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2章 看你往哪跑?-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702章 看你往哪跑?



    再把目光转回到第十一军司令部。

    此时此刻,板垣征四郎正在焦急的等待前方的战报,尽管他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内心仍旧存了侥幸,希望步兵第五十五联队还有步兵第五十六联队,能够及时堵住缺口,将企图突围的川军七九九团封堵在九江城内。

    板垣征四郎并没有等待太长时间。

    从大爆发发生大约二十分钟之后,便有通信兵匆匆走进来,顿首报告:“报告,步兵第五十五联队急电!”

    板垣征四郎顿住脚步,大声喝道:“念!”

    “哈依!”通信兵重重顿首,展开电报念道,“司令官阁下,川军七九九团残部已于五分钟之前从东南角楼豁口溃围而出……”

    听到这,板垣征四郎便立刻打断通信兵说:“够了,别念了!”

    “哈依!”通信兵再次顿首,然后抱着文件夹灰溜溜的退出去。

    等通信兵退出去之后,板垣征四郎便立刻雷霆大怒,一下就将帐篷里的行军床、帆布桌什么的掀翻在地,摆放在床上、桌子上的被褥、文件什么的顿时散落一地,板垣征四郎余怒未消,又上前将那散落的文件狠狠的践踏成泥。

    这一刻,板垣征四郎心中的愤怒是完全可以想象的。

    这就好比打猎,猎人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才终于将一头凶残狡诈的恶狼困在了陷阱之中,并且,眼看就能逮着这头恶狼了,可是就在这么个节骨眼上,由于猎人的一时疏忽,却竟然让这头恶狼从陷阱中挣脱逃走了!

    除了愤怒,板垣征四郎还感到了莫名的焦虑。

    是的焦虑,板垣征四郎第一次感受到了焦虑!

    当初在忻口战场,他以半个师团面对国民军三十一个师的围攻,他没有焦虑,不久前在国内,他刚走马上任,面对武汉会战的恶劣局面,他仍然没有焦虑,可是这一刻,板垣征四郎却确确实实的感受到了焦虑。

    徐锐还在九江时,要想杀死他并非什么难事。

    可是现在,徐锐已经随着七九九团一起突围,再想杀死他就不容易了。

    想到这里,板垣征四郎就再按捺不住,不行,绝不能让徐锐溜了!绝对不行!

    霍然回头,板垣征四郎对着帐外喝道:“来人,去把小鹿原大佐给我请过来!”

    “哈依!”帐外立刻有勤务兵答应一声,然后去到不远处的军营,把小鹿原俊泗给请了过来,经过几天将养,小鹿原俊泗的腿伤已经痊愈,不过走起路来还是有些别扭,进帐之后又收脚立正,向板垣征四郎顿首致意。

    “司令官阁下!”小鹿原俊泗收脚顿首。

    板垣征四郎摆了摆手,沉声说道:“小鹿原桑,你想必已经猜到发生什么了吧?”

    “哈依。”小鹿原俊泗顿首回答道,“如果卑职没有猜错的话,刚才的那场爆炸,应该是徐锐的杰作,川军七九九团想必已经溃围而出了吧?”史上最强燃烧系统

    “没错,川军七九九团确实已经突围了。”板垣征四郎又道,“那么,依你之见,徐锐有没有可能撇下川军七九九团自行返回大梅山?”

    这一点,也是目前板垣征四郎最为担心的。

    如果徐锐仍跟川军七九九团在一起,那么他就仍然还有机会。

    万一徐锐撇下川军自行返回大梅山,那可真就是龙归大海了。

    一旦徐锐龙归大海,以他的身手以及指挥造诣,再想把他逮住并且干掉,那可真就比登天还要难了,如若不然,当初重藤支队也不会在南通集体玉碎,立花支队也不可能在海安遭受重创,还有川口支队、稻叶师团等等,也不会先后遭了老殃!

    所以板垣征四郎最担心的就是这点,徐锐会不会撇下川军?

    小鹿原俊泗沉吟了片刻之后回答说:“司令官阁下,以卑职的判断,徐锐恐怕是不会撇下川军七九九团,先行返回到大梅山的。”

    板垣征四郎哦了一声问道:“何以见得?”

    小鹿原俊泗沉声说:“冈村司令官遇刺之后,为了寻找徐锐的弱点,我花了数天时间搜集了所有徐锐指挥的战斗,从无锡的突围战,到包兴镇刺杀伏见宫殿下,再到南通、海安及大梅山,通过对诸多战例的分析,我终于找到了徐锐的唯一弱点,关于徐锐的弱点,我之前已经跟司令官阁汇报过了,这里就不再多说,我现在想要说的是,通过对徐锐指挥的历次战斗的整理及分析,我还发现了另外一个现象!”

    板垣征四郎霍然回头,问道:“什么现象?”

    小鹿原俊泗沉声说道:“徐锐是一个从来都不肯吃亏的家伙!”

    “从来都不肯吃亏?”板垣征四郎皱眉道,“这算什么发现?”

    小鹿原俊泗解释说道:“司令官阁下千万不要小看这一发现,正因为徐锐有此性格,所以在吃了亏之后,此人一定会想方设法报复回去,而且必须很快报复回去,但是反过来,当有便宜可以占时,此人却是绝对不会心慈手软的。”

    板垣征四郎听明白了,说道:“你的意思是说,川军七九九团是块肥肉,这块肥肉都已经到了徐锐嘴边,他就绝对没有不咬上一口的道理?”

    “哈依!”小鹿原俊泗顿首说,“以卑职的判断,必定是如此!”

    “哟西,只要徐锐有这个想法,只要他不肯撇下川军先行返回大梅山,只要他仍然还跟七九九团在一起,只要他仍然还在九江附近,一切就都还来得及!”板垣征四郎闻言顿时神情一振,又喝道,“命令!”

    小鹿原俊泗闻言立刻收脚立正。

    板垣征四郎两眼微眯,沉声说:“小鹿原桑,我命令你立刻率领特战队悄悄跟上去,给我咬住七九九团,记住了,你们的任务就是掌握七九九团的行踪,并及时上报给司令部,且记不要暴露行踪,更不可与之交火,你的明白?”

七院诡案录

    “哈依!”小鹿原俊泗重重顿首,“卑职明白。”

    “哟西。”板垣征四郎挥手喝道,“赶紧行动。”

    “哈依!”小鹿原俊泗再次顿首,转身扬长去了。

    小鹿原俊泗前脚才刚走,上野龟甫后脚就进来了。

    上野龟甫这次还算命大,脑袋上虽然挨了一板砖,却并不严重,昏迷了片刻之后很快就苏醒了过来,毕竟当时上野龟甫呆的地方距离爆炸中心有五百多米,通过地面传导过来的冲击波已经衰弱了不少,杀伤力已经比爆炸中心小得多。

    “司令官阁下。”上野龟甫匆匆进来,气急败坏的说,“饭田联队报告,他们在郊外的树林里遭到狼牙袭击,损失很大!请求司令部紧急战术指导!”

    “饭田这个蠢货,一点小事都做不好!”板垣征四郎说道,“告诉饭田,让他立刻停止追击,原地警戒,还有步兵第五十六联队以及星子、德安各个县的宪兵大队,让他们也不要贸然追击,都给我老老实实的呆在原地别动!”

    “呆在原地别动?”上野龟甫失声道,“司令官阁下,敌人跑了怎么办?”

    “他们跑不了的。”板垣征四郎说道,“我已经命令小鹿原桑率特战队追上去了!”

    上野龟甫皱眉道:“可是司令官阁下,小鹿原大队如今只剩下九个人了,而且,请恕卑职直言,小鹿原战队的战斗力相比狼牙,存在很大差距,所以仅凭小鹿原的特战队,恐怕是很难截住川军七九九团吧?”

    板垣征四郎说道:“仅凭小鹿原战队,连狼牙都对付不了,当然更加不可能截住川军七九九团,但是,我也不需要他们截住川军七九九团,我交给他们的任务只是咬住对手,随时向司令部报告川军七九九团的确切行踪。”

    上野龟甫立刻反应过来,恍然说道:“司令官阁下是说……”

    板垣征四郎狰狞的一笑,沉声说道:“尽管目前川军七九九团往南边去了,但是,我坚持认为,他们最终一定会前往马回岭镇、德安这一线转进,毕竟往东是翻阳湖,往北则是长江天堑,他们没有船只根本就渡不过去。”

    上野龟甫深以为然的道:“这么一分析,还真是这样。”

    板垣征四郎又接着说道:“所以我们没有必要跟在他们屁股后面瞎跑一气!”

    上野龟甫说道:“司令官阁下的意思是,我们先行赶往德安、马回岭一线,提前设好陷阱等着川军七九九团往里钻?”

    “不仅是我们,还有波田支队!”板垣征四郎沉声说道,“立刻电令波田支队,不必再来九江了,命令他们绕过赛城湖南下,前往德安、马回岭镇一线待命!”

    “哈依!”上野龟甫重重顿首,然后转身匆匆走进了隔壁的通讯处。

    板垣征四郎的目光却又落回到面前的地图上,盯着地图看了半天,然后拿起角尺以及量角器在地图上画了几条行军曲线,然后将量角器、角尺还有铅笔一扔,满脸狰狞的说:“徐锐哪徐锐,这次,我倒想要看看,你还能往哪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