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8章 伤员安置-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698章 伤员安置



    徐锐最终将突围的时间定在了凌晨零点。

    一方面,需要留出足够的时间提前准备,毕竟突围是一个系统性的工程,不是说把缺口打开,然后把部队带出去就行了,因为部队出去之后还得打仗,还得吃饭吧?所以你得把给养给带足了,但是分配、打包给养需要时间。

    再一个,突围时间不能太迟,要不然等天一亮小鬼子的飞机就会飞过来,到时候要想摆脱鬼子追踪,可就难了,而如果不能够迅速的跟鬼子脱离接触,一旦让鬼子给缠住了,突围就很有可能演变成溃败,到时候部队就放羊了。

    所以经过综合考虑,徐锐把时间定在零点,既留出了一定时间准备给养,又留足了相对充裕的时间以摆脱鬼子。

    突围时间定下之后,赵百石便立刻来到团部隔壁的医疗站。

    医疗站里安置着所有的伤员,里面充满了消毒药水的味道。

    由于截获了九江车站的物资,所以药品还算充足,所有伤员都得到了及时的救治,所以伤员们的情绪还算稳定,其实跟淞沪会战、南京保卫战时相比,川军第七九九团伤员所拥有的医疗条件已经可以称得上奢侈。

    淞沪会战还有南京保卫战中,许多伤员甚至仅仅只因为烫伤这样的小伤,最终却因为药品匮乏落个截肢甚至死亡的下场,而现在,七九九团药品充足,不要说烫伤,就是子弹贯穿伤这样的重伤,也有机会活下来。

    但是并不是所有的伤势都能及时痊愈!

    尤其是那些重伤员,没有十天半个月将养,根本没办法恢复如初,部队突围在即,如何安置重伤员就成了难题。

    指挥战斗这种事情,赵百石可以依赖徐锐。

    但是安置伤员这样的事情,赵百石却觉得,不应该让徐锐当恶人,他身为川军第七九九团的团长,这是他应负的责任。

    “团座。”

    “大哥。”

    “团座。”

    “团座。”

    看到赵百石走进来,不少还能动弹的重伤员纷纷挣扎着站起身来,这些伤员属于伤势比较轻,或者恢复比较好,已经可以下地活动了,不过要想他们像正常人一样行军,却是绝无可能,他们还需要更长时间的静养。

    赵百石与伤员一一握手,并不时说上两句。

    片刻后,赵百石来到了安置重伤员的小院。

    看到赵百石推门走进来,正给伤员换药的医生便立刻扭头看过来。

    关孟然,就是当初给徐锐诊断的那个医生,那个曾经留学过日本,并在九江城内开了家诊所的医生,已经让徐锐强行征召为随军军医。

    “赵团长,请你出去。”关孟然不客气的说,“伤员需要休息。”

    “关医生,我就说几句。”赵百石并没有生气,说完又扭头对外面的伤员说道,“还有你们也都进来吧,我有话想要对你们说。”完美形态

    等外面的伤员都走进来,赵百石才叹息一声说:“弟兄们,我也不想隐瞒你们,武汉会战已经打输了,蒋委员长刚刚已经下达了总退却令,正在江北、江南还有高安战场,跟小鬼子激战的上百万国民军主力,就要全线后撤了。”

    “啊?”

    “总退却?”

    “怎么会这样?”

    “九江怎么办?”

    “我们怎么办?”

    所有的重伤员,闻言都是面面相觑。

    赵百石接着说:“薛长官的第一兵团不会再打到九江来了,我们再死守九江,已经是毫无意义了,薛长官也刚刚给我们下了令,命令我们七九九团往马回岭镇方向突围,长官部将会派出第七十四军到马回岭镇接应我们。”

    “突围?”

    “要突围了么?”

    包括警备旅的重伤员在内,现场将近两百名重伤员的神情顷刻之间黯淡下来,他们中的不少人已经猜到了赵百石想要说什么了,正所谓,兵贵神速,对于一支军队来说,速度往往意味着生与死之别,更何况是突围作战?

    如果带上伤员,两百名重伤员就需要四百名士兵抬担架,而现在七九九团加上伪军警备旅满打满算也就剩七百多官兵,这也就是说,如果带上伤员,整个部队的行动就会受到极大的影响,突围的成功率就会极大的降低。

    当下便有重伤员流着泪说:“团座,你就带着弟兄们走吧,不要管我们了,给我们每个人留下一颗手榴弹就行,就是,就是等将来抗战胜利了,你们回到四川老家时,千万别忘了给我家里捎个口信回去,就说,让幺妹儿不要再等我喽,再寻个好人家嫁了吧。”

    说到最后,这个重伤员已经是泪流满面,泣不成声,赵百石一边用力点头,一边也是潸然泪下,心中更是犹如刀在铰,多好的兵啊,全是老兵,一旦身上的伤势痊愈,立刻就又是一条生龙活虎的好汉哪,可是,却必须咬着牙牺牲他们!

    尽管不舍,可是不牺牲不行哪,如果不牺牲掉他们,全团弟兄就都活不成!

    “团座啊,给我枪,再把我抬阵地上去。”更有伤员揪住赵百石的裤腿说道,“我不想死在这里,我老李就是死,也定要死在战场上,死在冲锋的道路上,团座,团座哪,算我老李求你了,把我抬到阵地上去吧。”

    低头看着满脸狰狞的伤员,赵百石竟然是无言以对。

    好半天后,赵百石才终于说道:“好兄弟,全都是我的好兄弟,不愧是我的兵,不愧是我赵百石的兵,我赵百石为能有你们这样的兄弟感到无比自豪!如果还有下辈子,我一定还跟你们当兄弟,老哥我,替全团的弟兄给你们跪下了!”

    说完,赵百石就真的跪倒在地,咚咚咚叩了仨响头。

    等到赵百石叩完头,再站起身,额角却是已经磕破,血流如注,赵百石却是连擦都没顾上擦一把,扭头最后深深的看了眼聚集在院子里的伤员,然后一咬牙就要转身离开,可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健硕的身影却突然出现,挡住他的去路。田园牧场

    赵百石霍然抬起头,便看到徐锐一脸严肃走了进来。

    赵百石还是不想徐锐充当恶人,擦了一把血泪说道:“徐团长,这些伤员我都已经安顿好了,他们绝对不会拖我们的后腿。”

    “安顿好了?”徐锐冷然问道,“你又是怎么安顿的?”

    赵百石竟无言以对,而且也不敢正视徐锐慑人的眼神。

    徐锐闷哼一声说道:“给伤员一颗手雷,任由他们跟鬼子同归于尽,这也叫安顿?你就是这么当长官的?你就是这么安顿自己兄弟?”

    赵百石的脑袋立刻耷拉了下来,惨然说:“我又何尝想这样?”

    “既然你不想这样,那为什么要这么做?”徐锐厉声责问,“又没人逼你!”

    “是没有人逼我这么做,可我要是不这么做,全团的弟兄就一个都活不成。”赵百石霍然抬起头,泪流满面的说,“突围哪有那么容易的,如果再带上重伤员,我们根本就不可能突围出去,到时候就只能全部完蛋!”

    徐锐冷然说:“依我看你就是在给自己找借口!”

    正好冷铁锋带着几个狼牙进来,徐锐便厉声说:“老兵,告诉赵团长,我们独立团的训令是什么?”

    冷铁锋啪的挺身立正,敬礼说:“不抛弃,不放弃!”

    徐锐又问道:“何为不抛弃?”

    冷铁锋答道:“无论什么时候,无论什么情况,都绝不抛弃一个战友!”

    徐锐再问道:“何为不放弃?”

    冷铁锋答道:“无论有多困难,无论有多危险,都绝不放弃必胜信念!”

    徐锐再次把目光转向赵百石,沉声说道:“自大梅山独立团成军以来,确实打了不少的胜仗,包括赵团长你在内,许多人都问过我同样的问题,大梅山独立团为什么这么能打?我现在告诉你答案,不是因为别的,就是因为,这六个字!”

    “就是因为这六个字?”赵百石愣住了,“不抛弃,不放弃?”

    “对,不抛弃不放弃,就因为这六个字!”徐锐重重点头,又把凌厉的目光转向聚拢过来的伤员,说道,“弟兄们,按说你们不是我徐锐的兵,我也不是你们团长,我不该跟你们说这些话,但是,现在我却非说不可了!”

    停顿了一下,徐锐陡然加大了音量说道:“我要说的就一句,无论何时,无论何地,我都不会抛下你们,更加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你们跟小鬼子同归于尽!既便赵团长要这么做,我也绝对不会允许,我不答应!”

    有伤员上前,流着泪说:“徐团长,你就不要怪我们团座喽,他其实并没有逼我们,这都是我们自愿的,因为若是带上我们,全团的弟兄就都活不成了,与其全团的弟兄都死在这里,那还不如就只牺牲我们。”

    “怎么带着你们突出去,那是我的事。”徐锐却霸气的说道,“至于你们,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养好伤,早日归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