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2章 巷战-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692章 巷战



    小鹿原俊泗带着特战队的十几个特种兵赶到南城战场时,高木石辅指挥的步兵第五十六联队,已经连续突破伪军警备旅把守的两道防线,只要往前突进百米,拿下伪军警备旅死守的第三道防线,川军七九九团一营就会陷入日军的包围之中。

    不过,伪军警备旅明显也已经意识到了这点,所以也开始拼命了。

    高木联队所属步兵第一大队连续猛攻了三次,都被伪军顶了回来。

    在保护妻儿、保护亲人的信念支撑下,伪军竟也爆发出了强大的战斗力。

    小鹿原俊泗走进高木联队的指挥部时,高木石辅正在猛扇步兵第一大队大队长冰岛广的耳光,一边扇耳光一边还破口大骂,冰岛广大小也是个佐官,可在高木石辅面前却跟灰孙子似的,明明挨了打还一个劲的哈依。

    高木石辅发泄了一通,又将冰岛广给轰走了。

    不过在轰走冰岛广前,高木石辅下了死命令。

    要是第四次进攻还是不能奏效,冰岛广就要切腹以谢了。

    冰岛广灰头土脸走了,小鹿原俊泗这才上前,顿首说道:“高木桑。”

    “小鹿原桑。”高木石辅回了礼,微笑着说道,“刚才司令官阁下已经发来电报,我们步兵第五十六联队能得到特战大队的战术指导,可谓荣幸至极,那么你看,你们是先休息一会儿呢,还是这就投入战斗?”

    “休息就不必了。”小鹿原俊泗的脸拉了下来。

    从高木石辅的语气中,小鹿原听出了轻视之意。

    不过这也在情理之中,事实上,在现在的日本陆军界里,轻视特种作战的大有人在,反而像板垣征四郎那样重视特种作战理论的高级将领少之又少,而眼面前的这个高木石辅,显然也是一个大步兵主义者,对于特种作战不屑一顾。

    “高木桑,请下达作战命令吧。”小鹿原俊泗说。

    “哟西。”高木石辅说,“那就拜托小鹿原桑配合冰岛大队,从南门大街开始进攻吧,我会在指挥部静候你们佳音。”

    小鹿原俊泗重重顿首,转身扬长去了。

    旁边的副联队长说道:“大佐阁下,冰岛大队已经猛攻了南门大街三次,驻守南门大街的皇协军已经是死伤惨重,在卑职看来,冰岛大队只需再攻击一次,就可能突破防线了,这个时候让小鹿原大队参战,岂不是给他们送战功?”

    “送战功?”高木石辅哂然说,“你想得太简单了,你别忘了,对面的川军指挥官是凶名昭著的徐锐,徐锐如果这么容易对付,暂编七十九师就不可能从无锡突围,皇军就不会有有肥城之惨败,第十师团也就不会在大梅山中集体玉碎。”

    “索代斯。”副联队长闻言恍然,这是要找替罪羊啊。

    (分割线)

    回头再说小鹿原俊泗,带着山上武男、五十岚翠等十几个特种兵,很快就到了弹雨纷飞的巷战战场上。让尸体说话

    稍稍观察了一下战局,小鹿原俊泗便迅速用手语下达了作战命令,山上武男率一个小组支援左侧战场,五十岚翠率领一个小组支援右侧战场,小鹿原俊泗本人则率领剩下的一个小组从中路突破,正面攻击南门大街上的第三重街垒。

    山上武男、五十岚翠先后回了一个欧凯的手势,带着人分头离去。

    小鹿原俊泗则带着剩下的四个特种兵迅速突前,几次熟练的交替掩护之后,五人便已经到了冰岛大队控制的第二重街垒,冰岛大队控制的第二重街垒距离伪军死守的第三重街垒大约一百五十米,已完全处在特战队的攻击距离之内。

    小鹿原俊泗闭上眼睛,仔细的聆听了一下对面的枪声,下一霎那,小鹿原俊泗便从街垒后面猛的起身,起身同时,手中那支加装了瞄准镜的三八大盖也已经举了起来,然后一瞬间就完成了瞄准,或者说根本就没有瞄准,只是凭感觉而已。

    一声枪响,对面正在猛烈开火的一挺歪把子轻机枪便一下子哑了。

    小鹿原俊泗一拉枪栓,一枚滚烫的弹壳便从枪膛弹出,掉落在地,接着一推枪栓,又一发子弹被推入到枪膛之中,说时迟那时快,小鹿原俊泗再次从街垒后面直起身,对着前方一百五十米外的伪军阵地再开一枪。

    “噗!”又一个伪军机枪手的脑后飙出血花,往后摔倒。

    “好!”在第二道街垒上的观战的冰岛广立刻大声叫好。

    短短不到十秒钟时间,小鹿原俊泗连开五枪,连续射杀了五名伪军机枪手,另外的四个鬼子特种兵却也没有闲着,也是连续开枪,就这么片刻功夫,守在对面第三道街垒上的伪军便已经被射杀了二十五人,都是一枪爆头!

    在一百五十米的距离,对于这些优中选优的鬼子特种兵来说,难度太低了,就是打移动靶,他们也能够十发九中,何况是固定靶?

    不过对面的伪军不傻,发现鬼子这边出现了神枪手之后,便立刻不再露头,只是躲在街垒或者断垣残壁的后面,冲这边胡乱放枪。

    冰岛广一看这情形,便立刻下令冲锋。

    当即便有一个小队,五十多鬼子端着刺刀跃出街垒往前冲锋。

    看到鬼子开始冲锋,对面的伪军只得再一次冒头,拼命阻击。

    小鹿原俊泗和手下的四个特种兵就抓住这个机会,连续开火。

    这一下,对面的伪军就十分之难受了,不冒头吧,鬼子就会冲上来,一旦让鬼子突进到了五十米内,只需一排手雷就能干翻他们,可是冒头,对面鬼子神枪手是真准,一百五十米的距离居然是枪枪爆头,就没一枪打空的!

    没办法,苟立贵只能一边拿人命去填一边派人向赵百石求救。

    可这会,赵百石自己都打得十分吃力,又哪有援兵给苟立贵?实在没办法,赵百石就只能够再派人向徐锐求救。

    (分割线)

    苟立贵抱着一挺歪把子,背靠着街垒,张大嘴巴大口的喘息!高度的精神紧张,加剧了体能的消耗,才只半个小时,苟立贵就感觉到有些喘不过气来了,太******凶残了,对面的鬼子狙击手实在是太凶残了!王爷痴缠,特工狂妃

    “大哥,鬼子又上来了!”爬在街边一栋房子上的哨兵大叫。

    然而话音才刚落,那个哨兵的左太阳穴上便猛的飙出血花,然后像被锯倒的木头,从三层洋楼的天台上直挺挺坠落,落地之后弹了两下就再没有动静。

    “小九?!”苟立贵瞠目欲裂,抱着歪把子就从街垒后面起身。

    然而还没等苟立贵搂火,对面鬼子阵地上便有白光倏的一闪,苟立贵本能的侧头,一股劲风几乎贴着他的脸颊扫过,火辣辣的疼!苟立贵脚下一虚摔倒在地,伸手摸了下脸,再把手拿下来一看,满手都是血。

    再扭头看,刚刚跟苟立贵同时起身的另外两个机枪手均头部中弹,往后倒了下来。

    看着倒在地下,死都不能瞑目的部下,苟立贵像野狼般嚎叫起来,这仗没法打了!

    “援兵呢?该死的援兵为什么还没到,为什么还没到?”苟立贵一边连声嚎叫,一边却却流下了泪水,不过既便是到了这个时候,苟立贵也没有想过要后退,还是那句话,他们不愿意为国而战,却愿意为了亲人血战到底!

    “小十三,你到上边去盯着,要小心!”

    “兄弟们,准备好手雷,等鬼子上来,用手雷招呼他们!”

    冒头是不行了,谁冒头谁死,眼下也只能用手雷招呼鬼子了。

    阵地上剩下的伪军轰然应喏,纷纷从腰间解下甜瓜手雷攥在手里。

    抬头仰望,只见一道道淡淡的弹道轨迹从街垒上空掠过,所有的伪军都屏住呼吸,等着鬼子进入到三十米内,然后再用手雷招呼,然而,不等他们扔出手雷,往前冲锋的鬼子却抢先往街垒后面扔了一排手雷。

    扔手雷可不是中国人的专利,事实上,小鬼子扔得比中国人还远,而且扔得更准!再加上小鬼子是在往前冲,借着惯性往前扔出,就扔得更加的远,所以刚进入五十米距离,冲在前面的鬼子兵就开始投掷手雷了。

    十几颗手雷落下,第三重街垒顷刻间被炸成了一团火海。

    苟立贵也被手雷爆炸的气浪掀翻在地,不过很快便又爬起来怒吼:“全体上刺刀,跟狗曰的小鬼子拼了,杀!”

    一边咆哮着,苟立贵一边就上了刺刀。

    然而,不等苟立贵起身,身后却突然间响起激烈的枪声。

    “嗯?这是谁在打机枪?就不怕小鬼子的狙击手么?”苟立贵急回头看时,便看到一堵小山一样的黑影猛的扑过来,在那个黑影手里,一挺仿捷克轻机枪正猛烈开火,那璀璨的弹道在硝烟中就像绚烂的烟花。

    尽管有硝烟遮蔽了视线,但那个机枪手却仿佛可以看透硝烟似的,一边往前冲锋一边端着机枪猛烈开火,硝烟对面,正端着刺刀往前冲锋的鬼子便立刻一排排的倒下,原本显得密集的冲锋队形立刻变得稀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