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0章 爆破-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700章 爆破



    鬼子军中的喜庆气氛很快漫延到了各个角落,甚至就连各处战场上负责守夜的哨兵也开始载歌载舞,以庆祝日军所取得的决定性的胜利。

    在九江,或许只有板垣征四郎和上野龟甫是清醒的。

    尽管已经是深夜,可是上野龟甫却犹不放心,亲自带着卫兵来到城内视察日军阵地,上野龟甫觉得板垣司令官的话说的非常正确,越是这种时候越是不能疏忽大意,因为这种时候往往是日军最松懈的,而国民军却很有可能会因为绝望而困兽犹斗。

    一方是疏忽大意,一方却是困兽犹斗,那么结果就很难预料了。

    结果,当上野龟甫巡视到了城东战场的一处阵地时,却发现几个哨兵居然聚在一起,在唱着樱花。

    樱花啊,樱花啊。

    阳春三月晴空下,

    一望无际樱花哟。

    花如云海似彩霞,

    芬芳无比美如画。

    快来吧,快来吧。

    快来看樱花。

    几个哨兵一边唱,一边还手舞足蹈的伴舞。

    上野龟甫看到这一幕,立刻鼻子都气歪了。

    “八嘎,你们干什么呢?”上野龟甫大吼一声,几个哨兵回头一看,见是参谋长阁下亲自前来巡夜,顿时噤若寒蝉。

    几个哨兵收脚立正,站在原地连大气都不敢喘。

    上野龟甫却大步走上前,走到带队的军曹面前,劈头盖脸扇了十几个耳光,直把那个军曹打成猪头,犹自余怒未消,又让身后随行的勤务兵把负责城东战场的步兵第五十五联队的联队长饭田阳树给叫了过来。

    饭田阳树都已经睡下了,是被他的副联队长岛田俊从睡梦中摇醒的。

    饭田阳树睡眼惺忪的赶过来,却只见上野龟甫脸色铁青的站在那里。

    “参谋长!”饭田阳树心下一个激泠,赶紧上前两步挺身立正,顿首致意。

    上野龟甫阴恻恻的瞪着饭田阳树,冷然问道:“饭田桑,入夜之前我是怎么说的?”

    “哈依!”上野龟甫立刻顿首答道,“入夜之前,参谋长曾下令,各部务必加强戒备,绝对不可以给川军七九九团任何可趁之机。”

    上野龟甫指了指刚才唱歌跳舞的那几个哨兵说:“你们步兵第五十五联队,难道就是这样加强戒备的?如果川军第七九九团此时突然发起突围之战,你们步兵第五十五联队能够及时做出反应吗?唵,你们能及时反应吗?”

    “哈依。”饭田阳树并没有辩解,只是顿首认错。

    不过在内心里,饭田阳树却颇不以为然,眼下川军第七九九团已经被压缩在了城北,覆灭只在旦夕,要想突围又谈何容易?更何况,步兵第五十五联队的防线总共有前后三重,这里不过是最外围的第三重防线而已,用得着如临大敌吗?隐婚豪门:首席老公别乱来

    再说了,皇军打了这么大胜仗,还不许勇士们庆祝?

    上野龟甫却也没跟饭田阳树解释的意思,直接说道:“立刻传令下去,各大街小巷,各个街口要道,一律按最高标准加强警戒力度,三步一哨,五步一岗,每一条大街都要派出巡逻队不间断的巡逻……”

    说到这,上野龟甫忽然顿住了。

    因为上野龟甫隐隐听到了一声闷响,然后就感觉到脚下的地面在微微晃动。

    “怎么回事?地震了吗?”作为一个日本人,上野龟甫对于地震并不陌生,因为日本每年都会发生大小上百次地震,可是自从去年十一月底,踏上中国战场以来,他却已经很久没有感受过地震了,中国不是不会地震么?

    上野龟甫的困惑也就一霎那的念头,下一刻,脚下地面的晃动便陡然加剧,甚至可以清楚的看到脚下铺了青石板的地面,瞬间开始龟裂,然后迅速拱起,再向外翻开,然后翻起的青石板、泥土块还有污秽什么的,轰的绽放开来。

    这不是地震,而是工兵爆破!上野龟甫只来得及转了个念头,头部就挨了向上翻起的青石板的重重一击,当场昏死过去。

    站在上野龟甫的饭田阳树以及十几个勤务兵、哨兵也没能好到哪里去,瞬间就被剧烈的冲击波掀翻在地。

    这只是城东,距离爆炸中心足足有好几百米!

    处在爆炸中心的城东跟城南的结合部,此刻已经完全被巨大的烟尘所湮没。

    徐锐反正也是借花献佛,在城东跟城南的结合部,在长达一公里的距离内,呈带着布置了四十个爆炸点,每个爆炸点足足埋了五十斤的炸药!四十个爆炸点同时引爆,上千公斤********同时爆炸,相当于二十万颗手雷同时爆炸,你可以想象下是个什么效果?

    尽管这时候,爆炸产生的烟尘远远没有消散,但是你完全可以想象得出来,在四十个爆点直径五十米内,绝对不可能再有任何建筑存在,至于小鬼子构筑的防御工事,更是早就被炸得连渣都不剩,还有处在爆点五十米内的鬼子,就算没被炸死也被当场震死。

    不等爆炸产生的烟尘散开,侯志刚就带着六十名突击队员嗷嗷的冲了上去,突击队的身后,三百多名只是负了轻伤的川军老兵还有百余名伪军警备旅官兵,两两一组,各用担架担着一名危重伤员,也跟着冲进了浓郁的烟尘之中。

    (分割线)

    爆炸发生时,板垣征四郎刚忙完,准备睡觉。

    结果刚走到行军床上还没躺下来,脚下的地面便突然开始剧烈的晃动起来,板垣征四郎猝不及防,一个趔趄摔倒在地,额头还在床角磕了一下,顷刻之间便血流如注,板垣征四郎却顾不上擦一下,爬起来就往外面冲。

    “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事……”板垣征四郎才刚问了半句,然后后半句就卡在喉咙里再说不出来,因为他的眼睛已经看到了,只见九江城中已经腾起一团巨大的火球,哦不对,是一条长长的火带,由无数团火球组成的庞大火带!

    还有,那耀眼的红光,几乎映红了整个夜空。蛇骨

    一看这情形,板垣生四郎就知道,日军阵地遭到了川军的工兵爆破!

    所以,板垣征四郎一下反应过来,川军七九九团怕是要连夜突围了!

    “八嘎牙鲁!”板垣征四郎从喉咙深处发出一声低低的咒骂,然后扭头喝道,“命令,步兵第五十五联队、第五十六联队立刻组织兵力,封锁九江城东及城南的结合部位,再派一支部队到城外抄截,绝对不能够让川军突围出去!”

    “哈依!”身后的传令兵一顿首,转身去了。

    尽管命令已经下达了,不过板垣征四郎心下却还是有些担心。

    因为从爆破烟尘判断,明显处在城东跟城南的结合部位,眼下城东跟城南都已经处在日军控制之下,这也就是说,川军七九九团根本就没机会埋设炸药,所以这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这些炸约是川军早就埋设好了的。

    这也就是说,早在九江保卫战开打之前,川军就已经做好了突围准备。

    所以这次川军的突围,可谓是蓄谋已久,已经准备很长时间,而日军却是仓促应对,那么结果会是怎样,也就不难猜测得到。

    一想到川军七九九团很可能成功突围,一想到徐锐很可能从自己手掌心溜走,板垣征四郎的心便立刻悬了起来,八嘎牙鲁,要是最后真让徐锐给逃走,大本营就不说了,天皇陛下也一定会对他失望透顶。

    临来中国战场之前,天皇陛下可是再三叮嘱过他,一定要拼尽全力猎杀徐锐!

    一定要猎杀掉徐锐,绝对不能够再留着他往皇军脸上抹黑,往帝国脸上抹黑!

    当下板垣征四郎又匆匆走回到帐篷内,嘶声低吼:“地图,快把地图拿过来!”

    一个参谋赶紧将地图拿过来,在帆布桌上摊开来,又小声说道:“司令官阁下,您的额头正在流血,请让医务兵给您包扎一下吧?”

    早就等在一边的医务兵便赶紧走上前来。

    “滚开!”板垣征四郎却一把推开医务兵,然后走到了帆布桌前。

    板垣征四郎的目光只在地图上睨巡了片刻,便立刻面露了然之色:“我明白了,我终于明白薛岳为什么要派部队北出奉新县了!这支部队分明就是来接应川军七九九团的,川军七九九团是要往马回岭镇、德安方向突围!”

    站在旁边的几个作战参谋满脸困惑,有些不得要领。

    板垣征四郎解释说:“你们来看,九江的北边是长江,东边是翻阳湖,川军七九九团没有船只,既过不了长江,更过不了鄱阳湖,所以他们只能往南去或者西去,但是往南去有庐山阻挡,乃是一条绝路,往西去更会与波田支队迎面相撞,也是死路一条,所以说,川军七九九团唯一的活路就是往东南方突围,也就是往马回岭镇、德安方向突围!”

    “索代斯奈。”作战参谋闻言恍然,然后又紧接着问道,“可是司令官阁下,川军七九九团真有可能突围而出么?”

    板垣征四郎默然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