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9章 突围成功-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719章 突围成功



    同一时间,大梅山军分区派来接应的人马在经过了两天一夜的强行军之后,终于赶到了无为县刘渡镇,在一片沙洲的芦苇丛中隐蔽下来。

    这次为了接应徐锐以及川军七九九团的残部,王沪生可是派出了精兵强将,主力是三团九营,在不久前刚结束的全军大比武中,雷鹏的九营无论体能、队列以及射击,或者最后的实战级别演习,全都是无可争议的第一!

    现在就连一向牛逼哄哄的何光明也必须承认,九营是整个军分区的模范营!当然,也只是模范营而已,要说战斗力,何光明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承认的,何光明始终相信他第一团的第一营才是战斗力最强大的,要不然叫啥第一营?

    不过王沪生不这么认为,所以这次行动带上了雷鹏的九营,且由何光明亲自带队,在王沪生的心目中,雷鹏的九营,是大梅山军分区十六个主力营中,战斗力最强的,而何书崖则是四个团长中,最能打仗的,比何光明还要能打。

    除了何书崖亲率的九营,狼牙也是倾巢出动,而且还是赛红拂亲自带的队!三个月的时间差不多过去,赛红拂的早孕反应终于不再像之前那么的强烈,身体恢复之后,赛红拂哪里还能按捺得住,当时就跟王沪生表态要参加行动。

    赛红拂急呀,别人是去救他们的团长,她是去救她的男人!真要是让徐锐死在了九江战场上,不仅她要悔恨一辈子,她这肚子里还没出世的孩儿也就没了爹了,这今后的日子,让她们孤儿寡母的,可怎么过?

    王沪生拗不过赛红拂,只能点头答应。

    让王沪生没想到的是,切列夫、史迪威居然也要参与行动,王沪生是好说歹说,可切列夫和史迪威却根本就不听,最后还不惜搬出他们的观察员身份,声称王沪生无权干涉他们的自由,王沪生也只好妥协,把两人都带上。

    好在切列夫、史迪威也都是军人出身,都受过严格的训练,所以并没有拖后腿。

    经过两天一夜的强行军之后,部队终于在今天天亮之前挺进到了无为县刘渡镇,在江边一片芦苇荡里隐蔽了起来。

    切列夫是克格勃出身,观察力非常强,经过这一段强行军,已经足够他发现许多别人发现不了的秘密了。

    切列夫小声的对史迪威说道:“约瑟夫,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这个九营跟咱们之前接触过的部队有着明显不同。”

    “有吗?”史迪威说,“我怎么没发现?”

    切列夫便压低声音说:“咱们之前接触的部队,无论是一团、二团还是警备团,士兵构成极为复杂,有东北军、西北军、中央军甚至粤军,口音也是五花八门,各不相同,但是这个三团九营,却是一色的安徽人。”

    史迪威恍然点头说:“让你这么说,好像还真是。”

    切列夫又接着说道:“而且我还发现,这个九营的士兵明显要比一团、二团及警备团的士兵更纯朴,从他们身上你几乎看不到半点的坏习惯,九营不仅官兵平等,绝无长官打骂体罚士兵现象,而且这种平等不是表面上的,而是真正意义的平等。”

    史迪威点点头说道:“切列夫,我想我已经知道你要说什么了。”悲伤之星

    “是的。”切列夫点点头,又接着说道,“眼下的大梅山军分区,主力大多是由各路旧军队改编而来,像九营这样真正由徐锐一手缔造的军队还算不上主流,战斗力就已经如此之强悍了,等将来像九营这样的部队成为主力,又该强大到什么程度呢?”

    “完全无法估计,也让人无比的期待。”史迪威说道,“切列夫,我突然间有些同情日本人了,为他们拥有徐锐这样的敌人而同情。”

    切列夫微笑了笑,说道:“约瑟夫,你似乎对徐锐突围充满信心?”

    “当然。”史迪威微笑说,“徐锐连从九江突围都做不到,又岂能有今天?”

    “也是。”切列夫点点头,又无比困惑的说,“不过我实在想不出,徐锐该怎么做,才能带着川军七九九团返回江北?”

    史迪威说:“拭目以待吧。”

    (分割线)

    不费吹灰之力,徐锐就轻松干掉了第一艘炮艇上留守的几个鬼子。

    干掉鬼子之后,徐锐让小桃红坐进舰艏炮位,又留下东北虎保护,然后就直接通过侧舷跳上了第二艘炮艇,两艘炮艇的侧舷是紧挨着的,徐锐无声无息的上到了第二艘炮艇,然后以流利的日语骗开炮位的舱门,干掉了留守炮手。

    再然后,徐锐和小桃红便同时掉转两门舰艏主炮的炮口,对准码头上的鬼子阵地,就一通狂轰滥炸,鬼子炮艇上装备的这两门60mm口径速射炮拥有每分钟将近百发的射速,两门舰艏主炮,相当于步兵一个野炮大队!

    突如其来的猛烈炮击,一下就把码头上的鬼子给炸懵了。

    转眼间,鬼子海军陆战队驻守的阵地就被炸成一片火海。

    足足过了有五六分钟,码头上的鬼子海军陆战队才终于反应过来,仓皇分出了一部分兵力反攻炮艇,企图夺回或者炸毁掉炮艇,但是这部分鬼子却遭到了两门主炮的猛烈炮击,还有东北虎的架在炮艇舰艏的机枪的阻击。

    小鬼子猛攻了一刻钟,始终不得寸进。

    而这个时候,由于鬼子海军陆战队的火力遭到彻底压制,川军七九九团的残部便立刻趁势碾压过来,一举突入到了码头阵地之上,遂即爆发了惨烈的白刃战。

    不到五分钟,白刃战便基本宣告结束,码头上剩下的一百多个鬼子兵全被斩杀殆尽,川军七九九团的伤亡也不少,从东南角开始,到现在占领九江码头为止,总共五百多川军以及伪军,现在已经只剩不到四百人,并且大多都负了伤。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突围的通道已经完全打开!

    而且,川军七九九团和伪军,还有了过江的船只!

    也是到了这个时候,九江城内被打懵了的鬼子兵才重新组织起来,开始向九江码头发起猛烈进攻,不过这时候,鬼子已经不足以阻止川军七九九团的突围了,因为有两艘炮艇,足可以将剩下的四百多残兵一次性全部带走。合体双修

    “快,上船,上船,快上船,快上船!”

    徐锐从炮位冲出来,站在炮艇的侧舷大声的招呼。

    川军七九九团还有伪军警备旅的残兵潮水般涌来,乱哄哄的上了两艘炮艇,徐锐从人群中找到了薛老幺,找到了苟立贵,却没有找着冷铁锋、钻山豹还有韩锋这三人,这三人可是徐锐的宝贝疙瘩,可不能丢下了。

    当下徐锐揪住薛老幺大声问:“老幺,老兵他们呢?”

    薛老幺便立刻答道:“冷队长和韩锋大兄弟在后面阻击鬼子,钻山豹兄弟之前进城引爆炸药,之后就没见影了,也不知道去哪了?”

    徐锐闻言心中一沉,立刻将小桃红和东北虎叫过来,命两人负责驾驶炮艇。

    小桃红和东北虎在狼牙集训时已经简单学习过汽车、船只的基本驾驶技巧,尽管只是理论上的技巧学习,并无实战经验,但徐锐已顾不了许多,只能让两人仓促上阵,因为除了他们俩,再没有别人懂得驾驶炮艇。

    安排好之后,徐锐便单枪匹马兜回来找冷铁锋他们。

    在码头外的一处环形街垒后,徐锐找到了冷铁锋还有韩锋,两人正依倚街垒工事,对前方突击的鬼子进行点杀,两人都是枪法如神的特级射手,基本上都能弹不虚发,所以,鬼子始终无法接近环形街垒。

    只不过,好景不长。

    在被冷铁锋和韩锋击毙了十几个鬼子之后,前方的鬼子阵地上忽然推出一门37mm的战防炮,看到这门战防炮,冷铁锋和韩锋顿时亡魂皆冒,两人大吼一声,同时用力蹬地,整个人像炮弹一般往后射出,接着团身骨碌碌的往后翻滚。

    两人前脚才刚离开,一发37mm口径的动能弹就在之前两人藏身的环形街垒炸开,只听轰的一声响,看似坚固的街垒就已经跟纸糊似的崩解,化为漫天瓦砾,小口径战防炮,历来是步兵噩梦,因为再坚固的单兵工事,也挡不住小口径战防炮的射击。

    至于大口径战防炮,那就不叫战防炮,叫加农炮,更是步兵噩梦!

    淞沪会战,中央军的三十五个调整师外加二十四个整理师,也就是所谓的德械师,基本上就是让日本海军第三、第四舰队的加农炮给打死的,其中死得最惨烈的要数中央军校教导总队,因为上峰的命令,排着队在黄浦江边集团行军,结果遭到了停泊在黄浦江上的日本海军舰队的炮击,只是一通炮击,两个加强团就没影了。

    所以,冷铁锋和韩锋再强,见着战防炮也只能跑!

    这一后撤,就见着了徐锐,冷铁锋说:“老徐你怎么上来了?”

    徐锐却不答反问道:“老兵,豹子人呢?豹子上哪去了?”

    “豹子?”冷铁锋闻言立刻神情黯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