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8章 通道打开-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718章 通道打开



    冷铁锋和徐锐正在煎熬,钻山豹更煎熬。

    由于没有趁手的工兵镐,钻山豹只能用刺刀挖掘废墟,刺刀也就罢了,更糟糕的是有许多地方线路还被倒塌的断垣残壁给掩埋住了,钻山豹就必须首先清理废墟,然后再挖出废墟底下埋藏的电线,进行检修。

    挖掘过程中,钻山豹还得眼观六路、耳听八方,随便关注鬼子巡逻队!这样的工作强度无疑是非常高的,以钻山豹的强悍体能,在坚持了两个小时后也快累瘫了,又清理了差不多有二十米的线路,还是没有找到故障点。

    钻山豹便开始感到绝望,不仅因为他的体能快跟不上,更因为团长那边正面临着巨大的危险,钻山豹心下非常清楚,他每在这里多耽搁上一分钟,团长他们三个,在江滩上面临的危险就增加一分!

    喘了一口气,钻山豹做了一个决定,一个艰难的决定!

    再检修五米,如果五米之内还是找不到故障点,就直接带着起爆器去第一个爆炸点,直接将起爆器短接到第一个爆炸点的线路,这样一来,线路故障就无所谓了,不过相应的,钻山豹将会因此付出自己的生命作为代价。

    因为总共四十个爆炸点,每个爆炸点都埋了五十斤炸药!

    五十斤********被引爆,所产生的巨大冲击波,足以将方圆百米内的活物全部震死,钻山豹就是有通天彻地之能耐,也绝无可能在瞬间跑出百米外!所以一旦最后做出主选择,钻山豹就必死无疑!

    值得庆幸的是,天无绝人之路。

    钻山豹决定了再挖五米,要是五米内还是找不到故障点,就不再找了,直接就带着起爆器去第一个爆炸点!

    然而,就在钻山豹又挖了一米之后,就找到了故障点。

    一块巨大的弹片也不知道从哪飞来,深深的钉入地下,将埋藏在地下半米多深的四根导线全切断,也难怪钻山豹将起爆器接到备用线路也是不行,因为主线路和备用线路都被这块巨大的弹片所切断。

    钻山豹刨出线头,迅速接好起爆器,然后使劲的摁下。

    然而一秒钟过去,前方却毫无反应,根本就没有爆炸!

    等了大约五秒钟,还是没任何反应,钻山豹的情绪一下失控,骂了声我艹,猛然抡起狙击步枪托砸向起爆器。

    (分割线)

    第十一军司令部。

    板垣征四郎目光一瞬不瞬盯着地图,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时间在令人窒息的等待中缓慢流逝,某一刻,板垣征四郎忽然间感到口渴,正准备走到旁边去喝水时,脚下地面忽然晃了一下,同时耳畔也听到一声隐隐约约的闷响,仿佛是在很远很远的天边的雷声。

    但是板垣征四郎却一下就变了脸色!

    不仅板垣征四郎,上野龟甫和作战室的十几个参谋也同时变了脸色,因为,就在两天之前,他们刚刚经历了同样的一幕,爆破!

    该死的,徐锐在九江城内竟然真的,还有预先埋设好的炸药!更可恨的是,守备部队派出的搜索队,尽管对九江城区实施了地毯式的排查,却还是没找到预埋的炸药,终究还是让徐锐的人引爆了炸药。

    “司令官阁下小心!”

    上野龟甫只来得及大吼一声,惊天动地的冲击波便席卷而至。

    只听轰的一声巨响,作战室的地面便立刻向上龟裂拱起炸开,然后炸开成为无数的碎片在空中飞舞,与此同时,充为作战室的这间钢筋混凝土大楼也轰的一声倒塌了,在之前日军的大轰炸中,这栋大楼就已经遭到损伤,此后川军七九九团突围,发生在东南角的爆破,又使得这栋大楼受创更巨,然后到了这回,终于是支撑不住垮塌了。

    轰隆隆,被充作第十一军司令部的大楼一下就垮塌下来,溅起漫天的烟尘。

    守在大楼外的鬼子,还有在其余几栋平房办工的各其各科室的鬼子军官们,看到大楼垮塌一下懵了,他们甚至忽略了发生在东南角的那场巨大爆炸,只是定定的看着眼前因为大楼垮垮而卷起的漫天烟尘,半天没有说话。

    足足过了好几分钟,才终于有一个通信参谋反应了过来。

    “司令官阁下?”

    “司令官阁下?!”

    “快救司令官阁下!”

    “你们还愣着做什么,赶紧清理废墟,救人,快救人啊!”

    这个通信参谋的一声惨叫,立刻就如一颗火星投入油锅,一下就引爆了整个司令部,所有的鬼子军官以及鬼子兵,便立刻乱哄哄涌上前,冲进漫天的烟尘之中、七手八脚的开始清理大楼废墟,不过,几乎所有人都已经不抱希望。

    大楼塌的如此之彻底,里面的人很难幸存了!

    不出意外的话,板垣司令官也要玉碎战场了!

    (分割线)

    四十个爆炸点,每个爆炸点五十斤********,两千斤********同时引爆,产生的巨大爆炸一下就让整个九江城陷入巨大的火海烟尘之中,那翻卷而起的巨大的烟火,卷起空中足有上百米之高,几乎遮蔽了整个九江上空!

    视野中,九江城高耸的东南角楼就像纸糊的一般,一下就垮塌下来,不仅东南角的角楼垮塌个干净,就连延伸的城垣也倒塌了足足有五十米,原本完整的东南角城垣便立刻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豁口,进攻的通道已经打开!

    爆炸产生的烟尘铺天盖地的卷过来,冷铁锋起身,迎着烟尘冲上去。

    一眨眼之间,冷铁锋的身影就已经消失在烟尘中,直到这时候,烟尘之中才终于传来冷铁锋嘹亮的咆哮:“弟兄们,跟我冲……”

    埋伏在树林里的三百多川军老兵以及一百多伪军便纷纷跳起来,手里端着各式枪械嗷嗷叫着往前冲,只片刻功夫,五百多官兵便已经跟着冷铁锋冲进烟尘之中,又踩着垮塌下来的城砖,从东南角的豁口涌进了九江城内。

    这时候,城内的鬼子早已经收缩到了北城区,南城区和东城区尽管留了一部分鬼子,但这些鬼子早已经被这场巨大的爆炸震得七荤八素,在潮水般涌过来的川军以及伪军面前,晕头转向的鬼子甚至没能组织起有效抵抗。

    转眼间,冷铁锋就已经带领着川军、伪军突入北城区。

    直到突入了北城区,才终于遭到了真正意义上的抵抗。

    只不过,由于充为作战室的大楼被震得垮塌,身为第十一军司令官的板垣征四郎、身为参谋长的上野龟甫,以及九江守备部队最高长官,全都陷在垮塌的大楼内,生死不明,这直接导致北城区的鬼子丧失了有效的指挥。

    组织性、纪律性对于一支正规军队的影响是决定性的!

    如果拥有严密的组织,严格的纪律,一群绵羊也能变成狮子!

    可如果没有严格纪律,丧失了组织,一群狮子也能变成绵羊!

    驻守在北城区的鬼子,就面临着这样的困镜,因为失去了有效的指挥,因为失去了严密的组织能力,各步兵中队、甚至于小队,只能够各自为战,互相之间无法有效的协同,更无法及时支援,结果在川军七九九团极具针对性的猛攻之下,很快败下阵来,不到片刻,外围的两道防线就已经被突破。

    说起来也是巧,徐锐、冷铁锋其实并不知道板垣征四郎的司令部确切位置在哪里,当初在星子,徐锐喊出口号说,杀了板垣征四郎给赵百石报仇,其实不过是为了鼓舞士气,激发川军将士的同仇敌忾之心,徐锐并没有真的准备要杀板垣。

    徐锐的真正目的还是突围,带着部队从九江码头突围。

    但就有这么巧,板垣征四郎的司令部偏在挡在了川军七九九团前往码头的半道上,结果就遭到了正面攻击!这个时候,川军七九九团是蓄势已久、气势如虹,而小鬼子却是军心动荡,并且完全丧失了有效指挥,此消彼涨之下,结果也就可想而知了。

    不到半个小时,川军七九九团残部,就已经抢在其各个方向的鬼子反应过来之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突入了第十一军司令部,并将第十一军司令部的卫队以及非战斗人员,全部杀了个精光,然后又马不停蹄转攻码头!

    这时候,驻守在码头上的海军陆战队还在查询情况呢。

    还没等海军陆战队的指挥官加藤少佐弄清楚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川军七九九团就打了过来,加藤少佐一看情况不对,就赶紧将所有能调集起来的兵力都调到了码头最前线,并下达了必杀令,因为码头不能丢,上面堆积着大量的物资呢!

    加藤少佐不知道,码头的江滩上还隐藏着一颗炸弹!

    借着鬼子海军陆战队的注意力完全被川军吸引之际,徐锐和东北虎、小桃红悄无声息的沿着江滩渗透进码头,然后再借助飞索成功的攀爬上了其中的一艘炮艇,鬼子炮艇上静悄悄的,除了坚守在炮位的炮手,再没有别的鬼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