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6章 又起波澜-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716章 又起波澜



    同一时间,徐锐正拿枪瞄着码头上的鬼子哨兵。

    徐锐带着东北虎还有小桃红早就已经到了九江,此时就隐蔽在距离九江码头不远的一处江滩上,涂满三人全身的淤泥给了三人绝佳的掩护,再加上夜幕的掩护,正在码头附近巡逻的鬼子既便走到三人面前,也绝对不可能发现他们。

    就是委屈了小桃红这个娇滴滴的小姑娘,不仅要把全身都涂满淤泥,就连那张俏丽的包子小脸上也要涂满又脏又臭的烂泥巴,好在,小桃红接受过严格的训练,比这更恶心的训练都有过,这点烂泥巴其实并不算什么。

    就在距离三人藏身点不到百米外,停泊着两艘炮艇。

    炮艇上面灯火通明,船头、船尾以及侧舷都有岗哨,时不时的还有鬼子出入船舱,近在咫尺的码头上则更是戒备森严,两盏大功率探照灯一刻不停的来回扫射,将码头附近的江滩以及江面照得亮如白昼。

    面对如此森严的守备,徐锐也毫无办法。

    看到鬼子戒备如此森严,小桃红就难免有些焦急:“姑爷,怎么办?”

    “别急,小桃红。”徐锐却显得镇定如恒,微笑说,“等会,老兵就会带着川军七九九团打到城北来,那时候码头上还有炮艇上的鬼子就会被吸引过去,然后我们就可以趁机偷袭留守在炮艇上的小鬼子,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小桃红轻嗯了声,又说道:“也不知道队长他们到了没有?”

    “老兵他们肯定已经到了。”徐锐对冷铁锋很有信心,说,“不出意外的话,这会豹子应该已经进入城内,准备引爆炸药了。”

    (分割线)

    徐锐不知道,事情又起了波澜。

    而且,这还得从波田支队说起。

    波田支队接到的命令是封锁从德安到马回岭一线,防止川军七九九团跨过南浔线突围出去,但是波田重一这个老鬼子显然并不满足于这一点,在接到命令之后,这老鬼子不仅派兵封锁了南浔线,更派出大量的搜索队,对南浔线东边以星子为中心半径为三十里的区域展开了地毯式搜索。

    波田重一是想借这机会简在帝心。

    因为波田支队在武汉会战中的表现并不理想,除了最开始的雨夜奔袭安庆,还算不错以外,后来的几仗打得都不好,尤其是富池口之战,波田支队面对国民军一个师,苦战了两个多月却始终不得寸进,这让第十一军前后两任司令官都十分不满。

    波田重一还听说,远在东京的天皇陛下准备把他调回本土当鹤舞要塞司令。

    波田重一当然不愿意此时被调回本土,因为这意味着他事实上已经靠边站,所以,波田重一决定抓住这机会,打个漂亮的翻身仗!这老鬼子的想法很好,因为徐锐是天皇陛下亲口封的帝国死敌,所以只要逮住或击毙徐锐,他立刻就成了天皇陛下眼里的红人!

    所以波田重一十分热情,足足派了上百支搜索小分队,对整个区域展开全面搜索。

    遗憾的是,等到天亮时,波田支队的一百多个搜索小分队就已经搜遍了全部区域,却并未找到川军七九九团的行踪!

    波田重一有些不太甘心,命搜索队扩大范围继续搜索。

    与此同时,波田重一却也把他的发现上报给了司令部。

    板垣征四郎一夜没睡,自从波田重一上报他的搜索计划之后,板垣征四郎就一直守在作战室里,等待波田的消息,板垣征四郎甚至一度觉得,波田这个家伙虽然打仗不行,但是做人却还是不错的,将来可以调到司令部当个参谋次长。

    然后,这一等就是好几个钟头,一直等到了天亮。

    天色刚放亮,波田支队终于有消息传回到司令部。

    上野龟甫拿着电报匆匆走进作战室,顿首报告说:“司令官阁下,波田支队派出的一百多支搜索小分队,已经将以星子为中心、方圆三十里的区域都搜遍了,但是并没有发现川军七九九团的行踪,目前波田支队已经扩大了搜索范围,仍在继续搜索。”

    “还是没有找到川军七九九团行踪?”板垣征四郎一下就蹙紧了眉头。

    “哈依,还是没能找到。”上野龟甫重重顿首,然后皱眉说道,“川军七九九团残部究竟去哪里了呢?不应该这样啊,他们原本就已经长途行军三十多小时,又带着两百多伤员,怎可能在短短三个多小时内走出三十里外?”

    板垣征四郎眉头紧锁,盯着面前的地图没有吭声。

    到了这个时候,板垣征四郎已经意识到了不对劲。

    波田支队派出的一百多支搜索小分队已经对以星子为中心的三十里区域进行了地毯式的搜索,但是并没有找到川军七九九团的行踪,那就只能说明一件事,川军七九九团残部已经逃到了半径三十里的区域之外!

    可是上野龟甫说的也对,川军七九九团从九江突围之后就没停过,急行军一路南下,就没停下来过,而且还带着两百多重伤员,按说以他们的体能状况,是绝无可能在短短三个多小时之内走出三十里外,因为这已经是强行军的强度了!

    所以一定是哪里出现了问题,否则逻辑上就说不通!

    然而盯着地图看了半天,板垣征四郎仍旧不得要领。

    上野龟甫的反应要稍慢,直到这时候才意识到不对,恍然说:“司令官阁下,是不是我们哪里错了?”

    “错了?”板垣征四郎下意识的说,“哪里弄错了呢?”

    上野龟甫想了想突然说:“会不会川军七九九团扔掉了重伤员?所以他们的行军速度突然间加快了,导致我们的判断出现错误?”

    “那也不对啊。”板垣征四郎皱眉说,“如果川军七九九团残部真扔掉了伤员,那么波田支队派出的搜索队也应该找到伤员才对,可为什么,不仅川军七九九团残部不见,就连他们的伤员也一个不见?”

    上野龟甫说道:“会不会那些重伤员已经被处决,然后集中掩埋了?”

    “这不可能!”板垣征四郎断然摇头,“中国人是绝对不会这么做的。”

    上野龟甫无言以对,因为连他也觉得,刚才的这个想法其实十分荒唐。

    但是,能过与上野龟甫的这一席交谈,板垣征四郎却突然间反应过来。

    毫无征兆的,板垣征四郎突然大叫道:“我明白了,我明白是怎么回事了!那些重伤员一定是在之前某个时候得到了妥善的安置,一定是这样!”

    上野龟甫说:“可是直到昨天入夜之前,川军都还带着伤员?”

    “那是假的!”板垣征四郎笃定的说道,“那些担架早就空了,川军七九九团之所以带着这些担架,不过是为了欺骗我们,引诱我们对川军七九九团的行军速度出现误判,该死的徐锐,狡猾的家伙,我竟然上当了,我上当了!”

    上野龟甫被板垣征四郎的分析吓了一跳,当下叫道:“如果这样的话,我们对川军七九九团的行军强度就必须重新估计,如果没有伤员的拖累,按照他们的体能,三个多小时足可以走出五十里外,甚至是六十里!”

    一边说着话,上野龟甫一边就拿了圆轨,调好比例,仍以星子为中民,在地图上划了一个半径超过五十里的大圆!

    这个大圆竟然将九江都包裹了进去。

    此外,这个大圆的部分区域已经超出了南浔线。

    上野龟甫画完圆圈后,立刻大叫道:“司令官阁下,如果没有伤员的拖累,以川军七九九团的行军强度,他们完全可以在三个多小时的时间内,以强行军的速度进至南浔线以西区域,此刻他们说不定已经过了马回岭了!”

    然而,板垣征四郎却是没有任何回应。

    上野龟甫急回头看时,只见板垣征四郎正死死的盯着地图上的某处,上野龟甫顺着板垣征四郎的目光看,便从地图上看到了九江。

    九江?上野龟甫的脑海里立刻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

    八嘎!板垣征四郎却失声大叫了起来:“徐锐又要打九江!”

    上野龟甫吸了一口气,竭力使自己镇定下来,说道:“司令官阁下,这个应该不太可能吧?川军七九九团眼下就剩区区五六百人,而且今时不同往日,此时川军七九九团只有随军携带的部分弹药,根本支撑不起一场大型攻坚战……”

    “你个蠢货,大型攻坚战?”板垣征四郎道,“你眼里就只攻坚战?”

    上野龟甫闻言先是愣了下,遂即失声大叫道:“司令官阁下你是说……”

    板垣征四郎却已经懒得理会上野龟甫,扭头大吼道:“命令,各个街区的守备部队立刻对城区实施戒严,再出动工兵,对城区尤其是城垣附近展开全面排查,要快,要快,一定要快,这会川军七九九团说不定已经动手了!”

    “快快的,快快的!”上野龟甫将几个通信兵赶走,又扭头对板垣征四郎说,“司令官阁下,如果九江城内还有预留的炸药,如果川军要第三次攻打九江,那么再留在这里就十分危险,不如赶紧转移到码头上的炮艇上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