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2章 骚鸡公-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722章 骚鸡公



    长江江面。

    顺江而下的那两艘炮艇上面,川军七九九团的两百多号残兵已经睡死过去,甲板上鼾声一片,可是九江警备旅的一百多伪军却怎么也睡不着,全都倚着甲板上的护栏,向着九江的方向跷首张望,不少人还落了泪。

    苟立贵叼着烟,一个人坐在船尾,心中有些茫然。

    之前除了行军,就是在打仗,所以也就没有多想。

    可是现在,他们已经突围了,个人的前途、命运,及手下一百多弟兄的前途就成了摆在苟立贵面前的难道。

    跟徐锐去大梅山?

    还是到中途下船,投奔国民军?

    国民军并不遥远,大别山中就驻扎着廖磊的第二十一集团军。

    按理来说,国民军才是正规军,投奔国民军才是正途,可是,徐锐对他们有大恩,他苟立贵实在张不开这口。

    从个人的情感上,苟立贵并不介意跟着徐锐去大梅山。

    苟立贵对***没有什么好感,对**也没有成见,所以,只要能抗曰打鬼子,投奔***或投奔**,没什么区别,但苟立贵对徐锐的一身本事是佩服得五体投地的,对狼牙部队也是极其仰慕,所以他更愿意跟徐锐去大梅山。

    但是,他手下的一百多号弟兄未必愿意跟着他走。

    当然,除了茫然,苟立贵内心里还有些黯然神伤。

    让苟立贵感到黯然神伤的是,今天离开家乡之后,也不知道这辈子还有没有机会再打回来,还有他爹年纪也大了,临走之前也来不及跟他老人家道个别,更不知道今生今世是否还能再见他一面,想到恸处,苟立贵便禁不住潸然泪下。

    苟立贵正自黯然神伤,身后忽响起轻轻的脚步声。

    苟立贵拭去眼角泪痕,回头看时,却发现是徐锐。

    “徐长官?”苟立贵说着就要起身,给徐锐敬礼。

    徐锐却摁住苟立贵肩膀,然后跟着坐下来,眺望着前方茫茫江面说道:“今后见我不用长官长官的叫,更不用敬礼,我们**不兴这一套,你叫我老徐就行了,或者直接叫我的职务班长也行。”

    “班长?”苟立贵讶然,“你不是团长么?”

    “早撸了。”徐锐嘿然说,“我现在的正式职务是大梅山军分区司令部炊事班的班长,你今后叫我班长就行。”

    苟立贵咧咧嘴,没吭声。

    徐锐悠然说道:“想你爹了吧?”

    苟立贵嗯一声,带着哭腔说:“也不知道这辈子还能不能再见他老人家一面。”

    “会有机会的。”徐锐从裤兜里掏出烟盒,先递了一根烟给苟立贵,又借了苟立贵的烟头给自己点着了火,美美的吸一口又幽幽说道,“而且这一天不会太久,少则三年,多则五年,我们就一定能够打回九江来。”

    对于抗曰战争,徐锐比这个时代的任何人都更加的自信。

    因为徐锐知道,中国一定会赢得最终的胜利,这个时空,有了他徐锐这只蝴蝶翅膀,抗战胜利的时间节点,只会提前而不会延后,徐锐坚信这一点!

    苟立贵茫然的点点头,也不知是信了,还是压根没听到。

    徐锐便直接进入正题,问道:“兄弟,今后有什么打算?”

    “打算?”苟立贵茫然说道,“我也没啥打算,反正就是打鬼子呗。”

    徐锐更加直接的问道:“那你是打算自己干呢,还是去投奔国民军?或者,干脆就跟着我去大梅山?不过我得先跟你说清楚啊,去大梅山,可没有旅长让你干,甚至团长、营长也未必轮得到,我最多也就让你当个连长。”

    苟立贵摇头说:“能打鬼子就行,职务无所谓。”

    徐锐说:“那你的意思,是决定跟我去大梅山?”

    “嗯呐。”苟立贵点头,“徐团长你是个有真本事的,我愿意跟你走,不过我手下的那些兄弟却未必愿意背井离乡……”

    “这个没问题。”徐锐大手一挥说道,“到了安全区,我可以给他们选择的机会,愿意跟我走的跟着我去大梅山,不愿意跟我走的,每人发给十块大洋的路费,随他们自便,老苟你觉得怎么样?”

    苟立贵点头说:“这样敢情好。”

    “那就说定了。”徐锐拍了拍苟立贵肩膀,又站起身找薛老幺去了。

    老实说,徐锐并不怎么看重苟立贵手下一百多伪军,也就苟立贵算是颗好苗子,培养一下没准有机会加入狼牙,但是对于薛老幺的两百多川军,徐锐却很重视,不仅因为这两百多川军都是身经百战的精锐老兵,更因为他们的川军身份。

    整个八年抗战,出川的川军加上壮丁超过三百万人!

    这三百万人中,有相当一部分散落在了敌后战场上,徐锐是希望拿薛老幺这两百多川军老兵做榜样,吸引散落在敌后战场上的广大川军来投奔,这样一来,大梅山根据地就有了一个庞大的老兵兵源。

    徐锐在后甲板上找到薛老幺时,薛老幺已经睡醒了,正在精神十足的跟钻山豹、韩锋还有东北虎几个打赌,赌的是翻跟斗。

    旁边还有不少川军老兵看热闹。

    “格老子的,真不是我吹牛哈。”薛老幺捋了捋衣袖,自信满满的说,“论打枪,我连你们皮毛都挨不上,可要是论翻跟斗,嘿嘿,你们仨凑一块也不是我的对手,你们仨要是不相信,尽管划下道,咋样?”

    韩锋只是笑,对赌博兴趣不大。

    东北虎虽力大无穷,翻跟斗却非所长,也不肯凑热闹。

    只有钻山豹不信邪,嚷嚷着说:“比就比,还怕你不成?”

    薛老幺贪婪的看了一眼钻山豹手上的毛瑟98K狙击步枪,说:“豹子哥,你要输了,这把毛瑟狙击步枪就归我。”

    “那不成。”钻山豹立刻将毛瑟98K狙击步枪搂入怀中,说道,“这可是我的命根子,除了这枪,我啥都可以赌。”

    薛老幺笑着说:“你媳妇也赌?”

    “赌,只要你赢了,我媳妇就归你。”钻山豹嘎嘎怪笑,不过很快又话锋一转说道,“不过我事先声明,我媳妇还在我老丈母娘的肚子里呢。”

    四周围观的川军便哄堂大笑,薛老幺则嘁了一声。

    薛老幺说:“豹子哥,那你还能拿出什么值钱的玩意儿?”

    钻山豹说:“我拿小鬼子的一把佐官刀当赌注,只要你真能像你所说的,一分钟内原地后空翻六十个,我就送你一把佐官刀。”

    “佐官刀。”薛老幺说,“豹子哥,这可是你说的。”

    “我说的。”钻山豹说,“佐官刀,而且如假包换。”

    对于钻山豹这样的狼牙精锐来说,佐官刀真的不算什么,就是将官刀也经常弄到,不过都让王沪生拿去当礼物送军部首长了。

    “瞧好喽。”薛老幺是存心要在几个狼牙面前露上一手,把军装下摆往裤腰一塞,接着把皮带紧了紧,再把一条大长腿往后蹶起,再奋力往前一踢,直到右腿笔直踢上头顶,左腿才跟着离了地,下一霎那,薛老幺整个人就倒着悬在了空中,两条腿却张开成了一字,单单是这个柔韧性,恐怕就没几人能够及得上。

    再下一刻,薛老幺的右脚便落在地上,一个后空翻完成。

    右脚落地,薛老幺的左脚却没有落地,而是加速从身体左侧往前踹出,直到头顶,然后右脚跟着离地,整个人又在惯性的作用下,倒着翻到了空中,再接着就又是左脚落地,右脚加速从身体右侧往前踹出。

    这样左右**替空翻,转眼间就已经空翻了好几个跟斗。

    四周围观的川军老兵便轰然叫起好来,韩锋和东北虎也跟着鼓掌叫好。

    徐锐走到人群的边缘,也是抱着双臂,好整以暇的围观,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徐锐一眼就看出,薛老幺的腰腹力量非常好,小时候肯定练过!不过教授薛老幺本事的那人只给他打了底子,却没教他更进一步的武术。

    钻山豹掐着秒表,六十秒走完便大声叫停。

    四周围观的川军老兵刚才一直在数数,最终停留在七十!

    六十秒钟,薛老幺整整翻了七十个后空翻,这在狼牙也是十分罕见的。

    徐锐起了考较薛老幺的心思,在钻山豹喊停的那一霎那,突然飞起一脚踹向薛老幺的后腰,这个时候,薛老幺才刚刚倒翻在空中,根本就无处借力,眼看这一脚就要踹实,薛老幺却奋力一拧腰,整个人硬生生的转了半圈,躲过了徐锐这迅如惊雷的一腿。

    看了薛老幺的这一躲,韩锋、东北虎还有钻山豹便明显的愣了下,小子可以呀。

    徐锐没有再为难,顺势收腿打趣说道:“腰腹力量不错嘛,在娘们身上打桩时,频率想必十分之高罢?难怪川中小娘那么喜欢你,也难怪你会得个骚鸡公的绰号,哈哈哈,这绰号于你还真是实至名归。”

    四周的川军老兵便轰然大笑。

    薛老幺不以为意,反而大笑,还向徐锐眨了眨眼睛,因为他从徐锐的调侃之中,一下读出徐锐也是同道中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