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1章 板垣的明悟-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711章 板垣的明悟



    当川军七九九团、伪军警备旅完成集结,准备开拔时,周文礼也带着水上游击队的一百多名队员匆匆赶到了。

    周文礼是奉上级命令来协防星子县城的。

    不久前,当周文礼听说徐锐率领川军七九九团打下了星子县城,着实高兴坏了,因为一座县城对于他的游击队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因为县城里所能够弄到的资源太多了,别的不说,光药品、粮食什么的就够他们消耗一阵。

    所以接到上级命令之后,周文礼立刻就兴匆匆过来了。

    只不过等周文礼带着游击队匆匆赶到时,川军七九九团却要撤离了。

    “徐司令员,你们这是,要撤离星子么?”周文礼满脸失望的问道,“为什么?”

    徐锐自然知道周文礼为什么失望,当下凑近了小声说:“周书记,你不用失望,我有一份重礼要送给你。”

    那五十万大洋还有价值一百万的珠宝手饰,反正是带不走了,徐锐就索性借花献佛送给周文礼的游击队,就算是作为游击队收容两百名重伤员的谢礼了。

    “重礼?”周文礼闻言眼前一亮。

    徐锐小声说:“五十万现大洋,外加价值一百万的珠宝手饰。”

    “什么?”周文礼刚想要大叫,反应过来后又立刻拿手捂住自己嘴巴。

    徐锐先把埋藏这笔巨款的地点告诉了周文礼,让周文礼选一个合适的时间去取,然后又接着说道:“除此之外,还有一个营的武器装备,眼下就在军火库里,你赶紧带着你的部队去领取吧,另外我还有个任务交给你们。”

    周文礼说道:“徐司令员,你只管下命令,我们就是奉命来协助你们的。”

    徐锐点点头,又说:“你马上带人去军火库领取武器弹药,然后押着城里的伪军战俘沿鄱阳湖西岸南下,要快!”

    “是!”周文礼答应一声,兴冲冲的走了。

    很快,当周文礼的一百多名游击队员从军火库里走出来时,从头到脚就焕然一新,之前拿里拿的****、鸟枪、老套筒什么的,全都换成了汉阳造、中正式还有三八大盖,此外还穿上了新军装以及新鞋,当然伪军的标识是必须得去除掉的。

    再然后,周文礼就带着部队押解着伪军战俘出了县城,向着西牯领进发,准备穿过西牯岭山口之后沿鄱阳湖西岸南下。

    (分割线)

    游击队的行动立刻就引起了小鹿原大队的注意。

    负责瞭的山上武男回头说:“队长,支那军出来了!”

    “纳尼?”小鹿原俊泗翻身坐起,举起手中望远镜,只见一支人数超过五百人的部队正从星子县城的北门浩浩荡荡的开出来,然后沿着公路向着西牯岭方向开过来,从人数看,这支部队应该就是川军七九九团。

    因为这附近再没有别的中国部队。

    不过,小鹿原俊泗并没有立刻给司令部发电报。卿本平凡

    小鹿原俊泗决定继续观察,直到确定这支部队就是川军七九九团无疑后,再让通信小组给司令部发电报,这个也是为防万一。

    可遗憾的是,小鹿原俊泗并没有发现什么破绽。

    因为徐锐的伪装功夫做的很到位,他没有让周文礼限制伪军战俘的行动,甚至还给伪军战俘都发了枪支,按说这是很危险的,不过周文礼还真不怕,因为他手里攥着桂训策、曹勋还有刘书明这三个汉奸头子呢。

    有这三个汉奸关目帮着约束战俘,根本出不了事。

    至于这三个汉奸头子,身上都绑着炸药,根本不敢乱来。

    所以,小鹿原俊泗看了半天都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不过这小鬼子也确实小心,都这样了还是不肯给司令部发电报,而是决定等这支部队从西牯岭下通过守,近距离观察,以最终核实这支部队是否就是川军第七九九团?

    如果让小鹿原俊泗近距离观察的话,没准还真会让他发现破绽。

    不过遗憾的是,小鹿原俊泗没有机会了,因为狼牙已经过来了!

    小鹿原俊泗正举着望远镜进行观察,忽然听到一声野猫的凄叫,急扭头看时,便看到前方千米开外,似有野兽从树林之中乱窜。

    霎那间,小鹿原俊泗浑身的汗毛都倒竖起来。

    小鹿原身后,正原地休息的几名特种兵也一下起身,四散开来。

    “他们来了!”小鹿原俊泗吸了吸鼻子,从空气中嗅出了死亡的气息,又说,“立刻给司令部发电报,川军七九九团于五分钟前撤离星子,目前行止暂且不明,不过极大可能是打算穿过西牯岭,沿鄱阳湖西岸再次南下!”

    “哈依!”负责通信的特种兵用力顿首,迅速坐下来开始拍电报。

    小鹿原俊泗收起望远镜,却不再说话,而是改用战术手语给山上武男还有五十岚翠下达了作战命令,命令他们各率一个战斗小组,到两点方向和十点方向埋伏,这样跟小鹿原俊泗的战斗小组,正好构成一个倒三角伏击阵。

    在与狼牙的交战中,小鹿原大队虽说损失惨重,却也并非毫无收获。

    至少这个在丛林战中威力巨大的倒三角伏击阵,他们已经偷师学会。

    (分割线)

    冷铁锋在前,韩锋、钻山豹稍稍靠后,摆出一个正三角的搜索队形。

    今天晚上月色很好,冷铁锋环顾左右,可以清楚的看到几十米外猫腰潜行的钻山豹还有韩锋,刚刚钻山豹不小心惊动了灌木丛中正在啃食猎物的一只野猫,弄出不小的动静,冷铁锋相信对面潜伏的小鹿原大队肯定已经发现他们了。

    又前进了一百多米,冷铁锋突然之间扬起右手,用力握紧成拳,身后跟进的韩锋、钻山豹立刻单腿跪下,双手持枪于胸前,枪口斜指地面,这样一旦遭到攻击,就可以在最短的时间之内迅速出枪。

    冷铁锋也从靴帮里无声无息的拔出了两把刺刀。罪恶之沙

    再然后,冷铁锋就闭上了眼睛,将他的六识潮水般释放了出去。

    在夜间,嗅觉、听觉以及第六感明显比视觉更灵敏,也更可靠!

    冷铁锋的造诣还很有限,还没办法做到像徐锐那样,把自己的六识放到千米开外,但是一百米的距离已经不在话下。

    冷铁锋的六识潮水般释放出去,漫过树林、漫过草地、漫过岩石、漫过一条小溪,最终在他的脑子里形成了一幅立体画卷,通过心灵,冷铁锋可以清楚的“看”到这幅画卷上正在发生的一切,一只老鼠正在洞窟门口探头探脑,一条毒蛇正蜷缩在数米开外,丝丝的吞吐着分叉的舌头,一块岩石之下,一只穿山甲正在欢快的打洞。

    只不过,并没有冷铁锋想看到的“人”类,百米之内并没有鬼子!

    心头微动,六识便又潮水般缩回来,冷铁锋睁开眼睛,再举起手往前一插,然后站起身继续搜索前进,原地警戒的钻山豹和韩锋也跟着站起身来,猫腰前进,不片刻,三个人的身影就消失在幽暗的树林深处。

    (分割线)

    九江,第十一军司令部。

    板垣征四郎刚靠在椅子上打了个盹,就被一阵窃窃私语声给惊醒,回头看,却看到参谋长上野龟甫正跟一个通信参谋小声交谈。

    板垣征四郎伸了个懒腰,大声问道:“上野桑,什么事?”

    上野龟甫便转身走上前,顿首说道:“司令官阁下,通讯处刚刚收到海军第三舰队司令部发来的感谢电,说是他们江防支队的第四分队在星子码头遭到了不明部队伏击,要不是有人及时鸣枪示警,他们没准就会吃大亏。”

    “纳尼?”板垣征四郎身上的睡意顷刻间不翼而飞,起身说,“海军江防支队在星子码头遭到伏击?难道会是川军七九九团吗?可这也不对啊,星子码头就在县城门口,星子县城的守军难道都是死人吗?为什么不阻止?”

    上野龟甫说:“这也正是卑职感到困惑之处。”

    板垣征四郎皱眉说:“立刻给星子发电报,问问那边怎么回事?”

    上野龟甫顿首说道:“通讯处已经呼叫多处,星子那边始终没有回应。”

    “纳尼?”板垣征四郎目光一凝,恍然说道,“明白了,我终于明白了!原来徐锐打的是这个主意,他之所以派部队沿鄱阳湖西岸南下,只是为了转移我们的视线,为奇袭星子县城创造机会,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就在川军七九九团主力南下之时,徐锐就已经率领狼牙以及一支精干小部队拿下星子县城!”

    “索嘎。”让板垣征四郎这么一说,上野龟甫也立刻反应过来了,“听说,星子县城外有大量的毛竹,原来徐锐压根没有打算去马回岭镇,而是打算打造竹筏,东渡鄱阳湖前往赣东再转进皖南,真是狡猾,这厮太狡猾了!”

    顿了顿,上野龟甫又说道:“司令官阁下,星子三面环水,只要封锁北边,川军七九九团就插翅也难逃了,而且步兵第五十五联队就在星子附近不远,是否命令步兵第五十五联队立刻压上去,将川军七九九团堵在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