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1章 一败再败-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721章 一败再败



    加藤正鹰劈头盖脸一通训斥,将板垣征四郎和第十一军的一干参谋们训得连头都抬不起来,直恨不得找一道地缝躲进去。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鬼子少尉匆匆跑过来,附着上野龟甫的耳朵耳语几句。

    上野龟甫闻言顿时精神一振,对仍旧喋喋不休的加藤正鹰说:“九江一战,我们陆军的表现是不好,可是你们海军又能强到哪里去?我们陆军一个大队,没能挡住川军七九九团区区不到五百的残兵败将,可是你们海军难道就好了?”

    加藤正鹰气势一敛,沉声道:“我们海军怎么了?”

    上野龟甫嘿嘿一笑,冷笑说:“你们却连炮艇都让川军抢了去,我是陆军,不了解你们海军的战法,可既便我是门外汉,却也知道,陆军要想到水面上抢夺你们海军舰只,纯粹就是痴心妄想,所以我没办法想象,你们究竟是怎么丢掉炮艇的呢?”

    “上野,你这家伙?!”加藤正鹰勃然大怒,却又苦于无从发作。

    因为上野龟甫说的也是实话,陆军以一个大队的兵力没能挡住川军五百多残兵,固然是脸面上无光,可是海军扼守码头,最后不仅让川军残部给夺取了码头,甚至连停泊在码头上的两艘炮艇也给夺了去,这实在是奇耻大辱!

    甚至于,这是日本海军有史以来最大的丑闻!

    要是真的追究起来,这完全就是海军的失误!

    不过加藤正鹰显然不会承认这是海军的失误,却把责任一股脑推到了陆军头上,当即把脑袋凑到上野龟甫面前,咆哮说:“你们陆军还有脸说,要不是你们陆军太过无能,九江码头又怎么可能失守,我们的炮艇又怎么可能被抢?”

    上野龟甫冷笑反驳:“说的好像都是我们陆军的错,你们海军就什么错都没有吗?”

    “这就是你们陆军的责任,这就是你们陆军的责任!”加藤正鹰歇斯底里的咆哮,“统统都是你们陆军的责任!”

    “够了!”板垣征四郎忍无可忍,大声咆哮。

    看到板垣征四郎真的怒了,加藤和上野才乖乖闭嘴。

    板垣征四郎瞪着加藤正鹰问道:“加藤桑,九江之战确实是我们陆军的失误导致,你们海军并无失误,而且,因为我们陆军的失误,导致你们丢失了两艘宝贵的炮艇,我谨代表第十一军十几万勇士向你们表示歉意。”

    看到板垣征四郎态度如此之好,加藤正鹰却反而不好说什么了。

    板垣征四郎又说:“该是我们陆军的责任,我们定会全力承担,只是眼下却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当务之急,是尽快调集海军的舰船,从长江上下游拦截,务必要把这两艘炮艇拦阻在长江安庆段以上,绝不能让他们过了安庆!”

    “已经不可能了。”加藤正鹰却很干脆的摇头说,“为配合你们陆军打赢武汉会战,我们江防支队的所有舰船已经大多调往富池口一带,九江的这两艘炮艇,还有封锁鄱阳湖的五艘炮艇已经是我们全部的机动兵力。”

    板垣征四郎说道:“难道,从安庆以下直到南京,再没一艘炮艇?”

    加藤正鹰摇头说:“炮艇是绝对没了,从安庆到南京,再到上海,一艘炮艇都没,吴淞外海倒是还有我们第三舰队的旗舰出云号,可惜既便是现在溯江而上,也绝无可能抢在被川军抢走的两艘炮艇通过安庆之前拦住它们。”

    上野龟甫沉声说:“这么说起来,我们只能出动航空兵进行轰炸了。”

    “航空兵也没办法出动了。”板垣征四郎长叹了一声,指着天空说,“上野桑,你不妨抬头看看头顶上吧,已经变天了!”

    上野龟甫抬起头,果然发现天上早已经是乌云密布了。

    都说六月天孩儿脸,说变就变,却没想到,这十月天也同样是孩儿脸。

    板垣征四郎低下头,叹息一声说:“上野桑,可以给派谴军司令部发电报了,我们第十一军在九江之战中失利,未尽全歼川军七九九团,今,徐锐已率川军七九九团夺得海军两艘炮艇,此刻正沿江而下,料将于无为县附近登陆。”

    说完之后,板垣征四郎健硕的身体晃了两下,轰然倒下。

    “司令官阁下!”上野龟甫急抢上前将板垣征四郎扶起,却发现板垣征四郎已经两眼紧闭昏死了过去,而且口鼻中还有血丝慢慢渗出来,上野龟甫见状顿时吓了一大跳,急忙撩起板垣征四郎的军装,却发现胸口有一大块的淤痕。

    看这情形,板垣征四郎多半是司令部垮塌时,给砸着了。

    “医务兵!”上野龟甫立刻大叫起来,“快叫医务兵,快!”

    直到板垣征四郎被医务兵推进临时搭建的医疗帐篷,上野龟甫才想起来给华中派谴军司令部报告情况,当下又匆匆走向通讯处,不过这个时候,第十一军司令部的通讯处已经让川军七九九团给端了,也是刚刚才组建的。

    (分割线)

    电报到南京时,华中派谴军司令官西尾寿造,正在召见他的刚刚才从陆军大学毕业,并且刚刚抵达中国战场的独子,西尾重一。

    西尾寿造是个非常严格,或者说很固执的传统军人,在少壮军官发动的旨在清除统制派的二二六兵变之中,严格恪守中立立场,因此获得重用,所以,像西尾这样的传统军人,是不可能依仗自己的权势为儿子谋好处的。

    西尾重一已是少佐军衔,最好去处是下放野战师团,担任参谋部的主任参谋,这样,既可以保证人身安全,又能获得足够资历,过个一年半载,就有机会下放步兵联队,直接担任步兵联队的联队长,联队长是晋升高级将领的必经之路!

    可西尾寿造偏不这么做,而是把西尾重一安排到第四师团当了一个副大队长,大队长可以说是个危险性极高的职务,因为小日本的中下级军官,深受武士道思想的熏陶,指挥作战时都喜欢靠前指挥,所以伤亡率非常高。

    西尾寿造这就是把儿子往虎口里送!

    西尾寿造幽幽问道:“重一,你能理解父亲的用心吗?”

    “哈依!”西尾重一顿首说,“重一完全明白父亲这么做的良苦用心,父亲是希望儿子能够到最基层,接受最艰苦的锻炼,因为儿子虽然入役多年,却从未真正上过战场,如果不下到基层领略战争的残酷,就无法成长为一名优秀的指挥官。”

    “哟西。”西尾寿造欣然说,“重一,父亲没有看错你。”

    父子俩正说话之间,参谋长河边正三移开门走了进来。

    看到西尾重一也在,河边正三笑道:“啊呀,重一已经到南京了呢,我还想着要派个人去上海接你,却没想到,你都到南京了。”

    西尾重一顿首说道:“还请河边叔父多关照。”

    河边正三轻拍了拍西尾重一的肩膀,又对西尾寿造说:“大将阁下,我的参谋部还缺一个作战参谋,不如就让重一来参谋部吧?”

    西尾寿造示意儿子先走,然后说道,“我已经安排重一去第四师团。”

    “第四师团?也好。”河边正三说道,“下到师团当个主任参谋也好。”

    西尾寿造却摇头说:“不是主任参谋,面是步兵第四联队的一个副大队长。”

    “纳尼,步兵联队一个大队长,还是副的?”河边正三闻言明显愣了下,不过这终究是西尾家的定务事,他一个外人不好多说,当下转移话题说,“大将阁下,刚刚接到了第十一军的急电,徐锐已经带着川军七九九团突围了。”

    “纳尼?”西尾寿造脸色一变,沉声说道,“突围了?!”

    “哈依。”河边正三顿首说道,“徐锐以金蝉脱壳之计,第三次突袭九江,第十一军司令部猝不及防,短短不到十五分钟时间,就让川军七九九团残部捣毁了司令部,板垣司令官身受重伤,至今昏迷不醒,川军七九九团更趁势攻占了码头,并且还夺得了停泊在码头上的两艘炮艇,得以搭乘炮艇沿江而下。”

    “八嘎!”西尾寿造都听懵了,“板垣这是怎么搞的?”

    西尾寿造完全就无法想象,九江那边究竟发生了什么?

    九江的第一次失守,可以说跟板垣征四郎没任何关系,因为当时板垣征四郎还没有走马上任呢,后来九江的再次失守,就是板垣征四郎的责任了,不过还可以拿大意当借口,毕竟这是板垣征四郎跟徐锐间的首次交手,还不了解对手风格。

    但是,九江的第三次失守,就无论如何也说不过去了。

    堂堂日本陆军之胆,曾经在忻口战场创造以半个师团打垮国民军三十一个师的奇迹的板垣征四郎,却在九江一败再败,让徐锐所率领的川军残部,区区不到一千人,打下第十一司令部所在的九江,一次又一次,这就实在让人无法理解了。

    难道说,是因为板垣征四郎不擅长指挥小规模的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