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3章 老对手-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693章 老对手



    “趴下,快趴下!”

    看着面前这个高壮如山的家伙,苟立贵感到有些不可思议,这么庞大的目标,就算是枪法再烂的新兵蛋子也很难打不中吧?这家伙能够活到今天可真算得上是个奇迹了,不过出于好心,苟立贵还是大声的提醒着。

    不过那家伙却跟没听到似的,端着仿捷克依然扫射个不停。

    很快一个弹夹打完,那家伙换了一个弹夹又继续疯狂扫射。

    “趴下,你个蠢货!想死啊!”苟立贵忍不住了,一个前扑将那个大块头扑倒在地,然后骑在他身上大声咆哮,“他娘的,你是不是想死啊?”

    大块头有些愣愣的看着苟立贵,脸上忽然间挤出一丝笑容:“谢了啊。”

    “不用,以后注意一点就是了。”苟立贵哼了一声,又问道,“对了,你是谁?我们警备旅好像没有你这号人啊?”

    大块头翻了个身说:“我是奉命赶来增援的。”

    “增援?”苟立贵闻言大怒道,“就来了你一个人?”

    “三个。”大块头冲大街两侧的民房上呶了呶嘴,说,“另外两个家伙在上面。”

    “三个?”苟立贵脑门上立刻浮起了三道黑线,咬牙切齿的说,“我就知道,我就知道那些川巴子靠不住。”

    大块头自然就是东北虎。

    东北虎也没有跟苟立贵多说,熟练的一个翻身就从街垒后面跳起,然后抱着仿捷克就是一个长点射,哒哒哒哒哒哒!枪声响过,正端着刺刀往前冲锋的鬼子又倒下了好几个,不过剩下的鬼子也没有一味被动挨打,而是甩手又扔出一排手雷。

    看到一排黑乎乎的物事带着呲呲青烟飞过来,东北虎便立刻暴喝一声,庞大的身躯顷刻间以与他身体绝不匹匹的敏捷性,一个纵身前扑,接着又一个团身前滚翻,那小山似的高壮身躯便已经躲到了一道墙角后面。

    苟立贵正好看到这一幕,顷刻间瞪大了眼睛。

    我艹,这大块头灵活到不像话吧?属猴的吗?

    说时迟那时快,一排手雷便已经落进街垒里,轰然爆炸。

    躲在街垒后面举枪射击的警备旅官兵顷刻间又被炸得血肉横飞,苟立贵也再次被手雷爆炸产生的气浪掀翻,其中一块弹体破片还从他的脸颊上滑过,剌开一道深可见骨的血槽,鲜血顷刻间就顺着脸颊淌下来。

    片刻之后,头部的晕眩不适感像潮水般退去,苟立贵再定睛看,却不可思议的发现,刚刚投入进攻的那个日军小队,居然已经退了回去,就在他们快要突入警备旅死守的第三道街垒之前,退了回去,只不过,最初投入进攻的一个步兵小队,最终能够活着回去的还不到十个人了,不对不对,这几个鬼子也未必能逃回去。

    因为,苟立贵忽然发现,街道两侧的民房上,有两个家伙正在像跳蚤一般弹来跳去,躲避着小鬼子的火力,可是在弹跳之间,他们俩却居然还有闲暇开枪,而且,每一次开枪,都必然会有一个鬼子兵应声倒下。

    东北虎笑嘻嘻的潜行过来,说道:“现在还嫌我们人少不?”找个女孩谈恋爱

    “我不是那个意思。”苟立贵摇了摇头,又问道,“你们是狼牙?”

    东北虎便咧嘴一笑,露出了两排大白牙,又说道:“刚才那一摔不错,说真的,除了我们团长,你是头一个能把我摔趴下的。”

    苟立贵不好意思道:“对不起啊,刚才我也是急的。”

    “不用说对不起,我知道你是好意。”东北虎再次咧嘴一笑,又说道,“我看你身手貌似也挺不错的,要不然,等到这一仗打完就来我们狼牙吧。”

    “加入到狼牙么?”苟立贵闻言微微有些意动。

    (分割线)

    日军的进攻再一次被瓦解,高木石辅再次被气得暴跳如雷。

    “蠢货,废物,一群饭桶!”高木石辅让冰岛大队的五个中队长在他面前一字排开,然后一个个的扇耳光,一轮下来,就扇得手掌心生疼,便改用脚踹,将四个步兵中队长和一个重机枪中队长全都踹翻在地上。

    至于冰岛广这倒倒霉催的,却在刚才的进攻中被守军击毙了。

    小鹿原俊泗皱着眉头看着高木石辅在那里发泄,忍不住说道:“高木桑,你就不要责备他们几个了,他们已经尽力了,这次攻击之所以没能够拿下阵地,主要是因为对面突然有狼牙投入战斗,所以,这不是他们的责任。”

    “不是他们的责任?”高木石辅回头看着小鹿原俊泗,问道,“那是谁的责任?”

    小鹿原俊泗便重重顿首说:“如果皇军最终拿不下对面阵地,身为狼牙的敌人,我们特战大队会为此担负责任。”

    高木石辅假惺惺说:“小鹿原桑,我不是这个意思……”

    “高木桑。”小鹿原俊泗却打断高木石辅,沉声说,“接下来,前线的进攻就交由我来指挥吧,拜托了!”

    “哈依。”

    (分割线)

    韩锋将身体很小心的藏在屋脊后面,并且尽可能的蜷缩成了一团,以免身后仍然还在冒烟的房梁烫着自己,然后从挎包里取出带磁铁的小镜子,吸在刺刀上,再然后将刺刀从屋脊上伸出去,借着小镜子观察对面的动静。

    对面小鬼子的阵地上还是一片寂静。

    刚才的失败,似乎让小鬼子知道了狼牙的到来,所以变得更加的小心了。

    小鬼子这是要改变策略了吗?不再投入步兵发动自杀式的进攻,要改由特种兵发动特种进攻了么?可惜,有他们狼牙在,结果却是一样的。

    抓紧时间啃了点干粮,又喝了几口水,韩锋第三次伸出小镜子。

    这次,在小镜子的视野之中,韩锋发现了几道身影,正在南门大街右侧的断垣残壁以及小巷间飞速穿行,从这几个鬼子娴熟的技战术动作,就可以断定一定是他们的老对手,小鹿原大队的特种兵,有意思,果然就是他们!亿万契约:我许你的璀璨星光

    观察了片刻,韩锋便确定了从右侧进攻的鬼子特种兵有七人!

    确定鬼子特种兵的人数之后,韩锋便一个转身来到屋脊中间的一处缺口,在这里,前方大街上的鬼子视线正好被遮挡住,但是藏身在大街右侧屋脊上的钻山豹正好可以看到,然后韩锋便向大街右侧的钻山豹连续打出手语。

    很快,钻山豹也用手语回复:韩锋所在一侧也有鬼子的特种兵正在突进,不过人数比钻山豹那边少了两人,只有五个人!钻山豹还特意用手语叮嘱韩锋要小心,因为人数少往往意味着更加难以对付,更加的凶险。

    韩锋冲着街对面的钻山豹竖起大拇指,然后一转身从破开的屋脊翻下去。

    九江南城区属于普通住宅区,既不是东城区那样的富人区,却也不是北城区那样的成片的贫民窟,所以在上午的硫磺弹大轰炸中,房屋受损比较严重,但也没有像北城区的贫民窟那样化为一片废墟。

    韩锋藏身的这栋民房,烧掉了一大半,但是主体架构还在。

    韩锋从破开的屋脊翻落下来,双脚在半炭化的横梁上一蹬,下落的身形便改了方向,像箭一样往前面射出,再穿过窗户,落到两排民房之间的小巷里,然后团身往前一个翻滚,就卸掉了从高处跳下来的巨大冲量。

    将脚步放到最轻,端着毛瑟98K狙击步枪往前潜行五十米,韩锋忽然发现了一处绝佳的埋伏地点,就在他头顶三米高处,左右两间民房各开了个窗口,并且两个窗口正好相对,从地形判断,鬼子特种兵十有**会从这过。

    韩锋当即抓起一把灰烬涂在脸上,然后整个人挤进灰烬堆。

    还好,这里的火势熄灭得比较早,灰烬虽然还是有些烫人,却不至于无法忍受,更不至于烫伤人,隐藏好身体之后,韩锋才小心翼翼的抄起毛瑟98K狙击步枪,枪口朝上,瞄准了那两个窗口的中间处。

    韩锋隐藏好之后,周边环境立刻安静下来。

    过了大约两分钟,韩锋耻畔便听到一阵极其细微的脚步声,微微侧头,韩锋便看到左侧的墙体上有灰尘掉落,显然,有人正在这栋民房二楼搜索前进,尽管脚步声非常轻,但还是震落了外墙确的灰尘。

    片刻后,细微的脚步声突然歇止。

    韩锋的嘴角便立刻绽起一抹冷笑,看来是到了窗口边上了!果不其然,静止了大约三四秒钟之后,一道身影突然从窗口跃出,飞越了大约两米宽的小巷之后,一个蜷身又钻进了对面的窗口,对面民房的楼板上便立刻发出咚的一声清响。

    尽管只是惊鸿一瞥,不过韩锋还是看清楚了,那的确是个鬼子!

    不过韩锋并未开枪,因为他知道这边的鬼子特种兵足足有五个!他要射杀的是走在最中间的那个,这样他就可以将剩下的四个鬼子特种兵在短时间内分开,因为落在后面的那两个鬼子特种兵在不知底细的情形下,就不敢再从窗口通过,而如果选择上到屋顶或者下到地面绕行的话,至少需要数秒钟时间。

    至少在这几秒钟的时间之内,韩锋只需要面对两个鬼子特种兵。

    否则,如果同时面对五个鬼子特种兵的围攻,只怕是大事不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