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0章 不劳远送-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720章 不劳远送



    看到冷铁锋不说话,徐锐立刻就急了。

    “老兵你倒说话呀?”徐锐急道,“豹子呢?”

    冷铁锋便拿目光去看韩锋,韩锋低着头说道:“团长,我去起爆点看了,附近并没有找着豹子哥,而且起爆器也不见,所以我怀疑……”

    “怀疑?”徐锐立刻怒道,“你怀疑什么?!”

    韩锋说:“我怀疑是线路出了故障,豹子哥展开检修,这也是他耽搁了两个多小时才引爆炸药的唯一解释,可到最后,豹子哥还是没能恢复线路,所以不得已之下,就直接将起爆器短接到了第一个爆炸点附近。”

    徐锐闻言顿时神情惨然,在爆炸点附近短接起爆器再引爆,意味着什么,徐锐就是用脚指头都能够想得到,真要是像韩锋所说,钻山豹就是有九条命也完了,而且,就连完整的遗体也不可能找到了。

    怔愣片刻之后,徐锐却说:“我不信,我得去找豹子!”

    说完了,徐锐端着三八大盖就往前冲,冷铁锋赶紧拦住了。

    冷铁锋一边示意韩锋警戒,阻击鬼子,一边冲徐锐大叫道:“老徐你别傻了,豹子已经没了,他已经没了!”

    “不可能,我不信!”徐锐却依然不信,一个背摔就将冷铁锋狠狠摔翻在地,此时徐锐的身体已完全恢复,一旦徐锐完全恢复健康,冷铁锋又岂是对手?不过冷铁锋也是犟,一翻身就抱住徐锐脚踝,死活不肯让徐锐去送死。

    这个时候上去,鬼子有机枪还有战防炮,十个徐锐也是个死!

    徐锐是从二十一世纪穿越过来的超级兵王这不假,他拥有远超这个时代的特战技能这也是真,可说到根上,徐锐仍然还是血肉之躯,他的速度再快也快不过子弹的速度,就算躲过子弹,鬼子的战防炮直接把藏身的掩体打穿,你照样得粉身碎骨!

    就在两人争执不下时,一个声音忽然传来:“团长,队长,你们干吗呢?”

    “滚边去。”徐锐和冷铁锋异口同声的训斥,继续拉扯着,然后过了两秒,两人又霍然转过身来,用吃惊的眼神看向刚才说话的那个人。

    钻山豹被两人吃人的眼神看得有些心里发毛,脚下便不自觉的往后出溜。

    “团长,队长,这不能怪我,真不能怪我啊。”钻山豹还道徐锐和冷铁锋在生气他耽搁了两个小时,当下缩着脖子说道,“鬼才知道线路会出现故障,我费了老大劲,检修了一百多米的线路,才终于找着故障点。”

    然而钻山豹话没说完,徐锐和冷铁锋就同时猛扑了过来。

    “哈哈,豹子你个狗曰的,老子就知道你死不了!”徐锐给了钻山豹一个熊抱,冷铁锋表现更夸张,搂着钻山豹脖子直接在他脸上啵的亲了一大口,徐锐看得是目瞠口呆,要不是有肖雁月在,徐锐几乎要怀疑冷铁锋的性取向问题了。

    钻山豹也被冷铁锋吓得不轻,惴惴的说:“队长,那个啥,我不喜欢男人。”

    冷铁锋却只嘿嘿一笑,说道:“今儿个老子高兴,随便你们怎么取笑都成。”

    几人说话间,前边韩锋却已经顶不住了,高喊道:“团长,队长,我顶不住了!”

    “顶不住了还顶个球?跑啊,还不快跑!”徐锐大吼一声,转身就跑,一眨眼的功夫就跑得没影了,冷铁锋、韩锋还有钻山豹跟着往埠头跑。

    韩锋一边跑一边还在心疼码头上堆积如山的物资:“团长,这些物资怎么办?”

    “炸了,全炸了!”徐锐健步如飞,几乎快过鬼子的子弹,一边大吼道,“全他娘的给老子炸了,一根毛都不留给狗曰的鬼子!”

    正好韩锋从堆积如山的油桶边跑过,便立刻解下两颗手雷,先往钢盔上一磕,然后抖手扔出去,两颗手雷骨碌碌落进油桶缝隙,过了大约五秒钟之后,油桶中间先是响起了轰轰两声巨响,下一霎那,整个天空骤然一亮!

    再然后,整个码头就被翻滚的烈焰一下就吞噬了。

    再接着才是震耳欲聋的巨大爆炸,仿佛大地崩塌!

    正咬着韩锋屁股追杀不休的鬼子,立刻被这场突如其来的爆炸震得东倒西歪,等到后续更多的小鬼子赶到,试图继续追击时,却发现停泊着两艘炮艇以及几艘商船的埠头已经完全被翻腾的烈焰隔开,根本就过不去了。

    而对烈焰对面,却不时有炮弹打过来,在鬼子的队列中间炸开。

    鬼子指挥官一看这情形,便只能神情黯然的带着部队撤出码头。

    那边厢,徐锐、冷铁锋、钻山豹还有韩锋已经顺利登上了炮艇,至此,这次突围计划可以说取得了无比圆满的成功,甚至比徐锐预期之中还要圆满,因为,徐锐最大的预期也不过是夺得一两艘商船,顺利的渡过长江而已。

    可现在,他们却夺得了两艘鬼子炮艇!

    徐锐心情大好,便立刻组织官兵高喊:“来来来,弟兄们,跟着我喊,全都跟我喊,板垣老鬼子嗳,在九江这些天多谢你的款待,现在我们要回家了,不劳远送,不劳远送啊!哈哈哈哈哈哈……”

    “板垣老鬼子,不劳远送!”

    “板垣老鬼子,不劳远送!”

    “板垣老鬼子,不劳远送!”

    所有官兵纷纷跟着大喊起来,到最后,又汇聚成一个整齐划一的声音,巨大的声浪直刺长空,远近十几里内都清晰可闻。

    (分割线)

    板垣征四郎这个老鬼子也真的是命大。

    要不是司令部的作战室垮塌,把板垣征四郎、上野龟甫和司令部的一干参谋埋在了废墟底下,这老鬼子要是跟司令部的警卫部队一起,川军七九九团在攻打司令部的行动中或许会遭受较大损失,甚至于整个突围行动也会失败,但是板垣征四郎也多半会被击毙!

    但是板垣征四郎这老鬼子偏偏就被埋进了废墟,而且无巧不巧的,废墟底下居然形成了一个较大空间,板垣征四郎、上野龟甫还有几个作战参谋竟安然无恙,这老鬼子也就阴差阳错的逃过一劫,不过也因此导致了川军的突围成功。

    当其余各个方向的鬼子兵赶过来,清理出废墟,将板垣征四郎他们解救出来,却正好听到这一声声的,响彻长空的告别之声。

    “板垣老鬼子,不劳远送!”

    “板垣老鬼子,不劳远送!”

    “板垣老鬼子,不劳远送!”

    板垣征四郎只能听懂少许的中文,环顾左右问:“什么声音?什么人在那喊?”

    上野龟甫和几个死里逃生的作战参谋面面相觑,都没办法回板垣征四郎的问题。

    还是有个参与抢险的军曹小声说:“司令官阁下,是已经突围的川军七九九团在喊,他们说,不劳司令官阁下您远送。”

    鬼子军曹并没有把原话翻译过去。

    不过既便这样,也足够板垣征四郎暴跳如雷了。

    “纳尼?”板垣征四郎以吃人的目光死死的盯着那鬼子军曹,嘶声说,“川军七九九团已经在突围,他们已经突围了?!”

    “哈依。”鬼子军曹重重一顿首,惴惴然的说,“川军确实已经突围了。”

    “八嘎!”板垣征四郎勃然大怒,飞起一脚直接将那鬼子军曹踹倒在地,然后又回头瞪着上野龟甫以及几个作战参谋怒骂道,“一群蠢货,一群饭桶,废物,竟然连区区几百个川军残兵都拦不下来,废物,一群废物!”

    “确实是废物,你们陆军的人统统的都是废物!”

    正当板垣征四郎正在大发雷霆时,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忽然传来。

    板垣征四郎、上野龟甫还有几个作战参谋急回头看时,只见海军第三舰队所属江防支队的支队长加藤正鹰少将已经铁青着脸,大步流星走了过来,只不过一身笔挺的海军常服已经变成了脏兮兮的,而且还破了几个洞,看上去十分的狼狈。

    加藤正鹰的军衔虽然要比板垣征四郎低一级,但海军素来瞧不起陆军,所以加藤正鹰根本没有把这一级军衔的差距放在眼里,所以,面对板垣征四郎时所说的话,就没那么客气也不会那么的好听,甚至可说异常刺耳。

    加藤正鹰走到板垣征四郎的面前,生气的问:“我实在是没办法想象,这一仗你们陆军究竟是怎么打的?超过一个大队的人,且还是所谓的精锐,却在短短不到十五分钟之内,让区区不到一个营的川军打个稀里哗啦!”

    停顿了一下,加藤正鹰又咆哮说:“川军,这是川军啊,只是中国的一支素来以战斗力低劣而著称的地方军队,而且还只有四五百人,却在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内,打垮了你们陆军的一个精锐大队,八嘎,这样的表现,也还有脸自称是精锐?”

    包括板垣征四郎在内,在场所有的陆军官兵都被训得鸦雀无声。

    板垣征四郎也是无话可说,因为川军七九九团从九江突围,徐锐逃走,这已经是不争的事实,既便将来他弥补了过失,九江这一战也将成为他军旅生涯中抹不去的污点,他将因为九江这一战而背负永远的耻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