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5章 胶着-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695章 胶着



    漫长的一天终于过去。

    负责东城区的鬼子在太阳下山前发动了最后一次进攻,不过结果却还是一样,面对川军七九九团二营的顽强抵抗,在扔下几十具尸体后撤了回去,这之后,整个东城区的战场便沉寂了下来,折腾了一整天,小鬼子也累了,也需要休息了。

    安排好了夜间警戒哨,徐锐便回到了七九九团的团部。

    这时候,赵百石和冷铁锋也已经回到七九九团的团部,跟赵百石一起回来的,还有钻山豹、东北虎、苟立贵及韩锋四人,不过韩锋的右胳膊却是吊着的,上臂裹了纱布,纱布下还有殷红的鲜血不断渗出来。

    “锋子,你挂彩了?”徐锐关切的问道。

    “没事,就是让小鬼子的三八大盖钻了个眼。”韩锋用左手挠了挠头,又说,“不过小鬼子也没有占着什么便宜,让我给干掉了四个不说,打伤我的家伙也挨了我一石头,虽然没能够命中要害,只打中了腿,却也够他喝一壶的了。”

    徐锐又把目光转向钻山豹,问道:“豹子你呢?”

    “我没事。”钻山豹大咧咧的说,“锋子运气差,撞上鬼子的王牌了,我运气好,撞我枪口上的都是菜,全******让我给灭了。”

    东北虎说:“团长,你咋不问我?”

    “你有啥好问的?”徐锐笑着说,“皮糙肉厚的,挨一枪又死不了。”

    “团长就是偏心眼。”东北虎撇撇嘴,一屁股坐到饭桌边,抓起一只白面馒头就往嘴里塞,才两下一只拳头大小的馒头就没影了,然后一面嚼一边含糊不清的说,“这些瘪犊子玩意,可把老子给饿惨了。”

    徐锐又把目光转向苟立贵。

    “徐团长。”看到徐锐的眼睛看过来,苟立贵习惯性的点头哈腰,不过下一刻,他就反应过来,赶紧挺直身板。

    东北虎便对徐锐说:“团长,这二鬼子身手不错。”

    苟立贵便立刻反驳:“那啥,老子现在怎么说也是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你丫怎么还是一口一个二鬼子的叫唤?”

    “啊,实在对不住。”东北虎赶紧笑嘻嘻的道歉,“叫秃噜嘴了。”

    不过,看东北虎脸上那嘻皮笑脸的贱样,又哪有诚心道歉的意思?

    “行了,你就少说两句吧。”徐锐又瞄了苟立贵一眼,再招呼冷铁锋、赵百石还有苟立贵坐到桌前,然后将地图摊开。

    徐锐说:“今天一天激战下来,咱们七九九团总共伤亡了三百余人,阵亡五十人,重伤三十六个人,不过警备旅的伤亡比较大,阵亡了差不多三百人,还有百余人重伤,几乎损失了近半兵力!按照西方标准,已经可以判定为完全丧失战斗力。”

    “鸟毛。”苟立贵立刻不乐意了,说,“我们警备旅还没完。”

    “我刚才说了,那是西方的标准。”徐锐点了点头,又说道,“我们东方人才不信奉白皮猪的那一套,我们东方人只信奉一条,只要还有一个人在,阵地就还在,只要这个人还有一口气在,战斗就仍没有结束!”万花医仙

    苟立贵脸上便立刻露出惨然之色。

    徐锐所说的其实不新鲜,人在阵地在,这话他早就听得耳朵起茧了,不过这之前,苟立贵对这句话毫无概念,但是,在经历了今天在南城区的恶战之后,苟立贵却对这句话有了深刻了解,人在阵地在,是真要拿人命填啊!

    徐锐又接着说道:“我们这边伤亡挺大,鬼子那边伤亡也不会少,在没有更多的援军到来之前,小鬼子也就这样了,所以坚持五天,完成薛岳将军的命令是绝对没有问题的,这也就是说,我们现在可以开始考虑突围的事了。”

    “突围?”赵百石、苟立贵闻言面面相觑。

    老实说,两人还真没想过还有突围的可能。

    冷铁锋笑道:“怎么,难道你们不想突围?”

    “那不存在,不存在。”赵百石连连摇头,又说道,“我只是觉得,九江都已经让小鬼子围了个水泄不通,又啷个突得出去?”

    “水泄不通?”冷铁锋哂然说,“这点鬼子算个鸟。”

    徐锐摆摆手,又说道:“是这样,我是这么考虑的。”

    徐锐招呼冷铁锋、赵百石还有苟立贵围到地图前,然后把他的构想说了出来,冷铁锋三人的眼睛便立刻亮了起来。

    (分割线)

    同一时间,日军第十一军司令部。

    板垣征四郎神情阴郁的看着小鹿原俊泗一瘸一拐的走进他的指挥所。

    凭心而论,板垣征四郎对小鹿原大队是真的寄予了厚望的,只可惜,小鹿原大队却是出师不利,一战下来,就折损了十一名特种兵,甚至连小鹿原俊泗也伤了,这样的结果,可以说完全出乎了板垣征四郎的预料之外。

    板垣征四郎想到了小鹿原大队会遭到狼牙的阻击,却没有想到,小鹿原大队跟狼牙之间的差距竟如此之大!不过,这也使板垣征四郎对特种作战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在丛林、城市这样的特殊地形中,特种兵简直就是恶魔一般的存在!

    所以,小鹿原大队的失败并没有促使板垣征四郎打消组建特种部队的念头,反而更加坚定了他着重打造一支精锐特种部队的信念,而且,板垣征四郎更进一步想到了,后续组建的特种部队,必须从日本国内征召忍者参加!

    一霎那间,板垣征四郎就想到了很多,很多。

    “司令官阁下!”小鹿原俊泗走到板垣征四郎面前,才猛的收脚立正,顿首说道,“卑职无能,让您失望了。”

    板垣征四郎这才上前来拍了拍小鹿原俊泗的肩膀,关切的说:“小鹿原桑,你的腿不碍事吧?”

    “一点小伤,不碍事。”小鹿原俊泗笑的有些勉强。不朽冥神

    “俗语有云,胜败乃兵家常事,今天的失败不怪你,下去歇着去吧。”板垣征四郎温言宽勉几句,就将小鹿原俊泗打发走,然后将第十一军新任参谋长上野龟甫叫进指挥所,目光阴沉的说,“上野桑,看来必须另想对策了。”

    “另想对策?”上野龟甫有些跟不上节奏,茫然问,“什么对策?”

    板垣征四郎的眉头便微微一蹙,看来等这仗打完后,还得换个参谋长才行,这个上野龟甫领悟能力太差,用起来不太趁手。

    板垣征四郎便耐着性子解释说:“从今天一天的交战情形看,要想在短时间内消灭七九九团已经不可能,九江战局将不可避免的形成胶着局面,但是高安的第二十七师团却很难长时间的坚持下去,所以必须打通另外一条通道。”

    “我明白了!”上野龟甫恍然道,“司令官阁下是说,重新修通星子到德安的公路,然后通过星子、德安一线,给高安的第二十七师团输送给养?”

    “就是这样。”板垣征四郎说道,“立刻给德安县、星子县的驻军下达命令,让两县驻军立刻征召民夫抢修公路,务必要在三天之内贯通从星子县城到德安县城的公路,五天之内军需物资必须输送到高安!”

    “哈依!”上野龟甫重重顿首,转身走进隔壁通讯处传达命令去了。

    板垣征四郎的目光却再次落在了地图上,然后一对浓眉便微微蹙紧。

    战斗打响之前,板垣征四郎就已经预料到了局面很可能变得很困难,却还是没想到会难成现在这样,其中最出乎板垣征四郎预料的,是国民政府居然将驻守岳阳的一个集团军调到了荆州方向,不惜敞开武汉的南大门也要誓死守护武汉通往重庆的交通枢纽——荆州!

    尽管第三师团已经攻陷了华容,可是再想趁势攻占荆州,彻底切断武汉与川中的水陆交通线的意图却是落空了,至少在短时间内是不可能了,由此,第三师团还有第一零一师团陷入到了苦战,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局面将迅速恶化。

    道理是明摆着的,第三师团和第一零一师团是孤军作战,粮食什么的还可以靠抢,可是武器弹药却不可能通过劫掠来补充,而国民军却是主场作战,可以就近获得武汉以及来自川中的源源不断的人员、物资的补充!

    所以每拖延一天,第三、第一零一师团面临的局面就会凶险一分,最多再过五天,这两个师团就将陷入弹尽粮绝的绝境中!板垣征四郎原本以为,最多五天就能够解决战斗,可现在两天时间已经过去,胜算却似乎渺茫了。

    看来,必须得向派谴军司令部求援了。

    板垣征四郎其实很不愿意向派谴军司令部求援,但是,局势如此,也由不得他了,如果再不向派谴军司令部求援,如果第二军再不及时前出新县、麻城,整个武汉会战的局面就有可能崩溃,这将成为中日战争全面爆发以来最惨重之失败!

    板垣征四郎相信,新任的华中派谴军司令官西尾寿造,也绝不愿意看到这种局面。

    正好上野龟甫传达完命令又走进指挥所,板垣征四郎便立刻说道:“上野桑,立刻给派谴军司令部发去急电,请求,紧急战术指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