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5章 奇袭星子县-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705章 奇袭星子县



    作为华中派谴军第十一军的司令官,板垣征四郎眼睛里只有全局,根本不在乎区区一个星子县城的得失。

    但是,对于驻守在星子县城的大约一个步兵小队四十多名鬼子兵,板垣征四郎却不能够视而不见,中日战争进入到第二个年头,包括板垣征四郎在内,日军高层越来越深刻的感受到了兵力不足的困窘,再也不像刚开战时那样不知体恤部属了。

    于是板垣征四郎让上野龟甫给星子县的鬼子宪兵队发去了一封电报,指示他们说,如果遭到了川军七九九团的进攻,能守则守,不能守就赶紧撤。

    星子县的鬼子宪兵队接到电报之后,就开始全城戒严。

    除了戒严,星子宪兵队的松本小队长还把桂训策、刘书明、曹勋等几个汉奸头目召集到一起开了个会,要求星子县的维持会、警备团及警察局,全力配合日军守好县城,不过具体是哪方面的部队会来是进攻,却是半点没透露。

    伪军星子警备团的团长,刘书明多问了句,结果就挨了松本一耳光。

    散会之后,刘书明胸中郁气难消,就一个人来到进士牌坊的里弄巷,寻找他的老相好赛西施排解心情,颠鸾倒凤后,刘书明便赤条条的搂着赛西施睡熟了过去,直到傍晚时,两人才被卧房外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吵醒。

    刘书明伸手就抄起了藏在枕头底下的手枪,然后给老相好使个眼色。

    赛西施在刘书明的示意下,壮着胆子问道:“谁呀?外面是哪位爷呀?”

    赛西施是个暗娼,虽说最近让刘书明一个人给包了,但是保不准还有老顾客登门。

    外面却一片静默,根本没人回应,赛西施便光着屁股坐起来,又披上衣裳推开门,走了出去,然后好半天都没有回来,刘书明等得有些不耐,咔嚓一声拉上枪栓,然后举着手枪一间间的找过来,一直找到后厨才找到了赛西施。

    只见赛西施正靠在灶台上,浑身簌簌发抖。

    在赛西施的面前,两个面相冷酷的陌生男子正据案而坐,围着一盆鸡肉大快朵颐,这只大公鸡是中午刘书明刚过来时,赛西施特意买来炖给他吃的,放在厨房用小火慢炖着,结果他还没捞着吃,就便宜了这俩陌生人。

    看到这俩陌生人,刘书明的瞳孔猛然一缩。

    因为从两人身上,刘书明感受到了一种强烈的危险气息。

    完全没法用言语来形容这种感觉,就像是,被一头猛兽给盯上了!

    不过刘书明终究也是见过大场面的,当下强自镇定说:“两位朋友哪条道上的?”

    正所谓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刘书明看得出来这两个不请自来的陌生人并非善茬,不过他并不怎么怕,需知他刘书明也不是好欺负的,不管怎么样,他都是星子警备团团长,手底下管着好几百号人呢,至少在星子他谁都不怕,小鬼子除外。

    却不曾想,那两个陌生人压根就没有理他,只顾啃鸡腿。混世矿工

    刘书明便感觉到受到了羞辱,当下举起手枪对准其中的一个:“我再问你们一句,你们是哪条道上的?可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这时候,被刘书明拿手枪指着的男子终于有了反应,先是舔了舔手指上沾的鸡汤,然后打一个饱嗝,头也不回的说:“孙子,不要随便拿枪指着人,当心走火。”

    “走火?”刘书明哂道,“两位要是再藏头露尾的,老子可就要开枪了!”

    “那你倒是开一个试试?”那个男子终于回过头,狭长的眸子里闪出冷电似的目光,冷冷的盯着刘书明,然后掏出一根牙签,一边剔牙一边幽幽的说,“我敢保证,只要你扣下扳机,死的一定是你,你要是不信,完全可以试试。”

    刘书明作恶无数,当然不会被人几句话吓倒,当下狞笑了一声就要搂火。

    可就在这个时候,刘书明的脑后却响起咔嚓一声轻响,然后一截冰冷的管状管就顶住了他的后脑勺,从形状,刘书明便立刻判断出来那是一把枪,敢情对方不是两个人,而是三个人,除了吃鸡的俩人,还有个躲在背后。

    “别别,别介意,几位好汉别介意,恕我眼瞎,刚才冒犯了,冒犯了。”刘书明很干脆的松开右手,已经上膛的手枪掉落下来,却被他身后的那人伸手轻轻一捞,就给捞走了,只是看那手势,就知道是长久玩枪的老手。

    背后那人再拿枪一顶,刘书明便往前踉跄两步,跟赛西施站成了一排。

    等刘书明再转过身来,却发现另外一人也已经坐到了桌子边,不满的对另外两人说:“团长你们两个也太过分了吧,也不给我留点儿,真是。”

    团长?刘书明闻言顿时心中一惊,难道是国民军?

    真要是国民军,今天这事恐怕就真的无法善了啦。

    刘书的猜测虽然不中,却也相差不远了,这三人,不是别人,就是徐锐、冷铁锋还有韩锋他们仨,虽然已经戒严,可是徐锐他们仨想要进城,小鬼子根本就防不住,小鬼子的岗哨稍有疏忽,三人便迅速翻过城墙溜进了县城。

    进入了县城之后,徐锐三人便直接奔里弄巷而来。

    因为周文礼给的情报上明确说了,星子县伪军警备团团长刘书明有个姘头叫赛金花,就住在进士牌坊里弄巷,刘书明几乎每天都要来里弄巷,所以徐锐选了刘书明,因为相比警察局长曹勋、维持会长桂训策,刘书明的地位要更高些。

    “刘书明。”徐锐冷幽幽的打量着刘书明,又说道,“原本不过是星子县保安团的一个小小的排副,五个月前,日军第一零一师团从姑塘镇登陆,星子保安团奉命阻击,是你第一个带头投降,当了汉奸,然后带着鬼子绕道打进星子县城,没有冤枉你吧?”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刘书明咽了口唾沫,又问,“国民军?新四军?”

    徐锐却根本不予理会,给冷铁锋使了个眼色,说道:“老兵,给他带上。”

    冷铁锋将吃剩的鸡骨头吐出来,然后拍拍手站起身,又撩开了身上军装,旁边的赛西施便立刻吓得尖叫起来,敢情冷铁锋的军装底下居然绑满了一节节的********,刘书明的瞳孔也是猛的一缩,心想这还真的是亡命之徒,看来今天真是麻烦了。婚后相爱:老公离婚请签字

    冷铁锋解下身上炸药,然后就过来脱刘书明的衣裳,准备给他绑上炸药。

    刘书明哪会束手待毙,正好也没有人拿手枪指着他,一个转身就想逃跑。

    遗憾的是,还没等刘书明迈步,一根筷子就飞过来,一下打中他的腿弯,刘书明便立刻闷哼一声跪倒在地上,冷铁锋再跨前一步,一把攥住了刘书明背上的琵琶骨,刘书明便立刻杀猪般叫起来,啊疼,疼,疼疼疼。

    叫了几声,刘书明终究捱不住,两眼一黑昏死过去。

    “狗汉奸!”冷铁锋往刘书明脸上啐了一口,然后脱下刘书明身上军装,先给他胸前还背后绑上炸药,又给他穿回去军装,再然后舀了一勺凉水过来浇在他的脸上,刘书明立刻激泠泠打个冷颤,从昏迷中苏醒过来。

    刘书明低头一看,便看到了敞开的军装底下,已经帮好了一节节的炸药。

    看到这一幕之后,刘书明当即两腿一软又跌坐在地,哭丧着脸对徐锐说:“长官,这位长官,无论你要我做什么,我都一定配合,我一定配合,只求你们不要杀我,饶命啊,长官饶命啊,您就饶了我这条狗命吧。”

    徐锐冷然问道:“你真想活命?”

    “想,当然想。”刘书明连忙说,“还请长官指条明路。”

    徐锐哂然说道:“想要活命也不是没有可能,只要你按我们说的去做就行。”

    “一定,一定。”刘书明小鸡啄米似的连连点头,说,“小人一定完全遵照长官的命令行事,绝不敢有一丝的违抗。”

    “那行。”徐锐起身说,“先带我们去你的警备团团部。”

    “好好,去我的团部。”刘书明哪敢反抗,乖乖起身带路。

    临出门之前,冷铁锋又辣手催花把赛西施给打晕了,还绑在了后厨下。

    片刻后,刘书明就带着徐锐三人来到警备团的团部,尽管徐锐三人面生得紧,可有刘书明亲自带路,还说是他的朋友,警备旅的人又哪敢多问?再然后,徐锐三人就各换了一身二鬼子的狗皮,然后押着刘书明直奔鬼子宪兵队驻地而来。

    刘书明是真不想带路,可是又有什么办法,他身上还绑着五斤炸药呢!

    到了鬼子宪兵队门口,刘书明手指着徐锐三人说是他的部下,而且有重要的情报要报告给松本太君,守门的两个卫兵也就不再多问了,毕竟刘书明也是老熟人了,他们压根就没想过刘书明居然是遭了挟持。

    再然后,徐锐三人就长驱直入宪兵队驻地。

    进了门,徐锐又问道:“星子一共还剩多少个鬼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