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8章 百密一疏-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708章 百密一疏



    桂训策苦着脸说:“可就算拿黄金还有珠宝手饰抵,老朽也筹集不到五十万哪,真的是没有这么多哪,长官,您就减免一点吧?”

    徐锐的脸色便冷了下来,他已经看出来,桂训策是真不想拿出这么多钱,不过,这也很好理解,对于桂训策这样的守财奴来说,拿出十万大洋赎自己的命已经是大出血了,要他拿出五十万大洋,那还不如杀了他更干脆。

    看来必须得加点儿料了,不然这老东西绝不会掏钱。

    于是徐锐便说道:“桂大会长,咱们就索性打开天窗说亮话吧,这五十万大洋,你是拿也得拿,不拿也得拿,唯一的区别就是,是你自己拿出来,还是我们到你府上去取?如果你自己拿出来呢,一切都好说,你当汉奸这事就一笔勾销了,可要等到我们上门去取,那就没有这么简单了,桂会长你跑不掉,只怕府上的人也跑不掉,都得受到乡亲们的审判,而且最终的结果恐怕不会那么美妙。”

    桂训策有些傻眼,这不明目张胆的人身威胁么?

    “你们,你们怎么可以这样?”桂训策颤声说。

    “我们就是这样了,怎么的?”徐锐冷然说道。

    看到桂训策还在那犹豫,徐锐便恼了,回头说:“赵团长,立刻派一个步兵连,去把桂会长家抄了,桂家所有财产,包括田契房契什么的,拍卖充公。”

    徐锐其实也就做做样子,一来拍卖房产田产什么的太耗时间,二来鬼知道这个桂训策跟国民政府某高层有什么关系,万一又跟国民政府有千丝万缕联系,再把状告到军部,那他可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了,他现在还背着处分呢。

    所以徐锐更希望能够拿到现大洋或者珠宝手饰。

    但是桂训策不知道,立刻就被徐锐吓了个半死。

    “要得。”赵百石转身就叫来一个连长,下令说,“老七,去把桂家给老子抄了。”

    看到那个川军连长转身往外走,桂训策终于怂了,一屁股瘫坐地上,连声哀嚎:“长官且慢,且慢,老朽愿意出钱,老朽愿意出五十万大洋。”

    桂训策不认怂也不行了,不认怂,不仅人保不住,就连宅子和城外的几万亩良田都保不住了,认怂,好歹还能够保住老宅子和田地。

    “早这么痛快不就结了。”徐锐哼一声,命令那个川军连长带一个排,跟桂训策去家里取钱还有金银珠宝。

    最后还剩下一个曹勋。

    不过不等开审,那边守在通信处的钻山豹过来了。

    “团长,电台有信号进来了。”钻山豹身为狼牙,电台操作是必备技能。

    事实上,在徐锐的计划当中,狼牙不仅要接受电台培训,汽车驾驶培训,将来还得接受坦克驾驶培训甚至飞行技能培训。

    只不过,现阶段还不太可能。

    当下徐锐跟着钻山豹来到东厢房的通信处,坐到电台前,钻山豹又把从鬼子通信兵身上找出来的密码本和纸张递了过来,让钻山豹收发报没有问题,但是他看不懂密码本上面的日文符号,所以还得徐锐亲自操作。

狞宠记

    抄录好点划符,再对照密码本转译成日文,却原来是第十一军司令部发给星子县城的例行询问,就是问问,星子县城有没有遭到攻击?徐锐便用日文写下一切如常,又对照密码本转译成为点划符号,然后让钻山豹拍发了出去。

    (分割线)

    这个时候,板垣征四郎已经把他的司令部搬进了九江城。

    尽管九江刚刚经历了日军的硫磺弹大轰炸,整座城市都被烧得满目疮痍,但是要找出几栋完整的建筑,却总是没问题的,尤其是城北,由于靠近码头所以有不少工厂及仓库,这都是钢筋混凝土建筑,都比较坚固。

    而这也是当初徐锐退守北城区的主要原因。

    板垣征四郎的司令部就选在北城区的一家废弃的工厂内。

    上野龟甫拿着两份电报走进板垣的办公室,顿首报告说:“司令官阁下,刚刚收到了星子方面的回电,星子县一切如常,未遭到川军七九九团攻击,另外,航空侦察也报告,在西牯岭附近发现川军七九九团主力。”

    “索嘎。”板垣征四郎点头说,“这么说来,川军七九九团的意图就已经很明显了,就是要去马回岭、德安,跟北上的那支国民军会合。”停顿了下,板垣征四郎又狞笑着说,“不过很不幸的是,北上的那支国民军已经缩回去了,呵呵。”

    奉命北上德安、马回岭一线的那支国民军,确实已经缩回去了。

    上野龟甫点点头又接着说道:“不过,司令官阁下,有个事很奇怪。”

    “是吗?”板垣征四郎不以为意的说,“上野桑,什么事情让你奇怪?”

    上野龟甫说道:“根据航空侦察兵报告,川军七九九团在通过西牯岭之后,并没有转道向西,而是继续南下,奔着华林镇方向去了,所以卑职担心,川军七九九团未必就一定会去马回岭方向,没准会沿着鄱阳湖绕一个大圈,然后撤往皖南?”

    “不会。”板垣征四郎却十分笃定的说道,“这不过徐锐故弄玄虚罢了,就让步兵第五十六联队还有波田支队,安心在马回岭镇待命。”

    “哈依。”上野龟甫重重顿首,转身去了。

    (分割线)

    一天时间很快过去,天色逐渐暗了下来。

    星子县城波澜不惊,老百姓的生活并没有受到太大影响。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徐锐虽然没有对星子县城实施戒严,却也不会真的放任不管,如若不然,保不准有哪个二流子贪图一点儿赏钱,去向鬼子告密,那可就因小失大了,所以徐锐暗中在城外留了警戒哨,防的就是有人告密。

    不过最终,却并没有人去向小鬼子告密。

    傍晚时分,刘书明、桂训策、曹勋的赎金陆续都送到了。

    除了刘书明三人外,徐锐又从伪军警备团、伪警察局以及维持会抓了几十个汉奸,本着蚊子虽小也是肉的原则,也让这些汉奸头目给自己赎身,这些赎金加起来居然也有五十多万大洋,这五十多万大洋,这会就全堆在宪兵队的院子里。tfboys之一起长大的约定

    除了五十多万大洋,还有价值一百多万的金银珠宝。

    看着堆满院子的大洋以及金银珠宝,徐锐又有了幸福的烦恼。

    该怎么把这么多大洋还有金银珠宝带回大梅山去呢?五十多万现大洋就是十几吨,光靠川军七九九团的官兵拿,肯定是不行的,每人带着几十斤的银元,武器弹药都别带了,再有一个,带了这么多的钱,还有心思打仗?

    看来只能先找个地方埋起来,以后有机会再回来取。

    当下徐锐便让冷铁锋找来一辆牛车,让他带着一个排的川军,把这些大洋还有金银珠宝运出星子县城,找个隐秘之处埋了起来。

    再接下来,就是砍伐毛竹打造竹筏。

    劳动力也是现成的,伪军、伪巡警、便衣队的五百多二鬼子,就是免费的劳动力,而且一个个乖的很,不用怎么督促,就开始卖力的砍伐毛竹打造竹筏。

    人多力量大,到半夜时分,六十多条竹筏就已经打造完成了。

    六十条竹筏,一次就能把三百人运过湖去,两趟就全过去了。

    徐锐当即用电台给川军七九九团发去电报,命令他们立刻掉头北上,小桃红接到电报之后,川军七九九团主力便立刻掉头北上。

    原本一切都挺顺利,可徐锐还是百密一疏。

    徐锐终究是人,而不是神,终究也有犯错的时候。

    徐锐没有想到,板坦征四郎会派出小鹿原大队跟踪七九九团。

    自从川军七九九团从九江突围之后,小鹿原俊泗带着他的特战队就远远的跟着七九九团的身后,白天时候,他们基本不会出现,而是交由航空侦察兵来跟踪,只有到了晚上,小鹿原战队才会出动,接替航空兵进行跟踪。

    正因为这个,小鹿原俊泗并不知道星子县城已经被七九九团占领。

    但是这会川军七九九团一掉头北上,小鹿原战队却立刻就发现了。

    “队长,支那人怎么往回走?”山上武男小声问,“这什么情况?”

    “这不是明摆着的么?”五十岚翠说道,“司令官阁下已经说了,这就是徐锐在故弄玄虚,现在掉头往回走,这是要去马回岭镇了。”

    “去马回岭?”山上武男嘿然说道,“那是找死!”

    小鹿原俊泗却没吭声,只是举着望远镜继续观察,十五分钟之后,川军七九九团从小鹿原战队藏身的山脚下走过,然后就到了一个三岔路口,往西北方向走,就是马回岭镇,往东北方向走则是西牯岭,也是川军七九九团来时的方向。

    小鹿原俊泗本以为川军七九九团会往西北方向走,可最后的结果,川军七九九团却径直上了东北方向的岔道,往西牯岭方向去了。

    “什么情况?”五十岚翠错愕的说道,“怎么往西牯岭方向去了?”

    小鹿原俊泗的眉头也是一下子蹙紧了,不对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