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6章 急转直下-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696章 急转直下



    接到板垣征四郎的电报之后,西尾寿造深感兹事体大,立刻召开了阁僚会议。

    跟任何国家、任何军队一样,当华中派谴军参谋长河边正三介绍完战况之后,与会的阁僚立刻分成两派,陷入激烈争吵。

    一派力挺板垣征四郎的计划,认为应该继续加紧进攻,对武汉形成压迫态势,这一派以少壮军官为主体,他们坚持认为,日军眼下虽然十分困难,但是国民军更加困难,所以只要坚持下去,最终的胜利一定属于日军。

    然而,另外一派却认为应该放弃,应该果断命令第三、第一零一师团向东突围,然后命令正沿着长江南岸往富池口方向进攻的第十六、第一零六师团转身向西,前往咸宁方向接应第三师团、第一零一师团。

    两派意见争执不下时,第二军司令官东久迩捻彦却出人意料的请战,请求西尾寿造允许他空降到大别山北麓战场,率领第二军之第九、第十三师团,前出信阳,从右翼截断武汉通关中的陆上通道,给予国民军致命一击!

    东久迩捻彦甚至于愿意立下军令状,此去若是不胜,便甘愿伏军法!

    东久迩捻彦的出人意料的表态,使得少壮派的意见最终获得了上风,也促使西尾寿造下定了决心,破釜沉舟与国民军一战!

    于是,西尾寿造便顶着压力恢复了东久迩捻彦的第二军司令官权限,并命令他立刻搭乘长程轰炸机空降到大别山北麓战场。

    东久迩捻彦搭乘的长程轰炸机,天没亮就从南京紫苑机场起飞,经过两个半小时的飞行之后飞临固始县城上空,这个时候,第二军所属之第九、第十三师团已经推进到了光山、息县这一带,第九师团的师团部就设在固始县城。

    东久迩捻彦成功的空降到了固始县城效外,迅速组建第二军司令部。

    东久迩捻彦的空降,极大提振了第九师团、第十三师团的士气,与此同时,在光山、息县这一带与第十三师团、第九师团对峙的胡宗南第十七军团却开始变得消极避战,这一切都是缘于蒋委员长的一道密令。

    南京保卫战之后,蒋委员长的中央军嫡系损失惨重,到现在硕果仅存的只有,胡宗南的第十七军团以及汤恩伯的第二十军团,其他的,几乎都是杂牌军队,所以蒋委员长有些不太情愿这两个军团去跟小日本打消耗战。

    正是出于这种考虑,蒋委员长分别给胡宗南、汤恩伯下了密令,令其视局势变化相机行事,务以保存实力为要。

    正是因为这道密令,徐州会战中,直到孙连仲第二集团军打残,局面明朗化,汤恩伯的第二十军团才果断参战。

    然而眼下武汉会战的局面远未明朗化,胡宗南第十七军团却正面临着日军第九、第十三师团的猛攻,战局已经陷入到消耗战模式,胡宗南便开始动摇了,胡宗南这一动摇,手下的军长、师长、团长就纷纷生出了别想心思。

    而最终,果然酿成了无可挽回的后果!庶女崛起:农家娘子万万碎

    日军第十三师团猛攻光山数日,始终无法攻克,遂派出一个步兵大队迂回信阳,结果驻守信阳的第十七军团所属的一个团,团长马载文率先临阵脱逃,结果导致信阳失守,信阳失守后,死守光山一线的孙连仲第三兵团便陷入腹背受敌的绝境!

    孙连仲的第三兵团虽然是个兵团架子,但是跟薛岳的第一兵团绝对不是一回事,薛岳的第一兵团是个大兵团,可孙连仲的第三兵团却只是一个空架子,实际孙连仲能指挥得动的就只有一个第二集团军,第二集团军实际只有两个师,而且这两个师都还是打残了的,自从徐州会战被打残了之后,都还没有补充齐整。

    结果就可想而知,信阳一丢,第三兵团也就兵败如山倒了。

    世事就这样吊诡,战前被板垣征四郎寄予厚望的第三师团、第一零一师团没有能够攻占荆州,可是第九师团、第十师团却意外攻占了信阳,不过结果却是一样,信阳一丢,孙连仲的第三兵团土崩瓦解,武汉立刻就暴露了。

    因为从信阳、光山往南直到武汉,再也没有成建制的军队!

    前文说过,武汉会战开始前,蒋委员长吸取了徐州会战失败的教训,把重兵部署在外围战线,武汉附近反而没多少军队,这也就是说,随着信阳失守,武汉城的最终失守,其实已经进入倒计时了,绝不可能再出现奇迹了。

    (分割线)

    消息传来时,薛岳兵团对高安的围攻也已经进入到了尾声。

    第二十七师团散布在高安城外的外围据点已经全部被拔除,薛岳已在部署总攻。

    薛岳对吴逸志说:“参谋长,先把李觉的第七十军从东门战场撤下来,再让俞济时的第七十四军做好准备,这次对高安城的总攻,就交由他们第七十四军打主攻,第七十四军,能不能一战洗雪前耻,就看他们这一战中的表现了。”

    “明白。”吴逸志点了点头,转身走向通讯处。

    这时候,一个少校参谋却拿着文件夹从通讯处匆匆走出来,两人险些撞个满怀。

    吴逸志便立刻皱紧了眉头,沉声问道:“王参谋,你怎么回事,毛毛躁躁的干吗呢?”

    王参谋抹了下额头的汗水,惶然说道:“参谋,还有总座,信信信阳,信阳失守了。”

    “什么?!”吴逸志闻言顿时脸色一变,劈胸揪住王参谋的衣襟问道,“信阳失守?”

    “是的。”王参谋惨然应道,“刚刚接到统帅部的急电,就在半小时前,信阳失守了。”

    “完了。”吴逸志便立刻像个泄了气的皮球瘪落下来,再回头满脸苦涩的看着薛岳,惨然说,“总座,这下全完了。”异世醉歌吟

    “还没完!”薛岳心下同样震惊,脸上却是不动声色,沉声说,“只是信阳失守而已,武汉不是还没有失守么?只要我们能够抢在武汉陷落之前拿下高安,全歼日军二十七师团,我们就仍然还有翻盘的机会!”

    “总座,已经没有机会了。”王参谋将手中电报夹递过来,黯然说道,“统帅部已经给参战的各兵团、各集团军下达了总退却令,限参战各兵团、各集团军立即与日军脱离接触,退至预设阵地,加紧构筑新的防线。”

    “什么?”薛岳闻言愣了下,然后劈手夺过文件夹,翻开,待看完电报之后,薛岳一贯冷酷的表情也终于变了色,统帅部都已经下达总退却令,就意味着高安会战已功亏一篑,更意味着武汉会战就真的没有翻盘机会了。

    好半晌后,薛岳才咬牙说道:“真是不甘心哪,最多再有两三天,小鬼子的第二十七师团就该完蛋了,可是信阳却偏偏在这个时候失守了,可就算信阳失守,统帅部只要再给我两天时间,至少还可以在高安战场打一个胜仗,唉,功亏一篑哪。”

    吴逸志这会却已经调整好了情绪,说道:“总座,统帅部也是为了我们第一兵团的安全考虑哪,眼下信阳失守,武汉已经危在旦夕,江北的第三兵团、第四兵团必须立即后撤,江南的第二兵团也得后撤,我们第一兵团如不及时后撤,很可能就会陷入日军的重围之中,届时日军十几个师团向我兵团猛扑过来,后果不堪设想。”

    薛岳摇了摇头,并不想就此事与吴逸志过多辩论,既然木已成舟,再说还有什么用?现在还是想想怎么把川军七九九团接应出来吧,第一兵团可以来去自如,但是孤军困守九江的川军七九九团却绝对不是想撤就能撤出来的。

    当下薛岳说道:“参谋长,命令参战各军,先不要急着撤退,先把高安城再围困两天再说,就算我们要撤,也绝不能让小鬼子太好过,另外,立即命令第七十四军,前出德安,再令第七九九团往德安方向突围。”

    吴逸志却说道:“总座,统帅部的命令是立即与日军脱离接触。”

    “扯淡,我兵团各集团军、各军已经与日军纠缠一起,又岂是说撤就能撤得下来的?参谋长,你就这样给统帅部回电。”薛岳轻哼一声,接着说道,“再电告俞济时,让他无论如何也要把第七九九团给解救出来。”

    吴逸志小声说:“总座,你是不是再考虑考虑?”

    “不用考虑了。”薛岳却很不耐烦的说道,“就按我说的办。”

    “是。”吴逸志无可奈何,只得转身走进通讯处,按照薛岳的吩咐,先给国民军统帅部发去电报,然后给第一兵团所属各集团军、各军下达新的指示,并且在指示明确指出,若统帅部与兵团部的指令有冲突,需以兵团部的指令为准。

    薛岳确实有解救川军七九九团的想法,但是俞济时却没有这个心思,接到兵团司令部的电令之后,俞济时只是命令第五十七师派出一个团往德安方向攻击前进,做一做样子,然后就带着第七十四军主力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