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3章 通电嘉奖-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723章 通电嘉奖



    薛老幺又扭头对钻山豹说:“豹子哥,佐官刀。”

    钻山豹便嘁了一声,说道:“一把佐官刀而已,搞的我好像会耍赖似的。”

    “话不是这么说的。”薛老幺却嘿嘿笑着说道,“咱们兄弟归兄弟,赌约归赌约,这个必须得说清楚喽。”

    “知道了。”钻山豹没好气的说,“等回了大梅山就给你,不就是一把佐官刀么,老子又不是拿不出来。”

    佐官刀还真难不住钻山豹,他床头就搁着几把。

    看着薛老幺跟钻山豹在那里斗嘴,徐锐也不禁微微一笑。

    都说人以类聚,物以群分,这人跟人之间是存在缘分的,不投缘、脾气合不来的人是很难成为朋友的,同样的,层次相差太大的人也是混不到一块,钻山豹身为狼牙队员,可以说是兵中的王者,薛老幺却能跟他混到一块,足见也不是善茬。

    回去之后,薛老幺、苟立贵没准真的能够通过狼牙的选拔考核。

    不过徐锐要的是薛老幺和川军将士心甘情愿的跟着他走,而绝不是拿救命之恩,对川军将士进行要挟。

    强扭的瓜儿它不甜,是吧?

    徐锐问道:“老幺,刚才睡足了?”

    “睡足了。”薛老幺嘿然说,“这辈子,就没得睡过这么美的觉。”

    “你们呢?”徐锐又把目光转向周围的川军老兵,朗声问道,“都睡好了?”

    “睡好喽。”四周围观的几十个川军将士轰然应喏,侧舷、船头还有另外一艘炮艇上的川军老兵也纷纷看过来。

    徐锐点点头,又说:“等到了无为县,我再请你们吃大餐!”

    “要得,多谢徐团座。”四周的几十个川军半士便轰然叫好。

    徐锐又说道:“不过呢,我有个问题,想要先问你们一下子。”

    顿了顿,徐锐又大声问道:“对于今后,你们又有什么打算?”

    薛老幺看了看左右的川军,大声说道:“别人我不管,反正我薛老幺是跟定了徐团长你喽,你去哪,我就跟着你去哪。”

    “对头,我们跟定徐团座喽。”

    “是撒,团座早把我们托付给徐团座喽。”

    听了薛老幺的话,周围的川军也纷纷附和。

    这些天相处下来,川军将士对于徐锐的本事已经是十分清楚,都说女怕嫁错郎,其实当兵的也很怕跟错长官,若是跟了一个只知道吃兵饷喝兵血的长官,那就有得苦头吃,若是跟了个猪一般蠢的长官,就注定是当炮灰的下场。

    而跟着徐锐这样的长官,无疑是有前途的。

    且不说徐锐在九江指挥的这几次战斗,就是大梅山独立团的战斗故事,他们都已经听到耳朵快起茧了,总之一句话,跟着徐锐这样的长官准没错!

    这个结果无疑是徐锐想要的,当下拍拍薛老幺肩膀说:“老幺,你先去核实一下,愿意加入到我们军分区的,我们欢迎,不愿意的我们也不强求,这些兄弟若是想回国民军,我们发给武器弹药,而且绝不会留难。”

    “要得。”薛老幺答应一声,转身去了。

    徐锐事情办完了,就一个人回到了船舱。

    冷铁锋跟着徐锐回了船舱,趁着没人时小声问:“老徐,老狗的伪军也就罢了,你爱怎么收编都行,可川军七九九团这两百多弟兄,却正儿八经是国民军建制表上的部队,你招呼都不打一个就把他们给收编了,就不怕引发纠纷么?”

    “纠纷?”徐锐愣了一下,之前他还真没想过这个。

    不过让冷铁锋这么一提醒,徐锐却也立刻反应过来,眼下武汉会战已经结束,日本政府的对华政策将由军事进攻为主,转向以政治诱降为主,随着正面战场的沉寂,国共两党之间的摩擦将会雨后春笋般冒出来,***军的第一次****浪潮很快就要到来了。

    所以川军七九九团这个事,还真的不能等闲视之,不管怎样,第七九九团在老蒋那里都是挂了号的,这次川军七九九团在近乎必死的条件下,却出人意料的第三次攻占九江,一举从水路突围,如此显赫之战绩,蒋委员长岂能不重视?

    完全可以想象得到,蒋委员长必定会拿川军七九九团当成典型!

    别以为只有**懂得宣传,其实***也一样深谙宣传之道。

    徐锐真要是就这样收编了川军七九九团,国民军肯定不答应,蒋委员长更不答应,就一定会给新四军施加压力,军部首长未必就能顶得住压力。

    徐锐想了想又问冷铁锋说:“老兵,你有好主意没?”

    “我哪有什么好主意?”冷铁锋摇摇头,接着说道,“不过,咱们费了这么大精力把川军七九九团从九江带出来,就这样放他们回去,也确实太可惜了,要不这样,我们挑几个骨干老兵留下,剩下的都放回去?”

    “不行。”徐锐断然摇头说,“这小三百人,可都是骨干老兵,我一个都舍不得!”

    “那就难办了。”冷铁锋说,“你就这样把人给留下,国民政府肯定得找你麻烦。”

    “咱们给他来个死不认账,怎么样?”徐锐又说道,“就说是,在突围的过程中,川军七九九团的将士全部壮烈殉国。”

    冷铁锋愕然说:“这也行?”

    “就这么着了。”徐锐狠狠击节,扭头叫道,“小桃红。”

    正坐在桌子前操作电台的小桃红便立刻摘下了耳塞,扭头问道:“姑爷,您叫我?”

    徐锐轻嗯一声,接着说道:“立刻以明码发一个公告,经过三小时激战,川军第七九九团第三次攻克九江,并捣毁了第十一军司令部,不过旋即遭到了日军的反扑,第七九九团几乎全员战死,团长赵百石,一营长李四斤,二营长侯志刚,三营长薛老幺,尽皆殉国,只余十余伤员随徐锐夺得炮艇一艘,从水路突围。”

    顿了顿,徐锐又接着说道:“再以我个人名义另外发布一个公告,让蒋委员长和杨司令放心,就说川军第七九九团的伤员,会在我们大梅山军分区得到最好的治疗,等到这些重伤员伤愈之后,我们一定放他们归建。”

    (分割线)

    就在徐锐的明码公告发布之前,蒋委员长也从复兴社得到了消息。

    复兴社的技术科也是很给力的,刚刚破译了小日本最新的密电码,并把华中派谴军与日军大本营之间的往来电文给截获了,复兴社在截获日军往来电文之后,第一时间上报给特务处处长戴笠,戴笠又第一时间上报给蒋委员长。

    “你说什么?川军第七九九团又占了九江?”蒋委员长霍然起身,用难以置信的目光死死的盯着戴笠,恰好也在蒋委员长书房的陈诚、何应钦也是面面相觑,川军第七九九团都已经打残成那样,居然还能够又一次的打下九江?

    “是的。”戴笠重重点头说道,“这是今天上午八点钟左右的事情,川军七九九团不仅第三次打下九江,而且还再一次端掉了鬼子第十一军的司令部,第十一军新任司令官板垣征四郎,哦,就是那个所谓的陆军之胆,也受了伤,现在日本国内已经是沸反盈天了!”

    “漂亮,干的漂亮!”蒋委员长用力拍了一下面前的桌案,脸色变得有些潮红,然后以略带些颤抖的声音说道,“通电嘉奖,立刻通电全国全党全军,对川军第七九九团的英雄壮举提出表彰!”

    何应钦便赶紧掏出小本子和钢笔,将蒋委员长的指示记下。

    蒋委员长背着手来回踱步了几步,又顿步回头说道:“九江厮战,大长我国人志气,大壮我国民军之声威,堪称全军之楷模,立刻让人找最好的记者,写最好的文章,通过报社以及广播进行全方位的宣传报道,还要多多挖掘有关的英雄事迹!”

    “好的,委座,卑职回头就去办。”何应钦将所有指示一一记录。

    “不要回头办,要立刻去办!”蒋委员长不满的一挥手,接着说道,“还有,川军七九九团所有幸存之将士,皆官升一级,士兵升班长,班长升排长,排长升连长,连长升营长,营长升团长,至于团长赵百石嘛,实授少将旅长!”

    何应钦犹豫了一下,说道:“委座,这个是否再斟酌下?”

    何应钦的言下之意,九江之战虽然是川军七九九团打的,但指挥的是徐锐,其实跟赵百石没有半毛钱关系,所以实授赵百石少将旅长似乎有些不妥,毕竟不久前,赵百石才刚刚由连长升团长,这么快又升旅长,难免受人诟病。

    蒋委员长却冷然说:“斟酌?斟酌什么?谁要是敢说闲话,让他也带一个团去打下一座大城市看看,不要九江这样的大城市,只要谁能打下一座县城,不管之前是什么职务,我立马就晋升他为少将旅长,我说话算话。”

    “是是,卑职失言。”何应钦只能唯唯喏喏。

    这时候,王世和却拿着文件夹缓步走进来,报告说:“委座,徐锐刚刚发表了两份明码公告,其中一份还跟第七九九团有关。”