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7章 煎熬的十分钟-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717章 煎熬的十分钟



    出于对安全的考虑,上野龟甫建议板垣征四郎转移到九江码头上去,因为码头有海军陆战队的保护,而且码头的地形也是易守难攻,必要的时候,板垣征四郎还可以转移到海军的炮艇上面去,随时离岸,安全还是有保障的。

    不过上野龟甫并不知道,此时正有三个狼牙埋伏在九江码头江滩上,而且其中一个还是狼牙部队的缔造者——徐锐!如果板垣征四郎真听取了上野龟甫的建议,此时将司令部迁往九江码头,那才是真的找死!

    以徐锐的性格,一旦发现了板垣征四郎这个高价值目标,就算拼上自己性命,也必定杀之而后快,更何况,徐锐未必就会搭上性命,当初刺杀冈村宁次的时候,徐锐身处的几乎是必死之境,可最后不也挺过来了?

    不过,板垣征四郎这个老鬼子命不该绝。

    八嘎!上野龟甫的建议非但没能换来板垣征四郎的赞赏,反而换来了一巴掌。

    板垣征四郎劈手扇了上野龟甫一记耳光,瞪着牛眼吼道:“身为司令官,如果一遇到危险就逃跑,就退缩,这支军队还能有战斗力?”

    “哈依!”上野龟甫猛然一收脚,鞠躬顿首。

    “命令!”板垣征四郎闷哼一声,狞声说道,“司令部所有人员做好战斗准备,必要的时候,与守备部队一起投入战斗!”

    “哈依!”上野龟甫重重顿首,转身示意传令兵前去传达命令。

    板垣征四郎的命令迅速传达下去,九江城内的鬼子立刻行动起来,这个时候,九江城内的守备部队还剩下大约一个步兵大队,但既便只剩下一个大队,相对于川军七九九团来说也仍然还占据着绝对的兵力优势,这也是板垣征四郎的底气所在。

    只不过,日军需要守住整个九江,所以将兵力一分摊就显单薄了。

    连续下达了两道命令之后,板垣征四郎紧接着又下达第三道命令,命令东城、南城以及西城的守军,往北城方向靠拢,以加强司令部所在的北城街区的守备,板垣征四郎这是宁可放川军第七九九团进城打巷战,也要保护司令部的安全。

    所以说,板垣这老鬼子其实还是很在意自身安全的。

    当然了,板垣征四郎这么做也是为了将川军七九九团陷在九江城,为鬼子大部队从外围对九江实施合围赢得足够时间。

    上野龟甫想了想,又问道:“司令官阁下,如果川军七九九团正准备打九江,那么此刻他们肯定就躲在城外的树林里,为什么不把他们找出来?”

    “找出来之后呢?”板垣征四郎皱眉反问,“围而歼之吗?”

    上野龟甫便立刻又沉默了,确实,九江此时的守备兵力只剩下一个步兵大队,既便找到川军七九九团藏处身,也是难言必胜,要想全歼更是绝无可能,若是一个不小心,反而可能吃个大败仗,置板垣司令于危险境地!

    如果板垣司令官再次于九江玉碎,那日军这脸可就丢大了!

    徐锐这次带着川军第三次打九江,多半就是存了拼命之心,日军若出城迎战,却反而遂了他们愿了,所以说,日军不能出城。

    板垣征四郎又说:“命令守备部队,外松而内紧,外松是为了迷惑敌人,使得川军七九九团对皇军产生误判,不至于立刻进攻,因为时间拖得越久,对皇军越有利,内紧则是为了加紧排查徐锐预留在九江城内的杀手涧。”

    板垣征四郎坚信,徐锐敢于带着川军七九九团三打九江,必定有所倚仗!因为徐锐这个人虽然喜欢险中取胜,却并非莽撞之人,他若没有一定把握,是绝对不会带着川军七九九团去打一场毫无胜算的必输之战的!

    “哈依!”上野龟甫重重顿首,转身去了。

    板垣征四郎连续几道命令,立刻给钻山豹造成了极大压力。

    钻山豹已经找到了起爆器,不过摁下起爆器后却毫无反应!

    打开起爆器一检查,却发现一切正常,不是起爆器的故障,那就是线路问题,这可要了钻山豹亲命!这是因为,当初埋设线路时,为了避免鬼子发现,将线路埋得极深,钻山豹需要把线路一节节挖出来,再依次捡查才行。

    而且在检查过程中,还得躲避鬼子的巡逻队,所以检查的进度非常缓慢,从钻山豹进城到现已经过去了将近一个小时,可钻山豹却仅仅只检查了不到一百米的线路,而且更要命的是,还没找到故障所在!

    (分割线)

    九江城外,东南角。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军中开始弥漫焦躁情绪。

    尤其是苟立贵手下那一百多个警备旅的将士,一个个已经变得坐立不安,川军七九九团的老兵还算好,可是中间却也出现了不安的情绪。

    冷铁锋看上去镇定,其实心中也开始变得不安。

    如果一切顺利,那么最多十分钟,钻山豹就能够引爆炸药!

    既便由于城内的小鬼子戒备森严,最多一刻钟,钻山豹一定能引爆炸药!

    可现在时间已经过去两个多小时,之前预埋的两千公斤炸药却仍未引爆!这就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出事了!

    至于具体出了何事,那就难说了。

    一种可能是预埋的炸药被发现了,已经被小鬼子给破坏了!

    另一种可能是引线或者起爆器出了问题,钻山豹正在检修。

    此外还有一种可能,就是钻山豹出事了,负伤或者牺牲了,不过这种可能性极小,因为从钻山豹进城直到现在,城内并未响起枪声,且不说九江城内是否还有鬼子的特种兵,既便是有,也休想无声无息干掉钻山豹。

    冷铁锋无法确定是哪一种可能,但无论是哪种,对于川军七九九团来说,都不是什么好消息,因为随着时间的流逝,鬼子判断出他们意图的可能性正变得越来越高,一旦让鬼子判断出他们的意图,那这一仗就悬了。

    韩锋过来说:“队长,要不然我进去看看?”

    冷铁锋摇头,因为无论是第一种可能还是第二种,韩锋去了都毫无帮助,反而会成倍增加暴露的可能性!韩锋、钻山豹的身手都不错,但无论身手多好,也终究存在暴露目标的可能性,两人行动,从概率统计上讲,暴露的可能性就会成倍增加!

    韩锋沉声说:“队长,我们不能再等下去了,不然团长他们就会有危险!”

    看了看手表,冷铁锋沉声说道:“再等十分钟,十分钟之后,无论豹子得手不得手,我们准时发起攻击!”

    韩锋默然。

    (分割线)

    韩锋的担心并非多余,这时候,徐锐、东北虎还有小桃红正面临巨大的危险!

    因为现在已经是上午八点多钟,天色早已大亮,码头上也开始变得繁忙起来,尽管徐锐他们三人伪装得非常逼真,由于身上披着战术斗篷,看上去跟江边礁石一般无二,但是随着太阳逐渐升起,暴露的风险开始成倍增加。

    因为徐锐他们斗篷上涂的是黑色淤泥,经过太阳的照射之后会发干,会变白,这时候就跟江边的礁石出现了差别,普通人既便是看到差异,也不会有什么反应,但若是碰到一个对此有研究的,那徐锐他们仨立刻就会陷入必死之境!

    比如说,如果小鹿原俊泗恰好在这,并且发现江滩上有三块发白、干裂的礁石,立刻就会意识到那是特种兵的伪装,然而只需悄然调来几挺机枪,封锁江滩,徐锐他们三个就必死无疑,因为在江滩上他们根本无处可躲,也跑不掉,及腰深的淤泥将成为致命障碍!

    所以说,此时徐锐他们三个正面临着巨大危险,最明智的做法是及早撤离江滩。

    但如果这时候撤离江滩,也就意味着行动失败,因为既便川军七九九团得了手,再次占领九江北城,并且打下码头,也将会面临无船可坐的绝境,没有渡船,就过不了江,过不了长江,川军七九九团及九江警备旅就必定全军覆灭!

    而这个,绝对不是徐锐想要的结果,他要的是,带这支部队突围!

    时间在一点一滴的流逝,暴露目标的风险正急剧增加,该怎么办?

    小桃红有些沉不住气了,小声问道:“姑爷,队长他们怎么还不动手?”

    长江江面上的环境噪音极大,而且码头上也极为吵杂,所以小桃红完全不担心她跟徐锐之间的对话,会被鬼子听见。

    另一侧的东北虎沉声说:“按理说早在两个小时之前,老兵他们就应该到九江城外,正常情形,在到达之后的第一是间就应该动手,可是直到现在还没有任何动静,十有**是出意外了,就不知是什么意外?可千万别是炸药出现了问题!”

    小桃红轻啊了一声,说:“真要是炸药出问题可怎么办?”

    “兵来将挡,水来土淹,就这么办。”徐锐轻哼一声说,“再等十分钟,十分钟后无论老兵那边动手还是不动手,我们都必须动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