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1章 溃围而出-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701章 溃围而出



    川军七九九团的突围行动,已经正式开始。

    不等爆炸产生的硝烟散开,侯志刚就亲率六十名突击队员嗷嗷的冲了上去,冲在最前排的二十名机枪手更是不由分说,端着机枪对着前方无边无际的烟尘就猛烈开火,灼热的子弹瞬间嗖嗖尖啸着飞射进烟尘中,在浓郁的烟尘中荡开了一条条细微的弹道轨迹。

    脚下的地面并不平坦,倒塌的房梁木椽、倾颓的断垣残壁,还有爆破产生的大坑,形成了无数的障碍,再加上爆炸产生的浓烈烟尘,使得突击队员根本就看不清脚下的地面,所以稍有不慎,便会摔个马趴,摔个鼻青脸肿。

    但是,这些并不足以阻突击队的冲锋。

    川军将士连死都不怕,还会怕摔跤么?

    “嗷……冲啊,冲啊,弟兄们跟我冲!”侯志刚一马当先,脖子上挂着一挺机枪,嗷嗷的往前冲,一脚踩空摔倒在地,额头磕破,爬起来继续往前冲,再被绊倒脸颊也刮破,顷刻血流如注,爬起来继续往前冲。

    侯志刚的身后,六十名突击队员一边大声咆哮一边往前冲。

    最开始的百米,非常顺利,虽然一路上不断的摔跤,却并没有遭到小鬼子的阻击,因为处在爆炸中心方圆五十米内的鬼子不是被当场炸死,就是被活活震死,他们已经不可能再爬起来阻止川军突击队的冲锋了。

    而其余各个方向的小鬼子,赶过来却需要时间。

    部队的反应是需要时间的,从接到报告,到长官做出判断,然后一级级下达命令,这都需要时间。

    所以,前一百米非常顺利,没有遭到任何阻击。

    但是从一百米的距离开始,便陆续有鬼子从城东或者城南街区增援过来,从前方以及左右两侧向着中间突围的突击队猛烈开火,突击队便不可避免的开始出现伤亡,跑着跑着便有突击队员一声不吭的倒在地上。

    “不要停,不要管两边的鬼子,冲,一直往前!”侯志刚一边大声咆哮,一边抱着歪把子机枪对着前方猛烈开火,脚下更是没有片刻停歇,在一刻不停的往前飞奔,突然,侯志刚感到脚下一滑,然后一头重重摔倒在地。

    可恶,又摔跤了吗?侯志刚咒骂一声,翻身就要从地上爬起。

    可是,这一使劲他才发现,整个左半边身子居然再不听使唤,结果就是,才坐起不到一寸的高度,便又一屁股坐地上,侯志刚心下一凛,再伸出手一摸,便发现自己右胸口已经****了一片,摸到这片湿痕之后,侯志刚便立刻心下惨然,中弹了!而且是要害部位!

    在突围过程之中要害中弹,往往意味着死亡,身为一兵老兵,侯志刚很清楚这点,因为部队不可能因为你一人停下来!

    侯志刚立刻将挂在脖子上的歪把子解了下来,递给一个老兵:“瓜皮,给你!”

    绰号瓜皮的老兵接过机枪,挂自己的脖子上,却又弯腰伸手来扶侯志刚,一边说:“营座我扶你,我带着你一起突围!”

星际怪物饲养员活命手册

    “不要管我!赶紧往前冲!”侯志刚却一把将瓜皮推开,又对着其余的突击队员吼,“赶紧往前站,别停,不要停下来,弟兄们,往前冲,往前冲啊……”侯志刚一边大声怒叫,一边却流下了泪水,他多想跟着弟兄们一起冲锋啊,可惜此生再也没有机会了。

    绰号瓜皮的老兵深深的看了侯志刚一眼,然后猛然转身,嗷嗷叫着冲了上去。

    “冲啊,冲,不要停下来!”侯志刚一边大吼,一边从腰间弹兜解下两颗手雷,往头顶的钢盔轻轻一磕,然后抱着手雷就扑向了缺口两侧,片刻后,缺口两侧的鬼子阵地上便响起了轰轰两声炸响,更有耀眼的红光冲天而起。

    侯志刚并非唯一负伤之后,选择跟鬼子同归于尽的突击队员,几乎所有负伤的突击队员都选择了这条路,一刻钟之后,突击队终于从炸开的通道硬生生溃围而出,从九江城垣东南角的豁口冲出来,不过这时候,六十人的突击队已经只剩十二人!

    短短不过一千多米的距离,突击队的减员竟高达百分之八十!

    但是,突击队的牺牲并非没有代价,因为他们用自身的鲜血,用自己的生命,为后续的大部队硬生生趟出了一条血路!

    半个小时后,徐锐跟小桃红最后一批从城垣东南角豁口出来,到了这个时候,从通道两侧蜂拥过来的鬼子已超过百人,三八大盖还有歪把子打出的弹道,犹如流光一般,从城垣豁口纵横交错穿行,看着美如画,可一旦被扫中,立刻就非死即伤。

    而且这时候,城垣外面也有鬼子迂回过来,距离已不足百米。

    “老兵!”徐锐一声断喝,冷铁锋便立刻出现在了徐锐的面前,徐锐又喝道,“你带着锋子还有老虎断后,注意安全!”

    这是原本就计划好的,溃围之后,由冷铁锋率东北虎、韩锋负责断后,尽可能的拖住鬼子追兵至少一刻钟的时间,只有这样,川军七九九团主力以及伪军警备旅的残兵,才有机会跟鬼子脱离接触,才有机会逃出生天。

    “是!”冷铁锋应一声,回头喝道,“东北虎,没羽箭!”

    东北虎和韩锋便立刻上前一步,大声回应道:“有!”

    冷铁锋眸子里寒光一闪,喝道:“跟我走!”

    说完,冷铁锋便兜头冲进黑暗之中,东北虎和韩锋应了一声,也各自抱着仿捷克轻机枪还有毛瑟98K狙击步枪,隐入黑暗之中。

    七九九团主力和伪军警备旅的残兵潮水般远去,豁口附近百米内很快就陷入沉寂,直到片刻之后,从城垣外面迂回过来的小鬼子先后赶到,片刻之后,还有更多的鬼子兵从城垣豁口潮水般涌出来,三股小鬼子很快就汇聚成了一股。

    然后,合流的鬼子便立刻咬着七九九团的尾巴,追了过来。

    然而,追出还不到两百米,前方黑暗中却陡然绽放出一朵耀眼的枪口焰,埋伏在黑暗中的东北虎开火了,东北虎平举着仿捷克轻机枪就是一个长点射,三十发弹夹很快打完,正往前追击的鬼子立刻倒下十几个。重生之校霸十八岁

    后续跟进的鬼子纷纷趴下,或者原地半蹲下来,举枪射击。

    灼热的子弹顷刻间雨点般猛泼过来,还有好几发掷榴弹吱吱尖啸着落下来,东北虎却早已经转移,到了几十米外继续猛烈开火,才刚刚起身准备追击的鬼子便又倒下了一片,然后又赶紧趴倒在地,队伍的速度就不可避免的慢下来。

    看到这一幕,步兵第五十五联队的联队长饭田阳树就火了。

    “八嘎牙鲁!不要跟小股敌军纠缠,快冲上去,给我咬住川军!咬住他们!”饭田阳树拔出军刀,对着前方夜幕下迅速远去的川军七九九团主力仰天长嗥,此时此刻,饭田阳树真的是肠子都快要悔青了,他不该大意哪!

    饭田阳树要是听了上野龟甫的命令,加强戒备,那么结果就很有可能改写!

    毕竟,这次川军七九九团的突围其实非常侥幸,如果日军的反应再快一点,从城垣外侧迂回过来的两个步兵中队,就完全有机会抢在七九九团溃围而出之前堵住他们,这一来,川军七九九团就在劫难逃了,还有徐锐也是必死无遗!

    可惜,这仅只是设想,因为饭田阳树没有听从上野龟甫的命令,他大意了!

    “追!给我咬住他们,咬住他们,咬住他们……”饭田阳树高举着雪亮的御赐军刀,不停的咆哮,饭田阳树身后的八个传令兵四散而去,很快,合流的鬼子便不再趴地上射击,纷纷站起身,迎着东北虎的机枪悍不畏死的往前冲。

    东北虎便立刻改变作战策略,一边猛烈开火,一边大踏步后撤。

    后撤了大约一千米后,东北虎便进入到了一片茂密的树林之中,又后撤了一百多米,东北虎便摆脱了日军的纠缠,然后将机枪往草丛里边一藏,反手就拔出了两把雪亮的刺刀,再然后轻轻一蹬腿,敏捷如猿猴般攀上了一颗大树。

    过了没多久,一队鬼子便打着火把冲进树林。

    东北虎瞅准机会,从树杈上饿虎扑食一般猛扑下来,几个鬼子听到头顶有破空声响,急抬头看时,却只见一团黑影在他们面前急剧放大,然后,没等他们反应过来,东北虎就已经重重的砸在他们头上,其中两个鬼子当场被砸倒。

    东北虎顺势一刀,就割断了那两个鬼子兵的喉管。

    然后,在周边的鬼子反应过来前,东北虎又弹身而起,挥舞着雪亮的刺刀,猱身扑向另一个鬼子,那个鬼子根本来不及反应,一下就被东北虎刺穿了心脏,歪倒在地,直到这个时候,周边的鬼子兵才终于反应过来了。

    “西内!”

    “八嘎!”

    “狡猾的支那人!”

    十几个鬼子咆哮着,纷纷举起雪亮的刺刀刺向东北虎。

    东北虎却一个闪身,以与他身材极不相符的敏捷速度,一下就闪到一颗大树后面,消失得无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