再议议?”

    “不用议了。”徐锐却笃定的说道,“赵团长,相信我,不会错的。”

    见徐锐决心已定,赵百石便不再多说什么了,当即回头下达命令:“去,把那些二狗子都放了,再把武器还给他们。”

    徐锐又对苟立贵说道:“苟旅长是吧?这天就快黑了,所以我建议你们,还是等天黑后再回去,以免鬼子起疑心。”

    苟立贵diǎn头答应下来,然后跟手下两个连长转身走了。

    赵百石却走过来说道:“徐团长,我信不过这狗汉奸,万一这个狗汉奸带着部队回城之后又反水怎么办?到时候,就不是我们算计小鬼子,而是小鬼子反过来算计我们了,这可真的不是闹着玩的,这是要出大事的。”

    徐锐说:“我也信不过他,所以把他老子留下了。”

    “徐团长觉得这样有用?”赵百石皱眉说,“龟儿子的,这个狗汉奸连民族大义都不在乎,还会在乎他老子的死活?”

    徐锐却笃定的说:“他或许不在乎民族大义,却一定在乎他老子的死活!所以,我料定他不会再耍什么花招,一定会乖乖配合我们夺回九江!”

    小桃红喜孜孜说:“姑爷,这么说我们又要回九江城了?”

    “是的,又要回九江城了。”徐锐掂了掂小桃红的俏鼻,笑着说,“之前出城时,我跟你说什么来着,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在当时来看,丢了九江城绝对是件坏事,因为咱们再不能依托九江跟小鬼了打巷战了,可是现在回头看,却反而成了好事。”

    “嗯呐。”小桃红diǎn头说道,“现在不仅有机会夺回九江城,而且还收编了伪军九江警备旅这支部队,这还真是祸福相依。”

    停了下,小桃红又接着说道:“不过姑爷,塞上老翁走失的马匹虽然自己回来,还带回来了好几匹胡人的骏马,可是后来他儿子却因为骑乘胡马摔断了腿呢,你说咱们会不会也因为伪军的投诚招致祸端?”

    “那也未必是坏事。”徐锐笑说,“塞上老翁的儿子虽然摔断了腿,可最后不也因为这个躲过了兵役,捡了条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