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0章 再打九江-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710章 再打九江



    听到枪声响起,徐锐就知道,他的计划破产了!

    小日本的军队,有着严格的战场守则,枪响就意味着星子正处于交战状态,哪怕只是零星敌人的骚扰攻击,哪怕星子县城仍处在日本陆军的控制之下,日本海军的这五艘炮艇也绝对不可能再泊岸了!

    所以当务之急,是趁着日本海军还没反应过来前赶紧撤退!

    徐锐立刻从藏身的田梗起身,打亮手电筒闪了三下,命令伪装日军在码头上警戒的那一个班的川军赶紧撤,也命令信号塔上的冷铁锋赶紧撤退。

    然而,日本海军的反应比徐锐想象中还要快,码头上的川军才刚转了个身,前面两艘炮艇上的八挺重机枪就猛烈开火了,密集的子弹顷刻间像疾风暴雨般猛泼了过来,转身欲撤的十几个川军老兵立刻被扫个正着。

    只见这十几个川军老兵就像风中败叶,被猛烈的扯过去,又猛烈的拉过去,转眼之间就已经被打成了筛子,然后倒在了血泊之中。

    只有信号塔上的冷铁锋一个猛子扎进了湖中,捡回一命!

    赵百石睚眦欲裂,当时就从田梗后面站起身,举起手枪对着炮艇连续开火。

    看到赵百石开火,埋伏在田梗后面的两百多川军还有一百多警备旅的官兵,便纷纷跟着开火,各式轻重机枪以及步枪同时间开火,耀眼的枪口焰瞬间就次第绽放开来,璀璨的弹道更是密布在湖面上空,绚烂到能让人窒息。

    但是对小鬼子几艘炮艇的伤害却是零。

    在丁丁当当的金属撞击声中,所有的子弹都被装甲弹开。

    再然后,头前的两艘炮艇便开始转向,安装在舰艏的两门60mm口径速射炮,也慢慢的扬起了射角,将黑洞洞的炮口对准了岸边。

    “我艹!快跑啊!”徐锐立刻大吼一声,转身就跑!

    话音才刚落,徐锐的一双长腿在田梗上用力一蹬,整个人便已经像炮弹般往前射出,两下到了十几米外。

    不快不行啊,鬼子炮艇的速射炮可不是闹着玩的!

    这速射炮的发射速度可比鬼子陆军的火炮快多了,每分钟上百发的射速,虽然比不上机枪的射速,但也差不多了,而且这还是炮弹不是子弹,真要是挨上一发60mm口径的动能弹,徐锐就是铁打的金刚也是必死无疑!

    “嗵嗵嗵嗵……”几乎是在徐锐转身的一霎那间,前两艘鬼子炮艇的速射炮就猛烈开火了,一枚枚的动能弹瞬间就在夜幕下拉出一条条耀眼的轨迹,向着川军七九九团将士的阵地呼啸而来,再下一个霎那,巨大的爆炸一下将阵地完全笼罩。

    紧随舰炮之后,十几挺舰载重机枪也向着川军阵地猛烈的扫射过来。

    徐锐一直退出千米外,才敢停下来,这个距离虽然仍在鬼子舰炮的射程之内,但是由于山体遮挡,鬼子的舰炮已经打不到这里,又过了片刻,川军七九九团的老兵还有伪军九江旅备旅的官兵也陆续撤回来。

    这次突如其来的打击,对川军七九九团造成了不少伤亡。

    因为刚才他们跟鬼子炮艇之间的距离实在是太近,跑都来不及。

    至少有十六个人阵亡,加上冒充鬼子在码头上警戒的那一个班,就刚才片刻,川军七九九团足足阵亡了大半个排!更让人扼腕叹息的是赵百石也受了重伤,刚才撤退时,他被一发动能弹爆炸的冲击波扫到,内脏都碎了。万界横行

    看到赵百石大口大口吐出黑色碎块,徐锐就知道他已经不行了。

    赵百石强提着一口气,拿眼睛死死的盯着徐锐,却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徐锐神情惨然,他已经猜到赵百石想要说什么,当下咬着说道:“赵团长你放心,我以我的人格起誓,一定把七九九团的弟兄全都带出去!”

    赵百石最担心的就是徐锐会抛下七九九团的弟兄,任由川军弟兄自生自灭,真要这样的话,他的这些弟兄,就一点活路都没了,现在听到徐锐以人格起誓,他就彻底放心了,当下从喉咙深处发出一声叹息,然后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看到赵百石咽了气,七九九团的老兵便立刻哭成一片。

    徐锐却缓缓站起身,从人群中走出来,现在可不是伤心的时候。

    鬼子的炮艇已经封锁了星子附近湖面,他们再想借助竹筏东渡鄱阳湖也没了可能,而且现在鬼子已经知道川军七九九团就在星子,再接下来,各路鬼子追兵肯定会蜂拥而至,所以他们必须立刻做出反应,绝不能坐以待毙!

    “老徐!”浑身湿嗒嗒的冷铁锋来到了徐锐身边。

    “老兵,你没事吧。”徐锐闻声回头,关切的问。

    “没事,我没事儿。”冷铁锋摇摇头,“接下来怎么办?”

    徐锐的眸子里有莫名的凶光一闪而过,狞声说道:“接下来就只有一条路可走了!”

    正所谓,狡兔三窟,徐锐身为指挥官,当然不可能只给自己留一条退路,事实上,除了星子这条最稳妥的退路,还有一条极具攻击性的退路!不过攻击性高也意味着风险大,若不是情非得已,徐锐是不会选择这条退路的。

    但现在,徐锐明显已没有别的选择了。

    既然小鬼子想要领教一下他们的锋茫,那就来吧!

    停了下,徐锐又把目光转向东牯岭方向,沉声说:“不过在开始行动前,还得先把那几只讨厌的地老鼠给干掉!”

    冷铁锋目露凶光说:“这点儿小事就不劳你出马了,交给我吧!”

    “也行,你带上豹子还有锋子一起行动,这次务必要斩草除根!”徐锐说,“完事之后尽快与川军七九九团会合,接替指挥。”

    “明白!”冷铁锋点点头,转身扬长去了。

    冷铁锋并没有问徐锐准备去哪,为什么要把川军七九九团的指挥交给他?

    钻山豹和韩锋抱着狙击枪迅速跟上,三个人就一前两后,消失在夜幕中。

    徐锐又爬上山包,观察了一下湖面,发现炮艇上的鬼子并没有贸然登陆,而是将五艘炮艇在湖面上一字摆开,彻底封锁了水面。

    小鬼子倒也不傻,知道上了岸就连给他们塞牙缝都不够。

    当下徐锐转过身,扯开嗓子大吼道:“川军七九九团的弟兄,全体都有!”

    徐锐低沉的嗓音,犹如雄狮的咆哮,瞬间就传出好几里开外,刚刚还在嗷嗷痛哭的川军将士便纷纷止住悲声,不约而同的挺身,立正。穿越游戏:女王养成手册

    苟立贵和警备旅的伪军也不约而同的挺身立正。

    徐锐先脱下军帽,平举于身体左侧,然后大声喝道:“脱帽,给赵团长送行!”

    现场两百多川军,还有一百多九江警备旅的官兵便纷纷脱下头上的军帽,然后对着仰躺在地一动不动的赵百石默哀。

    足足三分钟之后,徐锐才戴上军帽,又接着大吼道:“弟兄们,我就问一句,你们想不想报仇?想不想替赵团长还有在九江战场上战死的一千多弟兄报仇?”

    因为赵百石战死,现场两百多川军正在火头上,徐锐这话一出,立刻就炸了,一个个便立刻握紧拳头,犹如困兽一般咆哮起来。

    “报仇!”

    “报仇!”

    “报仇!”

    徐锐霍然举手,咆哮声便如刀切一般嘎然而止。

    徐锐厉声喝道:“赵团长临死之前把你们托付给了我,从现在开始,你们就是我徐锐的兵了,就是我们大梅山军分区的兵了,我们大梅山军分区,从来只有欺负别人的份,从来就没有人敢欺负我们,小鬼子敢在我们头上动土,翻了天了!”

    没有一丝障碍,全体川军就在内心里完成了从赵百石到徐锐的过渡。

    不仅是因为赵百石临死前的托付,更因为徐锐在此之前就已经赢得川军的敬意。

    徐锐双手叉腰,接着厉声大吼道:“别人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可我们不是,我们大梅山军分区的兵不是君子,我们是狼,是疯子!疯子报仇,从早到晚!若不把小鬼子给干趴下了,这事就没完,没完!”

    “没完!”

    “没完!”

    “没完!”

    川军的血气完全被激发了起来,状若疯虎。

    徐锐再次举手,川军的咆哮再次嘎然而止。

    徐锐又大吼道:“既然决定了要报仇,那就索性干票大的,有道是,擒贼先擒王,咱们就索性再去打九江,再把鬼子的司令部给端了!小鬼子现在的司令官名叫坂垣征四郎,咱们就打回九江去,砍下板垣的脑袋给赵团长还有一千多弟兄报仇!”

    “打九江!”

    “杀板垣!”

    “给团座报仇!”

    听徐锐说要打回九江,斩杀板垣,现场两百多川军一下就热血上脑,眼睛都红了,苟立贵也感到浑身的汗毛一下就倒竖起来,他完全无法形容此时此刻的感觉,他就感觉到,似乎正有一头野兽正从他的内心缓慢苏醒。

    此刻,苟立贵忽然想到了一句话,匹夫一怒,血溅五步!

    既然小鬼子不给老子活路,老子就跟你拼了,就算是死,老子也要狠狠咬你一口,从你身上咬下一块肉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