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4章 板垣的失算-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714章 板垣的失算



    密集的枪声骤然传来,冷铁锋立刻判断出是歪把子轻机枪以及三八大盖的声音,看样子应该是鬼子的大部队到了,冷铁锋唯恐钻山豹和韩锋吃亏,便赶紧赶过来接应两人,结果走没多远就遇到了正在往后撤的两人。

    “怎么样。”冷铁锋关切的问,“你们没事吧?”

    “我没事。”钻山豹摇了摇头,说,“就是让狗曰的跑了。”

    冷铁锋又把目光转向韩锋,韩锋也说:“我都差点追上了,结果却碰到了小鬼子的大部队,真他娘的。”

    钻山豹又问:“队长,你呢?”

    冷铁锋摇头:“那小鬼子非常狡猾,躲起来了,我没找着。”

    “我的乖乖,那小鬼子竟能躲过队长你的鼻子?”钻山豹很惊讶。

    旁边的韩锋虽然没有说什么,却也感到很吃惊,因为冷铁锋自从上次在猴头岭下突破之后,整个人的能力提升了一大截,六识变得更敏锐,一百米内就连地下三尺的昆虫都逃不过他的追踪,所以要想躲过他追杀,真不是一般的难!

    “这有什么,我又不是神仙,偶尔马失前蹄不也挺正常的。”冷铁锋说。

    “队长谦虚了,你老人家就是神仙。”钻山豹笑说,“二神郎脚下那只。”

    “讨打不是?信不信老子现在就阉了你?”冷铁锋扬了扬手中的刺刀,钻山豹便赶紧用手捂住自己裤裆。

    韩锋又问道:“队长,那现在咋办?团长交给咱们的任务可还没完成呢。”

    冷铁锋却说:“行了,小鹿原的特战队已经让我们打垮了,电台也让咱们摧毁了,就算还有几条漏网之鱼,也绝不敢再出来炸刺了,我就不信他们真的不怕死。”停顿了下,冷铁锋又说,“现在咱们可以去追大部队了,走!”

    说完冷铁锋转身就走,钻山豹和韩锋赶紧跟上。

    足足过了差不多有半个多小时,之前冷铁锋拿刺刀探过的水塘边才响起一声轻响,然后一颗脑袋从水中探出来,不过安部佑二并没有马上就上到岸边,而是警惕的观察许久,确定周围没有狼牙埋伏之后,才敢上岸。

    上岸之后,安部佑二便一下子瘫坐在了地上。

    不得不说,这种死里逃生的感觉真的很美妙。

    片刻之后,隐隐的脚步声响起,安部佑二急忙回过头看时,只见一支队伍打着火把从山梁上开了下来,安部佑二唯恐是中国人的大部队,便赶紧又躲进了水塘边的草丛深处,不过随着距离接近,却发现居然是日军。

    安部佑二便赶紧从草丛冲出来,冲向自己人。

    安部佑二一开始还担心这支日军不认识自己,所以解释起来会有些麻烦,可最终的事实却证明,他完全想多了,因为他在这支部队里看到了他的大队长小鹿原俊泗,还有另外一个战队的战队长山上武男。

    “安部桑,你还活着?”

    看到安部佑二,小鹿原俊泗明显也非常高兴。

    “哈依。”安部佑二顿首敬礼,又小声问道,“大队长,其他人呢?”

    小鹿原俊泗便叹息一声,说道:“没有其他人了,整个特战大队现在就剩下你、我,还有山上桑了。”

    安部佑二闻言神情惨然。

    山上武男却是神情自若。

    三人相对无语之时,步兵第五十五联队的联队长饭田阳树过来了。

    饭田阳树也不废话,直接问道:“小鹿原桑,川军七九九团去哪了?”

    小鹿原俊泗摇摇头,惭愧的说:“真对不起,饭田桑,刚才我们遭到狼牙追杀,疲于奔命之下,完全顾不上监视川军动向。”停顿了下,又说道,“不过若是不出意外的话,川军七九九团应该已经翻过西牯岭,沿鄱阳湖西岸南下了。”

    “哟西。”饭田阳树欣然点头。

    (分割线)

    九江,日军第十一军司令部。

    今晚注定将是一个不眠之夜。

    虽然已经是凌晨一点多钟了,可板垣征四郎却是睡意全无,整整半个小时,板垣征四郎的目光就没有从地图上面挪开过,尽管板垣征四郎对接下来的战局非常有信心,但是在最终结果没出来之前,谁也不敢说结果就一定会完美。

    万一川军七九九团被歼灭了,徐锐却失踪了?这样的结果,对于板垣征四郎来说无疑是最糟糕的,因为从他的角度来说,川军七九九团的几百号残兵根本就不算什么,徐锐才是真正的重点,他的真正目标是徐锐!

    急促的脚步声中,上野龟甫匆匆走进作战室。

    然而,板垣征四郎的目光却仍未从地图移开。

    “司令官阁下。”上野龟甫顿首报告说,“刚刚接到饭田联队报告,川军七九九团残部确实已经沿翻阳湖西岸南下,此外,小鹿原大队在西牯岭遭到狼牙猎杀,损失惨重,包括小鹿原桑在内,整个特战大队已经只剩三名队员!”

    板垣征四郎目光一凝,终于从地图上移开。

    板垣征四郎沉声问道:“徐锐有没有参加这次战斗?”

    上野龟甫摇摇头答道:“据小鹿原桑报告,徐锐并未参加战斗。”

    “哟西,看来徐锐的伤势并未完全复原,否则以他争强好胜、不给敌人留任何余地的性格,绝不会错过这次战斗!”板垣征四郎闻言松了口气,接着说道,“只要徐锐伤势未愈,一切就都好办,一切就仍然还在皇军掌握之中。”

    说白了,只要徐锐伏诛,就是川军七九九团逃走,也是大胜!

    可要是让徐锐给逃走了,就算全歼川军七九九团,也是惨败!

    顿了顿,板垣征四郎又说道:“至于说特战大队的人员损失,这算不得什么,等这次战斗结束之后,第十一军所属六个师团,甚至华中派谴军的十三个师团四十多万勇士,随便小鹿原桑挑选,他选上谁就是谁,包括我在内,呵呵。”

    “哈依!”上野龟甫微微一顿首,转身扬长去了。

    (分割线)

    上一次,板垣猜到了川军七九九团沿翻阳湖西岸南下,是徐锐在故弄玄虚,却没有猜到徐锐故弄玄虚的意图何在,所以说,根本上他还是失算了。

    这一次,板垣征四郎又失算了,而且失算得更加离谱!

    得承认,板垣征四郎对徐锐性格的定位还是很准确的,徐锐的性格确实像他所说的,属于争强好胜,绝不给敌人任何余地,但是,徐锐之所以没有亲自带着狼牙去猎杀小鹿原俊泗的特战大队,却是因为他另有任务。

    当冷铁锋带着钻山豹、韩锋追上川军七九九团主力时,却发现,川军七九九团主力居然并没有走远,而是就隐蔽在星子以北二十里的一片树林里,南下追击的日军步兵第五十五联队的一个搜索小队就从距离竹林不到百米外走过,却没有发现他们。

    见了面,冷铁锋就质问带队的薛老幺:“老幺,你们怎么还在这里?”

    薛老幺跟苟立贵对视一线,然后两人同时说道:“徐团长让我们在这里等你。”

    “这是老徐安排的么?”一听这是徐锐安排的,冷铁锋便立刻不再多说,对于徐锐,冷铁锋有着根深蒂固的信任,又说道,“老徐还说了什么没有?”

    “说了。”苟立贵说道,“徐团长说了,接下来的行动由你指挥。”

    冷铁锋点点头,当即接过了指挥职责,大声说:“传我命令,目标九江,以强行军的速度跑步前进!”

    “是!”

    “是!”

    薛老幺和苟立贵啪的立正,然后迅速将冷铁锋的命令传达下去。

    不片刻,三百多川军将士以及一百多伪军就从竹林里汹涌而出,沿着大路,向着九江方向狂奔而去,这时候,饭田阳树的步兵第五十五联队已经过去差不多有半小时,饭田阳树不知道,真正的川军七九九团已经转进到了他的身后。

    冷铁锋虽然接过了川军七九九团的指挥,却从始至终没有过问徐锐的去向。

    那么徐锐去哪了?同一时间,徐锐正带着东北虎、小桃红两人,以近乎变态的强行军速度向着九江一路狂奔,阵前训话,徐锐扬言要带着川军七九九团残部三打九江,要端了鬼子司令部替赵百石报仇,不可否认,徐锐确实有此目的,但这绝非徐锐主要目的。

    徐锐这厮的性格,从来就是有便宜要占,没有便宜创造便宜也要占,所以,他是绝不会做有去无回、有死无生的买卖的,徐锐之所以打九江,报仇只是其中目的之一,他最主要的目的还是为了要突围,是的没错,他想要从九江突围!

    想要从九江突围,这似乎有些异想天开,因为这不仅危险,而且没有渡船。

    但是徐锐却知道,在九江的码头上驻扎着日军海军陆战队,海军陆战队有两艘炮艇,这两艘炮艇将会成为川军七九九团渡江的工具!所以,徐锐三人此行的任务,就是神不知、鬼不觉的夺取,鬼子海军陆战队的这两艘炮艇。

    再然后,只等川军七九九团打下九江城,他们就能过江了。

    正所谓,险中求生,死中求活!这一回,徐锐也豁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